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蒋介石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坚持写日记,从1915-1972年没间断过,这些日记,对于中国对于蒋介石,都是历史关口。2006年3月底,胡佛研究院公开1917年到1931年的日记;2007年4月2日,胡佛研究院宣布公开日记中的1931年到1945年的手稿。

《蒋介石日记(1915-1936)》蒋介石 著

1915年

[5月9日]袁世凯承认日本要求二十一条

[8月14日]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发起筹安会,鼓吹帝制。

[9月30日]总理派胡汉民、杨庶堪等赴菲律宾,邓铿、许崇智等分赴南洋各埠,筹讨袁军饷。

[12月25日]蔡锷等组织中华民国护国军,起义于云南。

1916年 1

[5月18日]未时,陈其美被袁探刺死于日侨山田家中。余哭之哀,收其尸以归,并为经纪丧葬,自撰文祭之。

[7月31日晴]接北京曲同丰及总统府秘书来电各一件。午后,总司令(居正)出发晋京,许先生(许崇智)到司令部,代理总司令办公。(括弧内文字,为评点者注,以下同)接日本守备队电话,因有本军在南流站铁道附近,与敌军对阵,该处果有本军(中华革丵命东北军)队伍否,要求查复。即查孟九浩军队驻扎该处附近,承认该队为本军所统是实。

复接济南钟蓬山致总司令来函,以本军有在南流附近各村庄抢劫焚掠等事,似与守备队(日军)今日通报情况相近。即饬第一师长(朱霁青)查办。六时许,接守备队电话,晚间有该守备队斥候于城墙附近练习,请总司令通知各团、队,不致彼此误会。

晚间,介石出城巡查,自南关(淮县城南门)过白琅河,至东围子操场附近一带视察后,即由东围子过的琅河回城,十一时回总司令部。

今日所发命令如左:一、总司令部各处,每日须派一员值日。二、总司令部每日办公时间。三、催送各师、旅花名册。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如左:一、见各处卫兵口号不明;以后对答者,须唱当晚口号。二、见各处外表名称,仍有未照改编名称张贴者,须限期一律改换。三、枪匠须赶紧雇用,废枪迅即处理。四、测绘人员须整顿。五、卫兵勤备细则须修订。

今日,伊东知也过潍,来司令部参观。

[8月1日晴]

午前,介石奉许(崇智)先生命,往第一师及第一、二各旅司令部视察及往会各司令官。午后,满铁副总裁国泽(新兵卫)氏过潍,派巴(泽宪)参谋赴站迎迓。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如下:一、担枪有枪身向上及向右者,以后当下令皆改为向右,以归统一。二、骑兵乘马时,须用皮鞋,宜饬因粮局发给。三、征兵身材之长短、及年龄、体格多有不及者,宜令各团、队长认真选择裁减。

四、总司令部的护兵及小使,须认真裁减。

[8月2日午前阴、午后雨]

今日,接第二师长吕子人报告--“攻击景紫(景芝)镇之敌军,已被击退;而胶州方面敌军,在百尺河附近,亦有袭我之势”,当时由代理总司令电质张怀芝,限其24小时内答复。午后,潍且商会及绅士10余人来谒代理总司令,未见。颐寿堂主与前张(汝钧)知事通同作弊,有钱项之嫌,令因粮局传问。

今日由参谋处所发通报如下:一、通报第一师长--以大局未定,对于寒亭及流饭桥各处敌军,当作警备,令其东至于河头,西至王家楼、杨家庄一带地形,迅即侦察,每晚派小哨监视。二、通报第一师长--各营、各连分扎地点,限于初6日以前报告。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事丵件如下:一、军械局须整顿。二、副官处外宾及属员,拟选择。三、军队卫生宜注意。四、红十字会医院,开支太大,院址当迁入城内,且须与该会另订规章。五、城外通讯处可撤销。

[8月3日晴]

今日,接总司令(居正)由济南所发手谕--以竭力整顿军队为首要。(总司令)今日当可晋京。

羽佐田中尉(日军)来告:“山东督军署派任某往高密方面,调查战况,未知其用意如何。”

午后,饬第一师侦察庞家方面敌情,及警备一切。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如下:一、总司令部应添侦探员数名,以便临时派遣,参谋处当设谍报一科。二、总司令部拟添总值日员一名,由参谋与副官各处长轮流担任。三、各团、队所有军械军装,拟令其限日呈报。四、警卫骑兵、步兵队,当改为卫队步兵、卫队骑兵为是。

今日参谋处所发通报:一、催军械科造表册。二、催经丵理局造表册。

[8月4日晴]代理总司令(许崇智)派介石至西操场观操,飞行机试验滑走。接孙先生致总司令电一件,商酌晋京事。

今日参谋处所发通报:一、致第一师长--查报各团、队起居日课时间。二、致各处司令--发给新兵教练顺序表。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如下:一、各目兵须令其熟练本师、旅、团、营、连名号,及其官长姓名二、各团、队起居教练时间,须归一律。三、师司令部,每日当派值日员1名,定时来总司令部副官处传授命令及报告。四、总司令部卫兵,当设号长及号兵若干。

[8月5日晴午后雨]午前,代总司令派介石往于河头方面侦察地形。接张怀芝(山东督理军务长官)复电。午后,令赵(玉中)旅长调查南流孟九浩焚掠之案。

今日,总司令部所发命令:一、各独立机关,每日派值日员来部,传授命令及报告。二、令第二师长调查景芝镇当时开战之实情。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如下:一、总司令部出入人员,拟发出入证为凭。二、总司令部各物持出时,拟发持出证为凭。三、兵卒不得身着军服在各铺户坐谈,及行路时不得向商民恫吓敲骂,总司令当下令痛诫。

[8月6日晴未刻雷雨]

第二师长吕子人派璩济吾来潍,见代理总司令,商议一切,及请领饷项。军械科长王任辞职,由吴(藻华)参谋兼理。近有马海龙(后来证实有违命通敌情事,经下令逮捕)谋叛之报。特饬各城门严密检查。

今日所见,拟整顿之件:一、总司令部卫兵,每日须由副官处值日员点名检查。二、城门上五色旗,须换新旗,每晚由守门卫兵收下,每朝树立。三、骑兵须用皮鞋、皮带及裹腿,已饬经丵理局调办。四、目兵教科书须另外编辑,择其紧要简单者,俾得速成。每日所见,及时整顿,竭尽心力也。

[8月7日]

朝六时半,代理总司令往西操场观坂本(寿一)氏之飞行,飞高约800米突,飞行时间约15分钟之久。第一师长亦入场参观。八时,入第三团本部,与朱师长相谈毕,乃回总司令部。探报:张安幼及眷属,昨日将出南门逃避,为守卫兵所阻。吴参谋兼理军械科长。

今日所见,拟实施之件:一、总司令部拟设军医科,且须委军医科长。各师、团、队亦宜设军医,以资整顿卫生。二、代理总司令命各队出操时,须先施5分钟柔软体操,以练筋骨。三、各城门须严密防范。第一师师长为副官长陈中孚之心腹朱霁青。其部队纪律甚坏,故而以整饬军纪为己任的蒋介石与朱师长相谈。

1916年 2

[8月8日晴]

代理总司令派介石往高密第二师,调查一切。

接第二师长占领王家台及对日交涉之电,代理总司令即告日人以我军占领王家台之理由,与之直接交涉。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 一、各师、旅操法,当照民国二年之操典施行。 二、各师、旅所有各式枪械,分别种类,每连当用同式枪械为是。其有不足一连之数者,则每排同式亦可;如仅有数支者,当由军械科收回存储。以免参差不齐,及战斗时补充子弹之复杂。 三、现用枪械,均无刺刀皮件。各师、旅军衣,当照第二师式样,腰间添束带一条,代作皮带之用。 严格按操典施行操法,统一装备,均为当务之急。

[8月9日晴]午前,介石往第二师各团、队看操,操法较为整齐。

第五团约有三连之数,步枪足有一连。第七团约有二营之数,步枪约有一连。其余部队,闻已出发,派赴景芝镇约有一营,王家台约有三连云。高密营房不齐,操场狭小,内务外场,较难整顿。午后,介石回潍。

今日所见,拟改正之件:一、下士学术各科,须格外留意。二、兵士老少不一,当精选严择,须照司令部所发征兵规则为准。 第二师各团、队操法较为整齐,为严格施行操典之结果。营房不齐,操场狭小,内务外场,较难整顿,是军防腐败所故,一时难以回天。

[8月10日晴] 发送第二师30年式子弹一万颗,以王家台方面战况紧急也。

第一师长函催饷项。日本守备军队得其军令部之电,为王家台占领事,劝我军退出。代理总司令据理力辩,万难退出。济南日本领事署之警察长,拟在潍县设立临时警署,代理总司令以此交涉移交济南督署为是,本军不能承认。

今日所发规条: 一、征兵体格、年龄等之规条。二、各师医官及卫生规条。 三、请假规则。

今日之所感:本军基础未定,整顿需时,如能上下一致,努力改正,则事尚非难也。军队名册未报,则实员之数难知,饷项无度,其难一也。装备之数不清,则种式难分,战斗力难知:一旦有事,计划难定。

以上诸件,为着手整顿之第一要件,而乃再三催报,期限早过,终未实行,甚为焦急,岂所发命令有不当欤?自歉何似!

尽管日以继夜、努力不懈,但是中华革命军的整训工作仍然迟迟不易推进,无法达到完备的目标,甚至有些简直是无可奈何之感!

[8月11日乍雨]

总司令由京来信,为曲同丰来潍,准其检阅事;由代理总司令邀集朱师长、陈副官长(中孚)会议,决议以不受其检阅,请总司令速回潍。当此外交、中央、周村三方面相与为难之际,若不同心一致,危险何似!

吾军今日之地位,如能联络中央,则一切难题不难立解。盖吾军之将来无论为改编及解散,非经中央承认不可也。否则,兵力未备,时机不正(原文似属笔误,“正”字当为“至”字。)财政困难,不特不能发展,且不能永久独立,为国为民,终以早日解决为是。况受人胯下,种种肘制,不一而足。延宕一日,即为国家多被一日之患乎! 发给第二师之子弹,以日人不许运送作罢。

王台事件,日本军令部来电调停,劝令退出,代理总司令却之。接日人电,有总司令不回潍县消息,代理总司令拟派介石赴京迎迓。

今日所见,拟改正者:一、士兵有过,不准罚跪,以保军人体面。二、因粮局不得自由支出,及征发各款当报告总司令交付经理局;所有支出,非过总司令之印,不准该局先付,则军费方能统一。

[8月12日晴]发陈英士先生追悼之电。代理总司令决派介石赴京,迎接总司令来潍。

1917年

[2月21日]总胤理著《民胤权初步》成书。

1918年

[3月20日]

撰上《今后南北两军行动之判断》。北军必由长沙陷衡州,取道赣南,进据潮汕,与其攻湘克韶之军胤队,以规取广州。倘川滇各军于衡州未失之前,克日东下,连定宜荆,以袭其攻衡军之后路,而潮梅之粤军,当张怀芝未抵赣州之前,力克漳龙,以其闽赣联络之势。如闽省得胜,则浙江摇动,桂粤闽浙,连成一长围之局,是长沙之得失,无甚关于大局也。

[7月25日]

撰上《粤军第二期作战计划》。

本期战略,第一,以主力集中于右翼,恢复右翼之势力,收复粤境已失之地,巩固潮汕之根据,以待左翼挺胤进部胤队之发展,再用主力取海岸道之捷径,向漳州正面进取,以策应左翼挺胤进部胤队之前进,与其会师闽江下游,以期于短少时间,迅速占领福州也。第二,以暂守左翼,唯须出一有力部胤队,向龙岩、延平方面挺胤进,威胁其侧面之薄弱而又危险之点,以动胤摇其漳州之策地及福州之根据地也。

[7月31日]

具呈陈总司令辞职。

[8月1日]

陈总司令派陈其尤赍函挽留余,遇子潮安车站。

[8月18日]

归沪,轮行稳疾。入夜,余对月华吐朗,追忆少年时奉母游招宝山及天童育王诸胜光景。

[8月23日]

晚,谒总胤理报告闽粤战况。

[9月27日]

卸第二支队司令官胤职。挈眷归沪上。

[9月28日]

奉总胤理命回漳。

1919年

[1月13日]

报告进攻永泰始末情形,并请准陈总司令调回永春、安溪梁、丘两部胤队至长泰,亲自督操训讲,以图日有进步。陈本支队根本改良办法,及全军编配整理方式,陈总司令不尽采用。

[2月19日]

撰拟《废督裁兵议》

[5月4日]

北胤京学生团三千余人,要求取消中胤日各项秘约,为外交示胤威运动。

[6胤月21日]

以陈总司令外宽内忌,难与共事,邓铿亦不加谅,志愿多违,愤然求去。乃致邓书以自明胤心迹,并邀转达。

[7月4日]

再致邓参谋长书。

1930年

[3月5日]

时局虽有发展,一再离合胤集散,但策略难定。联此制彼或联彼制此,皆非正本之道也。

[3月6日]

已叛而未归,反复无常者,不必姑息,此辈盖无所谓信义也;无论联甲联乙,与其联人以落边标,不如任其自斗,我则整理内部,充足兵力,或使甲乙皆得归顺而不敢斗也。

[3月8日]

已叛而未归,反复无常者,不必姑息,此辈盖无所谓信义也;无论联甲联乙,与其联人以落边标,不如任其自斗,我则整理内部,充足兵力,或使甲乙皆得归顺而不敢斗边。

[4月11日]

人胤民贫困至此,而某等尚欲谋乱,必使国亡种灭而后已乎!呜呼,天如有灵,其必不使中胤华如此长乱也。中正如有自私不公,而所为无益于党国与民众者,则立殛余身而速其亡也,勿使重苦吾民则幸矣。

[4月12日]

此次讨胤伐方略,须在战略与攻略上配合,而战术则在其次也。先由襄宛占领荆紫关,以通入陕之道,则战略已大半胜利矣。

[5月27日]

被以全力东侵,而对平汉线不留部胤队,是可谓孤注一掷,并非胆大妄为也。果上天厌乱,必可为我一网打尽。

[7月15日]

当此之时,唯有坚忍镇静,维系军心,以待其定,而期有济,若至万不得已,唯有一死以报党国。

[7月22日]

以后我军后顾无虑,军胤队运用乃可自如矣,唯成功与失败,常在一间,危险反可为安全之本,可不慎欤。

[8月3日]

无异奉方已参加中胤央战线,唯未参加作战。军事瞬息万变,吾唯战战兢兢,以期有济耳。

[8月13日]

近年所得战报每多危急,如无定力,未有不为所动者。无论接何急报,须休息五分钟,再加审察,则真胤相渐明,心神亦定,不为所欺矣。

[12月31日]

无父无母之身,又过一年矣。人只知我体面尊荣,谁知我处境之痛苦乎?若非为国胤家为民胤族为主胤义,则此身可以遂我自胤由。今不知何日始可以清白之身还诸我生者。诗曰:“毋忝尔所生”我其以此自念哉?

[除夕]

虽经历困难艰险,尚足自胤慰,免除厘金,固为最大成功,此外如今日发布之大胤赦令,与国胤民会胤议代表选胤举法,及宣告关税自主等,皆为国胤家之要政,至讨逆军事之胜利,其余事耳。

1931年

[7月12日]

康都下后即攻广昌,广昌下后,即攻宁都、兴国,赣匪不足平矣。

[7月14日]

以和日掩护外交,以交通掩护军事,以实业掩护经济,以教育掩护国防,韬光养晦乃为国胤家唯一自处之要道乎。

[8月12日]

剿匪之难,甚于大战,盖彼利胤用地形之熟识与胁从之民众,避实击虚,为胤所胤欲胤为,而官兵则来往追逐,疲于奔命。余细思之,如欲剿灭赤胤匪,绝非一朝一夕之间所能成功,唯有集中兵力,构筑据点,开辟道路,使匪无所藏匿,不得窃发,而我之官兵,则行动自如,如是乃可制其死命也。

[9月18日]

倭寇果乘粤逆叛胤变,内部分胤裂之时,而来侵略我东(三)省矣!呜呼,余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拼以一身报我总胤理!报我先烈!报我民胤族!

[9月19日]

日寇野心既一爆发,必难再收,东亚从此将无宁日矣。

天灾频仍,匪祸纠缠,国胤家元气衰敝已极,虽欲强起御侮,其如力不足何!

[9月22日]

日人侵略实行,世界之第二次大战于是开始矣!不知各国人胤士能见及此乎?

[9月23日]

此为一外交之转机,亦为我胤国内统胤一之转机,如天下不亡吾中国,则此次外交或不致失败乎?

[10月7日]

此次对日作战,其关系不在战斗之胜负,而在民胤族精神之消长,与夫国胤家人格之存亡也。余固深知我胤国胤民固有之勇气与决心早已丧失殆尽,徒凭一时之兴胤奋,不具长期之坚持,非唯于国无益,而且反速其亡。默察熟虑,无可恃也。而余所恃者在我一己之良心与人格,以及革胤命精神与主胤义而已。是故余志已决,如果倭寇逼我政胤府至于绝境,迫我民胤族至无独胤立生存之余地,则成败利钝自不暇顾,只有挺然奋起,与之决一死战,恃我一己之牺牲,以表示我胤国胤家之人格,以发扬民胤族之精神。

1932年

[1月10日]

内无壮备,遽尔绝交,此大危事也。

[1月29日]

余决心迁移政胤府,与日本长期作战,将来结果不良,必归罪于余一人。然而两害相权,当取其轻,政胤府倘不迁移,随时受威胁,将来必作城下之盟。

[2月15日]

财政不充实,何以为国?何以御侮?当力图之。

[12月9日]

剿除长江流域之赤胤匪,整理政治,为余之工作中心;如至不得已时,亦必先肃胤清赣匪以后,乃得牺牲个人以解决东北--此余深思熟虑经千百回而决定之方针也,国人知我心否?吾亦不暇计焉!

[12月23日]

倭寇攻热,必不能免,恐不出三个月之内,甚或进占河北,捧溥仪入关;或另觅汉胤奸作为傀儡,以伪胤造华北之独胤立,使我中胤华分块离立,不得统胤一,而统属于倭寇卵翼之下。其狂枉之欲,且得陇望蜀,不征服我全中国必不罢休也……

1933年

[1月17日]

非与之一战,对内对外,皆不能解决也。

[3月9日]

此时情形,固使余心难堪,而此后之事又不能直说,更感遗憾。然处此公私得失成败关头,非断然决策不可。利害相权,唯有重公轻私,无愧于心而已。

[3月28日]

于寇患及匪祸二者,对前一项,加强防御;对后一项,应准备速剿也。

[4月28日]

此时以稳定**战线,加强北方防御,为目前之急务。至于江西剿匪,则只有付诸湘粤各军。

[6月3日]

我屈则国伸,我伸则国屈。忍辱负重,自强不息,但求于中国有益,于心无愧而已。

[6月5日]

协定成立,停战政策得告一段落,人民暂可安息;国际形势,当有进步。对内对外,得此整顿准备之余豫,其足为复兴之基乎!

[6月29日]

此次第二、第二十五、第八十三师等师战斗结果,所余官兵不过三分之一,而各团反攻时,有只余六人生还者,其余因伤自戕之官长,不可供仆数。激烈如此,总理之灵,当可慰矣。唯何以慰我阵亡忠勇将士之灵?勉之!

[7月27日]

御侮**,绝非以武力可与之竞胜,亦非以外力可以牵制,此时唯有在内政、社会、教育制度中,即在国民军事教育与团练保甲之中,积极努力,行之五年,由小而大,则或有万一之效也。

1934年

[2月11日]

余之赞美耶稣者五:一曰牺牲精神,二曰忍耐精神,三曰奋斗精神,四曰纯一精神,五曰博爱精神。

[4月18日]

我国宜如何发奋图强,以雪此耻也?

[5月15日]

礼是规规矩矩的态度,义是正正当当的行为,廉是清清白白的辨别,耻是切切实实的觉悟。

1935年

[3月1日]

表明对日外交方针与态度,国民已有谅解,并多赞成,一月之间外交形势大变,欧美亦受影响,自信所谋不误。

[6月1日]

倭寇蛮横,非理可喻,未到最后关头,当忍耐之。

本日性躁心急,内忧外患相逼而来,若不静敬知命,何以担当未来重任?

静敬澹一之功夫不可须臾离也。

[6月18日]

倭寇横蛮,人心陷溺至此,岂天果亡我中华乎?

[6月30日]

(一)倭寇要求我河北党部取消,中央军队撤离河北,免冀于(河北省政府主席于学忠)察宋(察哈尔之宋哲元)二主席之职,并派飞机任意侦察监视我军撤退之行动,十八日且飞至济南、徐州纵横盘旋威胁。呜呼!国势至此,何以为人?凡有血气之伦,黄帝子孙,其将何以雪此奇耻?若不图自立,复有何颜立于天地之间?小子志之!

(二)此次事变,实等于“***”之巨祸,而全国智识阶级与军人皆能仰体政府之意,忍辱沉毅,而毫无幼稚蠢动之气,此实四年来国民最大之进步,而其对政府信仰之程度亦可测其大概,此实为复兴之基础,对此不禁兴喜惧之感。以后全在吾人如何振拔而已。小子责任綦重,可不自勉乎?

(三)倭王昭和当蒋作宾大使呈递国书时,特提此次华北事变,表示其抱歉之意,曰:“此次华北事变,实对不住;对汪蒋二公之苦心,深表敬佩,烦为转达”等语。此国王面示道德之例,实所罕见。彼或深愧不能制止军人非法行动。倭政败坏亦可见矣。

[7月27日]

(一)

云海云山云顶寺,道天道地道中人。

(二)

朝霞映旭日,梵呗伴清风,

雪山千古冷,独照峨嵋峰。

[8月21日]

(一)对中国思不战而屈。(二)对华只能威胁分化,制造土匪汉奸,使之扰乱,而不能真用武力,以征服中国。(三)最后用兵进攻。(四)中国抵抗。(五)受国际干涉引起世界大战。(六)倭国内乱**。(七)倭寇失败当在十年之内。

[9月29日]

鲁韩(山东主席韩复榘)态度可虑耳。

[11月6日]

茹苦负屈,含冤忍辱,对外犹可,对内尤难,何党国不幸,使我独当此任也!

[11月10日]

从前只以豪杰自居,不愿以圣贤自待,今日颇欲以圣贤自贵,不复以豪杰自居矣。

[11月28日]

倭寇横暴状态,已无和平之望,故毅然断行,一面抗议其倭军在华北之暴行与土肥原之胁迫,一面准备如华北“自治”发表,则明示为倭寇以军力逼成,而规诫华北之主官。筹维再四,另无他道也。

[11月29日]

每遭非常祸患,应以泰然自处,凡事皆立于上帝,由我信心而生耐心,由耐心而获成全也。

1936年

[6胤月30日]

呜呼!国势至此,何以为人?凡有血气之伦黄帝子孙,其将何以雪此奇耻!若不图自立,复有何颜立于天地之间!

[9月26日]

三年之内,倭寇不能灭胤亡中国,则我何患其强胤迫,但此时当不可不隐忍耳。

[10月28日]

汉卿如此无识,可为心痛。

[11月8日]

以本人生命与主胤义合而为一,预备牺牲一切,为其多数人受苦,就是完全人格的表现。

[11月28日]

张学良要求带兵**,而不愿剿共,此其做事无最后五分钟之坚定也。亦其不知做事应有段落,告一段落后,始可换一段落,始终本末与节次之理,何其茫然也,可叹。

[12月11日]

是晚召张、杨、于各将领来行辕会餐,商议进剿计划。杨、于均未到,询之张汉卿,则知彼亦于今胤晚宴来陕之中胤央军政长官,杨、于先在西安招待,俟此间餐毕,将邀诸人同往也。汉卿今日形色匆遽,精神恍惚,余甚以为异。

[12月12日(《西安半月记》片段)]

凌晨五时半,床胤上运动毕,正在披衣,忽闻行辕大门前有枪声,立命侍卫往视;未归报,而第二枪又发,再遣第二人往探;此后枪声连续不止,乃知东北军叛胤变。少顷,侍卫官竺培基及施文彪来报:“叛兵已蜂拥入内,本已冲过第二桥内,被我等猛射抵御,死伤甚多。”余问“叛兵如何行状?”答曰:“戴皮帽子,皆是东北军官兵。”此时余犹疑为一部之兵变,必系赤胤匪煽惑驻临潼部胤队暴胤动,而非汉卿有整个之计划。盖如东北军整个叛胤变,则必包围行猿外墙之四周;今前垣以外,尚无叛军踪迹,可知为局部之变胤乱。如余能超越山巅,待至天明,当无事矣。乃携侍卫官竺培基、施文彪与随从蒋孝镇,出登后山。经飞虹桥至东侧后门,门扃,仓促不得钥,乃越墙而出。此墙离地仅丈许,不难跨越,但墙外下临深沟,昏暗中不觉失足,着地后疼痛不能行。约三分钟后,勉强起行,不数十步至一小庙,有卫兵守候,扶掖以登。此山东隅并无山径,而西行恐遇叛兵,故仍向东行进。山岭陡绝,攀援摸索而上。约半小时,将达山巅,择稍平坦处席地小憩。

[12月16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