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月,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与标普相继将中国长期主权债务评级由“稳定”下调至“负面。同样作为国际三大评级及购之一的惠誉则始终坚持对于中国市场的“稳定”展望。

4月12日,在“惠誉评级中国信用市场论坛”期间,负责主权评级业务的惠誉评级联席董事费安德(Andrew Fennell)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最为关注中国面临的下行风险包括“硬着陆”、金融体系崩溃和人民币大幅贬值,但从评级展望角度而言,惠誉认为这些风险出现的可能性较低。

2015年11月26日,惠誉评级确认中国“A+”的评级,展望稳定,并维持至今。在费安德看来,对外资产负债表是中国的核心评级优势,中国外汇储备迄今仍居全球之首。截至2015年10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5255亿美元,储备相当于17个月的对外支付,大大超过‘A’评级国家的中间值,即3.5个月的对外支付,同时国家储备也大大高于政府对外债务。

“虽然投资增速放缓,但零售业强劲,劳动力市场及收入保持稳定” 费安德认为,更多迹象表明中国经济调整过程平稳,没有出现破坏性的“硬着陆”。

此外,费安德认为,人民币不会出现大幅贬值,宏观基本面并不预示着人民币有贬值的需要,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从长期来讲也将有利于中国的信用评级。

尽管中国的资本流动和汇率的波动性有所增强,惠誉认为中国的对外融资整体来看仍然属于评级优势。但费安德同时坦言,中国不可避免地面临着结构性调整,并且这一调整将持续数年,截至2020年底的增长率可能低于很多人预计的6.5%-7%。

目前惠誉较为关注可能会影响中国评级的负面因素包括,政府一般性债务攀升大大高于惠誉此前的预测。同时,如果持续发生资本外流并削弱中国的对外资产负债表优势,或损害金融稳定。

此前,3月2日,穆迪将中国的长期主权债务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保持“Aa3”的评级不变。主要理由包括政府债务和隐性债务持续上升、应对资本外流的外汇储备出现减少以及政府改革扭转经济失衡能力的不确定性。随后,3月31日,标普在公开声明中表示,标普确认中国评级为AA-,将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对此,4月1日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回应称,穆迪、标普将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只是对一些风险表示关注和提示,对我国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运行不会产生明显影响。这些机构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我国推进改革、应对风险的能力。史耀斌认为,评级公司对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实体经济债务、国有企业改革、金融市场风险等方面的担忧,是没有必要的。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和结构性改革取得的进展,评级公司还需要深入了解和全面评估。

此前,财政部金融司负责人也曾表示,穆迪对中国经济问题的担忧不构成下调评级展望的理由,评级公司对我国情况还需进一步全面了解,消除“信息不对称”。

在3月20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财政部长楼继伟更是直言,注意到了评级的调整,但市场上并没有因此使得和中国主权债有关的指标发生变化,比如离岸人民币不跌反涨,也没有资金做空中国。“希腊危机的时候,希腊评级都比我们高,我们不care他的评级。至于和评级机构沟通,我们不用给他们拜码头。”楼继伟说道。(薛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