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2年前,陆军第14集团军某旅张大权在攻打老山主峰的战斗中壮烈牺牲,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近日,同一个单位服役的儿子张平携妻儿来到坟前告慰父亲——

你的样子,我前进的方向

图为张平向父亲敬上一个军礼(杨荣潇 摄)

军报记者-南部战区(记者段江、通讯员肖驰宇、徐涛)初春时节,云南文山州麻栗坡烈士陵园内,一排排松柏苍劲挺拔。这里长眠着900多位老山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其中一位就是陆军14集团军某旅修理所副所长张平的父亲——“战斗英雄”张大权。

张大权是老山战役中第一个冲上老山主峰插旗的人。时间回溯到1984年4月28日清晨,冲锋号角吹响,张大权率突击队奋勇冲杀,腹部、大腿多处被炸伤,他随意地包扎了下伤口,命令1排长李卫民带1个班从侧翼观察敌人火力,并组织火力支援,掩护2排再突击,接着,张大权转身对2排长曹杰说:“我们的战斗任务就是要尽快拿下主峰!你从左、我从右,把部队带上主峰去。死也要死在主峰上!”。刚冲上主峰,插上旗帜,不料背后的一个暗堡里的敌人向他打来一梭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和右大腿,张大权同志壮烈地牺牲在了主峰峰顶!

图为张平向父亲“汇报”自己23年军旅生活

那一年,张大权的儿子张平才8岁。受父亲的影响,张平刚满18岁,就参军入伍到现在的14集团军某防空旅。那时的张平一直有一个想法,要调到父亲生前所在的部队,因为他知道父亲的战斗精神离不开部队的滋养,因此他的根也就在那里。1996年,张平如愿以偿,来到了父亲生前所在的连队,成了父亲的兵。

1998年,张平因表现突出提干。任职排长后,没多久就遇上团里组织“一流杯”军事比武,他率全排一举夺得团体冠军,并在单人武装5公里越野课目中拔得头筹,创下了19分11秒的纪录,至今无人打破。

“当前部队改革深入推进,作为您的儿子,一名英模的后代,我主动向组织递交了随时服务改革、听从组织安排的转业申请书,因为我知道,此时服从安排就是实实在在为改革强军贡献出力。”3月30日,已经成长为该团修理所副所长的张平手捧鲜花,领着妻儿来到了父亲坟前,汇报一年来的工作生活:“父亲,从军23年,我一直按照您的标准敢打敢拼……”

图为张平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父亲(杨荣潇 摄)

在父亲的坟前,张平讲述了自己在父亲老部队摸爬滚打的酸甜苦辣,讲述了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副团职军官的艰辛,也讲述了立功受奖时的喜悦。

“小时候,不管我走到哪里,他们都说我是英雄的儿子!有这样伟大的父亲我一直感到骄傲与自豪。父亲的样子,也是我这么多年军旅生活学习的榜样。不管以后是继续在部队,还是到地方,我都会继续以父亲为榜样,不断前进。”面对记者,张平这样说道。

你的样子,我前进的方向

张大权

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去年,该旅远赴朱日和参加跨区士兵对抗演习,考虑到张平年龄偏大,又有病在身,旅里有意让他留守,他却连续3次递交请战书,“作为英雄的儿女,倒也要倒在战场上!”在请战书上,他这样写道。演习期间,张平带着修理所官兵负责保障近千台车辆装备,经常加班加点,确保演习过程中没有任何一台装备掉链子。特别是360公里昼夜不间断战场机动时,履带车辆编队在丘陵段绕行时,一辆坦克突然“趴窝”,张平立即带领抢修方舱车前往保障。“电磁阀接线头受潮,立即更换。”当时已是深夜,借助微弱的星光,张平和三名修理工仅用15分钟就让坦克“起死回生”。

不仅装备修理技术精湛,他还对接战场进行装备技术革新。他探索研究的四色防空灯编成灯光信号的战法,实现了部队动中编队,动中指挥。从军23年来,他多次受到各级单位表彰,多次被评为技术能手,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三等功一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