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预言,其实只是基于历史。就在本文墨迹未干的深夜,巴黎遭遇了惨烈的恐怖袭击。一方面,没有任何借口能为这种反人类的暴行开脱,凶手必须伏法。另一方面,正义和强者在反击之余,也必须放下身段来反思:这些凡人,怎么就成了魔鬼?我们该承担什么责任?

弱者的绝望,是灾难的起点

日前,和一位朋友聊天,他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历史观察:2015年的叙利亚,其实很像1900年的中国——不是吗?两个独裁而没落的政权,在内忧外患下各自催生出了一个极端暴力组织,进而遭受全球列强的围剿。历史总是惊人地重复。在义和团百年之后,人类再一次面临极端组织肆虐的挑战。

这时,我们有必要回望一下20世纪。因为它集中了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灾难。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末,我想从“人”的层面抛砖引玉。毕竟,任何极端组织的极端坏事,都是由一个极端领袖牵头干的。

当然最典型的,就是希特勒。

一个流浪画家的绝望与蜕变

翻看希特勒的早年资料,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他,和一个魔头相联系。在奥地利出生的希特勒,有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亲是海关官员,平庸地只想子承父业。偏偏希特勒不干。但他可不是为征服世界,而只是想当一位画家。没有父母祝福的孩子,内心多半是不平和的。而来到维也纳一心寻求艺术梦的少年希特勒,又受到了两次打击。一是,他尚未成年就双亲亡故,从此无依无靠;二是,他信心满满地报考维也纳美术学院,居然两次落榜——这与中国的洪秀全,可谓异曲同工,随后的人生轨迹也颇近似——于是,生活没有着落,精神没有依托,希特勒衣衫褴褛地成了一名维也纳的流浪汉。没有人会注意他。而他,也没有注意自己。

在青年希特勒走向绝望时,转折来了。

1914年,一战爆发。战争,素来是为绝望者准备的。于是,希特勒抓住了这棵救命草。从留存下来的一张万头攒动的集会照片中,我们仍能找到这位一脸喜气的奥地利青年混杂其中。而画面里的喜讯,仅仅是德国宣战。当一个茫然的人,重新找到归宿与使命时,其能量及其转变,都是惊人的。即便这个归宿是魔鬼,即便这个使命只是为邻国而战。

作为一名小小传令兵,希特勒在炮火中非常勇敢,他成了一名爱国斗士。多次九死一生而安然无恙,使得毫无人生标尺的希特勒,开始“发现”自己与众不同,开始自信是被上天选中的!当一个人相信自己与众不同时,他往往就能真的开始与众不同了。当然,好运并不等于天佑,在战争后期,不再走运的希特勒先被炸伤腿,后又中了英国人的毒气,一度成了瞎子。一心想当画家的人,绝无法接受失去视力。但当视力刚开始恢复,希特勒又突然失明了——因为这位“爱国者”惊闻德国战败。他后来回忆说,一腔热血的自己完全崩溃了。当然,经过精神科治疗后的希特勒,并没有失明。等他完全恢复后,“看”到山河破败,这位“艺术家”决心就此从政。

因为战败后的德国,陷入了巨大的灾难。

一个战败民族的绝望与蜕变

英法强加给德国的《凡尔赛条约》,分割了德国大片领土,索要了巨额赔款,窒息了德国军备,践踏了这个民族的基本尊严。英国首相更宣称:“搜遍德国人的口袋,也要把钱找出来。”虽然很多战胜国首脑都清楚:“这不会带来和平,这只是一份为期20年的休战书”,但他们还是那样做了。直接结果,是战后德国经济崩溃,物价飞涨,大量失业。而德国史上第一个共和国,却因先天不足而面对困境一筹莫展,上层的勾心斗角反倒热火朝天。整个德国,陷入了绝望。

这时候,希特勒站了出来。他双拳挥舞下的纳粹铁腕与民粹至上,又成了日耳曼民族的救命草,获得了九成德国民众的支持!于是在民意支持与政客内讧下,希特勒居然通过完全合法的民主选举和陷入狂热的民众鲜花,获得了彻底窒息民主的一切权力。

随后,欧洲果然陷入了空前的灾难。

弱者的绝望,让拯救成为灾难

可以说,是德国,用战争“拯救”了流浪中陷入绝望的希特勒,扭曲了他的人生;继而又是“获救”的希特勒,用专制“拯救”了侮辱中陷入绝望的德国,重创了这个民族。

由此,我们可以静心思考的是:灾难的土壤,往往是弱者的绝望。不论我们的管理和决策多么理直气壮,永远都不要将我们眼中的弱者,逼入绝境。否则,即便一个不入流的画家,都几乎可以摧毁地球,也包括所谓的强者。

历史,仍时刻准备重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