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疾风知劲草。在严酷的形势面前,北伐军中的情况变得越发复杂起来。本来就对国共合作心怀不满的官兵,甚嚣尘上;许多信誓旦旦要讨蒋的所谓左派,则缄口不语,有的甚至态度骤变。中共党员接到党内秘密通知,身份公开的党员分期分批陆续撤离部队。

是时,第六师驻扎在湖北宜昌。这里虽不像武汉那样黑云压城,但“分共”的风声也一阵阵吹来。紧要关头,萧劲光遵照李富春的部署几次往返于宜昌和武汉之间,向党组织请示汇报工作。由于此前对军队中的共产党员作了种种限制,不准当军事指挥员,不准在部队内部发展党员,公开的共产党员均无权调动、指挥部队,形势已不可逆转。萧劲光在对部队中的党员和部分进步青年的撤离做了部署后,决定按照党组织的通知赶赴汉口。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萧劲光才想起从昨天起他已囊空如洗,身无分文了。他直接找到了军需科科长。

军需科科长老李是一位出身贫苦的旧军人。多年的军旅生涯使他认识了社会,看尽了丑恶。实行国共合作后,共产党人的一言一行都让他眼亮心服。不久前,经萧劲光介绍,他秘密加入了共产党。萧劲光说明了情况,老李面有难色地说:“这两个月,部队的薪饷没有如数拨来。不过师里账上还有钱,可先从这里动一百元。”

“不,公款不要动了。”萧劲光沉吟了一下,“我那里还有两支旧马枪,你想办法把它卖掉。”

老李抬头看了看萧劲光,默默地出去了。他了解萧劲光,没有必要再多说。一个堂堂国民革命军的师级长官、中将,连几元车船票钱都没有,这就是共产党人!老李找人把枪卖了,把自己积攒的准备捎给母亲的几元也加上,一并交给萧劲光。

萧劲光接过钱又递还给他几元:“现在情况很复杂,你也要早做准备!”或许已想到要与萧劲光就此分别了,老李不接钱,双手却紧紧握住萧劲光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热泪夺眶而出。

部署停当,萧劲光来到戴岳的住处:“戴师长,汉口方面有些事,军里李主任让我去一下。可能时间长一些,政治部的工作还请您费心关照。”

萧劲光中将是蒋经国的同学 大革命失败后竟逃跑

这些天来,戴岳听着阵阵风声,这样那样的传言,也心神不定。他向来唯鲁涤平马首是瞻,而鲁涤平则按谭延闿的指令行事。原本他们期望跟着武汉政府反蒋的,而现在蒋汪、宁汉合流了,何去何从?他在思考,同时也在等待谭延闿的指示。现在萧劲光要去汉口,他自然明白意味着什么,遂望着萧劲光淡淡地说:“你放心去吧!”既没有挽留,也不表示欢送。稍停,戴岳又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多保重,后会有期。”

萧劲光与戴岳短期的合作共事,就这样结束了。此后不久,他们各为其主,背负着各自的理想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告别戴岳,萧劲光与第六师政治部的青年共产党员刘隽等一行数人,在宜昌码头登上了去汉口的客船。

天气闷热,船舱里更闷热。萧劲光心里有事,更觉得压抑、沉闷。他踏上甲板,望着滔滔江水,思绪万千。大好的革命形势为什么会半途而废?共产党人为什么有这般结局?下一步怎么办?思前想后,萧劲光感到有点冤枉:在国民革命军里工作了将近两年,应该说是卓有成效的。第六师、第二军有相当一部分力量是受党的直接领导和影响的,一声令下,都是能拉得动的。党组织为什么不明确态度、不下决心呢?

不知什么时候,刘隽站在了萧劲光旁边。刘隽1926年由李大钊介绍加入共产党,国民革命军起兵北伐时入伍到第六师政治部工作。“党代表,既然部队不能待,我回湖南老家了。”刘隽望着萧劲光,有些灰心地说,“我回去发动群众,搞农民运动。”

听了刘隽的话,萧劲光转过头,像是劝阻又像是自语地说:“在革命的紧要关头,一个党员更要坚决听从党的指挥。不管是谁,一个人本事再大,离开党将一事无成。”萧劲光的话,刘隽似乎没有听懂,到汉口后,他握别了萧劲光,登上南下的列车回湖南去了。

在汉口李富春家里,萧劲光见到了先他离开国民革命军的方维夏、李六如等同志。时过不久,这一批年轻的共产党员按照党的指示分赴战斗岗位:李富春、方维夏、李六如等,前往南昌,准备参加武装暴动;萧劲光在李富春的推荐下,取道上海,再次赴苏学习军事。在这一时期,蒋经国成了他的同班同学。

时涛如流,历史的巨轮挟着雷电、风雨和战争的烽烟破浪向前。转眼之间,大革命的浪潮过去了,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了,双手沾满劳动人民鲜血的蒋介石集团被赶下历史舞台,新中国即将诞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