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见吃饭也是军队的战斗力。建国后的解放军历史上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陆军伙食费每人每天的标准是0.45元(当时全国分了几类地区,不同地区伙食费有所差异;陆军的特殊兵种伙食费会略高)。以今天的物价标准来看这似乎难以想象,四毛五能吃啥?买个烧饼还得一块钱呢。但作为从抗美援朝一把炒面一把雪走过来的老军人,到从艰苦农村尚吃不饱肚子状态中刚参军的新战士,在当时却已经相当有满足感和幸福感了。这纵向比是不断挺高,可横向比则基本垫底了。当年的美军苏军就甭说了,台湾、印度等军队伙食费都比解放军要高。但长期以来解放军就是吃着“四毛五”,保卫“九百六”,炮轰湾湾、横扫阿三、痛揍毛子,教训越猴,那霸气是杠杠的,打出了解放军的英雄本色和中国威风。可见物质力量是重要,但精神力量更重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四毛五在部队都怎么吃呢?我是1970年代入伍(新兵每月6元津贴),分在某军区直属通信团电缆专业连,连队常年在外施工敷设军用地下通信电缆。那时我们部队条件有限,营房里连队没有餐厅,开饭时以班为单位到炊事班伙房打饭。每个班都配有两个铝制的大盆,一个盛饭,一个盛菜。饭打回宿舍里后,一个班的人把自己的碗都集中放地上,由值日的战士把盆里的菜再分到碗里,然后大家就坐在小板凳上开吃,周而复始就这样吃饭。要是在外施工,一般是在野外或老乡的院子里蹲着吃饭。我们连队每天较为固定的食谱(那时还没有食谱这个概念)是这样的:早餐,小米面发糕配咸菜;午餐,大米饭,一个菜(菜里有少许肉片);晚餐,馒头(每人定量两个,不够吃剩发糕),一个菜。鸡蛋基本是吃不到,炊事班有鸡蛋,但是专为做病号饭用的。由于施工,大家体力消耗都比较大,每天如此简单的饭菜却都吃得狼吞虎咽、津津有味。

现在人们吃饭都很担心什么农药化肥残留、转基因、苏丹红等假冒伪劣问题,怀念早年间的纯天然食品。可我们那时都是纯天然食品,但吃着却不咋地。先说小米,部队吃的是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陈粮,完全没有新粮食的香味。在中国小米历来是军粮,因为小米比麦子、大米都便于储存并可以存放多年。在随时准备打仗的年代,国有粮站都储存大量的小米,每年都是进新米出陈米(麦子、大米也是这样推陈进新),我们永远吃不到新粮食。再说大米,吃的是南方产的双季稻,颜色略发红,口感跟北方大米没法比。蔬菜倒都是纯天然的,但冬春季只有大白菜和大萝卜两种菜可吃,天天是大萝卜或大白菜炖粉条子。一到秋天,连队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挖地窖子埋白菜萝卜,那大白菜到春天时基本是吃一半烂一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部队的时光就盼着过年过节改善伙食,其实也很简单,吃大肉包子、水饺或加两个肉菜(喝酒那是没影的事)。但吃水饺要自己动手包,以班为单位将定量的面、肉、菜、油等领回来,一班人全上手,刴馅的刴馅,揉面的揉面,床铺板当面板,酒瓶子做擀面杖……八仙过海各显身手吧。各班包饺子还要比速度,炊事班就管烧一大锅开水,谁先到谁自己下。大小伙子们包的饺子奇形怪状,龇牙咧嘴,有的饺子下锅就烂,这饺子汤逐渐由清变浑,到最后那锅饺子汤都成面糊糊了。每当看到那锅里的糊糊又不免想起团部一星期只开放一次的大澡堂子,各连队的洗澡时间是团部统一排好的,先洗的大池子里还是清水,到最后洗时那池水也成糊糊了,还臊烘烘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因我们连队搞电缆施工,有时会以班为单位分散到各部队的通信基站进行电缆接线、测试等工作,人少自然不能带伙房,就和兄弟部队搭伙吃饭,由此也见识了不一样的四毛五和开洋荤般的更高的伙食标准。有次在军区通信总站的一个滨海山沟的基站施工,跟着他们吃食堂,也是四毛五的标准,却明显感觉比我们连队吃的好得多。在他们食堂里我平生第一次吃章鱼,那个鲜味那个香味真是终身难忘,后来吃遍各大饭店也吃不出来那个感觉了。同样是吃四毛五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细究起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自己养猪种菜,自给自足,家底厚实,吃到嘴的远不止四五毛了。而我们连队常年在外,只能干吃四五毛,除去买定量粮食的钱就剩下不多了,油水自然少。二是食堂管理得好,自制小菜、粗粮细作、重视厨艺、严控跑冒滴漏……可别小看了这跑冒滴漏,就说我们连队就有不少,有些馋兵会千方百计溜到炊事班伙房“偷”肉吃。我们炊事班做菜的肉基本不是现炒的,一般是一次将几十斤肉切片或炸或炖搞熟后放一大盆里,每次炒菜时再往锅里丢一些。这馋兵“偷”再加上个别炊事员连吃带拿,这肉片到各班就很少了。经历过生活困难的人都有体会,肚里没油水,饭就吃得多,还不顶时间,反之亦然。其实一个连队就是一个家,这日子过得好不好很大程度看当家人会不会开源节流,精打细算,同样是四毛五,吃饱都没问题,但吃的油水多少就看出这持家的差距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洋荤的经历也有几次,吃的伙食标准都比我们四毛五要高(具体高多少现在忘了),敢情一样当兵不一样的肚子。一次是在北海舰队航空兵的一个机场和地勤一起搭伙,跟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真是乐不思蜀了。每当我们向海军兄弟说他们吃得好有福时,人家却不屑地说:这还算好?空勤灶那才叫好呢,海参、大虾可劲造,苹果、巧克力随便吃……乖乖!这不跟皇上似的?可始终没机会见识飞行员们到底吃什么。还有一次是跟陆军某警备区船运大队一起搭伙,也是吃得满嘴流油。我们就纳闷了,同样是陆军兄弟也分三六九等啊?人家战士都穿呢子军装、黑皮鞋,我们布衣布裤臭胶鞋,心里那个羡慕啊。怪只怪当兵时不能选部队,不然一定要当海军或空军,先混副好下水再说。

当兵期间第一次吃部队发的罐头也是件难忘的事。那是1976年7月,唐山突发大地震,伤亡惨重,我所在部队接到命令后星夜驰援,部队开进是乘坐铁路闷罐车,花了三天时间到达唐山。一路都在闷罐车上,部队无法自己开伙,后勤就搞了些干粮和一批驴肉罐头。这是我第一次吃驴肉,过去有句老话: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这驴肉罐头第一口吃下去真是奇香无比,可这罐头里油太多,越吃越腻,一下就吃伤了,再以后见了这种驴肉罐头竟毫无食欲。在唐山救灾期间,经常吃当地产的高粱米,这也是我第一次吃高粱米,部队学着当地人将高粱米煮成半稀半干状当主食,一时还不太适应……

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解放军的伙食也越来也好了。估计不会再有像我们那个年代“偷”肉吃的段子了。真是:峥嵘岁月依稀在,四毛五分打天下。今非昔比国力盛,兵强马壮军威扬。

作者:大漠单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