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和我同岁的男人

一个和我同岁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我在公安局曾经的同事,在公安局里,由于我们是警察成了战友,又因为同龄和文学爱好,我们又成好朋友,就因为在公安局里我阅读了他的故事,烙上了难予磨灭的印记,看见了公安这个特殊职业对人的造化,导演了人生波澜激荡的戏剧生活。

我同岁的男人,因为我俩同岁,他总叫我同年,我因为比他年长了几个月,故而总叫老弟。这个年代,有一个不约定的俗病,曰:不怪别人称我小,不愿别人称我老。如果你在街上问路时,称路人“老同志”、“老师夫”,他一定会不搭理你。为什么?因为你话中有一个老字。忌讳一个老字,是这近二三十年的事。自从,这干部队“四化标准”后,重视,重用年青干部,突击提拔年青干部,流行一句顺口溜曰:三十岁干、四十岁看、五十岁靠边站。年龄大一些的干部,到了五十岁就退居二线。这种政策推广开来,在干部队伍中如同患上了惧老传染病。社会上,招工广告中“十八岁至四十五岁以下”的广告词将那些年龄大一些的人拒之门外,到了五十岁打工没人要,整个社会都感染了恐老症、惧老症,人人都用黑色染在白发上,男人也开始美容,所有的人都不爱听别人说他一个老字,连一个老同学、老战友、老领导的称呼也叫得别人皱眉。

所以,我叫那个同岁的同事老弟时,他乐意听,也受用,欣喜之余,他也叫我一声老哥。我那个老弟姓朱,大名泳海,一九六九年他就去当了兵,只有十六岁就入伍到了浙空部队,有人会说他年龄这么小就当兵?这是因为他老爸曾是县第二人民医院的院长,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官二代,当了几年兵就回来安排了工作。他虽是个官二代,可为人忠厚,善良好交,爱一口酒,混到一九九零年己是市政府财贸办公室副主任,也算是市委组织部红头文件上政府部门大部办委的高官,在农村一县级市里,能混上一个大部办委副职也是凤毛麟角,为算不多。他是我市第一大镇(原县治所在地)上的人,和我老婆同住一个镇上,他一个弟弟又和我老婆是同学,彼此关系近一点。一九九五年他突然从市政府财贸办公室副主任调到了市公安局任了一个纪检组长(副局职,正局级),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想市政府大院有计委、经委、财办三大部门,相当于市委大院的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市财办管着系统下面的什么商业局、供销社、外贸局等好多个正局级单位,呼风唤雨,有权有势,怎的调到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上头还有一个市委政法委管着呢。如对应平调那市财办副主任调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才对?而他却从市财办副主任调市公安局纪检组长,为何?其中奥秘只有他心中明白。听说,他调动还是走了市委分管政法工作一位副书记的路子,耳闻,他和副书记老婆是一个镇上的人。也有人不相信,说既然找了路子,为何不在公安局弄个副政委、政委当当?为什么才当一个纪检组长?想归想吧?没人当面问起,反正己调了,也上任了,警服也穿上了,才一个二督。

一九九七年我从市委机关调回公安局,在城区中心派出所任所长(正局级),那位老弟仍当正局级纪检组长,他任市公安局当纪检组长(副局职,正局级),我任市公安局派出所所长(正股职,正局级),我们同有两大院工作经历,彼此坦然一些,他经常来派出所检查工作,看望老兄,君子之交谈和水。我这个不善于拉帮结伙的人,出于礼仪,也只留他吃个饭,喝两杯酒,抽包把烟而已。此人忠厚善良的本性难改,总是与人为善,在处理公安内部民警违法违纪时,心存仁义,有点右倾。那一年,市纪委接到举报,郊区派出所所长有违纪问题,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个副局级所长,按文件规定市纪委自立自查,公安局纪检组配合,查到最后,也不知乍的?市纪委对他的印象,执纪太软,不适合纪检工作。随后,市委组织部一纸文件将他改任市公安局政工处主任,文件宣布后,人们议论:纪检组长、政工处主任、办公室主任三人,尽管同是局党组织成员,可纪检组长是局领导班子成员,政工处主任和办公室主任却只是部门领导,这显然有降份儿的意思。但是,这老弟可真忠厚善良到家,一句怨言也没有,立马调换了办公室披挂上任。过了半年时间纪检组长一职仍空着,局内一些中层领导蠢蠢欲动,虎视这个空位子,想进入局领导班子,可没几天,市委组织部下来一个红头文件,任命了一位新的纪检组长,南海舰队某部一位副团级转业军人,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位新上任的纪检组长的老婆是市政协一位副主席。啊!原来那老弟为新组长挪位子。忠厚善良的人自有其忠厚善良的表现。那老弟在政工处主任位子上仍然尽司其职,乐此不疲。公安局官场有一句话说,提拔干部:局长+主任+政委三人团,说了算。也有人开他玩笑说:不当纪检组长当了政工处主任,现在管人事、管提官,油水大大的。他一笑了之。可是好景不长,因为现任局长、政委顶牛,闹矛盾冲突,导致发生了重大事件,恼怒了市委领导,局长调到经济二流的山区县,政委提前退居二线。随后,又从另一县调来了新任公安局长,这位新任公安局长年青气盛,性格张扬,飞扬跋扈,官气凌人,以爱兇人、训人著称,那位老弟为人忠厚善良,脑筋转弯不快,工作中不尽新局长之意,年青官儿老年士兵,那老弟思想无法适应,也受不了以小欺老的窝囊气,二00二年六月,我人调市委工作,年底他写了申请,主动要求退居二线,其时他才四十九周岁,比五十岁退居二线政策提前了一年。这个新任公安局长做工作很马虎,玩权术是把好手,那老弟退下来空了一位子,新局长又来了一个骨牌效应,玩起了换位术,按照他的意思换了新政委、提了新副局长、新政工处主任,有一点那老弟想不到的是,当年使他换了位子的那个郊区派出所长,反成了新任公安局副局长。这个新任公安局长不科学的为官理念造成了地震效应,局长交椅垮踏跌甩倒地,被市纪委双规,后撤销副县级,降为主任科员,党政纪处分,开除了警籍。

那位同岁的老弟,提前十一年退居二线,在家相妻带孙子,其乐融融,身体健康,我们见面的机会大多是婚宴酒席上。有时,他感慨地对我说:“老哥,你是十五的月亮官儿越当越大,我这一辈子却是下弦的月亮官儿越当越小,从一个大部委办副主任当成一个局的政工处主任,可笑吧?”我说:一点也不可笑,你精着呢?公安局政工处主任怎么了?还不是正局级,你一分钱也不少,在家休闲十一年,养好了身体,带大了孙子,何乐悠哉游哉!二0一三年我上半年办退休,他下半年办退休,一起步入了老年人的乐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