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安改革是对警力资源的科学再分配<o:p></o:p>
一直以来,合合分分的公安机构改革始终进行着,压缩金字塔的高度,实现扁平化管理,减少中间环节,解决官多兵少的顽疾,实现警力下沉,一直是公安机关广大基层民警的希冀。要在不改变警力总量的前提下提高警务工作效率,就必须减少指挥层级,合并职责交叉的部门,解决职能交叉导致的工作互相推诿的问题。但是,多年的改革实践证明,简单的合并又会重蹈多年来公安机构改革失败的覆辙。<o:p></o:p>
一、做强大队,把具有相近职能的专业大队转化为实战中队。<o:p></o:p>
(一)做强刑警大队。刑事警察大队是打击各类刑事犯罪的主力军。只有做强刑警才能形成打击犯罪的主力军,才能在关键节点、关键时刻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各类锋芒性犯罪。这就要求刑警大队在完成打击一般刑事犯罪任务的同时,建立个性化实战中队。这就需要把以往的所谓专业大队转化为实战化中队。这样就能减少非实战人员,相对增加实战力量。把有限的警力用到一线,从而做强刑警队。<o:p></o:p>
专业中队是全员参战的战斗实体,相同的警力,一个中队的战斗力要强过一个大队。这是因为中队长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中队没有所谓的专职内勤,更没有专门的指挥人员和专门的政治工作者。大队从整体上保证了中队的队伍建设、综合指挥、后勤保障、文书档案等工作。变大队为实战中队能彻底解放那些人浮于领导岗位上的民警,让这些本来业务十分棒的同志回归实战,担当具体的工作职责。<o:p></o:p>
(二)做强治安管理大队。整合具有治安管理职能的大队为中队,并入治安管理大队。使机构设置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的社会发展相适应。例如经文保大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国有企业的内部安全保卫工作与改革开放前有了巨大的变化,内保的工作复杂性已经大为降低。理应撤大队变为中队并入治安管理大队。<o:p></o:p>
(三)增加交警大队的管理职能。在交警大队下增设特种车辆管理中队,解决新形势下特种车辆管理的难题。从而加强对校车、危险化学品车辆、出租车、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市场、二手车的管理。<o:p></o:p>
(四)裁减大队的内设中队,把警力充实到派出所。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简政放权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常态,做大、做强派出所已经成为必然。随着部分治安管理职能从机关下放到派出所,“加强基层基础建设”已经摆在了重要的地位,但是往往“只下任务,不下人”,无形中加重了派出所民警的工作负担,而且由于警力不足往往又落不实,流于书面、流于形式。<o:p></o:p>
因此一项工作职能下放到派出所就要相应的解散一个上级管理部门,把警力沉下去。而这个解散的部门如果是中队,那就用一个人负责专项督导就足够了。例如,治安管理大队的易燃易爆中队,大部分职能已经划归安监局,常设一个中队就是警力资源的严重浪费。如果作为一个大队就应该缩减为一个中队,并入其他有相近职能的大队,统一协调管理,如经文保大队。我们的公安机关也应该像企业改革一样:“关、停、并、转”。<o:p></o:p>
(五)解决实战中队和派出所待遇不一样的问题。大队变中队、中队变管理岗位,就要裁撤编制。而这种职务的变化又不是由于某个同志犯错误造成的。如何解决下岗大队长、教导员、中队长的待遇问题就显得格外突出。改革就要打破旧有的模式,就要不可避免的触动部分人的既得利益。但是只有通过改革才能解放有限警力,促进警力资源利用最大化。<o:p></o:p>
改革应该从做强大队这个角度切入,更应该从做强中队和派出所为落脚点。大队中的实战中队应该和基层派出所一样享受乡镇补贴,难道实战中队就不是基层一线吗?从从优待警的角度应该解决中队民警的下乡补助问题,激发民警扎根派出所、乐于在一线实战中队工作的热情。<o:p></o:p>
二、实现警力下沉,忘掉“一警多能”的说辞。<o:p></o:p>
一警多能是掩盖基层警力不足的一句高调“说辞”,这句话表面光鲜亮丽,其实质却是基层民警的无奈。一警可以多能,但一警却无法在同一时间“多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还有一句老话:样样通者,样样松。如果要讲一警多能,我可以举一个反面的例子:封建社会的县官可谓“一官多能”,我们如今能提倡吗?<o:p></o:p>
(一)派出所的一切困难和问题归根结底是警力不足的问题。什么指标太多、任务太重、经费不足、加班太多、民警健康状况堪忧、老民警体弱多病不能顶岗、民警业务技能实战技能落后、学习时间不足、辖区行业场所特殊人员群体管控太难[face=Times New Roman]......所有这些问题都是警力不足造成的。明明十个人干的工作五六个人扛着,明明是分兵把守各司其职的架构,可硬要民警去“多能”。什么是“多能”?这明明是拆东墙补西墙、是车轮战术。民警没有时间休息,更别奢望休假疗养。这直接导致年轻民警多数处于亚健康状态,而老民警早已经身心疲惫不堪重负。试想这样的情形谁愿意下基层、谁愿意扎根基层?[/face]<o:p></o:p>
(二)扎根基层就要有扎根基层的条件。我们目前招录民警可谓五湖四海,有伊通双辽的、有吉林长春的,更有内蒙古自治区、黑龙江齐齐哈尔的、辽宁沈阳的,距离最近的也是四平市里的。真正本县、本乡的少之又少。这些人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妻儿,怎么能尽孝敬父母的责任?怎么能尽一个丈夫、父亲的责任?而且他们之中绝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心不在这方水土还谈什么服务一方百姓?谈什么扎根基层?就是把他们留在县城都很难很难。不仅如此,他们的到来还挤占了那些有志从警的本地青年。这种招警的方法一定不是个好办法。<o:p></o:p>
难道真的需要跨省、跨市招聘警察吗?难道真是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吗!制定政策的同志你也下到基层派出所来看一看,看一看那些“背井离乡”的孩子!有两个例子特别让人尴尬:一是一名梨树大学生考到了辽源市,工作六年后主动放弃了警察的身份,回到家乡梨树县重新报考警察,再次入警。为什么?为了他梦中的父母双亲、为了他梦中的妻子儿女。二是一名内蒙古的青年在我局某派出所工作,孤独寂寞的生活,还有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几乎让他崩溃,他最后封刀挂印孑然而去[face=Times New Roman]........[/face]<o:p></o:p>
(三)扎根基层就要有扎根基层的政策。不知道是哪个大大定的规矩,新警需有两年以上的基层工作经历才能够得到提拔。这是个什么逻辑?两年!门槛太低了吧?两年难道真的就能成为精英?放下提拔的事情暂且不谈。咱们说一说小民警的心理状况,到了两年他的心就开始不安分了,即使是举目无亲的外地民警也找到人事部门要求调转,就好像是高薪聘请来的教授一般,感觉非常仗义!因为你公安局招聘时承诺历练两年就可提拔呀!就算我这个外乡人不被提拔总可以回机关科所队吧!实在不行我不干了,走人!这就是不良政策的恶果。<o:p></o:p>
温故而知新,回忆[face=Times New Roman]26年前我们那些从乡镇招收来的民警,一干就是二三十年,有谁张罗过离岗?有谁奢望过进机关?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成于斯。为家乡人民服务,不给家乡父老丢脸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到现在89年那批民警都已过天命之年,他们依然效命乡里无怨无悔。这就是好的政策,这就是警力下沉的良方。[/face]<o:p></o:p>
三、科学的量化指标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结果<o:p></o:p>
机构设置之初都是经过无数调研、反复论证、多地试验,最后经过精心谋划才得以确定实施的。应该说任何一次改革都经历了由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每一次改革都是公安系统体制机制与现代警务工作的重新对接,是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再适应过程。但是如果领导干部依然我行我素、拍脑门发号施令(也可以说是警令)就会毁掉任何一次恢弘而艰辛的改革。因为无原则、不科学的指标任务就是一种简单的摊派,摊派的结果是一拥上打群架。这未免方法太过简单了!岂不是人才的浪费?<o:p></o:p>
例如当下的互联网+公安注册工作。首轮全警下任务很有必要,我非常赞成。因为万事开头难,这样能够达到全方位迅速推广的目的。但第二轮还给机关科室所队民警分派任务就有些不合时宜了。一是机关民警接触的对象是民警,大队民警接触的是嫌疑人和被害人,资源有限。第一轮已经几乎穷尽了所有的关系。二是由于第一轮全方位的展开,相互间注册的人员有很大的交叉,再电话联系起来碰车现象十分严重,具体操作起来事倍功半,白白浪费大家太多的时间。三是这种方法也不科学。简单的统计无法逐一验证所报人员的实际情况,或有瞒天过海滥竽充数的可能。<o:p></o:p>
一项工作该谁负责、该达成什么样的数量指标,如果事先没有一个确切的科学的计算就会出现工作的盲目性。这就像饥饿的一群人挖地瓜一样,为赶进度囫囵半啃挑大的挖。到头来感觉量小不够吃,再挖一遍,这就难免比第一遍多耗上几倍的功夫,而效果却大打折扣。这就是行动之前没有筹划的毛病。就这项任务本身来讲就是基层派出所的基础工作,是便民服务的一个平台。如果基层派出所负责同志充分的重视,在一周内是完全能够完成好的。这是因为:全县[face=Times New Roman]80万人口,应该有15万户,按80%户内有4G手机一部计算,全县应该能够上互联网 公安12万人。派出所组织基层干部开好动员会、协调会、培训会,搞好宣传工作,群众难道不愿意了解公安工作吗?至少他还想给我们找点麻烦吧!警力有限,民力无穷!何苦像放羊一样一群人都朝一个方向赶呢![/face]<o:p></o:p>
这种工作方法影响了各部门的正常工作,扰乱混淆了不同部门警种的工作职能职责。<o:p></o:p>
又如抓逃战役。不分警种单位全面分配指标任务,所谓全警抓逃。各个单位一哄而上,结果造成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技术资源的浪费。到头来好抓的逃犯大家抢着抓,抓光了!最后出现了单位与单位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买卖逃犯现象。更有甚者为了完成指标任务“贿赂”逃犯家属,花钱平事儿,求得逃犯投案。实在是人民警察的耻辱、实在是人民公安机关的耻辱。<o:p></o:p>
还有下达的禁毒任务、宣传任务、打处任务、抓酒驾任务等等,不一而论。如果所有机关部门都这样把自己应该承担的工作以指标任务的方式分摊给其他部门单位去完成,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呢?<o:p></o:p>
我们都学过高中课本的“排列组合”,全局[face=Times New Roman]20几个科室所队(不含派出所)相互交织组合下任务,就会产生数百个工作关系组。结果是每个单位要检查其他所有19各单位的工作落实情况(假设有20个部门),而自己又要完成和应付19个单位的指标任务......。如此循环往复、日复一日,任何改革的成功不都是要毁于一旦吗?[/face]<o:p></o:p>
真真是“愁死宝宝了!”<o:p></o:p>
四、整合公安服务平台,设立公安政务大厅。<o:p></o:p>
公安基层工作大体分三个部分:打击、管理、服务。把公安机关服务的一大块作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推向社会,同时严格服务规范,提高服务质量,整齐划一,全面接受群众监督。这将产生巨大的社会效应,全面提升公安机关的整体形象。如统一管理公民的户口、身份证、护照、边防证、居住证、驾驶证、行车证等信息。在管理的过程中整合公民身份信息,为群众服务的同时更好的维护了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为打击犯罪、预防犯罪提供了全方位的服务。<o:p></o:p>
五、厘清基层单位辅警工作职责,解放更多警力。 <o:p></o:p>
辅警作公安机关的辅助力量,逐渐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没有一个规范性的文件来约束和规范辅警的行为和工作职责,这就造成了有些岗位不能用、不敢用辅警的现象。而有些适合辅警的非执法岗位又因为他们没有相应的专业能力而无法开展工作。再则辅警队伍由于工资待遇低,队伍教育训练跟不上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致使整个队伍不稳定、不健康。只有通过改革最终确定辅警的法律地位,他们才能履行相应的法律责任。<o:p></o:p>
至于大部制改革等高深的理论研讨,笔者孤陋寡闻,难以班门弄斧妄加议论。<o:p></o:p>
总之,公安改革既要从形式上改,更要从观念上改;既要克服克服急功近利、拍脑门子一刀切的作风,又要严肃政令警令;既要加强领导又要简政放权;既要抓好当前工作又要兼顾公安机关长远发展目标。所有这些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优化警力资源配置,实现公安队伍建设的正规化。这既是改革的出发点同时也是改革的落脚点。<o:p></o:p>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