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正义”一词,看似简单,却有种不同寻常的复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人们按自己的等级做应当做的事就是正义。这就是说,一个处于不同环境,不同群体,不同地位的人,对正义的看法都是不同的,是不是有点像是盲人摸象?
百度说,“正义”属于伦理学、政治学的基本范畴。通常指人们按一定道德标准所应当做的事,也指一种道德评价,即公正。
对于美国来说,他们所谓的“民主”就是正义。凡是不和他们心意的,就推翻他,或者鼓动其他国家的反对派,推翻现政府。美其名曰,让人民当家作主。
中华民族的文化里,锄奸扶弱是正义,我们尊老爱幼是正义,我们尊师重道同样是正义。可是世间哪里这么容易区分正义。没错,正义就是这样的玄妙。
以前有一道选择题:如果杀一个人就能保住100个人的命,你是选择杀还是不杀?
如果我处于独立于1000人之外的相对安全的位置,那么我杀了他,可以救1000条人命,不杀他,那我就间接的杀死了那1000人。无论怎么选,我都是杀人凶手。在理性上,我当然会选择杀了他,但是我是一个被动懦弱的人,最终的可能就是在踌躇中被动的选择了不杀。
如果我是那1000人中的一个,杀了他就可以保全自己,客观上也能保全其他的999人。当然理性上杀了他是最“理想”的选择,但是我也不会去杀,因为即使救了那999人,他们可能也不会感激我。
一、真假难辨的正义
1、小说中的岳不群,可谓典型的伪君子,这些人在世人面前是一套,背地里做的又是一套。直到快到小说的尾声,我们才发现原来伪君子是这么的可怕。
2、现实中,那些道貌伟岸的专家,学者,打着专业的幌子,出卖着国家的利益。于是网络上有了爱国贼。不是说你爱国变成了贼,而是说,他们口头上爱国,却做着卖国的勾当,当然就有了爱国贼。
3、如果说到国家,就更难辨别什么是正义,主席说的”糖衣炮弹“,就是说那些听起来好听的,吃起来好吃的,要当心。尤其是那些喜欢贪便宜的,常常被糖衣炮弹打中;有多少人在现实的战火中走过来,却在这糖衣炮弹面前倒下。国家间,比起国家利益,正义常常显得是这么的无力。不是网上有个段子,说”美国想打谁,就打谁;英国,美国打谁,我打谁;俄罗斯是谁打我,我打谁。。。。“原来国家间唯有实力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尤其掌握舆论和媒体的西方,及时你就是正义,也会被丑化。几年前,不是常常出现一些来美化汉奸,卖国贼的,丑化英雄文章,如:美化秦桧,汪精卫,丑化岳飞等
二、正义与利益的关系
不管他的帝王是如成吉思汗般的暴戾,还是像唐太宗李世民样的伟大,他们或许性格不同,但是他们都有,并且让他的子民们都有一种叫做正义的品格。

正义,这个每个人心中最重要的品格,曾经是那么的耀眼,万物在它的面前都黯然失色,但现在,他有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叫做利益。

当“正义”遇到“利益”每个人的人性才是真正接受考验的时候,英雄和狗熊在此表现的淋漓尽致。

三、化解“正义”与“利益”的矛与盾
商人逐利,人尽皆知;这里不想大谈一些社会的现象,所谓生不起,吃不起,住不起,死不起;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确实存在;这里更不想谈,从前的毒奶粉,地沟油,毒馒头,瘦肉精和楼歪歪。我只是想说的在利益面前,如何才能让商人不忘”初心“。大秦时期,”商道唯德,利末义本“或许才是商人应该坚持的。唯有坚持做良品,做精品,才能让事业成为一个永世传承的百年老店。那些短视的商人,或许可以得到一些眼前的利益,但是往往最容易受到道德的唾弃和法律的严惩。

而对于个人而言,真正以”义“立身世间,才能得到身边人的尊重;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所谓”人心“大概就是指你曾经做的任何事,都会有曝光的一天,或许你曾经瞒过了大家一段时间,但是只要是曾经种的”恶种“,总会结下”恶果“。只有广播善缘,才能得到回报。

利益和正义虽然是一对敌对兄弟,但是又一个也不能少;就如同我们战斗中的矛与盾。阴与阳,舍与得。让正义与利益和谐的统一,是这个社会和谐的基础。如今的社会,已经不再提倡你死我活的博弈,开始讲双赢或者多赢;已经不再盛行所谓的国强必霸,而是讲多极化共存;已经不再争“零和游戏”,而是将平等互利,多文明求同存异。

生命是如此的精彩,各种利益和正义的博弈,如同一个竞技比赛。让我们在规则中不断的提升自我,用智慧和汗水浇灌出一场友谊赛。
人立天地间如此,一个组织能生存这个社会也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屹立蓝星更是如此,当一个国家走进道德的洼地,另一个国家就登上道德的高地。与其各种走向道德的洼地和高坡,何不携手走向一个曲折向上的顶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