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周,德国再次强烈要求比利时暂时关闭其境内两座最老的核反应堆设施。这一不同寻常的外交举动体现了德国对其邻国核电站面临风险的担忧。

德国环境部副部长傅拉斯巴斯(Jochen Flasbarth)在当地时间19日致电比利时,建议比利时方面在进行更多安全调查之前,先关掉蒂昂日(Tihange)核电站2号反应堆和杜尔核电站3号反应堆。

这两个核反应堆均属于比利时历史最悠久的核电设施。在去年12月,蒂昂日核电站1号反应堆曾经起火,并为此关闭了10天之久。

德国为何对比利时核反应堆指手画脚?

年久失修令德国不安

20日,德国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里克斯(Barbara Hendricks)表示,德国独立核反应堆安全委员会认为,在此前发生故障的情况下,他们无法确定,蒂昂日核电站2号核反应堆和杜尔核电站3号核反应堆仍是安全的。

目前上述两个核电站的核反应堆均服役33年之久,其核反应堆核心是由荷兰企业制造。两者均曾在2012年以及2014年短暂关闭。当时检查发现,核反应堆的核心部分出现了微小裂缝。尽管如此,比利时监管方认定,上述裂缝并不影响反应堆安全,并准许这两个核反应堆可以在2015年11月重新开始运行。

“我认为要求这两个核反应堆暂时关闭,并至少要等到进一步的调查完成后再运行的提议是正确的。”亨德里克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已要求比利时政府采取这一步骤。”

她还表示,如果暂停上述核反应堆,能给德国方面发出强烈的安抚信号,体现比利时是在严肃地对待邻国的担忧。

比利时核监管部门FANC则对德国环境部长的言论表示惊讶。在回应声明中,FANC称,比利时已在国际专家会议中解释了有关该核电站的问题。同时,“杜尔核电站以及蒂昂日核电站的核反应堆目前已满足最高的安全标准,”该机构补充说。

不过,此前比利本地也有论调批评政府,上述两个核反应堆无法满足欧盟委员会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灾难发生后颁发的核设施防震安全标准。

实际上,以杜尔核电站为例,其原定运营时间为40年,应在2015年就退役,但比利时后来决定,让杜尔核电站延期服役至2025年。这也是导致邻国德国深感不安的一个原因。

自行弃核响应寥寥

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灾难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全德弃核,并制定了相当激进的弃核时间表,在2022年就将全部弃核。

然而,法国、比利时等德国的邻国,却都没有跟随德国的脚步。比如,法国从未计划弃核。而比利时虽然声明弃核是最终目标,但尚需数十年过渡期。

与此同时,比利时的核反应堆年久失修,小事故频发,而上述核反应堆又与德国的亚琛地区以及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北威州)靠得过于近了。

就在上周,北威州表示,将加入亚琛城市地区对蒂昂日核电站2号反应堆的起诉,该核电站同德国西部城市只有约65平方公里距离。此前德国方面曾经多次直接向比利时政府交涉,并要求欧盟和联合国干预。

目前,德国和比利时之间成立了工作组讨论上述问题。傅拉斯巴斯表示,目前的对话是富有建设性的。“德方并不是草率地做出上述令核反应堆暂停的要求,且德国会给比利时政府时间来反馈。”傅拉斯巴斯说道。

上周六,德国绿党联邦主席彼得(Simone Peter)发表至致默克尔的公开信,要求默克尔在欧盟层面呼吁关闭在同德国接壤边境地区的所有旧有的核电站。

彼得指出,这些年久失修的旧核电站越来越给德国民众带来威胁,并让人为之不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