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歼轰-7“飞豹”战斗轰炸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歼轰-7“飞豹”英文名称:JH-7、FBC-1

类 型:战斗轰炸机

所属国家:中国

研发单位:西安飞机制造集团

歼轰-7“飞豹”是中国70年代开始自行设计研制的的全天候多用途歼击轰炸机,由西安飞机制造公司、西安飞机设计研究所(603所)共同研制。该机主要装备海军航空兵,是解放军作战飞机中耀眼的明星,早期称为轰—7。目前该机的改型歼轰-7A已具备全天候的精确对地攻击能力,而随着解放军近年对其的不断改进,大幅提升了飞豹战力。

研发历程

1974年初,中国海军在西沙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取得了击沉击伤敌四艘巡逻艇的战绩,但也暴露出缺乏海军航空兵空中支援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当时海航装备的歼击机基本没有对海攻击能力,轰-5航程较近,又过于老旧不堪重任,因此适合海航使用的新型攻击机成为迫切急需的机型。

在1975年的军备发展会议上,军方强烈要求三机部,现航空工业总公司,研制一种中程轰炸机以满足未来的作战需求。同时空军的轰-5、轰-6速度太慢,无法适应现代高强度作战的要求,而超音速的强-5航程又太短(1500千米),且载弹量仅有2000千克,因此空军也迫切希望拥有兼有战斗机和轰炸机性能的新型飞机。国防科工委根据海空军的要求,确定关于新歼击轰炸机的战术技术要求,随即据此要求三机部用一个机型,装备同种类武器和机载设备,分别满足海空军的需求。在计划中,海空军的新歼轰除了作战使用的武器和配备不同外,技术性能基本一致。

1976年6月,三机部下属各单位的设计精英云集北京,被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出各自设计方案。沈阳飞机制造厂和南昌飞机制造厂率先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起先三机部倾向沈阳歼轰-8方案,该方案计划在歼-8的基础上发展一种强调对地攻击能力的轻型歼击轰炸机。沈飞以米格-23MC为基础,改歼-8机头进气为两侧进气配置,采用新型大推力发动机,在牺牲升限和速度的前提下(由20000米、M2.0下降到15000米和M1.75),增大载弹量(由2200千克到4500千克),同时飞机的航程也提升至3000千米以上。南昌厂的强-6型强击机的设计思想则更加超前。

从60年代到70年代这段时间,世界航空界非常流行可变翼技术的应用开发,这股潮流对中国航空业也产生了相当程度的影响。在强-6的研发初期,部份科研人员建议在吸取米格-27,以及从越南战争获得的F-111的精华,发展中国的下一代歼轰机。其实从60年代末开始,中国唯一具有攻击机制造经验的南昌飞机制造厂,在总设计师陆孝彭坚持下,吸收部份米格-23的设计经验,已经开始设计单发双座超音速强击机,作为强-5和歼-6的共同后续机。南昌厂确定的强-6方案,采用悬臂式变后掠翼设计,机腹进气,装一具最大后推力为12200千克的涡扇-6涡扇发动机。从外形来看,强-6就像是F-16和米格-23的混合体。但计划采用的涡扇-6发动机出现了严重的技术瓶颈,同时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底子薄弱、技术力量不足,变后掠翼设计所带来的焦点移动与飞机控制矛盾等各种问题无法解决。最终强-6项目中途夭折。

这时,苏联已在我边境附近部署了重兵,高密度大纵深的防空火力网已经建成,进攻威胁咄咄逼人。在这一严峻形势下,终于在1977年11月,西安603所在统一内部争议后,发表了第三个方案的初步设计:一种具有前线超音速低空突防能力的歼击轰炸机。603所确定了传统设计和线传飞行控制技术相结合的路子,力图使该设计达到更先进的水平。新歼轰的竞争进入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之后歼轰-7最终确认由西安的603所负责研制。

据称当时赋予该项目“70工程”代号。之后,海空军因为各自作战对象不同及使用兵器不同,而对飞机座舱布局产生了争论。海军作战目标为各种水面舰艇,飞行员根据机载电子设备操纵空舰导弹进行攻击,希望采用类似美国刚服役不久的F-14的纵列双座。而空军因其主要面对是苏联地面部队,希望搞便于两名飞行员协同的并列双座布局。而当时的航空工业不足以搞两种座舱布局,双方进行了旷日持久的争论,这一争论一下子占用了三年的宝贵时间。进入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百业待兴。军队建设也不得不为经济建设让路。多项新装备研发计划被迫终止,包括歼-13,强-6等最重要的装备发展项目下马。

同期的歼轰-7也落得个经费削减,进度放缓的地步。1982年英阿马岛一战,阿根廷超军旗攻击机发射AM39“飞鱼”导弹击毁英国皇家海军“谢菲尔德”号驱逐舰,这给中国军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马岛战争后,中国海军开始探讨轰炸机、水面舰只、潜艇三位一体的联合作战模式。于是到了1982年11月,歼轰-7、歼-8全天候型计划再次全面启动。到1983年初,603所先后完成了歼轰-7结构,强度和系统原理性实验,同时转入全面详细设计阶段。同时与歼轰-7相配套的新一代“鹰击-8”(YJ8)空舰导弹的预研工作也正式开始。

同年5月,国家拨专款更新603所的生产制造设备,以确保飞机的正常生产研制进度。603所在没有原准机可供参照的情况下,提出了标准设计“20年不落后”的口号,主要负责人为陈一坚。在此后10年“飞豹”的研制过程中,仍经受了“三起三落”的严峻考验。当时,“飞豹”的研制经费只有一亿美元,远低于其他国家同等水平。最初限于条件,许多试验都是在露天完成,使用手摇计算机和计算尺处理大量数据,绘图过程完全依赖手工。最终确定的“飞豹”气动外形如下:正常式串列双座布局,常规半硬壳式蜂腰形机身,带腹鳍。中等展弦比后掠式上单翼有前缘锯齿,带下反角,气动扭转外翼,翼根有填角。斜定轴全动式中下平尾,大后掠单垂尾。两台涡轮风扇发动机并列装在后机身内,进气道位于机身两侧翼根处。由于目前还不详的原因,歼轰-7非常早的公开曝光,这与中国保密体制似乎不符。

在88年的北京国际防卫展上,曾展示歼轰-7的模型。同时在香港《现代军事》杂志上,603所长期刊登了“歼轰-7”广告,相信资历老点的爱好者都会记得。现在装备部队的歼轰-7,与88年的模型和广告画相比有许多不同之处。首先后座舱上设有一具超高频通讯天线,垂直尾翼前缘也增加了长方形的电子战天线,垂直尾翼的布局构型类似米格-23,木制垂尾顶端的水平扰流稳定片已不复见。实物与模型的最明显差别在于进气道外形,原形机进气道呈矩形,其后方有两个类似米格的方形辅助进气口,而模型进气道略呈圆形,与AMX攻击机或轰-6相近,并且没有原形机上的辅助进气口。不论实物或模型,都在主翼的襟翼外侧带有前缘锯齿状结构(Dog Teeth)和翼刀,可增强低速大攻角飞行时的操纵性和稳定性,阻延主翼失速发生。

这种锯齿状设计多见于1960年和1970年代的战斗机,例如幻影F-1和“幼狮”,符合发展时代背景,但在线传操纵系统(FBW)问世已显落后。而且翼刀和锯齿都会极大增大雷达反射面积。现役的第三代战斗机中只有JAS-39仍保留锯齿结构。歼轰-7和歼-8II都隐约能看到米格系列的影子,体现了中国在苏联突然撤出后长时间都不能摆脱苏式设计的惯性。最为遗憾的是,“飞豹”的翼刀是在当时无法确认新的气动布局和控制手段是否还需要翼刀辅助的情况下,为稳妥起见而加装的。研制成功后,经过多年研究,确认该翼刀毫无用处,于是在后来的改进型中翼刀被取消。

总设计师陈一坚向刘华清同志介绍“飞豹”。刘华清后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对我军80年代后成果丰硕的装备科研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

装备配置

1.航炮:1门23—3型23mm双管航炮,备弹200发

2.外挂:机腹下1个外挂点,是760升/1400升副油箱专用挂点;其他挂点可挂组合式炸弹挂架、导航吊舱、瞄准吊舱、侦察吊舱、电子对抗吊舱、空地弹、空舰弹、PL—8、9/9C等型近距空对空导弹等;翼尖挂梁为2枚PL—5B/C/E专用挂点;机翼下共有4个外挂点(后期型改为6个)。

1.航炮:1门23—3型23mm双管航炮,备弹200发

2.外挂:机腹下1个外挂点,是760升/1400升副油箱专用挂点;其他挂点可挂组合式炸弹挂架、导航吊舱、瞄准吊舱、侦察吊舱、电子对抗吊舱、空地弹、空舰弹、PL—8、9/9C等型近距空对空导弹等;翼尖挂梁为2枚PL—5B/C/E专用挂点;机翼下共有4个外挂点(后期型改为6个)。

空对地精确制导武器:YJ—88型空地导弹、YJ—91型反辐射导弹、500KG激光制导航弹

空对舰导弹:YJ—8K、YJ—81K、YJ—82K、YJ—83K系列、Kh-41型

火箭发射器:57mmHF—7C/D型、90mmHF—9型、130mmHF—14型

航弹:50—500公斤低阻常规航弹、反跑道航弹、反坦克子母航弹、子母弹箱

火控系统

具有较先进的武器火控系统,首次在国产作战飞机上采用数据总线为核心的作战系统。主要由多功能雷达、空舰导弹火控、平显、大气数据系统、机载计算机系统总线、惯性/GPS导航系统和控制增稳飞控系统组成。可以多种攻击方式对地、海攻击。据悉,“飞豹”雷达搜索范围为150千米,射控雷达范围为100千米。该机采用了先进的机载设备和成品,采用最新的设计规范,在国内最早使用了数据总线与数字技术进行各系统的综合。计算机系统包括六台数字计算机,以HB6096(ARINC429)规范串行数据传输。总线采用广播通方式,4个发送器,每个配置一条总线。4个发送器分别为大气数据计算机、惯导/GPS组合计算机、导弹火控系统、平显火控系统计算机服务。

歼轰-7采用惯性和全球定位组合导航系统,导航定位精度高,利于飞机在海上和陆上作战。飞机配备了短波电台和超短波电台,保证了各种条件下通讯的需要。由全向告警装置和有无源干扰装置构成的电子对抗系统、使飞机的自卫能力和生存能力大大增强。自动飞行控制系统和火控系统交联,提高了飞机的攻击精度,多功能的雷达和平显的使用,为飞行员提供了良好的作战手段。宽敞、明亮、舒适的座舱有利于作战效能的发挥。可靠性增长和多次维修性的改进,使飞机具有良好的固有可靠性、维修性。完整、高效的综合保障系统、能有效地保证飞机完成作战和训练任务。

歼轰-7装备了海军航空兵,并已完成评估和定型工作,后续量产型仍按照原计划稳定进行中,但产量不会太多。总的来说,歼轰-7是中国完全自行设计研制的机型中非常成功的一例,而且是真正的“自行设计研制”而不是仿制。在研制过程中,歼轰-7大量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机载设备,设计与工艺结合,保证了继承性。采用系统工程的管理办法,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确保了科研目标和战术技术指标的实现,并创造了多项国内第一。

例如:歼轰-7飞机是中国第一个完全自行设计的歼击轰炸机;是第一个自觉进行可靠性和维修性补充设计的机种;是第一个地面试验、试飞规模最大、过程最全、试飞架次最多的机种;是中国第一次用计算机辅助设计管理系统研制全过程的机种。据公开消息判断,歼轰-7装备初期,可靠性较差。为此火控计算机进行了一定改进,提高了火控雷达和火控计算机可靠性、精确度,改进了导航、通讯,使火控雷达的可靠性提高了5倍。同时屏幕显示性能得到了提高,操 作更趋向直接和简捷,提高了作战效能,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歼轰-7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改进,是航空部607所的JL-10A“神鹰”脉冲多普勒雷达。海军计划将JL-10A用于歼轰-7,取代原有的单脉冲雷达。“神鹰”雷达是一种真正的脉冲多普勒平板缝隙天线雷达,其对地工作模式相当好,波束扫描可获得地面成像。一共有中程拦截、近距格斗、对地/海攻击、辅助导航等11种工作模式,具有边搜索边跟踪模式和多目标攻击能力。上视和下视搜索距离分别为80和54千米,上视和下视跟踪距离分别为40和32千米。工作波段是X波段。该雷达的重点在于以毛士艺主持的“机载多普勒锐化处理器的研制”项目。1995年,“神鹰”工程的原型雷达上通过试飞成功,获得了中国第一幅机载实时的DBS图像。在试飞中,实时的将雷达探测到的地面信号转换成图像,2秒内即可输出在屏幕。

2001年3月,机载多普勒锐化比例提到了32:1,分辨率大大提高。试飞员能清晰看到三门峡大桥、山沟、岩层等。但这一锐化比率无法与美国雷达相比,美国雷达早已达到了局部48:1、60:1的高分辨率。32:1的分辨率实际上用处不大,仍需进一步提高。此后,该雷达性能不断提高,据称至2004年607所正在为该雷达增加合成孔径成像功能。但海军已对607所的这一真正的脉冲多普勒雷达表现了极大兴趣,非常重视。这一雷达对迫切需要对地精确探测制导火控手段的空军也有较大意义。1999年10月1日,六架“飞豹”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了国庆阅兵。之前的9月20日,其中一架“飞豹”在训练中机头意外擦伤,603所奋战了三天两夜,动用了部队运输机紧急运送结构强度专家龚鑫茂副总设计师等前往抢修,经过先切除、再校型、该换的零件就地加工的工作,终于使这架飞机准时重返蓝天。

值得注意的是,在早期公开的“飞豹”图片中,右平尾前方的箔条/红外诱饵发射器和一些细节都被官方媒体处理掉了。

歼轰-7装备了海军航空兵,并已完成评估和定型工作,后续量产型仍按照原计划稳定进行中,但产量不会太多。总的来说,歼轰-7是中国完全自行设计研制的机型中非常成功的一例,而且是真正的“自行设计研制”而不是仿制。在研制过程中,歼轰-7大量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机载设备,设计与工艺结合,保证了继承性。采用系统工程的管理办法,推行“全面质量管理”,确保了科研目标和战术技术指标的实现,并创造了多项国内第一。

新型飞豹

飞豹总设计师唐长红说:“新飞豹完全脱胎换骨,飞行能力、操纵性能、载弹量、作战半径、机动性都有极大提高,不用续航可飞抵西沙,完成保卫领海的使命,轰-7A型轰炸机是中国第一种较现代化的中程打击机,自出现便不断参加包括台海演习在内的沿海演习。”

———飞豹开创了中国全机数字化设计的先河,设计出中国航空史上第一架全机数字样机,这标志着中国飞机设计手段的革命和与国际先进水平全面接轨。

———首次在国内实现全机电子样机协调和预装配,实现了飞机研制从设计到生产的无纸化模式,提高了设计生产精度,降低了研制成本。当年,美国波音用777炫耀从设计到生产的无纸化模式,让中国人惊叹了一把。2000年,中国自己研发的这类软件开始出现在珠海航展展台。

———首次研制出中国具有完全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综合航电火控系统。它是目前国内包含分系统最多、管理武器最多、实现功能最多、扩展能力最强的航电火控系统。这项技术一直以来被国际严密封锁,也是制约中国战机战斗力的关键技术。唐长红说,综合航电火控系统就是飞机的脑袋,指挥飞机的神经系统。它的任务是: 看得远,打得准。

———建立了国内第一个虚拟产品管理系统标准。

老飞豹装着一颗“洋心”———英国斯贝发动机,新飞豹呢?唐长红很自豪地说:“新飞豹的发动机也为国产。”这是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一位飞机设计师说,中国具有一流的气动设计能力,但落后的发动机总拖后腿。

虽然有关数据不得披露,但新飞豹仍被认为是中国载弹能力最强、航程最远、作战半径最大的歼击轰炸机,可挂载多种精确制导武器和非制导武器,可实施敌防区外远程精确打击。它以对地、对海攻击和低空突防为主。去年,新飞豹受命参加中俄联合军演,在异域作战中,新飞豹超低空双机跟进齐射,发发命中。参加联合军演的各国官兵给予很高评价。

———2007年11月26日中国首次公开南海舰队新飞豹远海超视距攻击,飞豹具备了超视距打击能力。

———北海舰队飞豹战机演练夜间海上远程奔袭作战,完成了夜间攻击演练,使飞豹具备夜间突袭打击能力。

研制新飞豹的是中航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军令状”给一飞院的研制时间只是常规周期的一半,一飞院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将战机的性能和战斗力提升了整整一代!服役部队

东海舰队 海军航空兵第6师

南海舰队 海军航空兵第9师 第27团(歼轰7A)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南京军区 第28航空师

目前外界已知换装歼轰七系列的单位至少有五支航空团,满编的理想额度至少超过150架

媒体评述

就“飞豹”战机的可靠性与实用性,常对中国新型武器说三道四的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也表示肯定。2012年6月出版的该杂志称,发展中国家的空军不一定非要好高骛远地追求先进多用途战机,掌握自己能够熟练运用的成熟机型才是正确之路。对中国空军而言,“飞豹”正是这样的理想选择。同时,中国海军航空兵也在持续换装该机。

综合媒体披露的情况,“飞豹”确实是一款适合中国国情的战机。按照《汉和》的说法,该机的对地、对海攻击能力相当全面,多功能火控雷达、电传操纵系统、地形跟踪系统应有尽有。不仅如此,与“飞豹”搭配的精确制导武器也实现了全面国产,如KD-88电视制导导弹、“雷霆”激光制导炸弹、YJ-91反辐射导弹等。考虑到其7吨左右的载弹量和超过1000公里的作战半径,“飞豹”的总体战斗力并不逊于从俄罗斯进口的苏-30。

据俄罗斯《纽带》网6月9日报道,日前一张疑似中国某新型战斗机部分机体的照片出现在了互联网上。虽然从照片上只能看到这架战机的进气口侧面和部分座舱,但已经可以非常明确地判断出,该机与中国空军现役的任何一型战机在外形上均存在着明显差异。同时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架双座战机。

俄媒体称,这架神秘的战机在机体结构上采用了可降低雷达发射截面的隐形技术,而且还采用了与JF-17和美制F-35相似的“无附面层隔道超音速进气道”(DSI)。

俄媒称,有消息人士透露,该照片上记录的是中国与J-20项目平行发展的另一型第五代战斗机。不过,还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曝光的这种战机很可能是中国军方现役JH-7“飞豹”歼击-轰炸机的改进版本——采用了隐形技术的JH-7B。目前,中国军方共装备有大约70架JH-7A型歼击-轰炸机。这种双座战机的最大飞行速度为1800千米/小时,作战半径达1700千米,装备的主要武器包括一门23毫米机炮,此外,该机的外挂架上还可挂载多达9吨的各型弹药。

俄媒称,此前曾有报道称,中国还正在研制多种型号的新型作战飞机,其中包括:J-17型远程歼击-轰炸机(可能为俄制苏-34的仿制品)和J-19(更为重型版的J-11B)。不过,中国官方至今从未证实过这些计划的存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