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撑开口袋保活命—法莱斯和阿尔让唐

美军第三集团军在突破沿海西线后,连续在大路上驰骋了两周左右的时间,很少遇到德军的有力阻碍,第一集团军在维尔地区,第二集团军在法莱斯地区牵制住了德军,让他们无暇南顾,除了“列日”行动外,冲到南方的美军基本上没有受到部署在成型防线后德军的阻挡。

哈斯里普将军的第15军是巴顿将军第三集团军的先锋,下有三个师,第79、90步兵师,和第五坦克师,之后又接收了法军第二坦克师,师长德克勒克将军,曾在蒙哥马利将军在非洲的第八集团军下服务,眼下被调拨到巴顿将军手下。他既要服从戴高乐将军解放法兰西的历史使命,又要接受自己的直接美军上司的指挥命令,有时两难兼顾。他的部队目前在阿夫朗什地区,奉命跟随哈斯里普将军东进。

第15军在向东挺进的过程中一路顺利,没有打过什么硬仗,轻易拿下重镇勒芒。如果该军继续沿着原定进军路线,发力向东推进,必将一切如故,直奔塞纳河畔,这也是巴顿将军期待的大包围圈计划。在英美军队的连番攻势之下,在“列日”行动的牵制下,德军对这支庞大美军纵队冲到了哪里,目标是哪里,心中无数,也很难作出相应的对抗行动。

布莱德利将军修改了巴顿将军的计划,坚持构成一个较小包围圈的战略。他下令第15军立即作出一个90度的转弯,直接向北,目标是阿尔让唐和法莱斯中间的英军美军分界线。布莱德利将军预期英军会在那时拿下法莱斯,抵达分界线,同北上的美军会师,将诺曼底地区的德军全歼,不让他们逃回法国中部,然后再向巴黎进军。这是他与巴顿将军的不同之处,认为大包围圈太过盲动危险,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不如先基本解决B集团军群。另外,布莱德利将军和艾森豪威尔将军一样,重视美英同盟,不象巴顿将军,把蒙哥马利将军和英军看得一钱不值,尽力要让美军占领各个地区。

作为妥协结果,正在驱车东进的第15军,四个师的庞大纵队,掉头北上,开往阿朗松方向,不由得陷入到地面战斗中。德军在艾伯巴赫将军的指挥下,也在向东南方向移动,以增强阿尔让唐防线。由莫尔坦战线转移出来的残余装甲力量,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赶到,因此他命令弱小的第81军先占据防守位置,挡一阵子,实际上就是牺牲他们,换取时间。勒芒以北到阿郎松的大片地区,基本上无人防守,第81军的部队本身就是在勒芒等地被打残的那些部队,无法再指望他们能拼死抵抗。刚刚抵达这一战线的第九装甲师,长途跋涉而来,马上落入同盟军坦克纵队的对抗中,一部分坦克又被派往法莱斯支援,因此对阻止美军东进或北上,帮助不大。

阿尔让唐地区本来是德军的一个重要后方基地,东西往来的枢纽,许多在前线打残的德军部队,撤下来后都在此地休整,如教导师、352师、第六伞兵团等,散落各处。当美军向这里大举推进时,这些零散部队被迫再次逃亡。唯一能够令美军的前进步伐放慢一些的,就是前往阿尔让唐路上的两个大森林,不利于装甲车辆高速行驶,也便于德军设伏偷袭。

第15军把两个坦克师当作前锋,两个摩托化步兵师放在后边。艾伯巴赫将军被迫南下,先来到阿朗松。美军的炮火已经打到城里,放弃阿朗松这个后方基地,势所必然。在此危急情况下,阿朗松城内的各个德军部门都在忙于撤离,乱成一团,艾伯巴赫将军也阻挡不住。他手下已经很难找到成建制的作战部队,第81军的708师已被打散,远道而来的第九装甲师此时只剩下不足一个团的兵力,计有步兵炮兵各一个营,还有十几辆坦克。教导师没有坦克,基本上是后勤部队,加上吸纳散兵游勇,即使贝尔林将军想战,也毫无可能。

艾伯巴赫将军万般无奈,也就没有阻止各个部队的撤离行动。出城之际,他在路边发现一个完整的队伍,是第九装甲师的一个烘烤连,无所事事。艾伯巴赫将军走上前去,亲自发布命令,让他们赶往更北的塞镇,在那里防守阵地,阻止美军北上。这个连并非作战部队,士兵平时的工作是烘烤面包,现在却要执行一个集团军司令亲自发布的作战命令,让该连连长诚惶诚恐,不知所措,只有执行命令,带队北上。

美军在艾伯巴赫将军离开之后,顺利占领阿朗松,再往塞镇挺进。他们在阿郎松以北的第一个森林,遇到轻微抵抗,用炮火和燃烧弹把零散德军赶了出去,于8月11日穿过森林。美军面对的第二个大森林,面积60多公顷,其中丛林密布,遮人视线,岔道小道很多,非常适合于隐蔽埋伏,也让美军部队容易迷路,一旦车辆堵塞或落入陷阱,就成为敌人枪炮火力的目标。出于多种担忧,第15军选择绕过这个森林,兵分两路,让法国师在穿过森林的同时,从西侧绕过去,美军第五坦克师则全体右转,从东侧绕道而行,经由大路开往阿尔让唐。

美军此举,反而加快了行军速度,也避开了德军在森林中埋伏的一些零散部队,在美军绕路的情况下,他们被迫加速退出,连在塞镇暂时停留的烘烤连,也在飞驰而来的美军A团坦克的包夹下,狼狈逃窜。第15军的两个坦克师迅速拿下塞镇,继续向阿尔让唐方向挺进。

此后美军和法军的坦克纵队搅缠在一起。法军坦克左翼攻到了阿城的西侧,中路穿林而过,东路坦克纵队也离阿城不远了。德克勒克将军信心大涨,从心底里不愿意让美军邀功,对哈斯里普将军把他的坦克部队放在重要目标的西侧,感到不满,因此打算在美军之前,自己拿下阿尔让唐,以法国和法军的名义,夺回一个重要城市,向戴高乐将军报功。

德克勒克将军有意违背军长的命令,于8月12日下令手下坦克部队开上东侧的大路。这原本是哈斯里普将军指定让美军第五坦克师使用的道路,现在大量法军坦克和装甲车辆也插了进来,两支不同部队的车辆挤在一起,造成大塞车。所幸的是,美军的先头部队已经驶过这段路,开往阿尔让唐,没有受到交通堵塞的影响。A团的坦克纵队依照车辆正常行驶的速度前进,阿尔让唐就在目力可及的前方不远处。

到了下午时分,周围没有德军的反坦克火力,也没有阻碍装甲车辆行进的自然障碍,但美军坦克逐渐减速,最后在大路上停了下来。自从早上出发行驶到下午,车辆用尽了燃油,只得在离阿尔让唐约五英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团里军官按照惯例,呼叫后方供油车开上来加油,士兵乘员们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爬下车,伸展一下腿脚。那些专用车辆一般都离坦克纵队不远,加油之后,这些坦克很快就会重新上路,而巴顿将军擅长于从其它地方为自己的部队搞到燃油,所以该团军官并不过于担心。

等了一段时间之后还不见供油车到来,A团才紧急通报第五坦克师师长奥利佛将军,让后者吃了一惊。A团并不知道自己纵队的后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奥利佛将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部下会在离目的地几公里的地方因缺油而止步不前。他命令参谋们立即查明情况,并上报哈斯里普将军。第五师的供油车被堵在法军美军的塞车大道上,动弹不得,接到前方请求后也无法绕过塞镇。两位将军对由法军坦克加塞而造成的堵塞十分愤怒,他们不仅违抗军令,而且延误战机,令美军可能无法在天黑之前拿下阿尔让唐。

为了解决供油车的问题,哈斯里普将军直接下令给德克勒克将军,必须让开大路,把法军坦克开到一边,让美军先过。第五师的部队同时动手把法军坦克推到路旁,让出道路。多番喧嚷之后,美军的供油车总算脱离被堵的路段,开往先头部队A团所在。他们立即开始泵油,加满油箱,坦克随后开动,继续向阿尔让唐的方向驶去。

第五坦克师在从缺油停下到再度启动的过程中,失去了六个小时的时间,未有任何进展,停在城镇边缘苦等。法军坦克纵队偶然冒进行动所带来的延误,被德军及时抓住,由一路溃逃转入要地固守。这是第15军自8月份向东急驶以来的第一次重大延误,不是因为敌人的抵抗反击,而是最简单的供油问题,这也成为数以百万计的美军英军在之后横跨西欧的进军过程中经常遇到的问题。

在美军坦克坐等燃油的几个小时内,阿尔让唐的局势发生了显著变化,德军成编制的作战部队,总算赶到了。第47装甲军的方克将军离开了莫尔坦战线,现在来到阿尔让唐防线,而第116装甲师的部队也奉命脱离莫尔坦,紧赶慢赶之后,他们的一个装甲掷弹兵营于当日进入阿城。艾伯巴赫将军把第九装甲师和708师残部组成守城部队,那些从阿朗松撤出来的零散部队,都被调派到守城阵地上,德军此时已经改变了放弃该城的主意。

艾伯巴赫将军把116师的那个营派到城南的莫尔特雷埃,在美军第五师的坦克刚刚开出他们停留了几个小时的地方时,向美军开火,把那些坦克挡了下来。美军再无长驱直入夺城的机会,而116师也未能完成打回塞镇的任务,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到了天黑而停火。第15军第一次遇到像样的抵抗,只有等待后续部队开上来,而德军也在等待116师的其它部队。

8月13日的战况与前不同,德军在名义上拥有三个装甲师,正在陆续开入的116师,党卫军第一和国防军第二师的部队,同时进入到阿城的西侧,抵抗法军坦克部队。按照克鲁格和艾伯巴赫将军的安排,“列日”行动私下里已经取消,那些装甲力量被转而用于打破美军布下的包围圈,尽一切努力,在法莱斯和阿尔让唐之间,为全军向东撤退保留一条宽阔的通路。因此德军在阿尔让唐抵抗美军的意愿,比之前更为强烈。即便如此,所有这些装甲力量加在一起,约有73辆坦克和突击炮,不及美军一个坦克师三分之一的实力。第116师被迫同第708师残部共同防守,而第九装甲师余部被并入党卫军第一装甲师的防线。

德军装甲部队集中在阿城以西阻击美军,在该城东侧,艾伯巴赫将军只能动用一些零散的部队单位去填补漏洞,如失去克莱斯将军、却仍然没有从战场上彻底消失的第352师,守备队级别的第331师余部,第六伞兵团、第六伞兵师的一个战斗群,教导师残部,等等。

阿尔让唐的攻防战呈现出类似卡昂的反复争夺特点,法军的一个侦察队于8月13日一度进入市中心,以为德军已经撤退,便对外宣告该城已被占领,城中居民也开始现身,在街上聚集,庆祝法军率先到来。随后德军发起反击,116师派去的一些坦克,打退法军的装甲车辆,拿回市中心,双方继续缠斗下去。

美军第15军的快速北上,有打破美英两军界线的趋势,而阿尔让唐市本身,原先被划在英军的占领城市名单上,所以美英两个集团军群必须决定,是否按各自部队的实际进展,重新划线。由于蒙哥马利和布莱德利将军都主张设置小包围圈,最后他们决定两军之间仍然以阿尔让唐为界。出于这个原因,第15军继续在该城附近作战,却没有绕过去,大举向北进军,从北方包围该城。德军因此而获益,多守住阿城几天,在盟军等待英加军突破法莱斯之际,在法莱斯和阿尔让唐之间20多公里的距离上,尽力撑开小包围圈的口袋颈。

阿尔让唐周围的战情缓和下来。根据美军情报机构的报告,布莱德利将军认为德军大部已经逃出了小包围圈,在阿尔让唐的德军只是主力留下的后卫部队,因此第15军的四个师都围在那里,看来是比较浪费了,第五坦克师和第79师似乎应该前往塞纳河方向,构成一个更大的包围圈,和巴顿将军的宏大计划相近。就在美军意向不明的时候,德军在第116装甲师之后,党卫军第一和国防军第二装甲师的部队陆续来到阿城附近,进入防守阵地,不再后退,在8月13日之后与美军形成僵持状态。

令艾伯巴赫将军依然揪心的是,这些名义上的装甲师的实力总和,仅相当于一个常规坦克团,作战部队几千人,他只能希望党卫军第10装甲师在脱离维尔战线后,能够前来支援阿尔让唐的德军。最高统帅部仍然对诺曼底战区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命令艾伯巴赫将军打退拥有两个坦克师、22个炮兵营和70000人的第15军。同时,阿尔让唐以东地区防卫十分薄弱,大片地方几乎无人防守,形同虚设,直到塞纳河地区,第81军被打烂的残部,根本不足以阻挡美军在任何地方的突破。

两天之后,艾伯巴赫将军收到让他震惊的前线情报,城南的美军开始向东移动。实际上巴顿将军已经命令第15军的两个师和三分之二的炮兵部队向东调动,由此在大包围圈这个的问题上,对顶头上司布莱德利将军施加压力。为了不暴露防线漏洞,美军的第20军已经跟进,它的第80师正在接近第15军的左翼,计划进驻后者东调后留下的地方。所以美军的整体态势正在向东和向塞纳河方向推进,那样一来,不论艾伯巴赫将军的部队是否守住阿尔让唐,都将无关紧要了,会落在盟军的大包围圈里。

诺曼底德军余部的大部分,实际上还处在法莱斯和阿尔让唐一线的西侧,未能及时撤出,同已在向东开拔的美军相比,远远滞后。艾伯巴赫将军等高级将领,宁肯面对一个小包围圈,也不愿被堵在一个大包围圈里,尤其是在这些狼狈不堪的德军终于得到撤退的命令之时,更是保住他们的唯一希望。为此,艾伯巴赫将军决定反守为攻,设法把对面的美军拉回来。

他召集了第二和116装甲师的部队,命令他们向东南方向发起进攻,打到阿尔让唐以东六英里的一个村子,在200米高的山脊上和古弗尔恩森林边,俯视着法莱斯平原和德军即将后撤的通路。8月16日,这两个师的部队开向东方,下午到达目的地时,发现美军部队已经占据该地,构筑工事,德军即时发动进攻,趁其不备,把村里的美军赶了出去。

德军在这里面对的是第15军90师,来到此地的目的,是填补第五坦克师和79师东移后的空当,属于后卫部队,所以根本没有料到德军会打到这一地方。第15军和20军之间的交接过程中,也出现梗阻问题。第90师后方部队的前进路线,被新来的80师的一个团插了进来,双方又争抢宿营地。80师的那个团长不愿听从90师的命令,只得上报到第15军那里,但80师是在20军属下,所以那个团长仍然不从令,只听本师师长的命令,继续同90师的部队对峙。第15军只得把这一牵涉到两个团的事件,上报到集团军群总司令布莱德利将军那里。

由于第七、15和20这三个军都挤进了阿尔让唐以南地区,都急于东进,布莱德利将军只得出来协调。他认为第20军目前没有特别紧急的任务,因此命令该军撤离。那个团长被迫带领部队挪到另外一个地方,结果还是90师的地带,又被赶开,这次不愿再次退让,结果要劳动师长麦克布莱德将军亲自来到现场,指令该团离开。

虽然第20军的到来造成一些困扰,但依然解放了第15军,令他们的部队能够整体前进到古弗尔森地方,卡在了德军的主要退路上。攻到该村的德军,缺乏后援,全靠自己的力量防守,所以美军之后发起反攻,以90师的步兵和第五师的坦克配合,加上军属炮兵部队,打得德军无力还手,更谈不上反击,在傍晚时分狼狈地退出了村子和附近的山地。但他们没有得到其它命令,所以继续留在山下,略作调整之后,趁着夜色竟然又夺回了高地,在17日同村里的美军互相撕咬,双方攻防都没有效果。缠斗到18日,德军兵员所剩无几,背后德军主力正在全力东撤,他们的战术行动失去意义,只得黯然撤离古弗尔森地方。

这场小规模局部突击的效果之一,就是屏护了之后陆续撤出的德军部队,而两天后他们离开该村,其它德军部队就只有尽量保持同这条线路的距离,向北方偏离,结果“口袋”的宽度越来越窄。而另一效果,就是让布莱德利将军意识到“口袋”之内还有数量不小的德军在活动,甚至有主动进攻美军的实力,所以当他们还在“口袋”口边缘徘徊时,正是借机将其歼灭的时候,小包围圈同样具有吸引力。如此一来,美军的第15军和90师奉命向北推进,仍以阿尔让唐为目标,争取同在法莱斯附近的加拿大军汇合。

艾伯巴赫将军拼掉了手中仅存的装甲力量,暂时保住“口袋”不能合口,结果那里的党卫军第一装甲师的作战部队,只剩下数百人之众,116师好不了多少,第二师降为一个很弱的团。这些残余部队官兵剩下的任务,就是在艾伯巴赫将军的指挥下,尽一切可能逃出盟军的包围圈。

北方的法莱斯战线上,第12师和其它步兵师的残部继续阻击第21集团军群。迈尔上校、乌策上校和参谋长迈尔少校一同巡视前线,在法莱斯以北几英里的的地方,以莱松河为抵挡盟军坦克群的天然障碍。他们的88毫米炮和猎虎坦克歼击车在盟军的炮轰下,数量越来越小,“总计”攻势时赶到的第85师之外,再无其它增援部队,北方的第15集团军已经把能够调动的机动部队都派往诺曼底东线,剩下的就是那些固定在各个地区的守备部队。在德军整体准备东移的时候,法莱斯德军也不可能再期望更多象85师这样的完整编制部队了。

迈尔上校周围,克鲁格派来的那个豹式连还在,第89师剩下三分之一的作战部队,左翼的271师损失过半,第85师损失数千部队,保留了其它步兵和炮兵部队,用来守卫法莱斯中心地带。第12师的炮兵和装甲掷弹兵不断地被召去支援那些步兵部队,完全没有休整的时间。迈尔上校收到来自本师一个侦察组的报告,在阿尔让唐以东偶遇美军的侦察兵,双方交火。在自己的大后方发现敌人,让迈尔上校意识到了德军被全面包围的危险性,自己部队守卫的“口袋”边缘,显得更为关键。

第85师于8月12日接收第12师的防线后,迈尔上校就期盼着或者会有几天的缓冲时间,因为英军以往攻势之间的间隔,都是按照这一规律进行的。但是这一次却不同寻常,迈尔上校在13日就收到情报,加拿大第二师的一辆侦察车被派往前线发送命令,无意中驶入德军防线,军官被击毙,其携带的命令和情报都被德军缴获,加拿大军的下一步行动已在部署准备之中。令迈尔上校震惊的是,加拿大人准备在14日就发起下一次进攻,拿下法莱斯。即便了解对方的行动计划,迈尔上校所能调整调动的部队,就是一个猎虎连和几百名装甲掷弹兵,用来进行法莱斯保卫战。

美军于13日在阿尔让唐的停顿,给了加拿大军一定的时间,完成他们准备中的攻势,原被定名为“塔卢拉”,是美洲印地安语的“城镇”,意指法莱斯,后被改成“温驯”行动。这一次,英军第二集团军加入了战斗,蒙哥马利将军把第12军派到加拿大军的右侧,接替被调到后方休整的第八军,该军下辖两个步兵师,第43和53师,以及几个炮兵团。

西蒙斯将军并未改变他的作战计划,仍然以步坦出击,加上轰炸炮轰,只是这次他把重心放在了德军的右翼,而不是第12师所在的法莱斯中心,因为他探测到德军右翼薄弱,迪沃河沿岸的第85和272师所在地,南北大路东侧的平坦开阔地带更加适合坦克群的大规模行动,所以该军的主力大体东移,冲击目标是南部的维穆蒂耶尔,或者特兰,从东面威胁法莱斯。

加拿大第二师在大路西侧发起进攻,第三师位于中间,配属一个坦克旅,攻打莱松河防线,而第四坦克师在左侧进攻。波兰第一坦克师配合西侧的第二师,英军第一军的51师配合东侧的第三师。稍微滞后的第79坦克师是个装备专业坦克车辆的师,用于扫雷、喷火和跨沟。英军第12军的第53师也从更为西部的地方夹击,距离法莱斯只有七英里的距离,本来被指定在其它部队直攻法莱斯的时候,首先偷袭进城。

8月14日凌晨,两个坦克师和其它坦克旅的部队展开进攻。大路西侧圣西尔万一带,是加拿大坦克部队的聚集地,第二军拥有约700辆主战坦克,加上无数的辅助类坦克,在这里排列成行,炮筒稍短的是标准谢尔曼坦克,炮筒更长的是装了17磅炮的“萤火虫”坦克,足以应付德军的虎式和豹式。这一地带的两个师,部署了两个坦克旅和四个步兵旅,但作战部队都乘坐装甲车辆,无需步行,加快了前进和突击的速度,所以当地各种车辆一齐启动引擎后,升起高耸的烟柱,爆发出巨大生浪,他们随后冲进了诺曼底长满谷物的农地,象是开进了巨大的波涛汹涌的金色池塘。

8月14日天气晴朗,典型的法国夏季良日,所以午后时分,大批盟军轰炸机飞到法莱斯上空。英军组织了800多架重型轰炸机,一共扔下了约4000吨炸弹。炮兵部队同时开炮,为步兵坦克部队提供移动弹幕。车载步兵在坦克炮火的近距离支持下,逐个清除德军据点。第85师的初步抵抗很快就被压制住,而加拿大第三师这次顺利地拿下了140高地,完成了沃辛顿部队未能完成的任务。

德军的抵抗逐渐加强,在与盟军地面部队的激烈交火中,无意中击中了一位加拿大将领,第四坦克旅的布斯准将,他当时跑在第四坦克师的前锋,在乘坐坦克被炮弹击中时,受重伤阵亡,整个旅的攻势也一时被打断,由哈尔潘尼中校出来临时指挥。莱松河边的战斗更为激烈。加拿大军的大批坦克和车辆,被迫停在了河边,事先没有为渡河做好准备,因为在地图上看,那是条不起眼的浅水小溪,只有一两米宽,人都可以跳过去,坦克渡河应该不是个问题。而此时,他们发现这条河还真是个障碍,第六坦克团一些试图渡河的坦克被泥沙陷在河中。

他们的对面是第85师,但迈尔上校在那里部署了一些反坦克炮和88毫米炮,那些陷在河中的坦克成为显著的目标,几乎弹无虚发。勉强渡过河的坦克在接近对面河岸时,又发现陡峭的岸边难于跨越,坦克成斜立状态,被动挨打。一天交火下来,第六团丢掉一半的实力,它右边的第10坦克团丢掉三分之一的实力。这些坦克部队尝试绕过这个天然障碍,因此转向东行,直到发现能够渡河的桥梁,过河之后,再转向西南,直逼奥朗东,或萨西。在河流障碍的阻挡下,这些坦克部队当天前进了两三公里的距离。

大路西侧地面战斗进行当中,盟军空袭于两点左右开始,集中轰炸波蒂尼和基斯纳森林地带,那些由乌策战斗群和89师残兵驻防的阵地,被炸死的德军军官之一,是从后方带回补充四型坦克的第二营营长普林斯少校。但同时也有百分之十的炸弹被扔到了加军和波兰军队的头上,伤亡400余人,其中不少人曾经在“总计”行动中挨过炸。误炸原因之一,是空中乘员和地面部队都用黄色烟雾弹,仅仅黄的颜色略有差异,难以识别,但前者用来确认轰炸目标,后者却是为了怕遭误炸,用来让空中战机识别自己是友军,停止轰炸。结果两相混淆,空中战机把加军波兰军当作德军,照常投弹猛炸。

盟军空军元帅康宁南正在西蒙斯将军的指挥部观战,面对这一惨况,对哈里斯空军元帅的英军战略轰炸机群更没有信心。更可悲的是,那些轰炸机的乘员中,有不少是加拿大人,却在战况不明的情况下,对地面上的加拿大军投下了炸弹。军方事后进行调查,将有关人士解职。

在加拿大第四坦克师于莱松河边停顿之时,位于中心位置的第三步兵师向法莱斯城发起进攻,不久就遭到德军反击,两军混战后在城外止步。8月14日交战一天的结果,加拿大第二军总算跨过了莱松河,但法莱斯城还在几英里之外。加拿大军从美军的科林斯将军那里吸取了宝贵的经验,如果科林斯将军在“眼镜蛇”攻势中的第二天因战果不佳而退缩,就没有之后的大突破了,而英军加军的“古德伍德”和“总计”攻势,中途停顿,丧失了连续作战的势头。

在西蒙斯将军的督促下,加拿大军补充兵员弹药,积极准备第二天的战斗。由于他们是战场上的主力,蒙哥马利将军改变了计划,指令加拿大军进入法莱斯城,以第二步兵师取代原定进城的英军第53师,以提高他们的士气。鉴于盟军四个多师都在城外聚集,蒙哥马利将军把注意力放在更为偏东的地方,指示西蒙斯将军把加拿大第四和波兰第一坦克师都调离法莱斯,快速向东南方向推进,以萨西东南的若尔为目标。

在他们对面的是沙克将军的第272师和诺曼底东线外的第86军。第272师现在缓慢地回复到近半的规定实力,吸纳了溃散的第16空军师残兵,但一直在英军左翼的第49和51师的压制之下,不得解脱,加拿大军调整部署之后,第272师同部分85师队伍,面对着两个全新的坦克师,英军的装甲突击纵队。

加拿大军于8月15日中午向东南突击,到了下午,第四坦克旅的前锋部队向总部发回报告,已经抵达159高地,穿插到法莱斯的东面。当时是第22和28坦克团推进到那个位置,其中的28坦克团之前在140高地几乎被德军全歼,加军紧急拨出兵员坦克,在几天内进行重建,将其投入到“温驯”行动中。他们和22团一起开向若尔,跟在他们后面的21步兵团以为那些坦克部队拿下了159高地,亟不可待地向师部军部发回占领报告。

西蒙斯将军收到这个报告后,喜不自禁,在指挥部同参谋部下开酒庆祝,在座的基钦将军则对战况混乱和自己部下的实际进展,谨慎乐观。之后传回来的报告表明,他们的坦克接近了159高地和村子,并没有实际占领,22团的先头部队在德军的快速反击下,撤离了先前到达的地方。西蒙斯将军非常失望,也为自己过早失态感到尴尬,意识到他尚未终结法莱斯之战。

迈尔上校此时所能指挥的,大概是一个营的部队,500多名士兵和20多辆坦克,其它部队在支持着89师对抗加拿大第二步兵师,旁边还有些88毫米炮和85师的一些部队。党卫军第102营的一些虎式,仍在基斯纳森林,遭到英军的大轰炸,也在莱松河边阻击加军坦克部队时,损失两辆虎式。

迈尔上校向党卫军第一装甲军和第五装甲集团军汇报紧急军情和丢掉法莱斯的可能,之后他手下的部队所在地以东地区,非常空虚,无法再防。艾伯巴赫将军刚刚稳定了阿尔让唐防线,一旦法莱斯陷落,南线装甲力量死拼美军将变得毫无意义。克鲁格来到艾伯巴赫的指挥部,再找可以用来支援第12师的部队,而这与他们正在设想的把德军尽量撤出诺曼底的整体计划,是互相矛盾的。

在没有得到最高统帅部的批准之前,克鲁格只能小心从事,发出命令,让第21装甲师撤出原阵地,开往法莱斯南部,该师在持续的战斗中已降为一个团的实力。克鲁格试图在支援法莱斯的名义之下,达到暗中把仅存的装甲力量尽力东撤的目的。这对迈尔上校来说,多少是个安慰,但尽管21师接到命令就出发,也来不及赶上法莱斯防卫,8月16日,该师部队还在奥恩河以西,远离迪沃河,而15日加拿大军就展开了总攻,第二步兵师直攻市中心。

迈尔上校的注意力还要放在东侧的两个高地上,159和168,把他最后的部队投入到高地上,对抗第四坦克师和第三步兵师。乌策上校把残存的10辆坦克从基斯纳撤出,部署在高地上,利用反坦克火力打退了加军的第一轮进攻。炮兵队伍意外地找到一个其它部队的小弹药库,及时向高地发射密集炮火,暂时压制住加军坦克的冲击,也令西蒙斯将军收到前方已经占领高地的误报。

在城中的部队只剩下300人左右,那些正在维修的坦克也都被派了上去,再不用就没有机会用了。迈尔上校在高地上指挥的时候被炮火击伤,满脸流血,抬回城里后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在他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德军丢掉了两个高地,而加军接着就向城里蜂拥而来。第85师只剩下半个团的兵力,加军的第二师和英军的53师开到离城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身后是英军第59师,左侧是英军51师。最后的攻城部队,被指派给加军第二师和部分第三师。

8月16日,法莱斯指日可下,加军第二师进入城内,开始有序清除德军抵抗。迈尔上校意识法莱斯已失,下令后方队伍撤出,前往东方的拉梅尔,炮兵武器已经被拉走,开往塞纳河方向。他现在已经失去对城内部队的有效指挥,搞不清各个德军据点都在那里,有可能收不到他的撤退命令,也毫无办法。军部的撤退命令此时传达到他这里,准许法莱斯德军撤到东南的内西。此时整个诺曼底的残余德军都在按照克鲁格的命令,向东撤退,之后得到最高统帅部的批准,没有必要再继续抵抗或策划反击了,诺曼底战役到了最后阶段,主要部队调动都以撤到迪沃河以东为主要目标。如此一来,法莱斯德军在抵抗到最后一刻时,也不得不加入到东撤的大流中。

迈尔上校深感卸去了肩上重负,不必再执行无谓抵抗的命令,也不必为违背军令受到惩处。他手下部队的延续抵抗一度维持了盟军“口袋”的北边一线不能锁上,为大批德军全面东撤赢得了必要的时间。此时第21装甲师的一个侦察营赶到法莱斯南部,并未参与城防,而是直接加入了东撤的主流。迈尔上校在城里留下少数后卫部队,其他人都往南撤去。

此时的法莱斯已成废墟,布满弹坑碎石,进城的加军要动用铲土机才能在清除后的街道上行进。在三个炮兵团的支援下,第六步兵旅的2000人和20辆坦克执行夺城任务。城内留下的德军,主要是克劳斯少校的战斗群,第26装甲掷弹兵团一营,现在剩下150人左右。多次小规模反击无效后,他于8月17日率残部撤离。之后还在城内未撤的60余名德军,躲进一所学校死守,那里原先是座教堂,周围厚实石墙包围,又卡住一条大路,因此加军同德军在这里激烈交火,直战到深夜。

此时又出现了常见的交换伤兵的情景,在地窖里面的德军伤兵无药可用,因此把他们交给围在外边的加军,同时交还一名被俘加军士兵。双方之后继续交战,加军调来炮兵、迫击炮和坦克,集中开火,加上燃烧弹,火力攻击直到18日清晨。学校石墙被打出许多大洞,步兵穿行而过,攻进房屋,清除了最后的德军抵抗,德军非死即伤,没有抓到俘虏。四名受伤的德军士兵逃了出去,其中两人被城里的其它加军部队俘虏,剩下的两人成功逃回德军战线,把战况报告给迈尔上校。德军被打散的单位中的士兵,用尽各种办法逃回自己的部队或战线一方,两个第12师的士兵在“总计”行动中被列为失踪,他们返回法莱斯的8月16日,该城即将陷落,只好再次逃亡,而另一个士兵“失踪”后,在各处躲避,直到8月27日才返回已经逃到巴黎附近的部队。

法莱斯是征服者威廉的诞生地,他曾经统治过英格兰,现在英军回来,占领了法莱斯,在轰炸和阵地战中成了废墟。“温驯”行动进行了三天,加军第二军前进了六英里的距离,令加军第三师第七旅的福斯特少将由衷地发出感慨,我们对德军在空中、海上和地面,都占有优势,但每次我们的部队前进超出了炮火支援范围,或者坏天气强迫战斗轰炸机留在跑道上,德军就把我们挡住了。

无论如何,加拿大第二军拿下了法莱斯这个主要城市,把党卫军第12装甲师打残了,那位逃脱140高地厄运的梅泽尔中尉,在法莱斯再次成为加军的俘虏。从卡昂打到法莱斯,第二集团军用了两个半月的时间,至此时,盟军的战略计划才算明确了,即捏住了口袋的一端,便于下一步把德军歼灭在设定的包围圈里。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