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文 | 陈文茜

图 | 来自网络

感谢,特朗普先生。

直到特朗普先生出现,我们才真正承认这个世界有一大部分的人——“疯了”。

特朗普先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国土豪”,其行径直逼当年的“盖茨比”,炫富、吹牛、不害臊。他破产了四次,但没有一回是完全真的。和许多“破产富豪”一样,他每回总是先私藏好一笔钱,银行、债权人扣押不了他的财产,接着宣布破产。没多久,东山再起。

特朗普为何获得民众支持?

他的行径不完全是富豪,更像是个上流社会的高明骗子。于是2008年金融海啸后在生存中挣扎的美国中下阶层,或者收入消失中的中产阶级爱上了他。特朗普先生的粗话,代替他们发泄出了对时代、对体制、尤其是对华尔街金童的愤怒——“不要告诉我特朗普骗了银行,因为寻常百姓只有被理财专员、银行骗的份,他居然可以骗银行,还骗了四次。英雄!了不起!”

是的,粗鄙、骂女记者月经不顺,打破美国民主传统中不允许组织网络水军的特朗普,一切行为皆被容忍了。因为英雄有各种免责权,英雄以一种独特的模式征服了脆弱的心灵,所以他的一切行径,不必遵守凡人的道德甚至法律。愈狂妄,愈舒爽;愈夸大,愈过瘾。美国社会至少有一大批的特朗普迷,不是认同他的粗鲁及法西斯歧视主义,而是民众们自己有恨、无奈,他们需要出口,需要一场彻底的破坏,一轮淋漓尽致的颠覆。

于是“去他的教养”,他们决定拥戴一个半疯半假的非典型人物,一举打垮美国这个看似体面其实污秽的体制。因为大家深信衣冠楚楚的白宫那端,每个人骨子内皆充满了无耻谎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特朗普:半疯半假的非典型人物

美国一名卡车司机开了十二小时的车到特朗普造势现场支持,他在北卡罗莱纳州,是个好父亲、甚至好丈夫。记者访问他热爱特朗普的理由,他的口气一点也不狂妄,有一定教养,且衣着干净。答案很简单,他不信任现在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在他眼中台面上的人全是华尔街的共犯。他相信只有“聪明的”特朗普,可以把“美国梦”找回来。

美式民主价值正在瓦解

无论美国的左派右派,保守派或自由派,都对“特朗普现象”傻眼。

“特朗普是个大富豪,他代表白人蓝领?”以保守主义为鲜明旗帜的刊物《国家评论》把特朗普形容为“自罗马卡利古拉皇帝以来最没品味的滑稽小丑”。是的,人可以支持保守主义,但至少那个人该属于高尚“质量”的社会群体之一。这个恶心人,居然代表共和党。天啊!等同判处共和党死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共和党的众多候选人中特朗普声势最高

若拉开美国本位主义的橱窗,“特朗普们”早已在世界各地有了分身。他(她)们或许没有特朗普的魅力,没有他的喜感,没有他的低俗,没有他的糟糕发型,没有他胡说八道的本领。但是他(她)们抓住人们“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政治”的心理,继而利用民众的直觉幻化成不可执行的“民粹主义”。

甚至经济学教授以其“知识”包装荒唐的国际经济主张(希腊、西班牙、法国),夺取中央或地方政权。这种现象过去五年早已在大西洋、太平洋两岸全面上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特朗普抢镜的喜感发型

“特朗普”不是原因,而是结果,“特朗普”更不是唯一。差别只是他居然出现在美国,而不是因国债倒闭的希腊、西班牙;不是倍受恐攻威胁的法国、比利时;不是恐惧俄罗斯扩张的波兰、匈牙利;也不是第三世界民主机制不成熟的社会。

讽刺的是,特朗普的家就在距离自由女神像五十几条街之外,透过宽阔、一望无际的客厅落地窗,往东可以穿透中央公园,往西可以望向布鲁克林大桥、自由女神。

但特朗普先生的解释是:“自由”女神只属于美国白人,非穆斯林,尤其必须是貌美且月经顺畅的女性,而且是没有堕过胎的女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讽刺的是,特朗普在家就可以看到自由女神像

特朗普论辩术:用口号让对手一刀毙命

特朗普站在辩论台上对许多事的说辞,都是“一枪就让对手毙命”式的语言。那些大谈外交政策、全球化生产链、全球单一市场布局棋盘的对手,那些知识包袱愈多的人,在他身旁显得愈笨。

在选举政治上有句名言:“如果你必须解释,你就输了。”于是简单而容易理解的口号,简化甚至涉及欺骗的懒人主张,大声且有力地贯穿全美。

尽管在过去的历史里,事后想起这些政治口号都令人不齿;但在当下,往往可以创造如黑暗中曙光般的幻觉。它们抚慰着人们在金融海啸后的沮丧,为浮载于世间的小人物的无力感找到了出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特朗普的政治口号令对手一刀毙命(右为参选人克鲁兹)

这不只是一个“不信任”的年代,更是“吶喊”的年代。于是自2001年起,全球的吶喊、抗争、占领一个接一个,我们在其中看到了小人物的眼泪,年轻人的茫然,体制不被信赖后的崩解,传统政治菁英的狼狈,以及——投机政客的掠夺。

是的,我们已走上了“人工智能”的时代,但只要人性不变,时代现象雷同,人就未必有超越过往的智慧。

特朗普背后:全球性的“共享民粹主义”

好吧!为什么我要感谢特朗普先生?

因为过去五年人们对于“特朗普”这样的“全球化发疯现象”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甚至依据各地状况,给予了支离破碎的答案。

希腊,民主传统不稳固、人太懒、国债太高;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早有他们的“天然独”,高第之城(巴塞罗那)有其特殊文明及历史传统语言,西班牙“我们可以”党崛起、因为年轻人失业率高达近50%;法国极右派国民阵线崛起,因为当地穆斯林人口占10%、未来欧洲可能穆斯林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全世界兴起民粹浪潮

直到特朗普出现,美国及英国、欧洲许多政治或经济学者才恍然大悟:“没有一个东西或现象是特产”。特朗普只是“悟性”比别人高了一点、更顺势而为一点。

于是一个污言秽语的亿万富翁,纽约及赌城房地产开发商,变成了美国穷人或loser的代言者。他高举经济的保护主义(主要针对对象是中国、墨西哥、日本)、愤怒仇外的民族主义(反穆斯林、反移民)、威权主义(组织网民攻击特定电视台及主持人、评论者),在我以上列举的国家及社会,哪一个没有类似现象?

这是一场全球性的“共享民粹主义”,特朗普和其他国家领袖的差别是,他居然出现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美国,而且更精于表演,更敢言,更直接,也相较更“聪明”。

想长篇大论反驳吗?

Sorry,You’re Fired。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