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温州徐雪芬律师

来源公众号:温州徐雪芬律师

作于2016年2月8日

导语:对公安来说,大年三十值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群一名长沙市公安局的民警说:“我参加公安工作头十年,都是在单位过的除夕。”一名无锡市公安局民警说:“除了坚守还是坚守,今天同事把女朋友带到单位一起吃年夜饭。”除夕之夜,群里一名山东青岛平度市的一名民警将儿子陪老爸110值班的照片发了上来。群里的警察、律师齐声说:“好爸爸、好儿子,累并快乐着!"

本文开始之前,在全国人民欢度新春佳节之际,首先祝春节期间值班、执勤的全国一线基层民警新年平安、猴年吉祥!

前几天看到微信朋友圈中一文《请让人民警察王文军回家过年》。我想这篇文章出自一名基层警察之手,该文迅速在朋友圈中转发和分享。文中作者“小号角”第一段写到:“2016年2月1日,曾被认定为杀人放火案犯羁押23年之久的陈满回家过年了。三天后的2016年2月4日,曾被认定为抢劫杀人案犯羁押21年之久的许金龙等四人也回家过年了。在舆论的一片喝彩与感动的情怀中,如果你认为这是司法文明长足的进步,那么我想说,至今深陷囹圄的王文军,就是对这种文明进步最好的否定与羞辱。”

该文的迅速传播和扩散,说明王文军案一次次延期宣判并没有解除基层民警对王文军一案的牵绊、关注。该文,也唤醒了我们对2016年1月22日新发布实施的《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的学习和对王文军继续羁押必要性的思考。

前几天,甘肃武威记者张永生也被取保候审。甘肃省检察院核查工作组认为,根据目前查证的事实,张永生虽然涉嫌敲诈勒索犯罪,但鉴于涉案金额不大、本人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已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对张永生取保候审。这个建议,也许是该规定的活学活用。

这个时候,也让法律人回过头来看看王文军是否有必要继续羁押?如果对王文军变更强制措施即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会不会对社会产生危害性或危险性?

《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第十七条规定: 经羁押必要性审查,发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向办案机关提出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建议:

(一)案件证据发生重大变化,没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行为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为的;

(二)案件事实或者情节发生变化,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拘役、管制、独立适用附加刑、免予刑事处罚或者判决无罪的;

(三)继续羁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羁押期限将超过依法可能判处的刑期的;

(四)案件事实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符合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条件的。

2015年5月18日,王文军案开庭公审。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0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2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3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3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目前,王文军案审理期限已经接近9个月,从法律上讲该案已经跻身属于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有特殊情况的案件。

至于本案有什么特殊情况?特殊在哪里?大家可以回忆下该案发生时当时的舆论和舆情背景。法律能不能在“特殊情况”下当家作主?考验的不仅仅是经办法官和法院的法律功底;更是考验领导法官和法院的管理者法律智慧。该案的罪与非罪之争,直接将他们统统烤在法律的十字架上。其下判之难,可能不是法律人简单法律分析就能依法得出结论的。但是本律师认为,不管本案的特殊性在哪里,在提倡诚信立国的今天,以诚待人,首先必须以法服人。

《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第17条中的4种情形,只要符合其中一种,都可以向办案机关提出变更强制措施。被告人王文军,囊括了以上全部情形。当然,既然是羁押必要性审查,最后还是取决于审查机关最后的决定。此时,王文军或者王文军的近亲属、辩护人可以依照该新规定向办案机关对应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部门申请王文军继续羁押必要性审查。

前段时间,一个警察朋友说:某天接到报警,说有人醉酒在砸别人东西,于是出警,劝说不听,继续砸,正当该警察准备上前制伏的时候,醉汉说山西警察还没判呢?你们敢动我,我就死给你们看。于是醉汉继续砸,警察继续劝,受害者只有继续哭!同样还是山西,发生群体性事件,道路交通堵塞,警察去了全都手插裤包,嘴上不停的喊着“让一下,让一下”。于是,于是交通继续堵,警察继续喊,被堵的司机只有继续按喇叭......

我不知道这名警察说的是否属实,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到底发生在什么地方,有没有特别复杂的原因?但是不管怎样,现实中警察执法遭遇挫折、遭到妨碍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如何让公民配合执法,不是对警察的恩赐,而是法律对每个公民的要求。

对王文军有无继续羁押的必要性进行审查,一方面可以减轻全国基层民警依法处警的顾虑,避免妨碍公务犯罪嫌疑人束缚警察现场执法、打击犯罪的双手,从而减少执法中不必要的牺牲;另一方面王文军案也是该规定“试行”的最好案例。因为该案是发生在眼皮底下的全国有影响力的案件,对该案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完全可以透明、公开。同时,这么做也是对执法机关如何执法、全国公民如何守法,一次生动的普法宣传。

王文军案依法延期这种不确定的审而未决,一方面是审判机关对王文军案上升为全国有影响力案件的无比谨慎;另一方面也是对被告人、被告人家属甚至不少基层民警的精神折磨。而这种不确定性的折磨,既可能侵害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又可能动摇警察执法的信心。如何既对全国有影响力案件做到既谨慎判决又不侵害被告人合法权益?新的《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有了两全的答案。

王文军是否还需要继续羁押?办案同级的检察院可以依法审查,如果确实不需要可以建议办案机关予以变更强制措施。因为无限期地羁押王文军,某种程度可能助长了妨碍公务违法、犯罪嫌疑人的志气。

如果王文军不能回家过年,那么期待过年后可以依法回家。

点击率超过5000,奖励10分。版主:yky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