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目录;

一,联合作战是军事斗争发展的必然形式。

二,模块化组合是联合作战的基本组成。

三,协作是联合作战的生命和核心。

四,统一指挥是联合作战的根本和保障。

五,联合作战的形式与规模。

1,战略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2,战役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3,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六,平等、互信、团结、责任是联合作战的基础。

七,联合作战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

八,进攻中的联合作战。

九,防御中的联合作战。

论联合作战

当作战形式由单一的某一兵种,发展为诸兵种,军种间相互协作的作战行动,联合作战的概念便应运而生。

联合作战,既诸兵种、军种间为达成同一作战目的,在统一指挥调度下,联合对敌实施的作战行动。

纵观人类整个战争的发展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当作战并不仅仅只是个人力量、技巧之间的搏斗,联合作战的形式,便悄然地登上了人类战争的舞台。从早期的步兵作战,发展到后来的步、车协作,步、骑协作。整个冷兵器时代的作战,已经不是某一单一兵种的独立行动。随着热兵器时代的到来,更多新式武器的层出不穷,特别是火炮威力在战争中的体现,使步、炮协作,步、炮、骑协作成为了热兵器早期联合作战的主要形式。

当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大战,固有的堑壕战模式,被坦克的履带所碾压,当航空兵不仅仅只是侦察,而发展为作战的主要力量。联合作战的内容在增加,联合作战的范围在扩大。从过去的平面联合作战,发展到现代立体多层次全方位联合作战。可以说,联合作战是随时代的发展变化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完善。生产力所带来的军事装备与军队组织结构的变化,是促使联合作战的基础和根本。

就战争的实质作战而言,处于交战状态的敌我双方,无不追求以自己的力量打垮对方。为实现这一作战目标,发挥并使各种力量集中的作用于作战行动中,指挥调度各种作战手段和力量,将成为联合作战的主要内容和实质。由此而言,对各种作战力量的掌控和认识,则成为了是是联合作战的先决条件。

一,联合作战是军事斗争发展的必然形式。

随着军队装备的不断发展进步,战争的形式早已不是某一单一兵种的独立行动。从古代的步、车、骑协作,到近代的步、炮、骑协作;发展到机械时代的步、坦协作,陆、空协作,海、空协作;直至更当今信息化时代的陆、海、空、天、磁全方位协作。能够决定和制约作战结果的一切手段,无不成为了军事斗争的的争斗场所。而任何一支单一的军队,无论何种努力都不可能具备和适应现代化战争多层面多领域争斗的需求。

为适应现代战争对作战手段多样化的需求,军队的组织和编程将必然的产生极大的变化。作战部队组成的多样性是军事手段多样化的基础,武器装备的发展进步,胜利获取依赖于多方斗争的结果,决定了现代作战力量,必然是多兵种、多军种力量的集合。

作战部队固有的多样化存在,胜利手段对胜利获取的影响因素,追求各种作战力量,作战手段在战场上围绕胜利目标的最大发挥,促成了现代化战争的基本形成,只能是联合作战,联合作战是军队斗争发展的必然。

二,模块化组合式联合作战的基本组成。

模块化的概念,最早出自美军,其意思就是将军种、兵种和各种作战力量,像儿童积木一样,分别看着是一个独立的模块。平时,各模块按照自己的属性,进行管理和训练。战时,依据作战任务的需求,在最大限度发展作战力量效果的前提下,围绕同一个作战目标,在作战部队这一总的框架下,以模块组合的形式组成作战部队。

宏观上,各模块为联合作战的组成。微观上,各模块又具有独立的作战功能。由此,引出了联合作战的极为重要的因素一协作。

三,协作是联合作战的生命和核心。

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推进了军事装备发展的同时,促使装备进一步向着专业化和单一性方向发展,战争的胜利早已不是某一单一兵种的胜利。战争的胜利是各种作战力量,围绕同一作战目标共同战斗的结果。

联合作战是包含了各种军事力量和军事手段的对敌行动,在这一行动中。无论是直接的作战力量,还是保障作战行动的辅助力量,都是为实现同一作战目的而采取的行动。正如,工程兵对通道的开辟是为了作战部队顺利行动那样。在联合作战行动中,任何一种作战力量的存在,无论是哪一军种、兵种,都是联合作战力量的必不可少的组成。

随着社会的发展,军队装备的进步与多样化,促使军队的组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每一种新的装备的诞生,因军队在国家体系中不可取代的重要,都首先投入了军队并引起了军队组成的变化。有了火炮,便有了炮兵;有了坦克,便有了坦克兵;有了飞机,便有了航空兵......。历史就是这样,因武器装备在不断加强和提高军队战斗力的过程中,促使进攻和防御的能力随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军队装备水平越高越复杂,赢得胜利的手段便越依赖于各种作战力量的协作。

围绕赢得胜利的共同目标,在整个作战过程中,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一切具有作战能力的力量,豆浆在作战的过程中得以展示。军队手段的多样化,决定了胜利的获取已不可能是某一单一作战力量的成就。在多兵种、多军种呈现的战场上,胜利是一种集合,是各种军队力量合作的成果。

联合作战是以社会生产力发展为基础,军队手段多样化的必然。各种作战力量在作战中的有序合作,是联合作战的基本形势,协作则成为了联合作战的核心和生命。

四,统一指挥是联合作战的根本和保障。

在军队的联合和作战行动中,因围绕作战目标而追求胜利的共同利益,任何一种作战力量的行动,都是无条件的受制于作战目的对其行动的要求和制约。在联合作战行动中,只有各种力量能够围绕作战目的而有序的行动和有效的协作,胜利的可能才能够成为胜利的现实。

各种作战力量,如何能够在联合作战行动中,实现有序的行动和有效的合作,根本上在于能否解决好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问题,统一指挥无疑是联合作战的根本保障。联合作战,就是在统一指挥下,围绕作战目标,各种军事力量和军事手段和联合实施的打击和行动。

军事装备的发展与作战力量的多样化,在促使联合作战成为作战行动必然趋势的同时,使联合作战中统一指挥的问题,成为了联合作战的根本问题。在联合作战中,如果不能解决统一指挥这一根本问题,联合作战势必衍变为联合混战,各自为战必然是联合作战的大忌。

联合作战,不是简单地各种作战力量在同一战场的展示,它应是把各种作战效果有效的组合,在最大限度发挥各种力量的同时,向着胜利的目标迈进。

联合作战中的统一指挥,根本上在于围绕共同的作战目的,在制定和规划各作战力量具体作战目标和作战任务的同时,对各种不同的作战单位,实施有效的指挥和调度。是各种作战力量的作战效果,在相互影响和相互支援的行动中,实现战胜敌人的目的。

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不是简单的对各种作战力量的发号施令,也不是各参战单位随意的独立行动。正如,在现代战争中,没有任何一次胜利是某一独立军队力量的成就那样,在联合作战行动中,只有主、次之分,没有轻、重之别。

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应是建立在能够对所属各作战力量,其作战效能,作战手段,正确认识和评估的基础之上,懂得各作战力量在作战过程中能够发挥出的作用,使各种作战力量有序而衔接的投入作战之中。通过各种力量对敌打击的综合效果,在首先造成敌被动和不利的状态下,达成战胜敌人的最终目的。

五,联合作战的形式与规模。

联合作战因作战目标的差异,作战环境地域的差异,决定了联合作战的形式与规模,因不同的作战目的而不同。单纯陆地上的联合作战与单纯海洋上的联合作战,在兵力的使用上是完全不相同的。联合作战在作战层面上,可以是战略层面上的联合作战,可以使战役层面上的联合作战,也可以是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联合作战因作战目标的属性,决定了联合作战的形式和规模。

1,战略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凡对战争进程能够产生重大影响并改变战争走向的作战行动,称之为战略作战。战略作战是敌我双方在具有重大意义的区域,各自集中和调动有生力量所进行的生死搏斗。

战略作战能够影响和改变战争走向,甚至决定战争胜负的特有属性,决定了战略作战必然是敌我双方各种作战力量和手段的展示和碰撞。无论在战略筹划阶段,还是实施阶段,战略作战对各种力量的动用和使用,决定了战略作战必然是各种作战力量的联合行动。在战略层面上的作战行动一定是联合作战。

战略层面上的联合作战,因其对所有作战力量的动用和使用,其形式常常是多兵种多军种的协同。其规模呈现出地域广阔,手段繁多,对抗层次错综复杂的战场特性。

战略层面上的联合作战,在统一指挥的形式上,更加重视各种力量对敌的打击效果。在具体的作战行动中,无论是军种兵种间的行动,过多的是战略上的配合,而非战术上的协作。正如,远程打击力量与航空兵对敌纵深的打击,既可以看着军兵种的独立行动,也可以看着是战略层面上联合作战的有机组合。由此,决定了战略层面上联合作战统一指挥的根本,在于能够为各作战部队制定合理的打击目标,并在作战的过程中,能够对各参战部队的行动进行有效的监督和管理。依据战场态势的变化,及时对各作战力量进行适时地调整,通过对作战剩余力量任务的再分配,以达到提高作战部队战斗力的目的。

2,战役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为实现同一作战目标,在较为广阔的区域内,所进行的历次作战的总和,称之为战役。每一次战役的实施,常常带有相同而显明的目的,消灭敌人,占领区域。

战役作战所具有的明确的目的性,决定了在战役层面上的联合作战,各参战兵力必须服从于共同战役目的的规划和指导。战役作战中各军种兵种相对独立的作战行动,都必须是整个战役行动的有机组成。各参战兵力无论是战术上的直接配合,还是作战行动上的相互支援,都必然是战役作战的重要形式。战役作战正是在同一区域,围绕同一目标,各种参战兵力,相互独立、相互配合的作战行动。

在战役层面上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必须以能够对各参战兵力的作战手段和作战能力的了解为基础,在制定和规划作战目标是,既要考虑作战力量的独立性,更要考虑各作战力量的相互配合。明确战役作战各参战兵力的投入顺序,并牢牢掌握一定数量的预备力量,以应对突然或用以扩大战果。

在战役层面上的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过多的是指挥员的决心和意志。对战场态势迅速而正确的判断,懂得兵力的使用方法和时机,通过打击的效果,紧紧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在决定性的时机和地点,使用决定性的打击力量。

3,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战术是贯穿与战争全过程的基本作战方式,是建立在以“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为原则基础上的作战方法和作战技巧的概称。

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其实质就是各种作战力量针对同一目标,紧密配合、相互协作的作战行动。

在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根本在于能够解决好各参战部队的有效配合。要达此目的,对各参战作战方法、作战手段、作战能力的认识和了解,成为了战术层面上有效实施联合作战的基础。

战术层面上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根本上在于解决好各参战军种兵种的配合。并能够是参战军兵间的配合,体现在对敌某一区域或某一点的共同打击之上。比如,航空兵为支援地面作战而对敌实施的火力打击。凡各军兵种间,针对同一区域或同一地点之敌,联合打击的作战行动,均属于战术层面上的联合作战。

战术层面上联合作战的统一指挥,过多的是指挥员对战场态势的掌握和判断,対各种兵力、兵器,作战效能的认识和了解。懂得兵力投入的时机和效果,在最大最有效发挥各军兵种作战效能的同时,形成对敌不可抗拒的打击力量。

六,平等、互信、团结、责任是联合作战的基础。

在军队的总体结构中,每一只部队,均因其独有的特性,必形成各部队不同的价值观。兵种有兵种的价值观,军种有军种的价值观。

军队中固有的各军、兵种价值观的差异,最易影响联合军事行动中,各部队的真诚团结和协作。不同价值观对荣誉的追求,常常会造成某一单一军兵种在追求胜利过程中的独立行动。二战中,德国空军在敦刻尔克的急于表现,反而为德国的最终失败埋下了祸根。二战中,日本陆军与海军的争斗,在影响日本战争决策的同时,对战争进程产生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联合作战是各种作战力量,围绕同一目标的共同行动,兵种与兵种间,军中与兵种间,相互协作的前提,除了纪律的约束,更应该是彼此的平等与信任。不因本位主义的作祟而强调和突出自身的价值。每一支作战力量都应自觉地成为联合作战的有机组成。不因逐利而冒进,不因贪功而害群。

多种联合作战力量围绕同一目标的联合作战行动,彼此间能否积极有效的配合与协作,平等、互信、团结、协作是主观上保障联合作战的重要基础。

七,联合作战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

当生产力的发展成果,不断的装备军队并使用于作战之中,战争的形式便发生了变化,联合作战性是的出现,是社会发展进步的产物。

自战争登上人类历史舞台以来,战争手段所固有的暴力行为,实质上并非是战争本身的追求。战争不是单纯的暴力发泄,战争是追求一定目的的暴力行动。

在目的明确的战争行动中,人类的智慧在追求胜利的过程中,寻求着通向胜利的方法和途径。无论战争规模大小,每一次的作战,都不可能是盲目的军事行动。由此,决定了作战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自始至终的贯穿于一切作战之中。

那么,什么是联合作战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呢?

就人类对战争的认识而言,从早期的原始部落战争到现代信息化战争,战争能够决定命运的特性,促使历朝历代无不把战争看成是关乎国家兴亡的头等大事。在不断的战争实践中,人类智慧通过对战争时间的认知和总结,在不断认识战争固有规律的过程中,寻求通向战争胜利的方法和手段。人类对战争的认识是一个从实践到理论的过程,又是一个理论指导实践的过程。

战争实践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是以对以往战争的认识为基础,以现有战争手段为条件,以作战对象为目标。战争时代不同。作战对象不同,作战手段不同,则战争实践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则不同。

《战争指导》一书,曾经指出:“战略的全部奥秘在于造就易于战胜敌人的胜利态势”。因时代和手段的差异,不同的战争实践的指导思想与作战原则,则共同遵循着相同的法则,要打垮敌人,首先应打乱敌人。打乱敌人的计划,打乱敌人的部署,通过打击在首先造成敌人的混乱,掌握战场主动权的同时,实现战胜敌人的胜利目标。

遵循着“战略的全部奥秘在于造就易于战胜敌人的胜利态势’的根本指导思想,在具体的联合作战行动中,如何造成易于战胜敌人的作战态势,是指导联合作战的理论基础。联合作战应是在最大限度的发挥各种参战力量,通过对敌的作战行动,首先造成敌人的混乱,并在对混乱之敌的连续打击下,赢得作战的胜利。

以现代信息战为例,陆、海、空、天、磁的作战领域,在带来战场坏境和作战方法变化的过程中,使作战手段更加多样和复杂。敌方的混乱已不仅仅只是打击的成果,信息不灵,指挥不畅,各自为战,忌有不败之理。

无论是古代强大的骑兵冲击,还是现代导弹、航空兵的火力突击,都集中地体现出联合作战,首先陷敌于混乱和不利的指导思想。

联合作战,在遵循“战略的全部奥秘在于造就易于战胜敌人的胜利态势”的根本思想指导下,进而具体的展现为:

1,重视并发挥各军、兵种的特长,在独立展开各军、兵种的行动过程中,求得作战总体的有机结合。

2,在总体联合作战的战斗序列中,任何参战兵力,都是联合作战力量的重要组成。

3,以联合指挥的形式,密切各军兵种间的协同和合作,在围绕同一作战目标的行动中,实现统一的调度和指挥。

4,不因联合而束缚军队的行动,针对不同的打击目标,在作战行动中,该独立的不强调联合,该联合的不强调独立。

5,绝不盲目行动,了解对手,明确目标,以欺骗和针对性打击,在造成敌方被动和混乱的情况下,采取对敌联合打击的行动。

6,对敌独立的纵深打击,是联合作战的重要环节,其行动应服务于部队的总体作战与推进。

7,在联合作战的大框架下,相对保留各军、兵种的独立指挥权。

8,联合指挥下的精髓,在于明确战场态势,懂得兵力使用时机,依据作战效果,适时作好对作战部队的调用和指挥。

八,进攻中的联合作战。

进攻是积极的作战形式,是作战目的对作战行动规划要求的手段。作战目的决定作战形式。积极的作战目的,强大的作战能力,是决定进攻作战形式的两大要素。主观上讲,进攻行动是战场态势的决定因素。

由积极的作战目的所决定的进攻作战,遵循扰乱、打乱、打击的作战指导思想,通过对作战对象,作战区域的侦察判断,确立各作战力量独立的打击目标和联合的打击目标。

进攻作战,因其攻击性的作战目的,无论是对敌前沿目标的打击,还是对敌纵深的打击,都应是联合作战的重要内容。因进攻性的作战目的,进攻中的联合作战,对敌前沿目标的打击,无疑重于对敌纵深目标的打击。

进攻作战,通过攻击行动,在打击消灭敌人的过程中,实现对敌占区域的控制和占领。为实现进攻作战,消灭敌人领区域的作战目标,进攻中的联合作战,应采取诸多兵种联合对敌一线打击与各军兵种对纵深独立打击相结合的战法。对敌一线的打击,旨在消灭敌人。对敌纵深的打击,旨在消灭敌之作战能力。

进攻中的联合作战,首先应明确各打击目标的轻重顺序及对打击目标的所采用的打击手段。懂得联合使用兵力和独立使用兵力的时机,为实现共同的作战目标,使对敌前沿打击与对敌纵深打击形成有效的衔接。

在兵力的使用上,对敌前沿阵地的打击,无论是何种协同方式,空、地协同,海、空协同。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目的都在于追求冲击和打击能够改变敌之部防的形态。由此,进攻中对敌前沿阵地的打击,首先是各种火力、火器对敌的打击,而后才是相互配合的打击。

进攻中的联合作战,根本上就是能够正确使用手中各种作战力量,懂得在什么时机,如何使用好各种力量。

九,防御中的联合作战。

防御是消极的作战形式,是由进攻一方引发的不得不采取的行动。没有进攻就没有防御。随着攻击性武器威力的不断提高,远程打击,精确打击,已使单纯的防御变的更加的被动和困难。

防御是保卫某一区域或重要设施而与进攻之敌的作战,其既是任务所致更多的是弱者的作战手段。

防御作战的胜利,不同于进攻作战消灭敌人扩大占领区域的追求,它是以能够消灭进攻之敌不丢失区域或重要设施为目的。在防御作战中,只有消灭敌人,才能实现防御战的目的。

以消灭敌人为主的防御作战,在首先坚决消灭当前进攻之敌的同时,有条件的对敌纵深目标实施打击,用以破坏敌人的连续攻击能力。

防御战中的联合作战,就是发挥一切可能的作战手段,在做好纵深防御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将兵力兵器集中于一线的作战中,在确保一线防御的情况下,适时能够对攻击之敌的纵深目标实施破坏和打击。

相对于进攻作战而被动的防御作战,对预备队的掌握和使用尤为重要。一切具有远程打击能力的力量,除配属于一线作战部队之外,都应归属于预备队的指挥。建立高效、机动、火力强大的预备力量,是防御战中联合作战的极为有效的手段和方法。

防御中的联合作战,应避免处处设防、处处薄弱的不利局面,应明确重点防御与非重点防御的差别。按照防御失利对整个战场态势带来不利影响的程度,建立重点防御区域,并是一切火力、火器的发挥,能够与重点区域的作战形成有机的组合。

防御中的联合作战,就是能够有效的使用一切作战力量。在消灭进攻之敌并使其失去再进攻能力的作战中,实现对领土保护的胜利。在这样的胜利中,消灭敌人是主要的,一切作战力量,都应围绕此目的而发挥而行动。

联合作战是生产力发展带来军事手段多样化的必然趋势。联合作战的核心,就是围绕同一作战目的,能够使各种作战力量和手段,以独立或相互协作的方式,对敌实施的作战行动。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在联合作战中,联合是手段,消灭敌人是目的。为达此目的,联合作战中的任何力量,无论军种、兵种,都应坚决服从联合指挥部的统一领导和指挥,以据“先求其势,后求其胜”的作战指导思想,通过打击,先制敌于不利的境地,再最终实现消灭敌人赢得胜利的目标。

2016年3月19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