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年4月,在新北区某工厂打工的17岁男子章鸣(化名),独自一人在员工宿舍房间休息。工友诸力(化名)借故进入章鸣的房间,将其强行压在床上,进行猥亵。近日,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以涉嫌强制猥亵罪对犯罪嫌疑人诸力批准逮捕。这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常州办理的首例强制猥亵男性案。

不肯呼救,因为“怕丢人”

犯罪嫌疑人诸力年近50岁,多年前离开湖北老家,来常州打工。早已有妻有儿,妻子与他年纪相仿,也在常州上班。20岁的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在湖北老家读书。

2016年3月,诸力应聘来该厂打工,刚到厂里20多天,他盯上了体质羸弱、身材矮小的年轻小伙章鸣。4月中旬的一天午饭后,诸力见章鸣一个人在宿舍,借着谈工作的名义,走进章鸣的房间和他聊天。进屋关上门后,诸力突然冲上去一把将章鸣压倒在床上。强行脱掉了章鸣的长裤和内裤,尽管章鸣试图反抗,挣扎着用脚猛踢对方,但面对虎背熊腰的诸力,反抗显得那么无济于事。在一阵拉扯之后,诸力还是对章鸣进行了一轮猥亵。

被诸力猥亵后,章鸣并没有呼救,默默地不敢吱声。他告诉办案的检察官,不肯出声是因为“觉得丢脸”。他说,他害怕的不是诸力的报复和打击,而是害怕周围人的取笑和评价,怕身边的人知道这事后没脸做人。

猥亵男性也将受到刑法的制裁

新北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韦玉茹说,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我国强制猥亵罪的保护对象仅限于女性和儿童,其中猥亵儿童罪的年龄上限为14周岁。对性侵害已满14周岁的男性,此前刑法对于这个年龄段的男性的性权利并没有救济手段,存在法律盲点,只有造成对方身体轻伤以上或者侵犯到对方的人格尊严或名誉,才可能以故意伤害罪或者侮辱罪定罪处罚。否则,只能处以行政处罚。

2015年11月1日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对强制猥亵罪进行了修改,设立了无性别差别的保护模式,将强制猥亵罪的保护对象,从女性扩大到男性,第一次在立法上承认了男性的性权利,这也意味着现在强制猥亵男性也将受到刑法的制裁。

尽管犯罪嫌疑人诸力辩称,他只是摸了章鸣的生殖器,开个玩笑而已。但这种辩解完全站不住脚。种种证据均指证诸力绝非在开玩笑,而是违背章鸣的意志,强行控制住章鸣,迫使其实施了猥亵行为,无可辩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