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自澳大利亚公布将为本国海军购置新型潜艇一事起,日本的苍龙级潜艇就密集出现在相关新闻之中。本月,日本海上自卫队更是出动一艘苍龙级潜艇穿越南海访问澳大利亚,以近似“实际部署”的方式直接向澳方当面展示苍龙级。然而,就在近日,澳大利亚通过电话向日方通报,澳大利亚新潜艇招标,没有选择日本作为共同研发的伙伴。日本新华侨报网刊文称,日本小聪明用尽,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澳大利亚的拒绝,打碎了日本军事出口的美梦。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日本苍龙级潜艇出访澳大利亚

对于这样的结果,日本政府一时很难接受,日防卫大臣更宣称要澳方解释“为何不选择日方的设计”。一时间,各大媒体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说法。一些日本国内的右翼分子对苍龙级的落选极为“愤慨”,在他们看来,日本最大的败因并非在于自己或澳大利亚,而是和此事没太多联系的中国。花熊不得不说,你们甩锅扣帽子的功力着实深厚,咋啥事情都能让中国背锅?当然,花熊对苍龙级潜艇落选一事也有自己的看法。那么,苍龙级潜艇为何高调出征却落得惨败而归的结果?日澳军事同盟关系真的被中国拆散了么?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日澳联合演习

要潜艇技术也要经济发展——两头皆负的日本输在了起跑线上

从本月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苍龙级潜艇访问澳大利亚中,我们可隐约感受到某些不寻常之处。大多数情况下,军舰出访的任务都是交由水面舰艇来执行的,如航空母舰、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等主战舰艇。当然,补给舰、医院船、指挥舰等非一线作战舰艇往往也会成为对外访问的绝好选择。相比之下,我们很少听说由潜艇来承担出访任务的事情,过去很少,未来也会很罕见。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潜艇具备巨大的威慑性

究其原因,对于任何国家来说,无论是常规潜艇还是核潜艇,其都是一种带有战略性威慑意味的特殊武器。潜艇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其无与伦比的隐蔽性和难以防范性,以及由此带来的隐性威胁与巨大破坏力。换句话说,所有装备了潜艇的国家几乎都将其作为本国海军、乃至全国武装力量中的一张王牌,国之重器又怎能轻易示人。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将本国最先进的苍龙级潜艇近乎毫无保留地送到澳大利亚供其随便观摩,这种痛下血本的行为背后似乎表明日本对此次澳国潜艇竞标势在必得。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德国212型潜艇,此次参与竞标的是其改进型,即216型

然而,在花熊看来,日本在此次竞标中或许早就已经败了,其输在了起跑线上。苍龙级潜艇不辞辛苦地跑到澳大利亚,也只是扮演了一个“陪太子读书”的悲惨角色,成为澳方向法德两国的竞标潜艇进行压价的手段而已。

站在澳大利亚的角度上来看,其既想获得一型优秀的潜艇,以更新本国海军潜艇部队落后的装备;又希望其能在本国进行建造,在提升自身技术水平的同时为社会提供大量工作岗位,以对国内经济产生向善的影响。显然,这两大欲求缺一不可。从技术上来说,苍龙级不可谓不先进,自其诞生之日起就有“世界最先进常规潜艇”的美誉。但如同“好用的枪才是好枪”这句话一样,看似先进的苍龙级并不符合澳大利亚的胃口。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自苍龙级潜艇诞生起,其就挂上了“最先进常规潜艇”的名号

从此次竞标中我们可看出,澳大利亚最为重视的一点就是潜艇是否具备AIP(不依赖空气动力装置)技术。澳海军潜艇部队此前使用的是进口自瑞典的科林斯级潜艇,这型在当年纸面性能高的吓人的潜艇在实际使用过程中让澳大利亚人吃尽了苦头,落得一身骂名。日本此次参与竞标的苍龙级潜艇“聪明”地放弃了本身装备的源自瑞典的AIP技术,即斯特林式轮机系统,转而推荐了本国的锂离子电池装置,但这或许成了日本人最大的败笔。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国际公认的AIP技术主要有三种,即闭式循环柴油机、斯特林发动机和燃料电池。相比起燃料电池,锂离子电池虽具备重量轻、成本低、重复使用率高等优点,且早已在电能汽车等领域获得部分推广应用,但其在军用领域依然是一个“新兵”。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燃料电池型AIP系统

花熊以为,锂离子电池是否能在高烈度的战斗和粗暴使用的环境中有效发挥作用,恐怕任何人都不敢对此打包票。倘若其在你死我活的战时状态下突然发生巨大问题,那将是一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灾难。因而,澳军方务实地选择了其他国家潜艇的AIP技术,而不是花哨但不敢保证质量的日本货。日本人看似颇费心机地避开了口碑不佳的瑞典产品,但其在替代品的选择上显然缺乏全局经验,还是那句话,“好用的枪才是好枪”。

单是子系统领域,日本就已经输人一头,而技术转移的薄弱和难以促进澳国就业更决定了日本的必败无疑。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澳大利亚海军此前装备的哥特兰级潜艇

澳大利亚此次砸出390亿美元的血本进口12艘常规潜艇,平摊下来每艘潜艇的价值超过30亿。显然澳国欲借此机会掌握世界先进潜艇的相关技术,并通过在本国建造的方式解决部分就业问题,促进经济发展,同时培养一批潜艇领域的相关人才。可惜(或许我该说幸好),日本未能接受澳大利亚的要求,其不准备在国外建造苍龙级潜艇。

在花熊看来,日本或出于保密原因而做出此种选择。但若站在澳方的角度来想,其他竞标国都一口答应的条件唯独在日本面前碰了壁,其很有可能将这理解为日本人在自己面前端架子、玩自大。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俄罗斯阿穆尔河级潜艇内部图,可看到AIP装置

关键的AIP技术缺失,潜艇建造无法促进就业和刺激经济,更对本国掌握潜艇技术毫无帮助。如此一想,苍龙级空挂着“世界最先进”的头衔,却根本不符合澳大利亚的需求,失败乃是必然的。您就是全员出动,排成一个水下舰队访问澳大利亚,也同样于事无补。

认清现实的澳大利亚——照顾盟友更要顾忌中国脸色

针对苍龙级潜艇的落选,不仅日本国内部分媒体宣称是中国向澳政府施加了压力,“逼迫”其放弃日本产品,就连一些西方媒体也在大肆渲染“澳大利亚不愿激怒”中国的论调,甚至有人说日澳军事盟友的关系或因中国而出现裂痕。对于这些说法,花熊认为其确实有些耸人听闻和过于夸张,不过我们确实不能无视“中国态度”的重要作用。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中澳签订贸易协定

事实上,中国早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家,澳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对华进出口贸易。在这一点上,不论是美国亦或是日本,其都难以取代中国在澳政府心中的绝对地位。中国既然在日本参加澳大利亚潜艇竞标这一问题上摆出了反对姿态,那澳国必然需要对其进行考虑。

当然,中国对澳经济的巨大作用还不足以完全动摇澳政府的决心,毕竟其进口武器装备的第一目的是为了增强维护国家安全的实力。在国家安全面前,经济利益是可以被往后放的。所以说,澳大利亚明智地放弃日本货的另一大原因就是担心随之而来的政治风险。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执意修宪的安倍晋三

日本不仅是二战战败国,其还不愿正视历史,屡屡美化侵略,甚至有重新走上军国主义之路的倾向。近年来,随着日本放宽武器出口禁令、修改《和平宪法》、强推《新安保法》,其军事扩张的野心已愈发明显。作为其武器出口的第一次尝试,对澳出口苍龙级潜艇的企图遭到了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亚洲多国的反对与担忧。究竟该不该帮日本开这个头,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澳政府自然需要细细权衡一番。

况且,安倍政府在向澳大利亚推销苍龙级时,自始至终都将“日澳关系”和“军事同盟”挂在嘴边。这等于为这笔订单添上了浓浓的政治色彩,背后的目的和野心有点太露骨了,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日本借潜艇订单打造“日澳反华同盟”。世人都看得出来的道理,澳政府精英阶层自然也不是傻子。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中国海军航母战斗群

同日本联手或许一时爽,但我们可以想一想,随着中国不断发展与崛起,一旦未来某一天北京彻底摆平东南两海,且中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足以将美国势力挤出半个亚洲,罩在日本头上的美国保护伞可以见风后撤,毕竟中美离得远着呢,但谁还会来管日本?日本一旦屈服(不论是心甘情愿还是被迫的),下一个又会是谁?还有多久会轮到澳大利亚?虽然离这一天的到来还很远,但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与美国国力的衰退,其已经仅是时间问题了。因而,澳政府必须有所顾忌,切不能为了与日本的军事联盟而激怒北京。

日澳军事同盟是被中国拆散的?

苍龙级的失败是早就注定的

综上所述,尽管日本自2014年就开始为苍龙级潜艇出口澳大利亚喧声造势,更殷勤地让潜艇开到澳国家门口。但是,无论从单纯的适合度角度来讲,还是从中澳日三国关系上来看,澳大利亚都很难断然选择日本货。日澳同盟的大方向不会改变,但中国态度已经在澳政府心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超越日本。因而,花熊坚信,苍龙级的失败绝非偶然,而是必然。(花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