巴基斯坦的中国鹰 ——纪念中巴建交65周年

半个多世纪前的1951年,5月21日,两个有着悠久历史,但却同样年轻的第三世界国家正式建交,在随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中巴两国之间建立起了近乎超越国家利益的友谊,这在“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的国际关系上实属罕见。

今年5月21日,是中巴建交65周年纪念日,谨以此文献给中巴之间的绵长友谊,并祝愿中巴友谊地久天长。

1951年5月21日,巴基斯坦与刚成立不久的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当时中国还在举国上下为抗美援朝而奋战。随后的十几年中,中巴关系一直保持,但并不亲密。1962年,中国在中印边界发起对印自卫反击战,巴基斯坦亲眼目睹了中国是如何以“数万边防军”即痛击印度的,就此发生转变。

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后,巴基斯坦的西方盟友们抛弃了他。危难之中,巴基斯坦想到了他们的中国朋友。伊斯兰堡开始寻求与中国的全面战略合作。

巴基斯坦的友谊请求得到了中国政府的热情回应,周总理亲自接待了巴基斯坦代表团,中巴之间“全天候友谊”从此开始。

在中巴半个多世纪的交往中,中国向巴基斯坦输出了大量军事装备和技术,一步步让巴基斯坦从无到有建立起了自己的国防军事工业体系。本文仅介绍空军部分。

歼6:

当时,西方对巴基斯坦的制裁和禁运已经巴军手中的大量西方武器装备因缺乏配件而陷入瘫痪,这种状况在空军方面尤其严重,装备美制的F-86、F-104的战斗机中队已经无法起飞。在巴基斯坦的强烈要求下,中国对巴基斯坦紧急援助了一批武器装备,包括59式主战坦克、59式130加农炮、56式自动步枪和歼6战斗机。我们现在可能无法体会这批装备对于当时中国空军的分量,以歼6为例,这是中国空军当时最好的战斗机,由沈飞生产,刚刚于1964年进入空军服役,到1965年的时候还只是小部分王牌部队才换装了歼6。

1965年10月,第一批13名巴基斯坦飞行员前往中国。他们是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来到中国的。这批身穿中国空军制服的飞行员在中国学习了2个月,每人飞了10个架次共20小时。

本来按计划他们应该在中国学习更长时间,但巴基斯坦空军在印度空军日益增大的压力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同年12月20 日,努尔·汗空军元帅乘坐C-130运输机亲自前往新疆和田,在那里,12架全新的F-6战斗机交付给巴基斯坦空军,F-6,这是巴基斯坦空军赋予歼6的编号。这批飞机分三个编队从和田转场萨戈达,那里是巴空军第23中队的所在地。该中队因为美英的军火禁运而面临停飞。

在中国接受培训的13人作为种子教官组成了第23中队的核心骨于,在他们的带动下全中队的飞行员迅速掌握了该机的飞行特性和战技性能。 就这样,在经过了两个月的适应飞行训练后,23中队在1966年2月8日重整旗鼓,开始执行战备值班任务。

努尔·汗元帅在后来回忆时说:“当第一架F-6按照命令升空起飞后,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巴基斯坦空军不再挎着没有子弹的空枪充门面了!”

歼6帮助巴基斯坦空军度过了最困难的1965年和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在此后多次边界冲突中都有他的身影。巴基斯坦利用西方技术改良了歼6,使其具备了发射美制“响尾蛇”和法制“魔术”空空导弹的能力,极大的增强了歼6的空战能力,使之可以在与比他更先进的印度空军的米格-21、苏-7的对抗中获胜。

巴基斯坦空军在三十六年间的时间里一共接收了253架F-6,直到2002年3月21日,F-6才从巴空军全面退役,接替他的是由成飞生产的歼7战斗机的改进型号,F-7PG。

强5:

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使巴基斯坦认识到,空军没有足够的现代化对地支援飞机是一大弊病,特别是在印度陆军机械化部队和海军水面舰艇编队恶性膨胀的情形下,数量达到一定程度的大威力攻击机是“唯一的解毒良药”,1979年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更是加剧了巴基斯坦的紧张感,巴基斯坦军方很担心苏军南下。在向美国提出购买A-7攻击机未果后,巴基斯坦提出了购买强5强击机的要求。

强-5是由歼6发展而来的一款对地攻击机,中国空军称之为强击机。在歼6的基础上,强5采用了重新设计的前机身,采用了在五十年代还属于新潮设计的两侧进气道代替了当时苏式战斗机主流的机头进气。机身拉长25%,增加了一个内部弹舱,该弹仓使其可以用作核弹载机。

当时,巴基斯坦空军仍在使用老旧的B-57作为对地攻击的主要机型,B-57是美国五十年代生产的喷气式轰炸机,在巴基斯坦手中已经服役了二十多年,慢腾腾的飞行速度在当时已经日益无法承担有效的对地攻击支援任务。强5虽然同为50年代的产品,但其设计理念与B-57完全不同,更快的速度和经过强化的机体防护可使其有效在对方的防空火力中提高生存机会。

根据巴基斯坦空军的要求,南昌飞机制造厂在强5Ⅰ型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包括增大航程,增加外挂架,以挂在巴基斯坦空军现有的对敌攻击弹药。首批12强5Ⅲ于1983年3月交付巴基斯坦空军。

在巴基斯坦空军手中,强5Ⅲ被赋予了A-5C的代号,而且同歼6一样,巴基斯坦利用西方技术改装了这些强5。包括为其换装更先进的马丁贝克PKD10零-零弹射座椅、增加西方仪表设备、为其挂在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等。另外,强5还曾作为巴基斯坦核威慑力量的一部分,作为巴空军的核载机使用。

强5在巴基斯坦空军一共装备过3个中队,分别是第7、16和26中队,直到2011年,驻地在白沙瓦空军基地的第26中队仍然装备强5。2015年7月21日,巴基斯坦国防部才在其官方推特上证实了强5退役的消息,强5在巴基斯坦空军中的角色将有中巴联合研制的J/F-17“雷电”(即“枭龙”)多功能战斗机代替。

歼7

歼7属于第二代战斗机,是米格-21的中国版本。在不断的改进中,歼7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家族,并成为我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外销机型。

1983年,巴基斯坦对歼7的改型歼7ⅡA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巴基斯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贾马尔中将率团前往大连对飞机进行了考察,巴方认为这种飞机安装的平视显示器等机载设备很符合巴基斯坦空军的要求,并表示了初步购买意向。随后,在派遣飞行员前往阎良试飞后,巴基斯塔进一步向中方提出派歼7前往巴基斯坦进行实弹打靶测试的要求。1984年6月9日,中方派出歼-7ⅡA和歼-7M各一架转场到巴基斯坦白沙瓦空军基地,在历时两个多余的测试中,歼-7表现良好。巴基斯坦对飞机的作战性能非常满意,提出了购买55架歼-7M的意向。

之后,在进过数年的谈判后,1988年7月26日,第一批20架歼-7MP有星将和田机场转场飞往巴基斯坦拉菲齐空军基地,正式交付到巴空军第18飞行中队的手中。巴基斯坦将其命名为“天空闪电”。

歼-7MP是在歼-7M的基础上按照巴方要求进行了一系列改进后的型号。经过改进,MP型具备了挂在“魔术”、“响尾蛇”空空导弹以及MK-82级LAP-68火箭弹发射器等多种西方武器的能力。

1990年,在巴基斯坦向美国继续订购F-16的请求被美国国会否决后,巴基斯坦于1993年增购了32架歼-7P订单。2001年,巴基斯坦又接收了首批20架全新改进的歼-7PG型,之后,巴基斯坦一共装备了57架该型飞机。PG型的性能得到大幅提升,可以作为更先进的FC-1“枭龙”服役前的良好过渡。

到2012年,巴基斯坦空军仍装备有143架F-7P/PG型战斗机,另外还有少量的歼7教练型(巴基斯坦称为F-7T),这些飞机正逐步被“枭龙”取代。

K-8:

K-8是中国首个与国外合作全新设计、以外销为主的机种,1987年,时任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建议,为几年中巴合作,取有着中巴友谊峰之称的喀喇昆仑山脉的首字母K为其命名,教8飞机由此将代号改为K-8。

K-8是一款中级教练机,总研制费用为2400万美元,其中巴方出资25%,由洪都航空工业集团研制。该机自1990年首飞以来,已经成功出口200多架。中巴在K-8上的合作经验,为之后中巴联合研制“枭龙”战斗机以及“枭龙”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90年代首批订购60架K-8后,2009年,洪都与中航技签订了向巴基斯坦出口K-8飞机及其总装试飞建线的合同,改项合同包括60架K-8飞机。

FC-1“枭龙”战斗机:

FC-1战斗机计划最初源于1988年的超7轻型战斗机计划,超7,意为超越歼7,该项目由成飞与美国格鲁曼合作,打算以歼-7战斗机为基础,采用两侧进气、前缘襟翼,并换装发动机,研制一款新的轻型战斗机。1989年中美关系恶化后,美国取消了所有的军事合作项目,超7计划搁浅。

1992年,超-7计划再次被当时的航空航天部提上日程。在与巴基斯坦方面接触后,巴方同意继续参与,并投资一半。此后,在巴方愿意合作的背景下,中方单独推进超-7的研制工作。1998年,中巴正式签署了超-7的联合研制合同。

成飞多年的技术积淀为超-7的成功研制奠定了基础,2003年8月,超-7首飞,此时,中巴已经分别将其改名为FC-1“枭龙”和JF-17“雷电”,“枭龙”的首飞也为他的曲折命运画上了句号,自此步入康庄大道。

2004年,巴基斯坦空军开始小批量接收“枭龙”战机,以为2006年正式装备该机做准备。目前,巴基斯坦空军已经接收了两个批次(BLOCK 1和BLOCK 2)一百多家“枭龙”战斗机,Block3也已经开始生产,在第三批次中,“枭龙”将具备空中家有能力,并将生产少量双座型号。

作为准三代多功能战斗机,“枭龙”将逐步替代了巴基斯坦手中的A-5C(强5)、幻影Ⅲ、F-7,执行夺取制空权和对敌攻击任务。

除这些战斗机、教练机之外,巴基斯坦空军还装备了大量中国制造的其他装备,包括转为巴基斯坦量身打造的ZDK-03型预警机,以及已经整体输出技术的彩虹-3无人机。未来,巴基斯坦空军将装备更多的中国飞机,在增购八架F-16C/D的订单被印度搅黄后,巴基斯坦再次评估了购买歼-10战斗机的可行性。对正在试飞的歼-20,也早已经过巴基斯坦驻成飞的飞行员试飞。虽然歼-10、歼-20出口巴基斯坦的可能性目前来看不大,但未来的歼-31将成为国际市场上极有竞争力的五代机,歼31将很可能成为巴基斯坦获得的第一种五代机。

随着中国不断提升的航空工业水平以及中巴之间不断深入的军事合作,中国战鹰将继续和巴基斯坦空军一起共同捍卫中巴友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