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希特勒拒绝了丘吉尔,他也错过了洞察人生中最大对手的机会

丘吉尔差不多比希特勒大15岁;而且他比希特勒还多活了近二十年。丘吉尔属于另一个世界,又是一代人。当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去世时,他才26岁。丘吉尔是尘世间的人,一个公众人物,当希特勒还是一个弃儿、一个整天闷闷不乐的少年,混迹于构成中欧中下层阶级的数百万扭曲的生命中、一文不名之时,丘吉尔已经在自己的政治生涯中崭露头角,在仕途之上平步青云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经有一刻,身为英国官员的丘吉尔与当时还是德军下士的希特勒,在相对的两条战壕中,相距不过数英里。他们生命的轨迹在不同的环境中,朝着不同的方向延伸着。一战结束后,希特勒步入政途。他知道丘吉尔的大名远比丘吉尔知道他的名字要早。他知道自己很不喜欢丘吉尔,尽管他对英国人心存敬意。希特勒讨厌法国人;而丘吉尔(一个真正的爱德华时代的人)却对法国人有好感。丘吉尔是有几分贵族气派的英国人,在希特勒看来,丘吉尔是不愿意看到德国强大的,他对所谓德国的命运这一概念理解不够。事实恰恰相反,丘吉尔对德国人关于“德国命运”的想法了解得不要太清楚。

丘吉尔也是个浪漫的人。他对白手起家、但却一腔热血地想要为受压迫的国家重振声威的人心怀敬意。丘吉尔听说过希特勒这个在德国民族主义大背景下声名鹊起的古怪家伙。在1932年的夏天,两人的生命轨迹有了一次交集。当时,丘吉尔和几位朋友开着摩托车穿过德国南部,驶入慕尼黑。在一场晚会上,丘吉尔碰到了当时担任希特勒社交秘书的“普奇”汉夫施丹格尔(Hanfstaengl)——一个身材高大、教养良好的巴伐利亚人。丘吉尔说他想结识希特勒。汉夫施丹格尔马上去找阿道夫——后者当时正处于一种奇怪而阴郁的情绪中,他答复说自己不想见丘吉尔先生。这将成为希特勒的损失,而且还不是短期的损失。希特勒具备一种独一无二的禀赋,这大约是其政治天赋中最主要的资本:他对于自己见过的人——无论其人社会民族背景如何——有一种强大的、本能的洞察力,尤其是对于这个人的弱点希特勒洞若观火,这是一种第六感,就好像狗可以嗅出一个人内心的恐惧一样。没有当面见到丘吉尔,希特勒就无法像分析自己见过的其他人是敌是友一样去掂量丘吉尔。但另一方面丘吉尔却对希特勒非常了解——因为也他有自己的天赋,这是一种基于史实而非感情用事的洞察力。

在1940年那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夏季,这种内在的智慧大大地帮助了丘吉尔。他对希特勒的了解超过了希特勒对自己的了解。当希特勒对丘吉尔一筹莫展,无法下定决心该如何行动时,丘吉尔却总能在关键时刻预测到希特勒的计划。这种超人的智慧是非常重要的,尽管它不是权力的替代品。在整个二战中,希特勒在三场重大战役中击败过丘吉尔,分别是在挪威之役、法国之役和巴尔干之役中。丘吉尔则在不列颠之战中战胜了希特勒。直到1941年6月,三比一这个有利于希特勒的比分还是体现了战争的实际状况。丘吉尔的不列颠,如果没有罗斯福的美利坚和斯大林的苏联,是无法彻底打败希特勒的德意志的。而一旦上述两方力量加入,一旦苏联能挺过德国在1941年的入侵,那么希特勒就毫无胜算了。到了1941年12月,希特勒和丘吉尔之间的决斗已经三比三打成了平手。但这已经不是本来的决斗,不是最初的那场战争了,它已经演变成一场世界大战,其中还有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大国的分量和力量将最终撕碎希特勒。

整个二战中,丘吉尔一直都是希特勒的苦主。丘吉尔和他的英国自始至终都在战斗,坚持了差不多六年时间;而美国和苏联只经历了不到四年。在二战最关键的阶段,是丘吉尔领导下的英国独自抵抗希特勒的强势和残暴。丘吉尔从一开始就成为了对抗希特勒的中流砥柱。结果,直至战争结束,甚至在战后,丘吉尔都声名远播。这可以看作是对于英国日薄西山的一种补偿。丘吉尔当然清楚国力日衰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作为力战希特勒的主角之一的丘吉尔,闻听对手已殁时,并没感到多少慰藉的原因之一(也可能是唯一的原因)。1945年5月1日,有人在下议院问丘吉尔对战局怎么看。丘吉尔答道:“是的,如果在五年前而不是直到此时才有这个结果就更让人满意了。”正如哈罗德·尼科尔森(Harold Nicolson)所言:“一般丘吉尔很擅长开这种玩笑。但当时他觉得很不舒服,或是别的什么——他无精打采,皱着脸——反应不太好。”

本文节选自《美国的崛起》

当希特勒拒绝了丘吉尔,他也错过了洞察人生中最大对手的机会

运营人员: 周卉 MZ019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