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锥形的机头,开阔的视野;两侧进气,新颖大胆;加大加强的后掠机翼,显示良好的低空稳定性;流线形的蜂腰机身,还有美观的机尾翼……

又是400多个日日夜夜,低速风洞试验,高速风洞试验,4次大的设计修改,260多份气动性能、强度计算报告全部完成,最后重新发出全套生产技术图纸2万多份,完成了强击机发展史上最重要最关键的一个过程。

强5试制是1960年5月开始的。当时全厂干劲很高,大家都把强5当作“争气机”来干。然而就在强5试制胜利在望时,遇到国民经济的大调整,强5下马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研制团队与强5合影

“国家的困难是暂时的,国防科研不能停顿啊!”陆孝彭喃喃道。思路理清了,他掏出笔来给厂党委打报告。在报告里,他详细阐述了国内外飞机发展的现状,以及本厂强击机研制的情况:“我们设计的强击机图纸基本上都已发放下去了,并且造出了一部分零件,现在完全砍掉这个工程是不明智的。我愿尽菲薄之力,继续研制强击机。”

报告呈送上去。几天后,工厂党委同意了陆孝彭的要求,成立一个试制组,以不影响工厂别的任务为前提,“见缝插针”,继续搞强击机的试制。陆孝彭总算看到了一线生机。只要能保存住实力就好。经上级批准后,陆总师带领剩下的14名下属继续进行研制,首先完成了一架静力试验机体。期间身为总设计师的陆孝彭还兼任试制车间主任,经常亲自扛着零件,候在机床旁插空加工。至1964年1月,强5试制工作全面恢复,决定先生产两架原型机。

第一架原型机在静力试验中,加载至98%负载时彻底毁坏,事后查明工作人员自以为是的用两条8毫米钢缆代替一条16毫米钢缆。1964年6月30日,空军领导联名给中央写报告,要求继续研制强5型飞机以增强空军对地攻击能力,强5型飞机研制才得以“复活”。

1965年7月,第一架强击机在空军某基地试飞,这天下着小雨,很多人心里顾虑重重。在曹里怀副司令员沉着的指挥下,飞机在天上完成了全部试飞课目,终于安全降落。

试飞成功了。蒙蒙细雨中,陆孝彭的视线模糊了, 分不清睫毛上挂的是雨水还是泪花。

强5飞机1965年设计定型,低空操纵性稳定性达世界先进水平,成为我国空军主力机种,已生产并装备部队并出口,获198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济南军区空军部队使用的强-5(中国军网图片)

春蚕到死丝方尽

陆孝彭崇尚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这一名句,愈老弥坚。他当年主持设计的强击机已成为装备我国空军的主要机种,某些国家也从我国购买这种飞机。陆孝彭对这一机种不断改进,派生出好几种新型号的战斗机。1979年后进行批量生产并陆续交付部队使用的强5飞机,在原型的基础上不断改进,陆续推出了强5Ⅰ型、强5ⅠA型和强5Ⅲ型。总的来说,在60年代强5既便和苏联、美国当时最先进的超声速攻击机相比也不逊色多少。

陆孝彭在从事飞机设计研制的同时,还积极开展理论研究并取得了成效。1964年,在中国航空学会成立大会上,他发表了“涵道风扇式陆空两用直升机设计”的论文,分析了一种独特的飞行器的飞行原理。1974年编写了《飞机总体设计(讲义)》,为南昌洪都工学院培养总体、气动设计技术人员提供了教材,对飞机总体、气动设计人员的工作起了指导作用。1980年,陆孝彭主持了一项大型部级科研课题——变后掠技术的预研任务。经过8年多的努力,这一预研课题在设计技术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这一成果,成功地解决了气动布局(转轴位置、翼型、动态响应等)、机翼结构优化(转轴接头、三维应力计算、多约束优化技术等)、驱动机构及飞行控制系统等一系列难题,为我国变后掠新机的研制奠定了基础,填补了国内空白。这一课题获得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

陆孝彭在新世纪来临前夕因操劳过度去世,去世几天前仍在研究新机型具体改进计划。逝世后,身无长物,除留下一大堆科技书籍、科研论文和《陆孝彭诗抄》外,还有洋洋40万字的《第四代轻型歼击机研究报告》。在他带领下形成的强5精神:“自强自立,求实创新;百折不挠,团结奋进;献身航空,勇攀高峰”成为航空工业的宝贵精神财富。(AOPA云:何文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