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足轻的产生

1274年及1281年,由步兵辅助的上层武士击退了蒙古人的两次入侵。此后日本经历了许久相对来说较为太平的岁月,直至皇室为夺回大权进行了一次命运不济的尝试,引发了南北朝之乱。这场战乱以两位对立的天皇的名义进行,持续时间占去14世纪的大半。其中许多战役发生在山区的防守之地,新型的弓箭作战方式因此得以发展起来,即不再由上层骑马武士向目标发射单支箭,而由步兵向敌军倾泻箭雨,这是蒙古人曾对日军用过的战术。《太平记》将这类低级弓箭手称为“射手足轻”,这是“足轻”一词首次在日本历史上出现。1348年四条畷之战中,佐佐木军的2000名士兵有800名是这类“轻装射手”。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一个世纪之后,“足轻”一词再度出现在灾难深重的应仁之乱(1467~1477)的记录中。应仁之乱是一场格外残忍野蛮的战争,战场主要在京都附近,王都的富庶招来了无休止的劫掠、纵火和勒索。京都是幕府将军的驻地,随着将军势衰,大名纷纷崛起。这些下级地主需要作战人员,因此,对那些不满于自身命运的无地农民来说,时代的变乱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人力的卖方市场。从“足轻”一词可以看出,这些农民出身的士兵缺少盔甲和鞋子,甚至连武器也没有,要从击败的敌人那里夺取。他们随便临时参加某个武士的军队,打仗、抢掠然后轻轻松松地开小差。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铁炮足轻

有野心的大名通过招募这些松散而不稳定的乌合之众,可以将其步兵数量增加十倍。不幸的是,这些招来容易的家伙,往往也很容易开溜,跑回去耕田甚或参与敌方的队伍。他们未受过军事训练,仅为个人利益而投身行伍,并不是进行有组织的战斗、运用越来越复杂的武器的理想人选。这就需要某种延续性,使这些士兵相对稳定在地同一支队伍中服役,一方面提高他们的作战技能,更重要的是教导他们知道忠诚的概念,就像大名的家臣对主上那样忠诚。随着战国时代的延续,这些趋向得到进一步发展,会战、攻城战与战役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

最终人们认识到,不管足轻的来源如何,尽管他们与上层武士区别甚大,但双方的作战技能可以互为补充。成功的大名用武士来控制军队,将步兵当作军队的一部分,重视步兵对取得胜利可能起到的作用。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

足轻的盔甲

从大量现存的足轻盔甲中,可以看到足轻的职责越来越重要的迹象。足轻的盔甲被称为御贷具足(意为借来的盔甲),构造简单,只是胴(护身铠甲)与草摺(裙),加上叫做阵笠(战盔)的简单头盔。这些盔甲是由大名提供给足轻的,显示出大名对足轻有足够的重视,愿意向他们提供盔甲,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解决装备问题。而且,几乎所有的御贷具足上都有大名的家纹(徽记),印在胴的前方。有时足轻还会携带另一件印有家纹的物品:飘扬在盔甲后方的指物(旗),可用于辨识身份。甚至还有大名给整个军队装备同样颜色的盔甲,彦根的井伊家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这些举措结合起来,就使足轻的装束转变成为军队的制服。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

不过,还需要在武器选择方面作出改变,足轻的军事地位才能够真正提高。源平合战(1180~1185)的英雄时代,武士的武器主要是弓箭,骑射中显示的武勇是武士最受称道的业绩。但到1530年,足轻已成为常规的远程攻击部队,而骑马武士的武器则由弓箭换成长枪。16世纪50年代以后,足轻除弓箭外又拥有了火器。不过为了使火器有效发挥作用,足轻便必须位于战阵前列,而传统上这位置属于最忠心耿耿、地位显赫的武士,因为率先与敌军展开博斗是相当光荣的。所以,将最下级的军队摆在前列,对武士的骄傲是一种挑战。

日本战国时代的“游击队”—足轻

为了维持这种骄傲,当时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战术:足轻的火器仅用于打乱敌方阵列、为武士的英勇冲锋作准备,在武士冲锋时,足轻便谦逊地退后。不过到16世纪90年代,将足轻排在队伍前列的做法就十分寻常了,表明大名的军事态度发生了意义深远的变革。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点,譬如后世的史书曾经对足轻地位提升的现象加以挖苦,悲叹作战时不是10或20名骑兵从阵列中同时出击,而只有“足轻的战争”。平常从事劳役,战时成为步卒。在战国时代,接受弓箭、枪炮的训练,编成部队。江户时代成为最下等的武士。杂兵。

对刀剑感兴趣也可加龙泉铸剑师老李微信:LQDJLL

获取更多冷兵器知识,可锁定微信公众号:LBQYJS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