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胡为仁谈抗战往事

顾少俊

胡为仁,祖籍浙江,抗战前是上海滩的富家子弟。1944年报名参加远征军,分到新1军50师师部直属通讯营。建国后,曾出席国家电力部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庆招待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胡为仁的父亲名胡逢意,在上海滩白手起家创下千万家产,并成为上海建造行业会长兼理事长,在十里洋场风光一时。

胡逢意乐于助人,热心公益,爱国忧民。他经常帮助贫困亲友,在家乡办学校,修桥铺路。他的“米号”专卖平价米给贫苦大众。九·一八事变后,他预料到中日必有一场大仗,出资请武术教官在老家创建了一支几十人的大刀队,希望战时能给国家出力。淞沪会战前,村里有一恶霸暗中接受日本人的钱、枪,在村里无恶不作,胡为仁的父亲安排大刀队员把那恶霸除掉了。胡家有两个伙计,吴四巧和杨志显。他们从小就紧跟胡逢意闯天下。他们说:“胡老板人好”。一·二八抗战期间,胡逢意安排他们开卡车给19路军送毛毯、干粮、咸肉、粽子等,战事紧张时帮助运送弹药到前线,回来时,把阵地上的伤员运到后方医院。“八·一三”淞沪会战时,谢晋元退守四行仓库,胡逢意安排人协助谢晋元的部队修筑工事。

淞沪会战后,胡为仁的二姐到苏北,加入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一天,二姐写了一封信让人到上海找她父亲。二姐怕父亲担心,在信中没有说,自己参加抗日部队,在打鬼子,只说自己缺钱花,请父亲支持。父亲从送信人那里得知,自己的女儿有出息了,知道为国分忧了,心里感到很欣慰。他用绳子穿了一大串金戒指让来人带给苏北的抗日部队。

上海沦陷后,胡为仁不愿做亡国奴,要到苏北找二姐参加抗日部队打鬼子。父亲认为他岁数小,不放心他到苏北,安排他去大后方学习。

胡为仁先在南昌上学。后来南昌城被日机轰炸,胡为仁逃难到了赣州。在赣州,胡为仁被蒋经国办的农场收留,胡为仁还和蒋经国的随从杨德宝成了朋友。

1944年,中国政府组织远征军。胡为仁积极报名参军。胡为仁和一起报名的42人受到蒋经国接见。蒋经国鼓励大家杀敌报国。

在远征军部队,胡为仁和志愿兵一起接受严格的美式军事训练。胡为仁从小在上海长大,受过很好的教育,英语口语好,可以直接和美国教官对话。美国教官见他聪明,有悟性,一个劲地表扬他。

新兵训练结束后,胡为仁分到新1军50师。在50师,美国教官教他如何收发电报。别人学习需要翻译帮忙,胡为仁能直接听懂美国教官的话,学得很轻松。其他学员学了一个月,胡为仁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全部掌握收发电报的要领,并能独立工作了。师长让胡为仁留在师部工作。

在50师,胡为仁多次见到史迪威将军。史迪威是个“中国通”,熟悉中国的地理、历史,研究过《孙子兵法》,很会打仗。日军设在密支那的飞机场,就是史迪威指挥部队端掉的。史迪威效仿中国三国时期,魏将邓艾领兵翻越摩天岭,避开蜀国大将姜维,走过700里人迹罕至的小道,兵临江油,奇袭成都,一举成功,导致蜀国灭亡的战例,组织了一支300人由中、美士兵合编的特战队,穿越原始森林,翻过库芒山脉,经过一个多月的潜行,悄悄抵达密支那飞机场,在美军飞机配合下,成功端掉日军密支那飞机场。占领密支那飞机场,中印航线可以不再经过“驼峰”航线,大大缩短了航程。

史迪威治军方法也很独特,他拒绝中、美政府派女性工作人员到战地医院工作。据说,以前有中国女医生在战地医院工作。有一次,一个美国兵偷看中国女医生洗澡,被中国士兵抓住。那美国兵说:“我没有偷看,我在欣赏。”史迪威担心女性在这里工作影响部队战斗力,遣散了所有女性工作人员。后来,有美国兵对中国士兵说:“没有女人,怎么生活?”这话传到史迪威耳中,史迪威下了一道命令“不能生活的兵,统统滚蛋!”

史迪威非常喜欢中国士兵,认为他们听话,不怕苦,打仗勇敢。史迪威没有架子,平易近人,中国士兵都很尊敬他。胡为仁和他的战友背后亲切地叫他“老娘舅”。

胡为仁待人谦和,有许多美国朋友。胡为仁认为美国士兵虽然娇嫩,急行军时,他们为了不掉队,会丢弃重武器。打仗时,子弹打光,他们会投降。但他们也有单纯可爱的一面。因为一些生活上的小事,他们会和你打架,但他们不记仇。他们如果对你说:“我们和解吧!”那是真心地想与你和解,不会背后给你下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远征军部队,胡为仁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50师在缅甸西部的一座小镇上驻扎。

一天晚上,警卫营长对师部的工作人员说:“今晚要防止日军偷袭师部。”

半夜时分。一阵激烈的枪声将胡为仁从睡梦中惊醒。他掀开被子,一把抓起身边的卡宾枪,哗啦一声,子弹登膛,一个飞跃,窜到窗户后面。

这时,一梭子子弹从胡为仁这边的窗口打进,对方枪声一停,胡为仁立即从窗侧隐敝处一个转身,站到窗正面,对着枪响的地方,连发五颗子弹,随即闪到窗户另一侧,枪口朝天,手扣板机等待继续出击。

听到枪声,住在师部附近的美国兵放照明弹,照明弹上面有个小降落伞,照明弹放到空中,照明弹上面的小降落伞自然打开。照明弹可以在天空中停留2分钟左右。借着照明弹的亮光,胡为仁看清偷袭的日军位置了。他把枪拨到连发位置,打出一个长点射,枪口火舌跳动,子弹成扇面扫过去。胡为仁刚把枪中的子弹打完,闪身藏到窗户一侧时,对方回击的子弹骤风暴雨般地刮过来,石头墙被打得千疮百孔,子弹打在石墙上又弹出去,这种“跳弹”是可以要人命的。胡为仁尽量把身子卧得很低,减少中弹的危险。

整个镇上枪声大作,日军偷袭师部的人员不少,他们四面出击,师部警卫部队四面阻击,枪战激烈。

枪战从半夜一直进行到东方破晓,日军才撤走。

这次战斗,有一颗子弹从胡为仁的鼻梁前穿过,胡为仁侥幸避过一劫。

还有一次,师部新到一匹高头大马,胡为仁好奇,骑了上去。这时,一颗子弹从远处飞来。把他的军帽打飞。原来,日军一个狙击手躲在师部附近,见胡为仁骑在马上,以为是中国军队的大官。

胡为仁的部队8月初回到广西南宁。一天晚上,胡为仁通过电台收到日军投降的消息,他赶紧报告排长,排长兴奋地跑到师部报告。半个小时后,营地里枪声、爆竹声响成一片。激动的士兵们端着冲锋枪对着天空狂扫。市区里鼓声、锣声、爆竹声也一齐响起来。街上卖过桥米线、下面条馄饨的小摊主,拉着士兵们到自己摊上随便吃,不收钱。整个南宁热闹了一个星期。

抗战胜利后,胡为仁所在部队奉命到香港接受日军投降。香港的老百姓见到中国军队高兴得不得了,香港公交车上的售票员不受中国军人的钱,饭店免费招待中国军人……在香港,胡为仁听说,英国人被日本人打怕了,日军投降,他们也不敢过去接受。

在香港接受日军投降期间,50师师部一个长官送了一把日军军刀给胡为仁。那把军刀青光闪闪,寒气逼人,锋利无比。长官告诉他:“这是一把宝刀。”胡为仁爱不释手。

抗战胜利后,内战就要打响。胡为仁不想参加内战,他想离开部队回上海。他找师长请假,师长说:“上级有命令,目前现役军人不允许离部队。”

有一个共产党地下党员自称是他二姐的战友,找到胡为仁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府让解放区的人民过上了好日子,并说,这个政府太好了,要领导人民“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来人还给他唱一些他从未听过的歌曲,如:“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得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呀……”“山那边哟好地方,穷人富人都一样,你要吃饭得做工哟,没人给你做牛羊。老百姓呀管村庄,讲民主呀好地方,大家快活喜洋洋。”“幸福在荡漾,和平在微笑,民主已经开花,自由已经结果……”在上海时,二姐曾让他看过《西行漫记》。胡为仁很早就听说,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官兵平等,没有贪污,没有腐败。今天,他听了这些感人的歌词,心中激起要为建设这样的国家去奋斗的念头。

为了离开部队,胡为仁想了一个办法,他写了一封快信给大哥,请大哥写信说,父亲病危,让他回家。几天后,大哥来了一封信,信中说,胡为仁的父亲病危,要见一下胡为仁。胡为仁把信拿给师长看,师长批了他十天假。

胡为仁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头戴钢盔,穿美军军服,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拿着日军军刀,匆匆登上香港开上海的一艘大轮上。胡为仁心中“喜欲狂”,脑海里憧憬着一家人团圆的喜悦场面,嘴里念叨着杜甫“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诗句。

胡为仁在船舱里找了个空铺刚躺下,一个英国乘务员过来,说:“你不能睡这里,到外面甲板上去!”胡为仁在远征军多次和英国人打过交道,英国人打仗怕死,关键时候只想自己保命。表面上绅士风度,实际上欺软怕硬。胡为仁心里非常看不起他们,他拍拍日本军刀,操一口流利的英语对那乘务员说:“我上过缅甸战场,救过你们英国人。我今天就睡这里,不同意我就砍了你。”说完就要拔刀,那乘务员连连说:“Sorry!Sorry!”溜走了。

到上海后,胡为仁给父亲公司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急切的声音:“你快回吧!你爸昨天晚上去世了,现在万国殡仪馆,你快过去吧!”一股血液直往胡为仁脑门上涌,他感到一阵眩晕,有点站立不稳。片刻之后,他直奔殡仪馆,见到父亲躺在灵床上。胡为仁“扑通”跪倒,大声痛哭,揪心的往事勾起一幕幕回忆……

离家前,父亲让母亲把钱缝在胡为仁的衣服里。

“国之将亡,家焉何存?”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这位父亲支持他的女儿、儿子走上卫国战场。子女离家后,他经常一个人立在门口,固执地看着路的尽头,盼望着胜利的那一天,盼望着儿女们回家。

父亲渐行渐远了,胡为仁越想越难受,任凭泪水肆意地流淌。他深深地自责,不应该用“父亲病重,生命垂危”作为自己请假的理由,现在“一语成谶”了。

父亲从小教他宽厚待人。在胡为仁的记忆中,父亲背后从未埋怨过手下任何一个人,即使是朋友欺骗了他,他仍为朋友找欺骗自己的理由。父亲的大爱,深深感染了胡为仁。

1949年,胡为仁进上海电厂工作,1953年调山西工作,1990年退休,现居常州。

胡为仁工作认真负责。1988年,电力部给了他一张票,让他出席电力部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庆招待会。那是一个很大的荣誉。

回首往事,胡为仁激动不已,他说:“如果日本鬼子再来,我还要上战场打鬼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哦,胡老和老伴正在下棋哩!

胡老家的电磁炉、冰箱上贴着胡老写的小字条,字迹工整,上面写着注意事项:“记住!关闭电源”……胡老说:“老伴岁数大了,脑筋不好使,我要提醒她。”老伴说:“他担心我变成老年痴呆,经常和我下棋”。

两位老人住在常州幽静的小区里。他们互相体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让人想起“相濡以沫”的成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