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枕戈梦[一〇三]落笔如山书厚望 飞针若水绣亲情

我妈关上里屋儿门儿,回到尽里屋儿,紧着手儿干活去了。

我的心里正猜测着,我妈要做两样什么东西送给我,让我带到部队去哪?就在这时,听见有人轻轻的敲着我们家的门儿,小声儿的问着:“都睡了吗?”

我爸爸说:“没睡哪。”爸爸也没问是谁,就推开了门儿。

门开了,进来的是满头白发的谷奶奶。

我爸爸小声儿的叫了一声儿:“谷大妈。”

我和我弟弟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儿:“谷奶奶。”

谷奶奶一边儿答应着,一边儿抬起头儿来,看着我和我弟弟说:“你们俩快给我坐下吧,那么高的个子,再站到床上,我看着眼晕。”

谷奶奶是街道居委会的副主任,进了门儿就指了指关着的里屋门儿,轻声儿的问我爸爸:“睡了?”

我爸爸点点头儿,悄默声儿的说:“一老一小儿的都睡啦。您这么晚来,是不是有什么紧关节要的事儿啊?”([紧关节要的事]指非比寻常的事)

谷奶奶指着我,也悄默声儿的说:“可不是有要紧的事儿吗,这孩子是不是明儿个一大早儿就走啊?”

我爸爸跟谷奶奶说:“您记错了,不是明儿个一大早儿,是后儿个一大早。”

谷奶奶用自己的左手,打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埋怨着自己说:“咳,您看我这记性,我就记着个这孩子一大清早儿就开拔,可说什么也想不起来是明儿个还是后儿个了。坐到家里我就一个劲儿的嘀咕,这么晚了我是上您这儿来哪,还是不上您这儿来哪?来吧,又怕您睡了,搅了您的觉。不来吧,又怕明儿一早儿这孩子走了,我就见不着他了。”

我坐在床上跟谷奶奶说:“您看不着就看不着呗,就两年服役制,过两年就回来了,我看您去。您还怕我打老修儿的时候儿牺牲了呀?”

谷奶奶撅起嘴,假装生气的说:“去!瞎说什么呀!怎么就牺牲了!”

我爸爸也扭过头儿来,说着我:“净瞎说,有那么跟你谷奶奶说话儿的嘛?下地站着跟你谷奶奶说话儿。谷奶奶在地上站着,你床上坐着,像什么话呀!快点儿穿鞋下地,站着跟谷奶奶说话儿。”

我们在外屋这儿正说着话儿,我奶奶穿上衣裳,披着棉袄,打里屋儿开门儿出来了。

我奶奶问谷奶奶:“这大晚上的,你不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睡觉,黑灯瞎火儿的跑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呀?”

谷奶奶看着我奶奶说:“你睡你的觉呗,我是看我孙子来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呀,狗拿耗子。”([歇后语]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穿上鞋,下了地,刚直起身儿,我奶奶就支使我说:“快点儿扶你谷奶奶坐到床沿儿上去。”

我过去要扶谷奶奶,谷奶奶说:“我还没老到让人搀着走道儿的地步儿哪,不用,扶什么呀扶!”谷奶奶说着,就走到床旁边儿,坐到了床沿儿上。

我奶奶跟谷奶奶说:“耗子专嗑谷子,甭管谁拿耗子,有耗子你就得小心点儿。我这是为你好,晚上真得少出来,到处都挖防空洞,哪家儿的院子里都是坑坑洼洼、磕磕绊绊的。再说了,到了咱们这个岁数,脚底下也不利索了,晚半晌儿尽量儿别出门儿。”

我奶奶跟谷奶奶逗了两句咳嗽。谷奶奶神神秘秘的跟我说:“冰儿,你猜,奶奶给你拿什么好东西来啦?”

我看谷奶奶手里什么也没有,身上没有带着东西的样子。我就摇摇头儿,装着怎么使劲儿猜也猜不出来的样子,跟谷奶奶说:“谷奶奶,我实在是猜不着了,您就行行好儿,告诉我得了。”

我奶奶说:“看不出来你这身上揣着什么宝贝呀?成啦,大晚半晌儿的,你就别难为我孙子了。”

谷奶奶抬起手,解开一个大襟儿棉袄上的算盘扣儿,把手伸进去,从怀里掏出一副尼龙手套儿来,在我奶奶眼跟前儿晃悠了两下说:“您说这是不是好东西。”

我奶奶说:“看怎么说了,时下这尼龙袜子、尼龙手套儿的,还真是好东西。前儿个晚半晌儿,三条他钱奶奶送来一双尼龙袜子,我这孙女儿啊,拿着这稀稀罕儿的东西就往手上套,喜欢的哟,没法儿没法儿的。可那是给他大哥的呀,哪儿能让她穿呀,招的孩子好一顿哭哇。哎。”

我奶奶叹了一口气,又问谷奶奶:“你这老婆子,这是打哪儿淘换来了这么一件儿好东西呀?”

谷奶奶说:“这后晌儿我侄子不是来了吗,就给我送来了这副尼龙手套儿。他跟我聊了会子天儿,又说有点儿睏,就在我这儿眯瞪了一会儿。睡醒了,在我这儿吃完了晚饭才走。我归着完了,都要睡觉了,又在床上看见了它。你说说我这脑子,吃顿饭的工夫儿,就把这尼龙手套儿的事儿,给扔到脑袋后头去了。我这老太太用不着戴这个,留着它也没用,我就琢磨着冰儿这回要出远门儿了,这一猛子也不知道要上哪儿去了,就让他戴着吧。我以为他明儿个一大早儿就开拔哪,想了想,甭管多晚,今儿我也得给他送来呀。这不,我赶紧揣着怀里,就上这儿敲您的门儿来了。对不住啦,高主任,吵了您的觉啦。”

我奶奶跟谷奶奶说:“那是你侄子孝敬你的,你就留着戴吧,甭惦记他。队伍里凡是用得着的都发,要是不发的那一准儿是用不着。”

谷奶奶转过脸儿来问我:“你们发手套儿了吗?”

我说:“没发。”

谷奶奶说:“这不结了,没发手套,我这副手套儿正好儿派上用场,再热的地界儿它也有冬季天儿。你就给我拿着吧,北京这晚儿正冷着哪,你打这儿走的时候儿,总得戴个手套儿吧?拿着,戴得着就戴着,戴不着就揣着,这是奶奶的一份儿心。”([这晚儿]在这里指的是当下、现时的意思,不是指的今天晚上)

听谷奶奶这么一说,我奶奶就跟我说:“谷奶奶让你拿着,你就接过去吧,快谢谢你谷奶奶。”

我毕恭毕敬的,接过来谷奶奶递给我的尼龙手套,鞠了个躬说:“谢谢谷奶奶!”

谷奶奶乐啦。谷奶奶说:“这就对了,早点儿接过去不就得了,非得让我费那么多的话,嗓子都说干了。还有你——”谷奶奶又指着我奶奶说:“又不是给你的,你跟着多操一抿子心干嘛呀?还说队伍上不发的,一准儿用不着。你看用得着用不着,明儿个他出门儿就得用得着。是吧,孙子?明儿个你就戴着谷奶奶的手套儿出门儿,听见没有?不戴都不行,明儿个一大早儿我就检查来。”

我爸爸听姑奶奶说,“嗓子都说干了”,赶紧说:“哟,您看看,净顾说话儿了,都忘了给您沏茶啦。”

谷奶奶说:“沏的哪门子茶呀?我这就走,我就没打算多呆,要不是这老太太起来了,哪儿用得着我费这么多的话呀?”

我把手套儿一边儿往手上戴着,一边儿跟谷奶奶说:“我现在就戴上,省的晚上睡觉扇了手。”([扇了手]是指皮肤被冷风吹得红肿皴裂)

谷奶奶看着我说:“这孩子,净拿你谷奶奶寻开心。得了,大晚上的,家去了。”说着,谷奶奶站起来就往门口儿走。

我奶奶指着我说:“你还没脱衣裳哪,正好儿,披上点儿棉袄,送送你谷奶奶。”

谷奶奶说:“不用送,熟门熟路儿的,没事儿。”

我穿上了棉袄,搀着谷奶奶说:“我还是送送您吧,院儿里挖防空洞的土,堆得高高低低的不平坦。”

谷奶奶看了看我奶奶说:“你看看,还把你从热被窝儿里给吵起来了,对不住啊,搅了你们的觉了,都赶紧睡吧,我也回家睡觉去了。”

我奶奶跟谷奶奶说:“走吧,不留你了,明儿个想着早点儿起,别忘了检查的事儿。”

谷奶奶莫名其妙的问:“查什么?”

我给谷奶奶开开门儿,跟谷奶奶说:“查我戴没戴着您给我的手套儿。”

谷奶奶往屋门儿外边儿迈着步儿说:“你这老太太,真能逗咳嗽。我都忘这茬儿啦,你还记着哪。”

我搀着谷奶奶往外走,谷奶奶让我回去,说:“不用送。”

我说:“我送您到大门口儿,行吗?”

谷奶奶说:“那行,就送到大门口儿。”然后,谷奶奶又一边儿走一边儿跟我说:“你到队伍上要好好干,给你奶奶争脸,你奶奶是要面儿的人,什么事儿都得走到别人前头。”

我说:“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给我奶奶争脸,也给您争脸,给咱棉花地争脸。”

我把谷奶奶送到大门口儿,又送到三条的胡同口儿。谷奶奶说什么不让我送了,我就看着谷奶奶拐进了自己的院门儿以后,转身儿回家了。

送走了谷奶奶,我奶奶和我爸爸也就各回各的屋子睡觉去了。

我和我弟弟也归置好了床上的东西,铺被窝儿睡觉了。

一夜无话。

我一觉醒来,起床穿上衣裳,刚要下地,我看见了我的枕头边儿上放着一个叠起来的枕头套儿,还有一个像现在的男士用的,长款手包儿一样的布手包儿。

布手包儿是蓝灰色的,我拿在手里感到非常的挺实。布手包儿的正面儿用红线绣着四个字:“保卫祖国”。

我打开黑色的金属按扣儿,看到布手包儿是折叠成三层的。展开布手包儿,绣着字的面儿上的一层,放着针线和顶针儿;叠进最里面儿的一层,放着家里人的照片儿和爸爸写给我的一封信;中间儿的一层,平平展展的放着两张面值十块钱的人民币。

我把折叠着的深绿色的枕头套儿也展开了,枕套儿的正面儿,绣着五个红色的楷书大字“永远向前进!”五个字绣成了两行,上边儿一行是“永远”两个字,下边儿一行是“向前进”,外加一个感叹号。那字,是我爸爸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是我妈又一针一线的绣上去的。

父爱如山,母爱若水。父亲一笔一划,书写着无限厚望;母亲千针万线,绣进的都是亲情。

这是爸妈送我的礼物,这是全家人对我的期望。我捧在手上,感觉到这礼物是那么的沉重。我即将背负着这个期望,去拥抱崭新的军旅生涯,去全力以赴的献身于保卫国家和保卫人民的事业中去。

针线、照片、信和钱,这都是家里人对我的深深的爱,这种爱是崇高而无私的。当兵时,我每每想起来这些都会感到激动、都会产生冲动。

我把我爸妈给我做的枕套儿和布手包儿,连同部队发的,暂时穿不着的换洗衣服,都包进了包袱皮儿,我随身带着走了。直到今儿个,始终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儿。我没用爸妈给我做的枕头套儿放过衣服,也没舍得枕着它。布手包儿和枕头套儿,我一直当作最珍贵的宝贝保存着。

今儿个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又从柜子里拿出了这两件儿宝贝,我看着深绿色底儿绣着红字儿的枕套儿,还有蓝灰色底儿绣着红字儿的布手包儿,心里很难过,我感到我辜负了家人的良苦用心和殷殷期望。但是,我也感到我在部队时,没有辜负“保卫祖国”和“永远向前进”这九个字。直到退伍,我都在践行着这九个字。我自认为我无愧于一个真正的军人。

家里人都起来了,我爸爸看见我手里托着枕头套儿和布手包儿,只说了一句:“带上吧。”然后,扭过头儿,转过身儿,就去做早点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