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逃出法莱斯地狱

按照布莱德利将军的小包围圈计划,美军在阿尔让唐附近地区活动,目标是在英美两军预定的中间点汇合,为此而等待英加军在“总计”和“温驯”行动中取得预期的进展,以致迈尔上校手下的德军暂时不必担忧美军插到他们的背后,在法莱斯专心对付第21集团军群。丢掉法莱斯后,党卫军第12装甲师已经没有固定防线可守了,“温驯”行动是他们进行的最后一次有组织抵抗,之后全速向东南方向撤退,盟军面对的是分散零落的德军部队。

“总计”、“温驯”战役连续爆发,迫使B集团军群考虑整体撤出诺曼底。其实在8月16日,德军总撤退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法莱斯势必陷落,而南边一线的阿尔让唐同样如此,随时不保,艾伯巴赫将军手下的部队根本无能为力。在此两线之外,美军第三集团军向塞纳河的推进,基本上无人可挡,这一威胁比诺曼底狭小地区的战况,更让最高统帅部警怵。在南边的阿尔让唐尚未彻底崩溃之前,“口袋”里面的德军就还有逃亡的一线希望,在美军行进的同一时间内,退向塞纳河一线。

克鲁格和艾伯巴赫曾经用缩短防线和抵消美军北上威胁的借口,把莫尔坦前线的装甲部队分批撤往阿尔让唐,以备紧急时撤出诺曼底之需。那些前往南部美军地带的零散德军装甲部队,不会再返回西部,反而更加靠近预定的撤退路线。克鲁格勉强服从最高统帅部的命令,发动了莫尔坦反击,心里十分不情愿。到了8月15日,形势已经再容不得拖延,克鲁格鼓起所有勇气,开始执行总撤退计划。他命令那些非必要的后方部队人员先行开动,跨过迪沃河,前往塞纳河边。对他这位西线总司令来说,这在他的权限范围之内,也是为了避免全军行动时造成的交通阻塞。

下一步是撤出前线的作战部队,这就必须得到希特勒和最高统帅部的批准,是躲不开的。克鲁格征得豪瑟、艾伯巴赫和迪特里希将军的同意,尽早启动撤退计划。艾伯巴赫的指挥部正在南北口袋中部的内西,接近特兰,容易撤往塞纳河,但他手下的装甲部队大部还在此线以西,尚未脱离险境。此时柏林又来电,要求他再次进攻莫尔坦,他只得详细列举各个“师”的真实实力,希望柏林认清现实,不要再错误地以为诺曼底德军实力充足。

柏林对诺曼底军情迷误的主要原因,就是对那些“师”的误判。西线战役与前不同的是,参战德军部队遭受损失后,得不到足够的补充兵员,以致实力降到了团和营的规模,却依然保持着他们的“师”的编制番号,也没有可能被调离前线,到后方休整。在地图上看起来,德军防线上仍然是大军云集,但实际上由几个“师”参加的行动,作战部队只有一两个团而已。在莫尔坦的“列日”行动中,名义上有四个装甲师参加,但他们拥有的坦克数量,要少于美军的一个坦克师。第116装甲师的一个侦察营,到了8月17日,实际上只有80个人,而四个步兵师被艾伯巴赫将军下令合并为一个战斗群,结果一共只有1200人,另外一个战斗群也汇集了四个师的部队,共有1300人。在柏林看来,那里仍然部署着八个师的兵力,但在现实中,一共只有2500人,不足一个团。八个师长将军分头在各自的指挥部办公,能够实际指挥的,只有一个团,名副其实的八个和尚一座小庙。

克鲁格埋头准备撤退行动,却又不敢直接对抗希特勒,能拖就拖。他于8月15日外出巡视,被困在路上,又遭受盟军空袭,整个车队都动弹不得,而随行的通讯车上的天线,格外招引盟军战斗机的青睐,最后被炸毁,使克鲁格同他的各个部队都失去了联系。盟军飞机离开时,天色已黑,克鲁格错过了同艾伯巴赫和豪瑟将军的会面时间,两位将军等了他很久,最后不得已失望地返回各自的指挥部。由于盟军飞机持续的巡查和袭击,德军指挥官们要想组织一次正式的会面,都很不容易,大量时间浪费在频繁躲避敌机的路上。

克鲁格和他的车队在诺曼底平原上迷路了,他的儿子克鲁格中校也在车队里,都在急于找到附近德军所在地,可以使用电报或电话联络。夜间没有敌机的威胁,却让他们认不清道路方向,四处摸索游荡。他们出外已有10小时之久,一天的时间内一无所得,失去联络,使他这个陆军元帅象个散兵一样地无目的转悠,根本谈不上指挥部队或者执行撤退。北方的英军加军正在攻打法莱斯,很难说他们的侦察部队不会穿透到这里,或者克鲁格的车队无意中闯到了英军一边的荒野上。

经过似乎无穷无尽的煎熬,克鲁格总算于深夜时分摸到了艾伯巴赫将军在内西的指挥部,安全无恙。极度疲劳的他再次召集这些将军开会,得到他们对自己计划的支持,然后再赶往迪特里希将军在贝尔奈的指挥部,那里更为安全,通讯设施齐全,便于他同柏林联系,推出他拟定的撤退计划。

克鲁格的失踪惊动了诺曼底德军,害怕连续失去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德军派出的搜索队没有找到他,同时最高统帅部也紧急传令,要找到失踪的克鲁格。克鲁格离开自己的岗位十几个小时,不知所踪,令希特勒起了疑心,这位一直同地下组织有关系的元帅,是不是丢下诺曼底德军,逃到盟军那边去了,之后可能就是两军在当地宣布停火。虽然克鲁格深夜时分恢复了联络,也无济于事了。最高统帅部于傍晚时分发表命令,让豪瑟将军临时代理B集团军群,希特勒继续考虑换帅的问题。

代替克鲁格的人,必须是位元帅,最低限度也必须是位资深上将,才能出任西线总司令,但德军当时面对着几条重要战线,内部很少有这样级别的将领能被抽得出来,到西线任职。最后的两位人选是莫德尔和凯萨琳元帅,各自承担着大战区的重任。莫德尔在东线负责广大的俄国战线,而凯萨琳在意大利死守,对抗英军美军,使盟军无法从诺曼底背后取得突破,直插奥地利。比较而言,意大利战线至关重要,距离德国中心更近,而苏军在俄国和东欧方面的进展,要跨越更长的距离,德军有逐步后退的可能。

最后希特勒指定莫德尔到西线任职,派出一架飞机把莫德尔从东线运回德国,再到巴黎和诺曼底。莫德尔本人无法从这次调动中得益,是个苦差,他已经位列元帅,不可能再获提升,在东线同时指挥着中央集团军群和北乌克兰集团军群,手下一百多万德军,要比B集团军群的几十万人,职权更为重要。唯一可能获得的荣誉,就是从希特勒那里获授钻石勋章。虽然东线德军损失惨重,在他的指挥战术下,战局初步稳定下来,同诺曼底战线即将崩溃相比,似乎战况要好不少。莫德尔以防守著称,多次被称为“元首的救火员”,这次又被派到西线救火,尤其是换掉希特勒不满意的克鲁格。他走了之后,第三装甲集团军的莱因哈特将军,继任莫德尔在中央集团军群的位子。

在莫德尔到来之前,克鲁格收回了豪瑟将军的临时西线总司令的身份,写下自己的最后一份正式报告,直到16日凌晨两点。他强调了军事形势的恶化,盟军正在设置包围德军的口袋,必须尽早退到迪沃河及塞纳河,放弃诺曼底。此时德军将领极少有胆量提出撤退,除了莫德尔,希特勒认为如果莫德尔建议撤退,那就是要撤退的时候了,而由受到怀疑的克鲁格提出来,就很难通过了。

克鲁格作了最后一次尝试,于凌晨时分把他的报告递交给最高统帅部,之后由斯派德等参谋人员制定详细的行军程序,发布具体命令,分为两部分,第七集团军余部加快向东移动的速度,全部跨过奥恩河,然后和第五装甲集团军其它部队跨过尚未受到盟军威胁的迪沃河,高炮部队在桥梁和渡口处执行防空任务,由各处的装甲力量保护大军通道。所有这些部队行动,至少需要两晚的时间,才有可能把残余部队大部转移到塞纳河流域。

克鲁格一直在等待最高统帅部的回复,到了中午时分,忍不住先联系了总参谋长约德尔将军,告诉他自己作出的决定和现实军情,同后者在电话上吵了起来。当日法莱斯陷落,使约德尔将军也意识到诺曼底战局无法挽回,至少两个集团军会被困在那里出不来了。因此他在电话上口头同意了克鲁格的撤退计划,并承诺之后就会发下正式命令。再等了一段时间后,克鲁格接到一条简短命令,让他等待元首命令,不要再次进入诺曼底口袋。这是因为克鲁格已经被解职,莫德尔正在赶来法国,希特勒不想再看到一个被俘或被击毙的元帅。

无论如何,克鲁格在下午发出了自己签署的正式撤退命令,所有将领都有权从17日起,带领部队东撤,离开诺曼底,目标地在法莱斯正东的维穆蒂耶尔,B集团军群特意设立了一个军部,负责撤退部队的纪律和渡口进程。

克鲁格最后收到了“元首命令”,其中基本上批准了克鲁格的计划,把部队撤到迪沃河东的加塞/维穆蒂耶尔一带。这就给克鲁格卸去沉重的心理负担,希特勒同意撤退是诺曼底登陆以来所罕见的,实际上取消了诺曼底防线,把希望寄托在之后的塞纳河防线上。克鲁格接着收到的坏消息,就是西线总司令和B集团军群司令都换人了。莫德尔于次日来到法国,向克鲁格宣读元首军令,接过克鲁格的军权。

莫德尔接任后,克鲁格无事可做,接到命令要回柏林向最高统帅部报到。克鲁格对此十分悲观,向部下告别,心情沉重地向巴黎进发。克鲁格非常担心回去后要接受调查审讯,不再受元帅衔和军事长官特权的保护了。他在7月20日政变失败后不受触动,完全是因为前线军情离不开,而被解职之后,就很难说了。其实希特勒和纳粹政权此时还不太清楚克鲁格的真实角色,元帅中只有实际参与政变的维兹勒本遭到审讯,隆美尔也不在名单上。但克鲁格自己明白,他几年以来同地下组织的联系,很容易在审讯中被翻出来。

克鲁格不愿以自己元帅之尊的身份,受盖世太保的严刑审讯,因此决定作一了结,先给希特勒写了最后一封信,表明诺曼底之战无望,德军也无力对抗世界上的两大工业国,并非是他指挥无方,全军撤退将解救那些困在当地的德军。他更表明,自己不会回到德国柏林,将按照自己的意志终结一生。在返回德国的路上,克鲁格于8月19日在梅茨附近停下车来,那里是他身为上尉在一次大战中打过仗的地方,他选择在那里吞下氰化钾片自杀。希特勒之后取消了给他的符合元帅身份的国葬,却不再继续调查与他有关的嫌疑,不引人注目地让他的遗体埋在了他本人家乡的墓地里。

莫德尔本人不是党卫军人,而是国防军将领,因此是以军事需要作为进退的考虑原因,撤退不是失败,而是重新组织抵抗或反击的一步。莫德尔在长期战场经验的基础上,强调找到对方的弱点和作出必要的调整,即便是撤退也罢。他经常据此同希特勒发生争执,从军事角度出发,不同意希特勒的一些奇怪念头,却能让后者听得进去。许多国防军将领不喜欢莫德尔,认为他太固执,太自以为是,不圆滑,又经常忠实执行希特勒的命令,尤其是在坚守防线上。作为一个非贵族、非容克、非参谋本部出身的德国军人,他靠自己的战争经历升到元帅,名实相符。

莫德尔到任后,就开始合并那些打散的部队,并成战斗群,一举清除了10个空壳步兵“师”,借此向最高统帅部陈清战场真实情况。其它那些同样空头的部队编制,莫德尔当时实在没有时间全部整编,只有作罢。莫德尔送走克鲁格后,马上出去视察前线,却同刚进门的贝尔林将军撞在一起。他的教导师残破正在阿尔让唐东边休整,至今没有充分恢复,吸纳散兵游勇之后,仍然只有不到一个团的规模,主力是以前901团为核心的豪瑟战斗群。

莫德尔问贝尔林将军所来何事,贝尔林深知这位元帅的冷血性格,诚实地回答说,他知道克鲁格已经发出命令,撤出诺曼底,想知道他的部队会被调到东部何处休整。莫德尔直爽地答道,你必须坚守阵地,部队就地休整,他们要向东线德军学习,严守军纪,顽强抵抗。没等贝尔林回答,莫德尔就赶着出门,上车离去。

贝尔林将军吃了当头一棒,一时回不过神来。莫德尔将军的为人众所周知,当年率领在俄罗斯的第九集团军时,他就下令部下死守和反击,参谋长布劳洛克上校问他是否带来了大批援军,莫德尔爽声回答,只有我自己!莫德尔之前连对希特勒说话都直截了当,曾经和希特勒力争,是由自己指挥第九集团军的行动,而不是亲临前线、指手画脚的希特勒,让对方碍于他的气势而不再出声。有鉴于此,贝尔林将军悄然返回本部,不再主动提起撤退的问题,静候莫德尔发下的命令。

莫德尔快速摸清前线部队真实情况,作出同克鲁格一样的结论。由于克鲁格已经争取到最高统帅部的批准,下令有序东撤,莫德尔比较幸运,只需要具体执行撤退计划就可以了。巡视前线和面见豪瑟、艾伯巴赫和迪特里希将军之后,莫德尔下令加快东撤速度,不再犹豫和假装维持防线,尽快逃出盟军口袋,回到以巴黎为中心的防线,也不排除继续大步东撤。这比克鲁格的有序后撤到诺曼底以东的谨慎建议,要更为大胆,但非常现实的莫德尔已经顾不到这么多了,保住现存部队和巩固后方为上。这实际上宣布了德军在诺曼底的战役已经终结。鉴于莫德尔的名声和对他的信任,希特勒没有对这个新的大溃退计划表示反对,认为莫德尔不是一个失败主义者,如果莫德尔认为要撤退,就是战况紧急而不得不做的。

精明的莫德尔在提出大撤退的同时,要求希特勒紧急提供重大支持,25个营的补充兵员,300辆作战坦克,大量火炮,成千上万吨的军需物资,以及六个独立装甲旅,立即投入到西线。这些都是诺曼底战线一向急需的一般水平补给,却从来也没有实现的可能,目前希特勒和最高统帅部当然也提供不了。莫德尔打的主意,就是在柏林无法满足这些要求的情况下,诺曼底战役是无论如何也支撑不下去的,只有撤退,而且要快速大步撤退,以免B集团军群被全歼。正如莫德尔所预期的,希特勒明白当时根本无法满足这些要求,又信任莫德尔的基本判断,只有同意这一近乎丢脸的建议。

第七集团军于17日开始东撤,各个部队脱离维尔前线的阵地,按照指定路线和行军次序向东行进,一时没有发生混乱。最为困难的是随队而行的重型车辆和坦克,缺乏燃油,德国空军出动飞机在撤退路线上投下一些油桶,使这些车辆能够继续向东行驶。德军部队主要在夜间行军,盟军战机极少出动,即便是在白天,那些战机根据盟军情报,更多地集中在袭击东部的法莱斯、阿尔让唐、特兰、尚布瓦等地,假设德军大部已经逃出法莱斯口袋。在这些情况下,第七集团军余部于17日顺利跨过奥恩河,接近法莱斯附近的迪沃河地带,第58装甲军总部完成了规范渡河行动的任务,撤到迪沃河以东。

法莱斯于17日落入加拿大军之手,18日结束平息城内的任务,如此一来,集结于两河之间地域的德军部队,面临着被夹击的巨大危险,也被盟军侦察机发现,同时面对猛烈空袭的危险。南边的阿尔让唐还在德军手中,第116装甲师此时的指挥官是穆勒上校,在美军第80和90步兵师于18日从圣莱昂纳德开往尚布瓦的半路上,挡住了美军部队,被迫投入最后的预备队,一个只有80人的侦察队。在他们的身后,后勤部队得以在18日夜晚逃向东方,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的余部也借此脱身,向东逃路。一直作为德军预备队的116师,这时成为掩护其它部队撤退的后卫部队,专责撑住口袋南端。

党卫军第二装甲军尚有一定实力,下辖第二、九、十装甲师和国防军第21装甲师。艾伯巴赫将军指示这个军尽快开到迪沃河以东,再做进一步的部署,暗中也有保住这支装甲力量之意,因为党卫军第一装甲师已经在莫尔坦战役中被打残了,第12装甲师接近于失去战斗力,那些步兵部队更靠不住,所以第二装甲军是唯一的希望,以后还有可能用于塞纳河的防务。

按照艾伯巴赫将军的命令,第二和第九装甲师确实于19日开到了口袋之外,越过卡芒贝尔,接近维穆蒂耶尔的安全区,加拿大军和波兰军还没有冲到那里。他们是诺曼底德军中最为幸运的部队,如果继续行驶,将会顺利开回到塞纳河畔。但是发给他们的命令是到达维穆蒂耶尔,艾伯巴赫将军肯定另有打算,所以这两个师到达那里后就停下来休息。第十装甲师由于之前有命令支援阿尔让唐的德军反击,先行开往那个方向,所以现在滞留在后方逃不出来,处在与116师相近的位置。

南部的美军在犹豫不定一段时间后,开始收紧口袋,给德军施加了最大的压力。蒙哥马利和布莱德利将军原先商定,在南北两端之间留下20英里宽的缺口,让盟军空军和强大炮兵部队,在那里无限制开火,任意摧毁消灭口袋内的德军。蒙哥马利将军估计口袋内还有十万德军,足以成为空中轰炸和炮击的理想目标。所留宽度是参考了近期盟军几次大轰炸中误炸的惨痛教训,宁愿留下足够空间,也不愿再现友军被炸的错误。为此,盟军地面部队接到命令,离开预定轰炸区一定距离,直到轰炸炮击完毕,才可以向前推进。

布莱德利将军提醒过巴顿将军,不要越过两个集团军群间划定的界线,但怀疑后者不会全听他的。果然,巴顿将军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私下组成了一个“临时军”,包括第15军和部分20军,下令拥有三个师的这个“军”向北挺进,决心以自己的部队锁死口袋。巴顿将军任命自己的参谋长加菲将军担任“军长”,后者开始规划17日开始的大规模部队行动,拿下阿尔让唐、特兰和尚布瓦。后两个地方显然是英军加军的作战目标,蒙哥马利将军已经命令两个坦克师向那里开进。

得悉第三集团军在阿尔让唐的进军活动,布莱德利将军急忙作出反应,即时把第三集团军的这个进攻区域,划到第一集团军名下,属于他信任的豪茨将军,此后那些第三集团军的部队,就必须离开口袋地区,转而向法国内陆方向进军,结果第三集团军就同锁死法莱斯口袋和围歼无关了。巴顿将军虽然声名赫赫,他指挥的部队却既没有参与诺曼底登陆,以及“眼镜蛇”攻势,又没有参与法莱斯围歼,因此缺席了诺曼底战场上的各个决定性战役。

布莱德利将军为了加强对南部战线的控制,指派一位将军前往接管第三集团军防地。第五军的格劳将军正在后方待命,军衔、战绩和被布莱德利将军信任的程度,都符合要求,又同巴顿将军没有瓜葛,被紧急召唤而来,接受了这一任命。他本人对这项使命也感到满意,因为他的第五军以前一直在与德军苦战,进展艰难,而此次前往阿尔让唐,显然是个锁死口袋、大杀德军的极好机会,在最为重要的战斗中夺取头号军功。

格劳将军乘坐吉普车前往阿朗松,会见加菲将军。加菲将军正在按照巴顿将军的命令,准备发起进攻,对格劳将军来到此地感到困惑。格劳将军拿出他的任命书,通知对方,巴顿将军的命令已被取消,从此刻开始,由格劳将军发号施令,加菲将军只有回归到巴顿将军辖下。格劳将军随即解散了所谓的“临时军”军部,改为自己的第五军番号,同时取消了原定的北上进攻命令,等待军属炮兵部队的到来。

8月17日,德军开始向英国发射V-2弹道导弹,落在伦敦地区。这是世界上所有导弹的先祖,作为希特勒挽回败局的秘密武器。如果早六个月向英国发射大量V-2导弹,将严重干扰盟军的庞大诺曼底登陆计划,以及削弱盟军空军享有的绝对空中优势,给他们进行地面战役带来更为严重的困难。此时诺曼底战线面临崩溃,盟军在地面上牢牢地扎住了根,德军已经无力再把他们赶下海去,而且那些发射基地不久就会被大步推进的盟军清除。

德军在圣莱昂纳德的小规模进攻,让布莱德利将军意识到,阿尔让唐以西还有大批德军存在,他的那个小包围圈计划还有消灭他们的可能,因此在等待一天之后,批准格劳将军的第五军越过阿尔让唐,北上同英军汇合。8月18日,格劳将军带领手下的三个师,前往夺取阿尔让唐、尚布瓦和特兰。右翼的第90师的任务是拿下尚布瓦,此时赶到的还有15个炮兵营。德军第116装甲师接到了撤离的命令,也就无心同美军死战纠缠,令美军前锋部队感受不到什么抵抗压力。这种敌情反而提醒了美军将领,德军可能逃走了,有可能破坏布莱德利将军的围歼计划。第90师为此加快了进军步伐,袭击德军侧翼,预期很快就会完成既定任务。

在北方战线,蒙哥马利将军也看到封死法莱斯口袋的必要性,从而指令波兰第一和加拿大第四坦克师绕个大圈子,夺取特兰和尚布瓦,在德军外围设立又一个外包围圈。德军右翼的第86军无力再向东延伸,阻止盟军的坦克部队突进南下。

波兰第一坦克师拥有400辆坦克,其中240辆主战坦克,美英式都有,还有500门火炮,共15000人。师长马泽克将军是奥匈人血统,之前在波兰和法国加入过坦克兵战斗,有一定实战经验。这些波兰部队都急于向德军报仇,早些拿回国土,抢在苏军前面。但是他们在“总计”行动中表现不佳,连西蒙斯将军都在考虑是否解散该师,分派到其它部队中。但克罗拉将军不愿走得这么远,打乱部队结构,所以把这个波兰师留在战斗序列中,结果他们在“温驯”行动中有了明显的改善。

在加军第二师拿下法莱斯的17日,波兰师同第四坦克师并排出动,数百辆坦克的行驶,掀起遮天蔽日的烟尘,官兵都只有用围巾包头才熬得过去,并没有影响行军速度。18日,波兰坦克接近特兰,从高地上俯视撤退中的德军,维穆蒂耶尔也在打击范围之内。波兰部队的“萤火虫”坦克和坦克歼击车对蜂拥前来的德军大施杀手,火力凶猛,让在溃逃中茫然无序的德军无力发起有效的攻势。僵持一段时间之后,德军看到无法清除这一障碍,只得向南偏移,寻找其它逃路。波兰部队随后继续南下,冲向尚布瓦,由右侧的加拿大坦克部队拿下特兰,城内同样形同废墟,而一座纪念一次大战的纪念碑仍然耸立,碑顶上的持枪士兵雕像尚存。

溃逃中的德军已经变为小股队伍,四处流动,给正在进军南下的波兰坦克部队带来一些麻烦,落在后边的后勤和支援部队经常遭到多股德军的偷袭和伏击,间接影响前方的坦克作战部队。马泽克将军把部队编为两支特遣纵队,向东南突进,目标是五英里之外的两个高地,库代阿尔和蒙奥尔梅。这样做的目的,是在狭窄的德军外逃路线之外,再设下一道包围网。当时留给德军的逃亡区只有约10英里的宽度,在美军迅速开到尚布瓦的情况下,宽度将急剧缩短,再加上波兰军的外围防线,德军就无路可逃了。

波兰军的主要特遣纵队于次日扑向蒙奥尔梅,共有两个坦克团和一个步兵团。第二坦克团在科斯祖斯基中校的指挥之下,非常不幸地看错了地图,在同当地诺曼底人交谈中听错了地名,把东部的尚波当作东南方的尚布瓦,全速向尚波开去,向马泽克将军报告,他们正在准备拿下尚布瓦。马泽克将军自己也不相信部下这么快就开到尚布瓦,赶在美军之前。波兰中校之后发现了方位的错误,并在那里陷入同零散德军队伍的持续交火,来自那些272师和346师的东翼残存部队,他们的战斗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尽早逃出包围圈,躲开这些波兰部队的阻截。波兰师部不得已又派出一个步兵营去对付层出不穷的偷袭和伏击。

这样一来,第二坦克团的特遣纵队来不及撤回来,再转向南方行进。马泽克将军只有命令第十龙骑兵团和24标枪装甲团混合成军,在格尔泽尔斯基少校指挥下,前往尚布瓦,顺带占领库代阿尔和蒙奥尔梅。尚布瓦之前并非是一个德军认真驻防的城市,作战部队都被调往诺曼底前方前线,此时匆忙撤退的德军也无心守卫该地,急于逃往更为东部的安全地区,尤其是塞纳河畔。由克鲁格命令开始的总撤退,至此变成了雪崩式的溃逃,各个零散队伍各自逃命,缺少有组织地守卫或打开通路的意愿。所以在特兰附近,波兰师遇到了大批向他们投降的德军士兵,他们几乎毫无阻碍地突进到尚布瓦附近。

北上的美军终于同波兰军在尚布瓦联上了手。美军于18日和19日向尚布瓦进军,第116装甲师残部竭尽全力阻挡了90师一段时间,第七集团军和艾伯巴赫装甲集群利用这个机会从圣莱昂纳德和尚步瓦之间溜了出去,到达迪沃河东。第116师随即撤出,基本上完成了他们的掩护任务,剩下的就是自己逃命了。第90师和随行的法军第二坦克师前往尚步瓦的路打开了,于19日接近尚布瓦市区。他们派出359团的一个步兵连先行进城,由沃特斯上尉带领,对北方的枪声仍然十分敏感,行动谨慎。到了下午,沃特斯上尉看到波兰军官从城里跑出来,迎接他们,是格尔泽尔斯基少校手下的部队,已经从北面进城,赶走了残余德军。美军和波兰军在尚布瓦汇合,标志着英美两个集团军群把法莱斯口袋正式关上口了,德军的残余部队只能利用各种偏路小路自行逃命。

在盟军地面部队夹击德军时,他们的空军对奥恩河和迪沃河之间地区的德军进行了反复袭击轰炸,战斗轰炸机在18日出动3057架次,次日是2535架次。在犁地式空中行动中,战机追逐能够发现的任何地面目标,随意轰炸扫射,无需考虑误伤盟军地面部队的问题,因为地面部队按照布莱德利将军的命令,有意保持了同轰炸区的距离,给空军留下足够的俯冲轰炸的空间。空军战机乘员在这几天的行动中重复汇报了他们的战果,令歼敌击毁总数大大超出空军将领们的预期,之后进行的详细评估,尽量删除掉了重复数字,更接近于现实。这些频繁出动的战机,当然做不到零误伤,尤其是在东方活动的波兰部队,他们的前进位置并不能及时汇总到空军指挥部,一个旅部被误认为是德军的而遭到轰炸扫射,一共有两个连的部队被盟军战机消灭了,而走错方向的第二坦克团的补给和燃油,也在18日的空袭误炸中丧失殆尽。

从党卫军第二和第九装甲师在东部的安全位置往回看,留给德军逃跑的口袋口,大概缩减到七英里左右,口袋内还有第七集团军、艾伯巴赫装甲集群和四个军的总部,下有十几个步兵和装甲“师”。当特兰和尚布瓦落入加军、美军和波兰军之手后,这些逃亡德军只能利用任何偏道小路,从依然松弛的盟军连线上缺口溜出去。

莫德尔把带领部队出逃到迪沃河东的任务交给豪瑟将军。尽管第七军总部在特兰之南,随时可以跨过迪沃河逃走,豪瑟将军选择留在口袋内指挥。他意识到之前尽力避免同盟军接触、悄悄出逃的命令,已经不合时宜,因此下令各部凡是遇到阻碍时,立即发起攻击,不惜一切代价逃出去,这些代价就包括部队伤亡和坦克被击毁,根本不可避免,总有一些部队会被消灭,也总有另外一些部队能够逃出去。

德军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靠的通讯手段可用,豪瑟将军发布命令后,就担心手下各部根本就收不到,所以亲自乘车,到各军部传达命令,结果他这个64岁的独眼集团军司令,成了个高级传令兵。他最终只能把命令传递到四个军的三个军部,之后就全靠各军指挥官自行行动,豪瑟将军无能为力了。

下文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