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日,扬州开庭审理一起发人深省的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是妻子,1991年出生,被害人是丈夫,1988年出生。2009年,两个人都尚未达到合法婚龄的时候,就生活在了一起,他们曾是让人羡慕的伴侣,如今一个人的生命黯然凋零,另一个人身陷囹圄。

勒死丈夫后,她喝下毒药去投案

2015年10月21日,扬州市江都区的小敏和丈夫阿维又爆发了一次非常激烈的争吵。和往日吵完又和好不一样的是,这次吵架后,阿维再也不会和妻子和好了,因为阿维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小敏向警方供述称,案发前,阿维坚持要离婚,小敏不同意,两人的争吵越来越激烈。阿维说,死都要离婚。丈夫的绝情,让小敏有些疯狂了:“那就一起死好了,我们一起死!”小敏刺激阿维喝老鼠药自尽,阿维不同意。他说厨房有刀,小敏说用刀太残忍。小敏眼睛一扫,看到床上有条围巾,就说用围巾。阿维同意了,还说绝不还手。小敏让阿维坐起来,她脱掉鞋子坐在他身后,用围巾在阿维的脖子上先缠绕了一圈,接着又缠绕了一圈,然后一条腿顶着阿维的后背,同时两手抓住围巾两头向后发力勒阿维。勒了一会,阿维开始反抗,并不停挣扎,小敏用围巾不停地勒住阿维,直到他没有动静了。小敏摸了阿维,发现他没有呼吸了。

小敏顿时懵了,接着拿起放了老鼠药的饮料喝了下去,然后去江都公安局投案。

复婚半年,发现丈夫雪藏“小三”

派出所民警将小敏送往医院抢救,小敏保住了性命。

警方了解到,2008年,17岁的小敏和20岁的阿维相识了。不久,两人便陷入了爱河。2009年底,他们办了婚礼,但是当时没有到法定婚龄,不能领取合法的结婚证。到了2012年6月,两个人才领取了结婚证,可是领证仅仅2个月,两人就到民政局登记离婚。2015年3月份,他们又复婚。

2015年8月,小敏发现阿维很不对劲,小敏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最终被她查到,丈夫有了“小三”,她叫娜娜,是个有大学学历的年轻女孩。

娜娜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说,其实一开始她并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2015年8月份,娜娜在网上认识了阿维,聊了一会天,觉得特别合得来,很快就和他谈起了恋爱。热恋一个月左右,娜娜发现自己怀孕了。正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孩子父亲阿维的时候,娜娜发现了真相。

原来,娜娜在阿维手机里发现了他和别的女人的合影,而且表现得非常亲密。娜娜追问阿维,阿维无奈之下只好坦白,自己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

被告当庭坚称夫妻“相约自杀”

4日,小敏被带进了法庭。记者注意到,法庭开审后,她的情绪较为稳定。她在庭审中一直强调认罪、悔罪,但是她否认了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6次连续稳定的供述。小敏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的供述共有8次,其中前6次的供述基本一致,称两人负气,言语刺激阿维,后用围巾勒死阿维。后2次供述发生变化,检察机关承办人讯问她时的供述和后2次供述基本一致。小敏辩称,阿维不肯吃老鼠药,两人都看到床上有一条花围巾,阿维就提出用围巾自杀,阿维本来想把围巾系在窗户上,但是防盗窗生锈了,阿维就放弃了,然后阿维就把围巾打在自己脖子上,将围巾的两端穿过围巾对折的地方,就像系围巾一样,之后阿维让小敏拉围巾,阿维自己将身体往前倾,小敏一直发力往后拽了几分钟,发现阿维的头耷拉下来了,就把手松开了,然后把阿维放好,就像平时睡觉一样。

在当天的庭审中,小敏依旧按照上述辩解进行了当场供述,着重强调,她并非主动勒死了阿维,而是两人相约自杀,并且一再强调她在勒阿维的过程中,阿维始终没有反抗。但是检方通过现场勘察,发现逻辑上存疑,对这些小敏难以自圆其说。

和其他的故意杀人案相比,当天的庭审现场,旁听席上的旁听人员很少。记者了解到,被害人父母和被告人父母都没有参加庭审,被告小敏的闺蜜李女士参加了庭审。

生于1991年的小敏是一个弃婴,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她现在的父母收养了她。后来养父母生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这以后,小敏变得不怎么爱说话,只上到了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

庭审中被告人最后陈述环节,小敏一直在忏悔,她多次提到了对不起很多人,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孩子,但是唯独没有提到对不起已经死去的丈夫。

庭审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小敏的闺蜜李女士。李女士说,双方父母不来,也是情理之中的,尽管小敏的公公向办案机关提出,请求对小敏从轻处理,但是毕竟她是害死他们儿子的人,走进庭审现场,去听案发的情况,是很痛苦的事情。而小敏的养父母没有到场,李女士分析,或许是觉得对这个养女心存愧疚,对她的成长缺乏足够的关心,也是导致这个悲剧的原因之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