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加拿大军受挫于法莱斯北的“总计”攻势

在德军被牵制在“古德伍德”、布列塔尼和“列日”行动时,英军开始使用他们的新建加拿大第一集团军,发动了“总计”攻势,意图趁虚而入,直攻法莱斯,配合美军的战略突破和大包围。该军军长是克罗拉中将,由英军、加拿大军和波兰军人组成,其中的英军第一军,军长克罗克尔手下只有第51高地师。集团军中还有个波兰坦克师,在德军装甲力量千疮百孔的时候,一贯被他们侵略欺压的波兰人,拥有了他们自己的全编坦克部队,加入英军打击德军。蒙哥马利将军在8月6日特意到该师视察,很高兴地看到师长马泽克将军及其部下军官,都和他一样,平时偏爱佩戴贝雷软帽。

克罗拉将军在“总计”战役中,把主要任务都交给西蒙斯将军的第二军,自己或是呆在总部,或是乘飞机前往部下指挥部。蒙哥马利将军也看好西蒙斯将军,把在这此战役中供应给第一集团军的武器物资兵员,几乎都交给了第二军去处理。西蒙斯将军倾向于把装甲部队投入作战,精心策划出以装甲突破为核心的下一个战役。他在这次战役中启动的试验性作战方式,就是为坦克部队附属了装甲车辆上随行的步兵部队,相当于德军的装甲掷弹兵,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下令把100多辆“教士”自行火炮进行改装,撤掉上面的火炮,在两边加上铁板,以保护车上的步兵。

第二军下辖第二、第三步兵师和第四坦克师,西蒙斯将军认为力量仍然不足,向蒙哥马利将军要到第一波兰坦克师、第二加拿大坦克旅和第33英军坦克旅,汇集了600多辆坦克,加上英军的第51高地师,达到成为一个超级军的目的,它的左翼是英军第一军,随时可以加入战场。在这个主要由加拿大人参与的战役,他们实力充足,信心满满,私下里把这一战役称作“走廊闲步”。

在他们对面,是卡昂战线的骨干党卫军第12青年团装甲师,位于法莱斯北方,当时作为党卫军第一装甲军的预备队。师长海恩里希的第89步兵师从原驻防地挪威赶过来,8月2日上路,几天之后来到第12师附近,是这一防线上最菜鸟的部队,虽然拥有第189坦克歼击车营,也从未用于实战。第89师进入第271和272师之间的位置,即将全面承受加拿大军发起的攻势。第272师在“古德伍德”之后,只剩下两个营的兵力,其中不少士兵是波兰、俄罗斯和乌克兰人,之后却要面对盟军中的波兰坦克部队。第二高炮军此时向法莱斯前线输送了一定数量的88毫米炮,用于反坦克目的。

党卫军第12装甲师此时处于休整阶段,不在英军加军轰炸炮击的范围之内。该师自登陆至今,损失了6000多人,因此要求得到2000补充兵,结果接收了261人的装甲掷弹兵,而不是拥有专业技能的坦克乘员或工程人员。第12师已经分为几个部分,乌策上校的战斗群现在拥有61辆豹式,4辆四型,还有附属的魏特曼第101营的19辆虎式,在偏北大路东侧的圣西尔万支援第272师。师长麦尔上校自己带领着一个战斗群,包括余下部队,22辆四型、27辆猎虎坦克歼击车,以及残余炮兵部队。一个更小的欧伯特战斗群,只有一个侦察营,被派往西部维尔战线,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总计”攻势预定在8月8日开始,西蒙斯将军为了摧毁德军的反坦克力量,事前于8月7日晚展开了盟军例常的大轰炸。1000多架重型轰炸机午夜时分飞往卡昂以南,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投下了3000多吨炸弹,但由于先发轰炸机投下的炸弹造成烟雾,严重影响到后续轰炸机的投弹准确度,三分之一的轰炸机不得不听从命令,停止投弹,所以没有达到它们原定的总投弹量。之后英军加军的700多门大炮一起开火,构成一道炮火屏幕,逐渐向德军方向移动,最终落到第89师在南北大路西边布雷特维尔的阵地和指挥部上。

西蒙斯将军在前线聚集了两个装甲师,却在这场坦克战役中把它们都放在后方,准备进行第二阶段的突破。用于首轮冲击的,是英军第51师和33坦克旅的纵队,沿大路东侧前进,加军第二步兵师和第二坦克旅的纵队,沿大路西侧前进,加军第三步兵师被置于支援地方,随战局变化而投入攻势。西蒙斯将军把每个师的战线缩减到一公里左右,只够部署一个团的兵力,加上大批装甲车辆,造成部队部署的困难,密集度极高。加军纵队方面,他们设置了一个接一个的方阵,每个方阵包括2000多士兵和250辆装甲车辆,挤在一起,首尾相连,只留下前后一米、左右三米的间隔距离。当一位名叫沃特斯的坦克手因故到纵队后方开会时,他连续跳过沿途车辆,从队首走到队尾,双脚完全不用着地。

准备就绪的加拿大军队,在大轰炸和炮火压制后,开始向南推进,启动地点是在卡昂城之南约三英里之处。在黑夜中行进的加军车辆和士兵,很快就迷失了方向,车辆坦克乘员看不到道路,只能盯住前面车辆的尾灯盲目地行驶,军官经常需要跳下车去视察路况和方向,一些领路的车辆不知不觉地掉进弹坑里,有的则把随后跟随的车辆带往歧路。

德军第89师的右翼队伍与272师配合,在提利地方一时抵挡住英军步坦纵队的推进,最后丢掉圣艾尼昂,向桑托退去。该师在开战之后,很快失去一半的实力,很有可能重蹈第16空军师的覆辙。英军加军在攻势第一阶段,打退了以为盟军一贯不会进行夜战的第89师,冲破那里的薄弱防线,在8月8日早上踏上了向南开往法莱斯之路,盟军至此的进展约是六英里宽,六英里深。

德军的第二道防线此时变得至关重要,在“古德伍德”战役中实际上就是靠着第二第三道防线的防守反击,打停了英军的装甲纵队。党卫军第12装甲师的残部,是这一战线上唯一的装甲部队,又位于支援位置,自然责无旁贷。该师瓦尔德穆勒少校的战斗群,处在大路西侧的布雷特维尔,不断同英军加军发生地方性摩擦,以致身后的乌策战斗群逐步北移,很早就加入到抵抗“总计”攻势的战斗中。

麦尔上校在未接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早上自行前往北方前线视察军情。他手下的部队在桑托附近布防,位居前线,他自己也能听到来自第89师的抵抗枪炮声。在前往桑托的路上,麦尔上校在车上看到成群的德军士兵沿着大路向法莱斯方向撤退,这些第89师的残余部队认为大势已去,逃离了战场,目前也没有军官将领出来阻止他们,下令就地抵抗。麦尔上校无法同该师师长海因里希联系上,面对这些急于逃命的国防军步兵队伍,只有把车停在大路中间,硬着头皮走上去,下令那些散兵停止后退,听从他的命令,回到防御阵地上去。喊了半天,这些原已丧失斗志的散兵才回过神来,服从这位陌生的党卫军军官的命令,被派到桑托那里的战斗群,继续抵抗。

即使平息了这些恐慌逃兵可能带来的防线崩溃潮,麦尔上校仍然面对着盟军步坦结合的强大攻势,当务之急就是稳定西至布雷特维尔,经桑托,东至圣西尔万的防线。这时艾伯巴赫将军乘车来到前线,在离桑托三英里的于尔维尔同麦尔上校碰头,商谈战局。他们首先取消了原定把第12师整师调往维尔地区的命令,包括欧伯特小战斗群,要求该师尽快发起反击,打乱英军加军的进攻步骤。在援军方面,艾伯巴赫将军眼下能够抓住的,是正在路上的第85师,只能命令他们越快越好,8日到不了,9日也可以,尽快投入战斗。此时美军插入勒芒的行动也从后方威胁着法莱斯德军,艾伯巴赫将军必须赶去应付那个方向急剧恶化的军情。

麦尔上校为了发起闪电反击所能找到的力量,基本上是连营规模,连师和军的警卫连都被紧急招唤而来,而师内的炮兵、侦察和工兵人员,都被编入队列。乌策上校的战斗群名义上有52辆豹式,不少在维修连里。乌策上校下令搭起一些假坦克,以迷惑敌方的侦察机,貌似阵容仍然强大。魏特曼的第101虎式营,有两个连在乌策上校的部队附近。他刚刚处理完营内的麻烦事,第三连的新连长是个工程人员,被证明不适合指挥部队,早上突然把全连虎式调出防地,向北方开去。魏特曼下令把这些虎式截了下来,自己亲自兼任三连连长,选了007号虎式作为自己的指挥车。第101营的二连已被派到乌策战斗群的前线,所以只有三连的八辆虎式可以用作反击战。

魏特曼来到麦尔上校在波蒂尼的指挥部参加策划反击的会议,在场的还有乌策上校和沃尔德穆勒少校。少校和虎式连沿着大路东侧,向北冲到圣艾尼昂,部署在桑托的乌策战斗群和炮兵火箭炮部队,支援左右两翼,两个警卫连加猎虎坦克歼击车,屏护右翼和支援第272师。第三高炮军也在向前输送更多88毫米炮,部署在桑托和波蒂尼之间。麦尔上校把反击时间定在午后。

加拿大第二军在8月8日早上原本已经实现了预期的突破,进入到攻入法莱斯的第二阶段。但此时西蒙斯将军再度过度谨慎,有些多余第策划了第二次大轰炸,以粉碎预期中的德军反击,他自己的装甲部队要在第二次轰炸之后再启动出发,所以加拿大第四和波兰第一坦克师的部队还远在卡昂城内外待命。轰炸时间定在午后一点,加军英军为此失去了六到八个小时的时间,装甲和步兵部队都处于等待状态,给德军留下了不少准备反击的时间。

第二阶段的轰炸是由美军的第八航空队执行的,美军空军在英军中的名声并不好,“眼镜蛇”中的“短”误炸和平常随意轰炸的方式,令人生畏。这一次美军派出600多架B-17轰炸机,在遭遇德军高炮火力时,乱了阵型,投弹落点超出了划定区域,许多炸弹落在加拿大第一集团军部队头上,包括加拿大和波兰的步兵、炮兵和坦克的队伍。有些炸弹甚至落到了卡昂城边,一个加拿大步兵营在穿城开往前线的路上,也遭到炸弹轰炸,让他们很难明白,为什么美军飞机乘员会分不清卡昂这样一个大城市和城南的平坦乡村地区。

与“眼镜蛇”中麦克纳尔将军被炸阵亡的遭遇相似,加军第三步兵师的凯勒将军,在自己的师部被美军炸弹炸成重伤,之后陷入昏迷。在被抬往战地救生车时,凯勒将军还在不停地叫喊,让勤务兵把手枪拿来,要向遇到的第一个美国人开一枪。布莱克艾德准将临时接过指挥权。加拿大第二军急忙呼叫总部取消轰炸,但克拉罗将军对大轰炸无权干预,只有等待。加军英军自己反而受到大轰炸的影响,受挫后一时急于整顿。德军在

第二次轰炸开始之前,已经在利用盟军的停顿时间,准备反击。麦尔上校等军官开完会后,观察到盟军方面的坦克正在北方的圣艾尼昂一带调动部署,约有500辆,这让德军将要用于反击的有限坦克数量,相形见绌。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作最后一拼,打乱盟军的坦克攻势。麦尔上校等人分头回到他们的部队地点,他专门交代魏特曼,要留意盟军的炮兵和反坦克武器,对虎式威胁很大。魏特曼如常地咧嘴一笑,跳上007号虎式,发令开动坦克,急驶而去。

正在此时,北方天空变黑了,麦尔上校看到成群飞机向南飞来,他和部下都惊呆了,竟然在半天之内遭受两次轰炸,有的参谋人员不由得无望地喊到,邱吉尔似乎给他们的每个人都派了一架轰炸机来,再也没有活路了。每架B-17轰炸机有10个乘员,每架兰开斯特有7个乘员,两次轰炸加在一起,空中作战人员并不比德军地面装甲部队的人少多少。

麦尔上校注意到,领头的一架侦察机投下火焰弹,明显地是为随后的轰炸机指明投弹地段。按照以往经验,麦尔上校知道盟军的轰炸即将开始,急忙召唤部下向北方跑去,这是乌策上校在战场上找到的对付盟军大轰炸的招数,即和敌军混在一起,越近越好,可以减少一些伤亡。这一次,加拿大军果然没有开火,他们或是观察轰炸现场,或是躲避被友军炸到,所以放德军士兵跑到两军中间的开阔地躲藏起来,美军扔下的许多炸弹落到他们身后,桑托以南的许多德军阵地毕竟躲不开这种地毯式的轰炸,被炸翻炸烂了。

魏特曼带领五辆虎式向北快速开去,沿途遭受加军火炮和坦克炮的袭击,这些对虎式的威胁不大,最大的威胁来自右侧前方一公里距离的一片小树林,在那里英军的一支坦克先头部队已经潜伏了有一段时间,是第33坦克旅的特别侦察队,其中伯德曼上尉乘坐一辆“萤火虫”坦克,配备17磅大炮,能够击毁虎式,炮手是艾克金斯。他把炮口瞄准往北开的虎式上,等待它们驶得更近。

魏特曼也注意到右侧的小树林,但看不清里面是否隐藏了敌军部队,只有加快行驶速度,希望敌方的枪炮打不准。至此他的分队已经开出了三公里的路程,北方的战场近在眼前,所以他稍微有些分心,主要目标还是麦尔上校规定的圣艾尼昂。等到他的007虎式开到700米的距离上,伯德曼上尉下达开火命令,炮手艾克金斯的第一炮打了出去,之后连续发射。魏特曼的虎式受到“萤火虫”炮弹的直接打击,还没有发出撤退或全速前进的命令,就被击毁,随后车内弹药发生大爆炸,把虎式掀到空中,再反转过来落在地上。

前部的五辆虎式中,只有一辆发炮反击小树林中埋伏的敌方坦克,击伤了几辆谢尔曼,但这支分队坦克火力齐射,击毁了这辆反击的虎式,又有三辆虎式在更北的地方被盟军各种反坦克火力击毁。落在后边的三辆虎式急忙后撤,逃到“萤火虫”炮火之外,其中包括三连连长。事后其它虎式搜索这一地带无果,英军加军推进到这一地区,魏特曼等几辆虎式都落入盟军手中。第101营于8月8日失去魏特曼,由军医拉比上尉临时指挥。残存的三辆虎式退到安全距离,远程射击,效果更佳,有助于阻挡向桑托和圣西尔万推进的英加军。

加拿大军队的“总计”攻势第二阶段,迟到下午后段时间才得以发动。德军在桑托附近以坦克、88毫米炮和步兵阻挡盟军,而他们右翼的警卫连,在圣西尔万东部,用低底盘的猎虎坦克歼击车,打了波兰坦克部队一个措手不及,一举摧毁36辆坦克中的26辆,自己损失了六辆四型。波兰坦克师在先头部队受挫后,迅速退到附近的克拉梅斯尼树林中,不再出来,以躲避德军猛烈的反坦克火力。

德军的第三高炮军在傍晚时分用88毫米炮,在波蒂尼和莱松河以北设立起了一个反坦克火力圈,对向南挺进的两个盟军坦克师造成大量杀伤,如同在“古德伍德”中,制造了又一个坦克坟墓,在广阔的平原上,遍地是烟火冲天的坦克残骸。加军第四坦克师终于拿下桑托,推进到于尔维尔,德军则守住了波蒂尼和拉贝。“总计”第二阶段进展不顺利,远不如预期,坦克纵队被挡住停滞,当天肯定到不了法莱斯,也过不了波蒂尼。

西蒙斯将军在后方心急如焚,用电台反复召唤前方将领,并不见效,联络方面也出现问题,第一波兰坦克师的马泽克将军,不愿意使用英语,而是用法语沟通,让他的上司非常头痛,他所报告的本部在圣西尔万受挫,归因于德军几十辆虎式的强大反击,让加拿大第二军总部感到震惊。加拿大第四坦克师师长基钦将军也对他的部队未能做到在大路上开往法莱斯十分失望,他们在自己的第一次坦克战中,表现令人失望。基钦将军离开指挥部,亲自来到手下第四坦克旅布斯准将的地方,却发现他躲在一辆坦克里睡觉,只得自己上去把他叫醒,训斥了一顿,然后命令他马上到前线指挥自己的部队,发起进攻。这些临时措施并没有让加拿大军队推进更快,到了8月8日晚,“总计”的第二阶段被中途停止了。

德军拼上魏特曼的虎式队伍和大批士兵,总算在当日把英加军队挡在波蒂尼以北。麦尔上校找到了第89师师长海德里希将军,该师在一天内损失过半,征得艾伯巴赫将军同意后,被迫把指挥权交给第12师,残兵散兵被放在欧伯特少校的小战斗群中。麦尔上校把乌策战斗群从西侧召回来,部署在波蒂尼防线上,任务是守住南北大路。乌策上校的残余坦克进入基斯纳附近的大片树林,除了大路,还要保护莱松河同140高地。他们的火炮可以覆盖西南方的195高地,这两个高地是盟军攻下法莱斯的必经之地。

在大路右侧,沃尔德穆勒战斗群守在拉贝,孤立无援,被加拿大军两面逼住包围,右侧同残余德军保持着松散的联系。麦尔上校命令沃尔德穆勒少校连夜向南突围,靠近波蒂尼的乌策战斗群,以免被盟军围死。

艾伯巴赫将军和克鲁格匆忙应付这个突发的“总计”攻势,同时准备“列日”行动,分身无术,更处在无兵可调的惨境。艾伯巴赫将军借机要求更多援兵,下令第85师改变前往莫尔坦的行军路线,转向法莱斯,那些已经达法莱斯东南的特兰的部队,预计次日赶到。克鲁格又从北上的第九装甲师中调派一个营,赶往法莱斯,艾伯巴赫将军为它的到来,在法莱斯准备好油料供给。

克鲁格询问党卫军第二装甲军能否允出来一些不用的坦克,比特里奇将军此时从本部抽不出兵力,只有把附属于该军的党卫军第102虎式营的13辆虎式派了出去,从维尔开往波蒂尼,最后被部署在乌策战斗群在两个高地之间的阵地上,暂时补上魏特曼虎式的损失。克鲁格作为西线最高统帅,此时只能东拉一个连,西拉一个营,用来堵上防线的漏洞,最后告诉艾伯巴赫将军,他现在再也无兵可调了。

加拿大第四坦克师的基钦师长在遭遇8月8日的失败后,心有不甘,连夜准备第二天的突击。蒙哥马利将军接受了“古德伍德”的教训,不改“总计”攻势,认为只是部分工具(部队)表现不佳而已,因此支持基钦将军再做努力。基钦将军策划了一个全新的行动,同8月8日的大规模坦克攻势完全不同,意图以特选的坦克尖刀部队,杀入德军阵线,抢占195高地,在波蒂尼地区制造混乱,配合之后盟军主力的全面进攻。从很多角度看,这个方案类似于张灵甫第74师在孟良崮要扮演的角色。

基钦将军从自己的坦克师里抽出官兵,组成一个装甲和步兵综合特遣联队,派遣沃辛顿中校指挥,由他自己的第28坦克团(英属哥伦比亚),加上阿仑冈步兵团。这两个团并未参加8月8日的战斗,在夜晚时分开往桑托,进入出发地。沃辛顿中校长的很瘦弱,略微有些象魏特曼,得到基钦将军的信任,承担单兵独进的危险任务,似乎整个“总计”攻势都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沃辛顿联队夜间出发,避开了德军占据的村庄和防线,在其它盟军部队袭击德军据点所造成的混乱状况中,悄然前进。他们先沿着大路南下,开往195高地方向。大路右边的采石场不利于坦克履带,所以他们是沿着大路的左边行进的。在拉贝附近,他们遭到沃尔德穆勒战斗群的阻挡,沃辛顿中校不愿纠缠,命令部队再向东移,避开德军阵地。但在他们重新转向南方时,误把一条硬面公路当作是前往法莱斯的大路,跨过那条公路后再直行,就应该是195高地了,而实际上那条路不过是在南北大路东侧的一条平行辅路。法莱斯平原上的地形缺乏特色,夜间难以辨认村庄和地点,一些士兵因此而迷路了,跟着前面的队伍转弯之后,再也找不到本队。

早上迷雾散去、太阳升起的时候,沃辛顿联队的尖兵发现前方耸起一座高地,认为就是目的地195高地,因此全军全速前进,登上高地加以占领。沃辛顿中校认为此时已经完成了基钦将军交给的艰巨任务,之后就是等待友军发起总攻,前来接应。实际上整个联队都迷路了,犯了大方向的错误,把路东的140高地,误认为是路西的195高地。

麦尔上校8月9日早上起来,发现加拿大方面没有什么动静,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急忙出外视察前线军情。他在望远镜里看到莱松北岸一条路上,有辆德军装甲侦察车正在开往东侧的140高地,前往第272师的防地。车里是梅泽尔中尉,奉乌策上校之命联络东侧的德军部队,或是沃尔德穆勒战斗群,或是第272师的部队。麦尔上校接下来就看到那辆车遭到枪击,不由得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居然有敌军存在。由于

梅泽尔中尉的车是辆缴获的英军侦察车,140高地上的加拿大军队直到很近距离才开枪,梅泽尔中尉急忙掉头,安全开回乌策上校的指挥部,向他汇报。乌策上校和此时赶来的麦尔上校都很震惊,完全没有料到敌人近在眼前。如果那些部队继续前进,很快就会冲到他们的指挥部,然后拿下阿希村,渡过莱松河,直捣法莱斯。

乌策上校命令梅泽尔中尉立即原路返回,再次侦察高地附近的敌情。这对刚刚逃离险境的中尉来说,不免有些残酷,但他立即行动,再次爬上侦察车,开往140高地。这次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车被加军坦克炮火击中,人被俘虏。乌策上校随后派出102营的五辆虎式,加上从豹式连找到的坦克,以及警卫连的猎虎车,一起向东进发,同时立即发炮轰击两公里之外的140高地,集中兵力,意图在敌人立足未稳的时候把这个高地拿回来。

尽管沃辛顿联队在夜间行军中丢失了一些中途迷路的队伍,他却并不太担心,寄希望于天亮之后散兵回归,以及加军主力前来接应。因此,他没有选择率领部队单独向南突击,占据更多德军防线内的地方,而是在自以为是195的高地上进入防守态势。他命令手下的两个团巩固各自防线,把坦克、步兵和迫击炮兵都放在两山之间的一块长方形开阔高地上,以及邻近的被称作三十公顷的树林中。

他的防守计划或许是对的,因为很快德军的炮兵和88毫米炮就开始轰击高地,虎式和四型坦克也向山上开来,虎式利用自己的主炮射程,在半个小时内,将三十公顷树林附近的加军坦克逐个击毁,再把炮口转向高地上的加军聚集地。乌策上校清楚只靠炮火还不够,必须用步兵夺回高地,麦尔上校接着命令一个装甲掷弹兵连在炮火掩护下攻上高地。

此时天色大亮,英军战机飞到了高地上交战两方的头上,进行俯冲轰炸。他们错误地把沃辛顿部队的高地当作攻击目标,大概是因为那个大长方形中聚集的众多部队太显眼,容易攻击。沃辛顿部队赶紧发出约定信号,在地上铺上白色方板,以便空中战机辨认目标,避免误炸,结果英军战机停止了对高地的攻击,转过去攻击高地周围的德军。

位于北方的盟军天亮后发起了进攻,前进方向正是这个140高地,但被沃尔德穆勒战斗群和警卫连挡住。处于东线的德军前来增援,包括15辆豹式和猎虎,以及第85师的两个连,而南下主攻的是波兰第一坦克师和加拿大第四坦克旅。波兰人的任务是同前方一些加军先遣部队接上联系,但他们并不知道140高地上的是沃辛顿特遣队,以为他们已经占领了路西的195高地,所以即使接收到高地上加军发出的辨认信号,以防误击,也没有把这支部队确认为基钦将军派出去的全军尖刀部队,出于语言原因,也没有通知第二军他们正在开向一支友军阵地。

波兰人在早上出动了两个坦克团,向南推进,很快就被德军的密集反坦克火力挡了下来,西边是魏特曼连剩下的虎式,东边是豹式和猎虎连,他们轻易地打穿谢尔曼坦克装甲,让整个坦克纵队动弹不得。交火几个小时之后,波兰坦克团在下午被迫撤退,丢下40多辆坦克的残骸,再次制造出一个坦克墓地。

高地上的沃辛顿联队同盟军其它部队各自为战,分头对敌,互不联系,让基钦将军尖刀突破和主力跟进的整体计划,得不到切实实施。让加拿大第二军头疼的是,他们找不到沃辛顿联队了,8月9日的战斗十分混乱,目的不明,指挥不力。所以波兰装甲部队经过苦战,盲目地推进到了沃辛顿联队后方300米距离的地方,却最终后撤,没有继续拼一下,同沃辛顿部队接上头,也就在接应沃辛顿、打破德军防线的重要任务上,遭到失败。

英军侦察机和战斗轰炸机连续不停地飞行在法莱斯战场的上空,竭力试图找到沃辛顿部队,向他们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却一无所获。沃辛顿中校同空中的通信联络也中断了,发不出求援信号,眼看着盟军飞机飞临头顶,也无法通知军部这支部队的真实所在地。

第四坦克旅的莱恩准将在百般无奈之下,不愿坐等,亲自驾驶莫斯炮兵侦察机,以极低的高度,在南北大路上飞了几个来回,甚至飞过了法莱斯,仍然找不到沃辛顿部队。没有准确的坐标,他的强大炮兵部队不敢发炮,怕误伤友军。他无法相信,这么庞大的一支部队,就能从地面上消失了。他在飞机座舱里能够看到飞机左侧的下方,友军和敌军正在交战,却没有想到那就是他在苦苦寻找的沃辛顿部队,因为他的眼睛一直放在大路的右侧,195高地所在地,奇怪的是那里却没有战斗硝烟的迹象。由于沃辛顿中校在占领140高地后,就通知军部他占领了195高地,所以军师将领都把注意力放在真正的195高地,忽略了140高地附近两军交战的重大意义。

奇怪的是,沃辛顿部队中本来就有炮兵观察组,负责同后方炮兵部队的联系,两处之间的电台联络清晰持续,没有问题,三个加军和英军炮兵团都在准备向这个高地提供炮火支援,但前方观察哨却没有提供坐标,所以仅有的几门开过火的火炮,是根据195高地的大致方位打出去的,离140高地太远。

后方的盟军收到过一些零零碎碎的有关信息,却从没有统一考虑和作出调整。沃辛顿手下的七辆坦克突破重围,杀回到波兰部队一方,并要求波兰人向布斯准将的坦克旅指挥部汇报,但出于语言原因或者海量信息的原因,再无下文。沃辛顿中校也派出过几辆半履带车,承载部队伤员,穿过德军火力网,安全地开回到盟军一线,伤员中就有海伊中校和卡森少校,但这些军官士兵们,最后无助于部队之间的联络和解除沃辛顿部队的困境。加拿大第二军之下,配属五个侦察团,装备装甲车辆和轻型坦克,足以单凭它们的力量就深入敌后,执行搜索援救任务,但都驻留后方,没有一个被军部派出去寻找“丢失”的沃辛顿部队。

在多方联系不通的情况下,加拿大第二军派出的增援部队前往其它方向,却对波兰坦克部队遭受阻击的这个方向掉以轻心。西蒙斯将军亲自来到前线,严斥路上碰到的军官将领,作战指挥不力,平白丢掉约一个旅的兵力。情急之下,布斯准将下令手下的第21装甲团(总督卫队)向195高地的方向前进,营救沃辛顿部队,不是正在双方交战的140高地,而是没有什么枪声的195高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真正的沃辛顿部队却在这一错误决定下,被抛在了一边。

沃辛顿中校自始至终都强烈相信,他和他的部队完成了既定任务,占领了195高地,而且必须坚守,问题只在于援军一直未到。如果他意识到走错了地方,或许会改变主意,带领部队或是打回盟军一方,或是强行进攻法莱斯以北的德军阵地。在坚守和等待援军的决定下,沃辛顿部队在140高地上坐待,不作整体突围或进攻的打算。

与此同时,乌策上校在两条战线上作战,一是打退波兰坦克纵队南下,避免盟军南北两部汇合,另一条是攻下140高地,解决对法莱斯威胁最大的这股敌军。波兰坦克部队撤退之后,他的重心放在拿下140高地,汇集当时能够组织起来的部队,对140高地发起最后攻击。盟军炮兵部队未曾向这个方向大发火力,盟军飞机在黄昏时分也返回基地,给以乌策上校完成清剿任务的最好时机。

沃辛顿中校最后一次视察了他的部队,能够开动的坦克已经驶离,留下只能被击毁,剩下的大多是步兵,一些中级军官也已撤离。德军于傍晚时分收紧包围圈时,沃辛顿中校正在迫击炮排同其他军官交代任务,被德军迫击炮弹击中阵亡。麦克佛森少校承担起指挥责任,马上明智地改变了沃辛顿中校的死守命令,下令夜间突围,撤向北方。之前从北方挺进到这里的加拿大军两个团,第28坦克团和阿轮冈团,至此任务完全失败,剩下的就是尽量避开德军的搜捕,分散逃亡。

先前被俘的梅泽尔中尉,此时劝说旁边的加拿大士兵投降,结果带出来23名士兵,返回到麦尔上校的指挥部,其他加军各有选择,有的投降,有的逃走。也许只是在波兰坦克部队次日来到140高地,基钦将军才获知沃辛顿部队的真实位置,之后下令手下部队去夺取真正的195高地。

德军第85师在齐尔将军带领下,终于赶到了法莱斯,先头部队只有两个连,是骑着自行车来的,又是轻装步兵。经过从特兰的长途奔袭,他们向麦尔上校报到,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马上被派去140高地,清除最后几处加拿大军残余部队。

沃辛顿部队的遭遇非常奇特,数千名部队和大批坦克,会在平坦广阔的法莱斯平原上,光天化日之下凭空消失。另一方面,被节节逼退的德军残余部队,竟然在局部地区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歼灭战,以少数兵力切割分离了敌军一个步坦旅,并在当日解除了敌军直捣法莱斯的危险。这在诺曼底战役后期是少见的,因为盟军联络方式的改善、炮兵空中打击力量的绝对优势,以及充足的增援部队,让德军几乎没有快速围歼盟军成编制部队的机会。美军在莫尔坦之战中扭转战局,就是一个前例。加拿大和波兰部队在140高地失去联络,许多漏洞结合在一起,以致给了麦尔上校的残余装甲部队一个罕有的机会,反击、包围和彻底清剿深入自己防线的敌军部队。

麦尔上校的部队还在真正的195高地抵抗加拿大军队的进攻。沃辛顿中校的第28坦克团的兄弟部队,第21坦克团,接受了拿下高地的任务,但用了近五个小时才准备完毕,刚刚出发,就被德军在基斯纳树林打出的炮火,切断了他们的进程,整天都处在敌军火力之下。乌策上校部队在那个树林的阵地,遭到加拿大第八旅的三面包围,195高地本身,则是由第89师的残兵和欧伯特少校的战斗群把守的,在8月9日免于失陷,而是在次日凌晨盟军的偷袭中,丢掉高地,但继续守卫着半边山地,发射迫击炮和发起小规模反击。

加拿大第二军于8月11日早上下令停止“总计”攻势,到那时一共突破了八英里多的距离,从195高地威胁着波蒂尼,但到法莱斯还有同样距离的路要走。西蒙斯将军的策划指挥,显得过于细致精密,甚至复杂,在战场上失去得到完全执行的可能性。就整体而言,盟军的13个坦克团被德军一个坦克团挡住,约六个师的兵力攻击德军不到两个师,不计几千架轰炸机的火力,前进了预期进度的一半的距离。在两多月的地面战役后,英加军队还在卡昂和法莱斯之间的平原上爬行,而德军获得最后一个机会,让尽可能多的部队逃出盟军设下的大包围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