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ize=10.5] 纵然你巧言善辩,也骗不了千人耳目;无论谁矫揉掩饰,也瞒不了百年历史。
[size=10.5]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日本领导人不愿意就二战明确道歉,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敢。他一旦道歉,就会失去一大批人的支持,也就是右翼势力。而他之所以上台,本来也是靠的右翼势力的支持,右翼势力是不承认二战的侵略性质的,所以他不能道歉。那么右翼势力是如何形成的?为何反对认罪?说到底,就是一种排他性民族主义者,他们对当前的局面有极大不满,甚至怀念军国主义时的辉煌,想重塑大和民族曾经的优越感。那么他们就不可以因为二战时的野蛮杀戮而将民族置于道德洼地,所以他们不承认有反人类的行为,他们必须靠颂扬二战时日本军人的好斗和牺牲精神来呼吁更多人加入这个狂热的右翼势力群。可以说,日本领导人利用了右翼势力的狂热性和煽动性,从而获得民众支持,但也被右翼势力所绑架,不敢违抗右翼势力的观念。
[size=10.5] 这里我用排他性民族主义者形容右翼势力,没带多少贬义,但若继续狂热和蔓延下去,并受到一定的仇恨刺激,就可能转变成极端民族主义,那时将真正成为亚洲或者世界的祸患。
[size=10.5] 由此引出本文的主题,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本身不是祸患,反而是一个国家要凝聚人心顽强生存而必不可少的。若不是几千年来传承的炎黄子孙华夏民族的意识,只怕汉族早已不存在了。一定程度上看,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越强,它能迸发出的力量也就越大,当然,一旦发展成极端民族主义,也会害人害己。何谓极端民族主义?一句话,就是为了自己不给其他民族活路。
[size=10.5] 二战成就了美国,使其一举成为世界最强国并保持至今。但美国不是我最感兴趣的,只是需要先谈一下它。美国的成功有很多方面的原因,综合国力当然是基础,但其中最关键的是它的地理优势,使它在战争早期可以置身事外,坐收渔利,不用担心被战火波及,直至珍珠港事件才投入战争,最后凭其后方强大的工业和经济实力支撑,收拾了烂摊子,并获取最大的利益。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还是要假设一下,如果美国是位于欧洲,它也许会被德国的闪电战直接灭国,根本没有强大起来的机会。甚至,若它与日本邻近,并一对一单挑,日本也能灭掉它。
[size=10.5] 工业、科技、经济实力并不直接等同于军事实力,就如一个块头大的人不一定是打架高手,开始时打不赢小个子专业打手。但块头大终究是资本,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磨练,就能发挥出块头大的优势而转败为胜。对于那时的美国而言,只要它三年内不亡国,它就能凝聚人心,并将工业实力转变为军事实力而强大起来并打败对手。但二战早期,论单挑,德国可以在一到两年内灭亡它。日本若可以投入全部兵力,且不受太平洋阻隔,可以在三年内灭亡它。它根本没有机会。
[size=10.5] 这样说肯定很多人不同意,会反问:以中国那时的落后贫弱,日本都没能三年内灭亡中国,为什么能在三年内灭亡国土面积差不多但却发达的多的美国?这里就涉及到本文的核心问题,也是美国最欠缺的东西,就是民族观念。这是美国最大的弱点,现在也依然是。别看它现在极端强盛,文化科技非常先进,甚至国民素质也很高,但它本土一旦遇到致命性的打击,它也非常容易崩溃,若不幸亡国,它是没有多少复国希望的。没有民族观念,没有民族认同感,也就没有民族凝聚力。当国家政权还在,能够为国民提供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国家荣誉感时,国民会愿意保卫这个国家,甚至不惜牺牲。但一旦政权崩塌,国家不复存在,人心也就散了。生活艰难时,国民如何移进来的,还将如何移出去。
[size=10.5] 有人会问:既然如此,美国为什么能建国?因为那时不一样。建国前的北美是英国的殖民地,饱受压迫,压迫之下容易团结。而且那时的北美居民组成并不复杂,反而是有民族观念的。建国后,为解决人口稀少问题,而大量吸引移民和购买奴隶,人是多了,但成分却复杂了,民族意识不复存在。美国现在的强盛稳定靠的是文化科技支撑起了它的经济和军事,它必须用强盛维持强盛,一旦衰败,将快速的分崩离析。
[size=10.5] 反观中国,汉民族数次濒临绝境,甚至亡国,但最终还是逆转回来,重新建国并统一。即使在军阀割据时期,军阀间相互争斗,但仍然认可自己的中国人身份,这也是蒋介石能够统一全国的重要条件。也正是日本可以轻易击败国民党军队,却很难灭亡中国的原因。民族认同感使得国家即使七零八落,但仍然具有顽强生命力,即使亡国,最终国人还是能重新聚合起来,赶走或收服外来者,重新建立属于本民族的国家。曾有国学大师说过:当初倘若日本成功占领中国,最终的结局将是成为中国的第[face=Calibri]57个民族。他是从文化的角度做出这一假设,认为是中国的文化具有很强的融合性,外来民族最终会被汉化而成为国家一族。这个说法当然是没错的,历史也无数次印证了这一点。但堂堂一个大国,若那么容易被灭国,而没有多少反抗力,只能说明我们的文化已经腐朽,我们的民族主义也在弱化。[/face]
[size=10.5] 二战中我最感兴趣最想研究的还是德国。它是二战早期最强大的,甚至可以说,在大部分二战进程中,它一直是最强大的。二战早期,英法等国对德国的军事扩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历史称其为绥靖政策,认为正是英法等国的纵容忽视导致德国扩大了战争范围,加快了侵略步伐,使二战蔓延至全世界。其实在我看来,不是英法想纵容,而是它们根本不敢挡,也挡不住。它们只能寄望于德国先去灭亡其他国家,自己好有机会布置好防线,如马奇诺防线。然而战争中的侥幸心理从来只能带来灾难。法国投降,英国凭借海峡勉力支撑,但也遭受重创。至于其他欧洲小国的灭亡也就不在话下了。
[size=10.5] 我曾想,若德国停下扩张步伐,不进入非洲,不去进攻苏联,管住日本,不去招惹美国,避免战线拉的太长,避免战争资源的过度消耗,保留军力全力经营欧洲[face=Calibri]50年,结果会怎么样?历史会不会改写?当然历史是无法假设的,但我想,即使德国最终无法收服欧洲,甚至被迫退出所有占领国家,但它仍然能保持它的强大,没有哪个国家能击败它,包括苏联,欧洲联军都不能。那么也许现在的第一强国将还是德国,没美国什么事。[/face]
[size=10.5] 这样说也许会显得奇怪,我把德国说的那么强大,却不对其长久占领欧洲抱多大的希望,这是因为战胜与占领是两个概念。战胜一个国家不难,要占领一个国家,必须要耗费数倍以上的兵力。以现在美国那么强大的军事,轻易推翻伊拉克和阿富汗原政权,但最终也只能无奈撤出。
[size=10.5] 假设无法改变事实,最终德国多线作战,后继无力,而日本没有和德国夹击苏联,而是愚蠢的进攻美国,把自己陷进了太平洋战争,并且成功把美国磨练成了军事强国。最后,轴心国吞不下整个世界,自己元气大伤,招来举世反击,灭亡在所难免。
[size=10.5] 但德国的一度强大非常值得研究。那时,德国的先进是全方面的,无论是哲学思想、科技发明、工业建设、军事理论都极度发达。现在的人都听说过爱因斯坦,但你可知道,在二战结束前,哈恩和海森堡这两个德国科学家是和爱因斯坦齐名的,他们研究的是原子弹。德国若晚十年发动战争,或多坚持十年,先制造出原子弹的也许就是它。那时,战争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size=10.5] 但这仍然不能解释战争中德国军队那种摧枯拉朽般的强大战斗力。那时,英法两国的工业和科技水平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法国对德国一直非常戒备,马奇诺防线正是自一战结束后就开始修建了。但一交手,法国竟然毫无反抗之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size=10.5] 我的观点是,德意志民族本来就是个很团结、很有凝聚力、极重荣誉的民族,一战失败之后,德国人普遍认为国家吃了大亏,民族蒙受了极大耻辱。在此基础上,希特勒利用仇恨、屈辱、尊严等挑起了德意志民族的复仇心理,将德国带入了极端民族主义的狂热中。就像在高山之巅积蓄了数十年的洪水,被希特勒烧的沸腾,然后决堤而下。这样的战斗力已不能用工业科技水平等常理来计算了。都说,弱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你能想象一百万设备精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理念先进,关键是个个都不要命的军人猛扑而来的场面吗?
[size=10.5] 那么,对希特勒如何看?正史说他是个极会欺骗煽动人心的野心家。野史说他出生后没多久就要把地球仪抱入怀里,以证明他统治世界的野心。真是可笑,人心真是那么容易欺骗煽动的吗?如我文章开头所说,要骗一两个人很容易,但要想欺骗千人万人就不容易了,想欺骗几百万人就更不可能了,无论你有多高的演技。希特勒为什么能把德国带入极端狂热的民族主义,让绝大部分德国人愿意为他疯狂为他拼命?其实是因为他没有骗人,他所有的演讲都是真心的,是发自肺腑的,他所说的仇恨、屈辱正是他心底真实的情绪,他所说的尊严也正是他极力追求的东西,他正是那个最极端最狂热的德意志民族主义者,因此,他才能燃起那道惨烈的大火。
[size=10.5] 只有真才能感染人,无论是谁。
[size=10.5] 但是,极端民族主义带来的终究是灾祸,他们不在意其他民族的生存权,可以肆意杀戮,而忽略否认人性中的美好,最终坠入邪恶,邪恶终究是不得人心的。正义必然战胜邪恶这句话当然不是绝对正确,但相对来说,正义的确能带来更强的战斗力,说的通俗点,就是正义更能让人拼命。
[size=10.5] 如何培养、激发民族主义力量,对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但要防止极端化。任何民族都有生存的权利,特别是对于一个多民族国家,如何通过相互尊重、文化融合来达到一个统一的民族意识,关系到国家的安稳和强盛。现在网络上只要是涉及日本的留言,很多都是动不动就要灭人家民族的,何必呢?毛泽东之所以曾经被日本领导人视为圣人,并被部分日本人崇拜,是因为毛泽东也会为日本普通百姓着想。无论是对哪个民族,我们都应该尊重。历史上强大的朝代基本上都是接受民族融合的。比如,和匈奴打的你死我活的汉武帝时代,也会大方接受匈奴士兵,卫青的大将赵信就是匈奴人。唐太宗带有部分胡人血统是公认的。至于冉闵的[face=Calibri]“杀胡令就非常不可取了,只要文化繁荣,人人知礼,胡人会甘心汉化,比如鲜卑迁都。当然,若文化腐朽了,道德崩塌了,文明人也会野蛮化,甚至禽兽化,那时就没什么民族主义可谈了。[/face]
[size=10.5] 额,现在好像喜欢当炎黄子孙并以此为荣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我们迫切需要反省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