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早晨,一天一个早晨,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早晨。我来到这世上50多年了,屈指算来所渡过的早晨已有2万余个了。但如果要我说出这么多的早晨是怎样渡过的,都干了些什么,叫我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可有那么一天的早晨却始终铭记我心。令我永生难忘,那就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第二天的早晨——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八日的早晨。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天早晨,前线战斗正酣,炮声隆隆,枪声阵阵。拂晓时分,我班奉命来到前线某部救护所运送一些烈士回方后安葬。救护所设立在山脚下一棵如伞的大榕树下,绿色塑料薄膜搭起的临时救护棚内,一派繁忙而紧张气氛,十多个身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正在往来穿梭着:给伤员重新包扎伤口、打针输液,然后抬上救护车转送后方医院治疗;给已牺牲的战士剪掉血衣,擦净身上的血迹和战尘,换上新军装,用白布包裹起来……救护棚前的简易公路上,一辆辆高昂炮口、排气管喷着血红火舌的坦克,犹如一头头发威的雄狮,怒吼着向前猛扑而去;一辆辆披着绿色伪装网,满载着弹药、人员,牵引着火炮的军车,犹如一匹匹愤怒扬鬃的烈马,向激战着的前方飞奔;公路两旁林立的重炮,炮口正在“轰轰”地喷发着复仇的火焰,闪光的弹道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映红了天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装上一车烈士的英躯后,随车送转后方。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半个来小时后,在一块坐南朝北的山坡前停下。这是个荒芜的山坡,坡上杂草丛生,并不茂密的小松林下,已安葬着几十位昨天牺牲的烈士,一块块写着烈士英名的临时木板墓碑寂然挺立在那里。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默默地从车上抬下烈士的英躯,在原来的烈士墓旁挖起一个个长方形土坑,然后把烈士一个个地放下去。望着眼前烈士的英躯,我们锹起泥土怎么也不忍盖下去,我的手在颤抖,我的心在颤抖、在流血……啊!泥土怎么能盖住烈士们的眼睛!他们多么想再看一眼祖国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们多想再看一眼家里那望穿秋水的亲人!他们多么想……可是……泪水渐渐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慢慢地抬起头来,此时,前方闷雷似轰响的炮声已经停止了,东方的天间已泛起了鱼肚白,座座青山静静地卧躺在乳白色的雾海之中,似乎还在睡梦中,而徐徐而来的晨风送来了阵阵南国早春早晨特有的润湿的泥土气味和花的芬芳。比起刚才激战着的前方,这后方的早晨是多么的宁静、和平而又美好啊。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参加晨练的人们正在公园、柳堤湖畔做着各种健身运动,贪婪地呼吸着这早春早晨的清新空气;勤劳的农民已在田间地头给庄稼上肥浇水了;而学生们正在背着书包,迈着轻快的步伐高高兴兴地去上学……可是,“和平要用鲜血来换取,安宁要用战斗来保卫”。为了捍卫祖国母亲的尊严,为了祖国边疆的安宁,为了我们千家万户有这样宁静、和平而又美好的早晨!我们的战友——烈士却默默地献出了他们刚刚步入人生早晨的年青生命,将永远长眠在这南疆的山峦上了……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那天早晨过去三十七年了,我也早已脱下戎装,从部队来到了地方的审计机关工作。但是当我每天早晨醒来时,总会记起那天早晨,记起那些为我们今天和平安宁环境而献身的战友,这时,我在心里总是默默地对自己说,你是幸存者,你是幸运儿,可不能浑浑噩噩地了此一生呵。应有所作为,应有所贡献,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些已永远长眠在南疆山峦上的战友!

(此贴原发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37周年回复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