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军绝望的最后一击

德军的法莱斯战线在“古德伍德”之后,相对稳固,西部美军第一集团军在突破之后,遇到德军后续部队更有组织的抵抗,放慢速度,只有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乘虚而入,沿西线边路挺进。

此时第三集团军下的第15军,下辖第79和90步兵师和第五坦克师,军长为海斯里普将军。他们全力冲到拉瓦勒,然后转向东方,沿大路向豪瑟将军总部的勒芒挺进。德军第七集团军全军溃退,面对一个步坦结合的军来袭,只能派出一个参谋人员,前往勒芒坐镇,把各色各样的零散士兵强绑在一起,防卫勒芒。他们期待的援军,是附近的第708步兵师,而第九装甲师还在艰难北行,绝无可能及时增援勒芒。

德军临时抱佛脚的防卫,对美军毫无效力,沿大路呼啸而来的步兵和坦克纵队,轻易地赶走零散德军,摧毁防线,于8月8日占领勒芒。当地是西线德军的一个重要物资基地,美军缴获了油料库,拿德军储备的油料加满了自己坦克的油箱。第15军向南突进,深入插入敌军防线,布莱德利和巴顿将军的目的,就是从边线绕行,设置一个大包围圈,希望把德军第七集团军,甚至B集团军群都兜底包在里面。

在德军方面,第七集团军左翼已在向卡昂南部靠拢,到了所有残余德军向东收缩和依次撤退的时候了,让他们逃出诺曼底,与加莱地区的第15集团军汇合。德军如果及时行动,保存实力,美军突破西岸沿线所造成的强大震撼力,将会大为减弱。

在克鲁格准备向东移动部队的时候,希特勒策划了“列日”行动,目的是在美军南下的时候,向西突击,初步目标是莫尔坦,把巴顿的第三集团军拦腰截断,再向北上,从西部反包围美军。希特勒此时仍然沉迷于德军曾经闻名于世的“闪电战”和突破马其诺防线的战绩,策划再次以出乎敌人预料的大规模迂回突击,挽回战场上的劣势。

这与克鲁格稳定西线、逐步撤退的策略,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原因之一是希特勒把那些德军“师”仍然当作编制齐全的部队,所谓的装甲师也是全员的装甲部队,所以认为西部的德军拥有发起大规模反击的实力。其实自从豪瑟将军率领党卫军第二装甲军来到卡昂战线之后,德军从来没有组织执行过师级规模的攻势,在盟军轰炸和炮击的压制下,完全没有施展的机会。许多德军师缩减到一个团或半个团的规模,在7月20日政变之前,受到后备军输送补充兵员时格外缓慢的严重影响,战斗力大减,在盟军火力下甚至难以自保,B集团军群的弹药储备也下落到极限,前线德军在守卫战中都要限制火力射击密度,炮兵掩护支援聊胜于无,几乎要靠前线士兵的血拼,冲锋反击等于是自招伤亡。

克鲁格对希特勒的“列日”行动充满怀疑,但是在7月20日之后的严酷政治环境中,他随时面临被当作抵抗组织一员而被逮捕的危险,自然不再敢直接对希特勒提出质疑和违抗。更何况对西部作出有限反击,是稳定战局的直接简单的方法,所以他在被迫执行“列日”行动计划的同时,力图控制规模,保持实力。

此时的一个有利条件,是巴顿将军指挥的第三集团军公开出现在战场上,他那个蒙骗德国人的角色已完结,德军不必再担心加莱防线,第15集团军得以全力派出增援部队南下。克鲁格自7月底就在等待一个装甲师和六个步兵师来到诺曼底战线,至今来的是第116装甲师和第84步兵师,第85步兵师开到了鲁昂,距卡昂还有一段距离,而全员编制的第九装甲师还在北上的路上。

预计发动的“列日”行动必然要动用装甲力量,向西开拔。第二和第116装甲师责无旁贷,部分部队已经开到维尔地区。党卫军第一装甲军的迪特里希将军对调动他的部队,十分勉强,直到克鲁格搬出希特勒的命令,才被迫同意让第一装甲师西去,只留下残缺不全的第12装甲师在法莱斯以北防守。克鲁格还想动用党卫军第二、第九和第十装甲师加入攻击莫尔坦,前两个师的距离最近,原本调动方便,但英军发起进攻,那两个师抽不开身,最初不在作战计划里面。希特勒要求汇集八个装甲师的力量,克鲁格在加上党卫军第一和第二装甲师后,只能召集到四个。

党卫军第一装甲师被第89步兵师替换,开始向西开进,进入到维尔地区,未被美军侦测到他们的行动。在四个装甲师中,第二师实力减半,党卫军第二师相当于一个团,他们的防地由第353师战斗群临时补上。四个师加起来拥有不到200辆作战坦克,比一个全员的美军坦克师还要弱。经过这一紧急调整,在10天的时间内,科坦廷的德军丢掉防线,逃出圣洛,然后又转过身来,发起反击,令他们自己和美军都感到意外。

方克将军奉命从科芒赶来,指挥这支新组成的装甲力量,他自己确定的目标与克鲁格的相似,有限度的突击和稳定西部战线,而非希特勒的宏大反击反包围计划。他手下现在有国防军和党卫军各自两个装甲师,要由他来协调指挥,无疑需要豪瑟和艾伯巴赫将军的支持。

方克将军把反击时间定在8月6日,过于仓促,以致刚刚逃出“龙赛口袋”的党卫军第二装甲师余部很难赶上出发时间。希特勒和德国空军承诺的1000架战机,也都不见踪影,并不可靠,但方克将军不愿再等,一旦美军大举突破,或者英军攻到法莱斯,这一装甲攻势就再也没有意义了。

方克将军选择在夜间发起攻击,也不进行炮兵轰击扫清敌人阵地,为的是实行偷袭,尽量不让美军有所防备。他把第二师放在中央位置,偏北是第116师。党卫军第二师被放在左翼,直对着莫尔坦,再左边由第266和275 的小规模战斗群支持。正在路上的党卫军第一师被方克将军当作预备队,赶不上发起进攻的时间,也就是说即使在名义上,开战时也只有三个师参加这次突击。

德国空军在诺曼底战线悄无声息,以致米德尔顿将军在登陆之后,直到6月底才首次看到头顶上有德军飞机飞行。但为了这次反击莫尔坦的行动,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聚集了从后方调来的战机,并于8月6日在莫尔坦地区进行了空袭扫射,造成当地美军的伤亡。这对方克将军来说,并不能弥补德军在地面装甲力量上的严重弱势。

在发起进攻之前,方克将军才发现,第116师完全没有进入出发地点,施维林将军行动缓慢,不服军令,对方克将军的催促置之不理,迫使整个发动时间推迟到半夜之后,而整个第116师依然如故。第84师在第116师的右翼,补上了留下的阵地,让美军的豪茨将军都对他们的防守感到钦佩。但他们争取来的时间被第116师的浪费掉了,施维林将军出于对整个战局和“列日”行动的悲观看法,更为注意保存本师的实力。到了8月7日凌晨四点,“列日”行动正式展开,无论第116师到位还是没有到位,都无法再拖,必须在天亮之前进行。豪瑟将军收到方克将军的汇报,有意把施维林将军解职,但又担心临阵换将的负面影响,最终没有同意。

其它装甲力量发起了“列日”行动,党卫军第二师在巴乌姆上校的指挥下按时出发,第17师约一个营的残兵跟在后面,在黑暗中向前突进了几英里的距离,越过毫无准备的美军阵地,直取莫尔坦,很快拿下该城。他们打掉美军的一个营部,却没有时间仔细搜查残余敌军,使美军120团的部队得以隐藏或躲在几个坚固据点里。巴乌姆上校把注意力转到下一个目标,圣伊莱迪尔,在到达阿夫郎什的一半的距离上,决定利用迷雾天气的掩护,尽量取得更深突破。他部下的坦克迅速出城,最多又前进了四英里的距离,基本上是按照预定计划作战进行的。

国防军第二装甲师事前预计从第116师挪用一个坦克营,被施维林将军拒绝,但第二师还是在路德维希将军的指挥下,按时发起进攻。第二师分为两路战斗群,一路先行,考斯塔斯基少校的带领下的304装甲掷弹兵团,冲向托夫,之后迅速接近阿岱莱埃,进度同南线的党卫军部队相似,但考斯塔斯基少校阵亡,这支战斗群一时停顿下来。这时党卫军第一装甲师的部队总算赶到了,拨出一个坦克营和其它掷弹兵队伍,增加了43辆豹式和7辆四型坦克,加强了突破力量。第二师拖后出发的另一支战斗群也在浓雾中顺利前进,遭遇少许抵抗,到达托夫南方的瑞维尼,前进了四英里的距离。这次反击至此在中路和南路取得了有限的进展,只到达距阿夫朗什一半的距离,突破宽度不够,由于第116师未能按期抵达北方的目标赛仁斯,把在阿岱莱埃的第二师部队的右翼,暴露在北方美军的威胁之下。

美军“大红一师”在8月2日占领了莫尔坦后,新的第20军在该城以西部署,辖下两个步兵师和一个法军装甲师,正好处在“列日”行动要经过的路上。第30师在8月5日奉豪茨将军之命,接替“大红一师”占据莫尔坦。他们进入该城的时候,正在方克将军发起“列日”行动的几个小时之前,赶在德军的前面,部署好了先头部队的防守据点和纵深。更为重要的是,第120团2营出城占领了东方的317高地,利用高度监视周围地方德军的撤退和部队调动。该营是个带四个连的加强营,配备重武器和反坦克炮,为了监视目的,特意带上了一个炮兵观察组。这些调动部署在很大程度上挫败了德军的“列日”行动。

第30师原本未曾预期德军会回师反击,本师计划向东穿过广阔林区,一路打到东南的重镇阿朗松。德军的反击一时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在匆忙之中丢掉莫尔坦,却保住了317高地上的二营。美军的最初反应是其一向可靠的空中力量,紧急召唤而来的300多架“台风”和P-47战斗轰炸机一直在空中徘徊,等待雾气散去,一时无法干预地面上的两军交战。德军指挥官也在焦急地观察天空,他们排列在公路上的坦克和装甲车辆,即将面临空袭的可怕后果。一等到雾气散去,美军战机立即展开习以为常的轮番飞行扫射,沿着公路任意轰炸,把正在前进中的德军装甲队列打成一堆废铜烂铁,德军在开阔地带和公路上无处可躲,非死即伤。空中聚集的美军战机太多,争抢攻击目标,甚至发生了战机相撞事件。

这场惨烈的空袭轰炸进行了三个小时,把莫尔坦以西的每片土地都犁了一遍,成为坦克坟墓,反复侦察之后不见德军再有动静,才算罢休,通知美军地面部队向前推进。德军党卫军第二装甲师一度前进了六英里的距离,冲在前头,自然成为美军战机的重点关注目标,受损最重。到了中午时分,两个实力不足的装甲师都被压制在原地,动弹不得,再无前进的机会。失去偷袭的优势后,德军目前只求保住已经取得的据点,“列日”行动已经毫无动力和意义了。

美军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开始回击,拿回丢掉的地方。美军强大的炮兵部队,开始向莫尔坦附近已知德军阵地和行军路线连续发炮,得到317高地上观察组的极大帮助,德军所在位置和调动行动,都在观察组的眼皮之下,一清二楚,使美军炮火打得异常准确,杀伤力极大。为了清除这个致命的障碍,巴乌姆上校命令第17师的部队拿下317高地。该师残余部队已被派出支援第二装甲师,所以被迫从第六伞兵团拉出一个连的残兵,凑成一个营的兵力,开始向山上冲锋,并无人力和地形优势,遭受严重损失,山头仍在美军手中。对美军来说,名义上是他们的一个营打败了德军一个师。

美军第二营不断接收空投物资,在密集炮火支援下,坚持了下去。美军部署的155毫米大炮,射程14英里,从阿夫朗什就可以打到莫尔坦,而第四师的炮兵又从北面射击,把第二和第116师的部队都压制在原地。第30师召集了七个营的部队,以及从第四师抽调出来的一个团,配属了第三坦克师的B团,开始夺回莫尔坦的战斗。位于圣伊莱迪尔的第35师也加入了反攻,第四师从北方夹击,攻击前突德军的右翼,正在形成一个包围圈。第三坦克师的加入,抵消了党卫军第一装甲师的冲击力量,两支坦克部队的交手未分胜负,但依靠装甲师突破莫尔坦附近的美军,变得越来越没有希望了。

在最初的坦克突击停顿下来后,方克将军随即进行第二次尝试,把之前滞留在后方的第116装甲师大部,以及新近到达的党卫军第一装甲师的主力投入战斗。鉴于第116师消极行动,师长又违背军令,拒绝拨出一个坦克营去支援第二师,豪瑟将军最终同意将施维林将军解职,让他去集团军部报到,由方克将军的参谋长莱茵哈德上校暂时顶替,任务就是催促第116师尽快出发。

但116师的部队此时出人意料地拒绝听从新指挥官的命令,让方克将军非常震惊。这在德军中是极为少见的现象,替补指挥官在指挥部队时一般都十分顺畅,例如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师的巴乌姆上校,被调去指挥王牌师党卫军第二装甲师,也没有发生类似的现象,所以第116师的抗命举动性质严重。

就在方克将军着手处置116师时,希特勒对“列日”行动未能取得预期成果感到不满,于8月11日下令让艾伯巴赫将军取代方克将军,他重回第47装甲军。这一人事变动的直接结果,就是艾伯巴赫将军马上将施维林将军官复原职,让他重掌116师,其中师参谋长古德里安上校的特殊背景也起了作用。

为了加强装甲力量,“列日”行动的第二波把党卫军第十装甲师拉了进来,让他们进攻圣伊莱尔迪,而第九装甲师仍然被英军钉在原地脱不开身。在进行莫尔坦的同时,艾伯巴赫将军也在关注阿郎松方向的局势,美军第15军正在从勒芒转向北上,构成布莱德利将军设计的小包围圈,威胁到德军在那里的通讯储备大本营。所以艾伯巴赫不能完全忽略来自南方的威胁,把希望寄托在正在北上的第九装甲师身上。约拉斯将军率领的这个师是个全新未损的部队,德军在动用第九和第11师装甲师之后,整个法国就再也没有新的完整装甲师了,因此法国南部的G集团军群司令巴拉斯考维茨将军极力反对把唯一的第11装甲师师调到诺曼底,他最终如愿,只有第九师奉命北上。

在竭力争取之后,克鲁格和艾伯巴赫将军终于说服了希特勒,把部分兵力向南方移动,以打破美军正在设置的包围圈。借助这一微妙的转机,艾伯巴赫将军把重点从希特勒热心的“列日”行动,转到打破包围和逐步后撤上。随着德军向阿朗松方向调动,连最高统帅部最后也放弃了“列日”行动。莫尔坦方向的战斗激烈程度日益减弱,预定向圣伊莱尔迪的进攻,悄然停止,前线德军的主要动作是巩固阵地,打退美军的反攻,党卫军第二师同美军第30和35师部队持续交火多日,减慢美军的前进脚步。

美军第30师于8月12日拿回莫尔坦,逼退德军装甲部队,而第4和第9步兵师,加上第3坦克师,迫使德军第二装甲师后撤。“列日”行动明显不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只是在制造美军伤亡的同时,耗费德军实力而已,超过一半的坦克已经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中被击毁,令他们的装甲部队更加名不副实。在诺曼底德军应该准备东撤的时间内,希特勒强制实施的“列日”行动,非常微弱的最后一击,把相当数量的装甲和步兵部队扔在效果十分有限的突破行动中,并拖慢了德军有序向东撤离的速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