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看完了 天上飞的的和水上漂的,这次来看看地上跑的坦克装甲车吧。“铁乌龟”这个绰号本来就不太雅观,要从丑的里面选出更丑确实有些难度,小编就来试试吧。

苏联KV-2坦克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这辆履带损毁的坦克是二战时期苏联设计的KV-2型坦克。它的履带被炸断了,但炮塔绝对没有被门框挤过,KV-2的炮塔真的就是这么又方又高的。

在二战前夕的苏芬战争中,苏军在战斗中暴露出了重型支援火力不足的缺陷。装备小炮塔和 76 毫米口径的L-11火炮的KV-1型坦克在面对敌军的工事时,根本无法造成有效伤害。为了弥补重型支援火力不足的缺陷。苏联对KV-1型坦克进行了改造,将76毫米口径的加农炮更换成了152毫米口径的榴弹炮。为了容纳榴弹炮的炮身和弹药,KV-2的炮塔也就变成了又高又方的样子。装备了榴弹炮的KV-2实际上就变成了一门自行火炮。

KV-2的火力强大,装甲也超级厚重,德军的37毫米口径反坦克炮在它面前,只能落得个“敲门砖”的美名。但大块头的重量让底盘不堪重负,实战中底盘故障的损毁率要远高于战损。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效费比不高还难看的KV-2却有着神话般的战绩,比美国电影中《狂怒》中的那辆谢尔曼坦克还超神。德军“巴巴罗萨”计划开始的第三天,狂飙突进的德军攻入了立陶宛小城拉斯叶尼亚市,并准备渡过度比萨河。装备了KV-2坦克的苏军发起了顽强的阻击。一辆KV-2曾在击毁了12辆德军卡车后,堵住了德军第六装甲师过河的步伐。任凭德国人用各种口径的反坦克炮、榴弹炮射击,都没能击毁这辆KV-2。堂堂德军装甲师,竟被一辆坦克堵了两天!

美国TV-8核动力坦克

核动力舰船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但核动力坦克绝对有够震撼。先不说零件保养率极高的坦克有没有必要装备近乎于“无限里程”的核反应堆,单是坦克被击毁后的核辐射就够交战双方喝一壶的了。可美国著名的克拉斯勒公司还真就构想出了这么一个方案——TV系列核动力坦克。其中最奇葩要属TV-8型。

这型坦克不光概念奇葩,造型也奇葩。大家感受一下。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我们可以看到,这型坦克的炮塔不是一般的大。90毫米口径的主炮装在如此巨大的炮塔上显得非常不协调。从结构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炮塔其实是双层结构,奇葩壳体内部还有一个稍显正常和体积依然巨大的内壳。里面容纳了主炮和反应堆,乘员也被安置在了炮塔里。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双层炮塔的设计的目的有二,一是增强炮塔装甲的防护能力,为乘员和反应堆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其二就是让TV-8在水中拥有足够大的浮力。没错,这家伙是两栖坦克。请看下面的浮渡效果图。真是头大不压身。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最终,这个奇葩的坦克方案被军方否定了。克莱斯勒公司也不瞎折腾了,后来,他们设计出了大名鼎鼎的M-1“艾布拉姆斯”坦克。

苏联279工程坦克

核能在武器领域的巅峰运用并非用作动力,而是用来毁灭。在冷战的阴云中,美苏两国无时不刻不在提防着来自对方的核打击,以及遭受核攻击后的反击。1954年,苏联设计出了一款能够在核攻击中生存下来,并快速投入战斗的特种坦克——279工程坦克。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这种坦克的特殊之处,在于独特的底盘造型,感觉好像受到核辐射后畸变的怪物。飞碟形状的底盘和四条履带确保坦克不被冲击波掀翻。130毫米口径的主炮和强劲的马力让它能在遭受核爆后立刻痛击来犯之敌。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但这型坦克最终还是被苏联放弃了。两条履带的常规坦克检修起来便已经很麻烦了,四条履带的怪物实在是太难维护了。

印度“阿琼”坦克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实话实说,印度的阿琼坦克长得并不是特别难看。

我很丑,但是我不温柔——说说那些外形丑陋的武器(三)

但是非要把它打扮成一个蛋糕的样子,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