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一张军事地图前的尴尬——

“绘图高手”按图索骥不灵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3月的温州,正值练兵好时节。

走进温州军分区办公楼,大厅里展示的20多幅标绘好的地图,是近期首长机关的训练成果。乍一看,仿佛司空见惯;细端详,却有几分新鲜。

地图上用蓝色笔标注的敌情,大同小异,可用红色笔标注的我方,千差万别。这令人诧异:一幅地图怎么标出那么多版本呢?

且不说原委,先听该军分区任明龙司令员从一件事谈起。

该军分区一名参谋业务技能精湛,标绘的作战地图,精准高效,布局美观,被誉为“绘图高手”。去年底军分区组织海上动员演练时,让他现场给大家示范。不料,面对军分区领导随机设置的“敌情”,他摆兵布阵时却手足无措。

这让军分区领导费解:为何标图的强手,上了战位难以出手?

他坦言:以往标图得心应手,是因想定作业怎么做,写得很清楚,只需按图索骥就行了,至于如何让地图与打仗结合,确实琢磨不多。

该军分区领导调研中发现,有这种“训战差”的同志,还有不少。去年以来,他们改进机关组训模式,在标图想定作业中,只明确敌情,至于我方如何运用战术、部署兵力,全由机关干部判断应对。

变化的不只是一张军用地图。该军分区还打破会议室里“纸上谈兵”桎梏,围绕担负的海上维权、海上运输保障等使命任务,把“中军帐”设在船舱,在风浪中摔打锤炼首长机关的情报处置、组织指挥和综合保障能力。

2、一个民兵汽车运输连的窘迫——

40名A类驾照的民兵驾驶员迷路了

风起云涌的实战化练兵大潮中,还有一种变化意味深长。

温州市民兵汽车运输连40名民兵都有A类驾驶证,技术过硬,每年在民兵训练基地考核成绩大多也是优秀。民兵连长舒浩伟曾拍着胸脯对军分区领导说,在温州地盘上作战,补给物资肯定能准时送到。

然而,去年秋天,上级来抽考连队时却出了“洋相”。考官要求连队前往偏僻的洞头岛某山地运送战备物资,交给他一张军用地图,下达两条禁令:上交手机暂存,防止用它导航;地图两个坐标点是此次任务的起点和终点,直线距离最近的是安全道路,最远的两条路是“敌人”火力覆盖范围。

舒浩伟对温州到洞头的大路很熟,带着铁流滚滚、一路疾驰,很快行进到洞头县境内。就在他信心满满时,遇到了三岔路口。拿出细线密布的军用地图一看,傻了眼,从未用过地图的他找不到“北”。

无奈,他只好凭感觉从中间道路行驶。刚走上盘山公路,就被导调人员叫停。原来,他们误入“敌人”火力覆盖范围。

全是A证驾驶员的民兵连,竟未能完成物资运送任务。该军分区领导从中反思,根子出在基础训练与实战链接不紧上。以往都是军事理论、倒桩入库等常规课目,对实战背景下运输保障课题训练较少,这种年年打基础、年年“一年级”的怪圈必须破除。

以前训练静悄悄,如今练兵嗷嗷叫。今年以来,他们按照“训练基地打基础、实战环境提技能”的思路,打造训练“升级版”,要求基地训练合格后,拉到模拟战场环境实兵实装训、与军兵种挂钩训。民兵连长舒浩伟感慨:“驾车在野外训,浑身都是硝烟味!”

3、一位民兵医疗救护分队指导员的感慨——

训练计划表 “长大”了

年年岁岁兵相似,岁岁年年“表”不同。

3月22日,浙江瑞安市海上民兵医疗救护分队指导员、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张松泽,在集装箱船改装成的海上移动救护所内,与民兵医务人员紧张地进行抛绳打捞、吊椅换乘、海上手术等基础课目训练。

促使张松泽首次到海上参训原因,是训练计划表有了新要求。往年,他们依据的都是前一年“克隆”下来的训练计划,大多是伤员救治、应急手术等。全年的训练任务,一张纸、一个表足矣。

张松泽坦言:自己公务繁忙,这张表又没刚性制约,训练课目也都是“小儿科”,以前确实关注不够、到场不多。

而今年,他拿到的民兵训练计划表 “长大”了:实战化课目增加了海上打捞、海上救护等5个课目。

军地组训手段、督训方式也随着这张“表”而“变脸”:此次训练计划由市政府与人武部联合下发;民兵分队全员参训,建立训练档案;军地联合下发考核成绩通报,与所在单位年度绩效挂钩。

今年,张松泽全身心投入到海上基础课目训练中,带领民兵医疗人员研究常规武器伤、海水浸泡伤救治方案,讨论手术操作如何克服船体颠簸和噪声干扰,探索出一些遂行海上医疗救护任务的方法路子。

温州军分区政委潘学军告诉记者,按照今年训练计划,他们组织全市专武干部基础课目集训,协调市委组织部一名副处长跟训,全程记录现场表现和考核成绩。11个县级政府督查室和所在人武部联合成立民兵训练巡视督导组,抽查训练情况,9名未参训的兼职民兵干部被通报批评,并责令补训。

运营人员: 黄醒梦 MZ016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