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彻底破析一个敢于打响第二次世界大战守望胜利与失败的德国(下)

阐述:1941年6月22日德国终于打响了侵苏战争。似乎因为南斯拉夫的“政变事件”导致德国打响东线战争的时间延迟了一个多月,不过要知道除非发生的“政变事件”本身有造成德国决定推迟东线总攻苏联的战略要求。不管南斯拉夫“政变事件”是属于突发还是非突发,本身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德国东线总攻苏联的日期进行了推迟才是值得重点给予考量。首先南斯拉夫1941年3月25签署加入轴心国联盟阵营,3月27日两天不到就发生政变宣布退出轴心国联盟,这也太未免富有政治戏剧性色彩。做为德国对南斯拉夫国内政治形态不能说不了解,通过南斯拉夫发生的一进一出政治事件。就可以看出是由来自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对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发起的广域意识战争。虽然主导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英国政治势力被阶段性的从欧洲大陆击退出去。可所建立的欧洲政治秩序体系仍然继续再发挥着极其重要的秩序主导意识作用。不仅通过南斯拉夫“政变事件”嘲弄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联盟价值性,也是讽刺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联盟政治属性、更是抨击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联盟主导侵略性。打击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联盟意愿归属感,暴露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联盟傀儡性。并且战略性的挤掉了德国的政治对话空间,满足了德国需要的沿着军事对话的战争轨道运行。同时也展现出了为捍卫欧洲政治秩序体系的秩序主导文明性而为此做出牺牲证明的国家献身。极大的贬低了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正当性,不管南斯拉夫最终因政变被德国军事占领,(8天时间德国军事占领了南斯拉夫)都是德国(广域)战略意识的彻底失败。

1941年德国可能正好要借南斯拉夫的“政变事件”实施军事占领的效果(为了服务准备打响的东线军事总攻苏联)。而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要的却是广域意识战争效果。那么双方战略实施就形成了可笑的“两拍即合、按需分配”。然而对于德国来说政治性的作用将走向丧失,也就是德国政治对话的作用已发生改变,完全被军事对话的作用全包揽。形成德国在发动军事战争上一旦出现重挫,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维系在德国军事基础构架上的脆弱政治体系就会表露无遗产生瓦解。德国完全用军事对话来替代政治对话运作就是海市蜃楼的景光,消灭德国的政治性这就是广域战略的意识战争目的。可能在德国看来打响对苏大战前急需的就是还要展现出德国战争机器的强大威力,增强联盟阵营的仆从国参与大战的政治军事向心力。有提示联盟阵营内德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就是联盟各政治势力的安全保证以及警示作用,同时也是进一步加重总攻前苏联军事指挥系统的战场心理压力,树立总攻前德国全军对不久即将打响的战争取得胜利而激发士气,这是完全瞄准了为服务德国全面打响侵苏战争前做的心理调试战。其实从南斯拉夫加入到轴心国联盟阵营不到两天时间就发生政变宣布退出的行为意识就显示出,德国肯定会在南斯拉夫直接取得巨大的军事胜利效果影响期内全面打响侵苏战争。至于德国原定在1941年5月15日发起侵苏战争的日期只是德国大战前战略要求实施完成的心理试压点,所以并不存在因突发了南斯拉夫“政变事件”才被迫导致德国发动侵苏战争的日期推迟到6月22日一说。

那也就是说南斯拉夫发生的“政变事件”其实就是德国在大战前需要进行的战略准备。不过德国在南斯拉夫“政变事件”上面临着政治性与军事性的战略选择,可是却出现了“政治是目的、军事是手段”变成了“政治是手段、军事是目的”政治服务于军事的意识错位。这必然是德国战略实施需要服务的采取先期完成军事占领南斯拉夫的军事性,以满足不久发动的侵苏战争完成更大的军事性。可是问题在于如何对德国的政治性进行弥补?如果要弥补德国的政治性就要沿着在南斯拉夫取得的军事性延伸到更大军事性,就是也必须确保打赢对苏战争才可能进行弥补。因此产生了德国的政治性让路给军事性,但对于德国的国家战略意识来说损失是非常巨大的,因为终究还是要回到政治性。虽然德国战略意识在政治性上劣势于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政治性。但在面对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发起的广域意识战争,德国也不存在徘徊于政治性与军事性两者只能二选一的结果性上,理论来说要不德国政治性与军事性“要不两者都要”、“要不两者都不要”。因为保证了德国的军事性也代表着同时失去了政治性,不然德国在南斯拉夫事件上就是放弃了与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发动的广域意识战争。

德国这个广域意识战争的放弃从“域战争价值”来看,对不久后爆发的德苏战争从域属性上来对比:具备博弈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的德国、进攻具有区域战略地位的苏联属于“区域战略意识战争价值”;而南斯拉夫“政变事件”是具有广域战略地位的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进攻具备博弈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的德国属于“广域战略意识战争价值”。而“区域战略意识战争价值”是无法横比“广域战略意识战争价值”的,因为战争价值不是就战争本身宏观规模大小、参与基数范围来衡量的。何况“域战争价值”还包括域价值、域意识价值、域政治价值、域军事价值、域经济价值、域文化价值、域对应价值、域实效价值、域延伸价值、域反向价值、域客观价值、域直观价值等等。所以站在广义战略意识视界来表述广域战略意识:德国发动的侵苏战争价值要远远低于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针对德国及其联盟阵营发动的南斯拉夫“政变事件”广域意识战争。

所以德国在面对广域意识战争的时候,可以选择采取针锋相对“要不两者都不要”的“域反向价值”在南斯拉夫发生政变后不实施军事占领行动。不过德国做为领导轴心国联盟阵营的、须政治正式展开代表德国以及联盟阵营发表关于尊重其政治地位、政治选择的态度。同时揭穿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恶性挑起巴尔干地区战争、扩大欧洲区域战火。故意威逼牺牲其欧洲政治秩序体系下的秩序国家/民族根本利益。践踏了所创建的国际及欧洲政治秩序体系的基本秩序价值观。丧失了做为主导欧洲以及世界政治秩序体系的文明进步领导资格。为了继续把控主导欧洲政治秩序体系下的秩序国家不惜将战火燃烧到整个欧洲大陆祸害所有民族这个事实,说明了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对德国进行的所谓道义宣战背后就是为了将战争进行到底、让欧洲乃至世界全面重新走向战争走向苦难以满足其贪婪的欲望。所以正是德国看清了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这一切、也正因为看清了这一切德国才站出来并勇于承担起欧洲责任、这就是德国为什么敢于倡导建立新军事联盟阵营就是为了创建欧洲乃至世界新的秩序体系以实现新文明思想精神所在。德国这个政治意外必然大大出乎世界以及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预想。因为理论上来说德国如果采取军事占领南斯拉夫、不存在军事实施后的效果会带给欧洲什么政治意外,只能是欧洲对于德国展开的军事占领行动的军事价值产生密切关注。也就是说德国不采取军事占领南斯拉夫的行动并不代表德国武装力量不具有时间内完全军事占领的世界认知。

德国采取军事不占领南斯拉夫起码能做到尊重其国家政治地位,并代表尊重了所有已加入到联盟阵营组织的国家/地区的国家/地区政治地位以及联盟阵营政治地位。要明白政治加入到联盟阵营的国家/地区不管是什么形式加入的,只要加入进来的首先都需要给予由主导联盟阵营秩序的完全政治加入尊重,因为至少每个国家或地区能够加入到联盟阵营需要得到的是具有联盟强势性质的加强保证而不是来寻求联盟强势性质的军事威胁。联盟阵营尊重的首要秩序就在于联盟尊重自愿为基础的政治加入同时、也需要给自愿为基础选择政治退出的联盟尊重。如果联盟阵营不具备基本尊重的首要秩序也就无法形成有效的政治军事联盟阵营意愿,失去联盟阵营意愿的也就只会是靠主导联盟阵营的强势军事恐吓张力来维系,那就是在无知大我意识里建立的本能政治主义联盟阵营。所创建的也将毫不涵盖任何可以推动人类文明进步思想认知的价值意识真谛来领引秩序的方向意义。特别是在这个因为战火燃烧的人类世界文明具有进步意识的思想灵魂发源之地欧洲大陆多么重要。

当然德国也可以选择“两者都要”的“法理对比非法理、主动对比被动”在3月25日南斯拉夫正式加入联盟阵营前!(需要注意的是:南斯拉夫国家存在侵略/卖国/支持/帮助的社会/民族意识。例如德国具有西班牙内战经验)采取不公示具有掩护性质的大规模军事突击行动(如有必要可着装南军服、主要是考虑尊重南民族。军事行为原则上不允许对整个社会产生大面积冲击),对南斯拉夫支持加入到联盟阵营的政治力量给予全面直接支持帮助。法理控制整个南斯拉夫(政府、军队、商界、党派、文化等)将反对加入到联盟阵营的政治势力要求给予完全快速肃清(重要特点:完全交由支持加入联盟阵营的政治力量来处理),同时在确保支持帮助加入到联盟阵营的政治力量完全掌握并拥有行使南斯拉夫政府、军队等国家内政权力下、德国军事参与突击力量相对隐蔽完全撤出南斯拉夫。除少许特别要求需要留驻的德国军事武装(不具有任何侵略性质与社会负面影响性的保证留驻)。那么在德国军事突击力量采取相对掩护性质下的大规模突击南斯拉夫的军事行动完毕接下来。

就要特别注意:行动后南斯拉夫是否愿意加入到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的选择权应该完全交由他们自己决定。德国以及军事联盟阵营不仅不能进行任何政治干涉还必须要给予选择尊重,这才是德国整个军事突击行为的战略价值所在。在世界形成具备博弈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的德国与具有区域战略地位的苏联共同博弈具有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重塑交锋的大时代背景下,对于南斯拉夫是否选择政治加入到轴心国联盟阵营的结果性已不重要(德国在南斯拉夫方向至少没有战略担心),重要的是政治选择必须要求完全符合南斯拉夫社会意愿。这样就对应了德国的战略表述就是为了消除可能爆发的巴尔干地区战争,保证了巴尔干地区的国家/地区安全和平避免欧洲战火扩大燃烧,而不是为了要求保证南斯拉夫加入到联盟阵营采取的虚伪性。这点对德国的政治性是很重要的,也是完全具备博取的,同时可以直面来自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任何方位的反击。这样就彻底粉碎了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对德国以及联盟阵营发起的(广域)战略意识战争,从而由主动发起意识战争的效果“广域战略意识战争价值、主动对于被动”反转到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身上。其意识战争的粉碎性意识效果带来的延伸意义只怕是其承受不了,这是因为英、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拥有的国际政治主导地位正在进行世界、欧洲范围内对决博弈而决定的(有时高处真的不胜寒)。同时对于东方苏联也将会产生极大的地缘战略思想意识冲击,并且对于德国本身而言以及军事联盟阵营乃至欧洲大陆都将产生重要的政治方向意识启迪。

这就是意识战争的无形之处,可能有认为“意识”不存在着任何价值认知性,也可能有认为现实只存在价值性认知的“意识”。但意识确实存在,意识与价值重叠在政治与军事以及文化和经济等等能够互融的之中。德、苏战争从1941年6月22日爆发后所进行着带着主义消灭与精神捍卫的猛烈厮杀,其实就是为了意识而非利益展开的无情冷酷精神战争。但德、苏战争还并不代表着精神战争的最大残酷烈度。因为意识永无止境、所以烈度也必将永无止境!意识下的精神战争是以捍卫与维护为最高追求目的,战争服务精神意识。而利益战争是以利益为最高追求目标,战争服务利益意识。前者爆发的战争基本除了消灭还是消灭、因为精神意识的认知里没有主体意识认知的妥协与交换;而后者爆发的战争基本为了利益还是利益、因为利益意识的驱动性完全存在主体意识的妥协与交换。所以德、苏之间的精神战争不管结果如何发展德国都不可能主动寻求双方停战的谈判,不然为了精神意识认知而捍卫的意志都允许发生妥协动摇,那么民族/国家/政权/教义/信仰等等也就丧失了关于精神意识继续传承存在的意义。没有了精神意识的就只能成为非精神意识,而步入非精神意识的可以说是已经到了都无法与利益意识的存在价值观横比性,这是关于意识带来的价值观认知。

不过德国既然是选择为了捍卫传承的精神意识,抛开主义思想起码为了传承就要给予尊重、给予敬礼。精神战争只是意识战争的一种形态,因为精神存在于意识里、而非意识存在于精神里,思想需要认知、认知的思想才能具有思想意识。也就是说德国应该站在意识战争的视界来认知精神,精神战争的终极就是完全的消灭战争。打响了精神战争的德国发展方向:无非要不与苏联发展形成遥无日期旷日持久的精神消耗战;要不与苏联发展形成同具捍卫精神的意志决战;再要不与苏联发展形成同具意志决战的民族意识对决(民族消灭)。前者形成精神消耗战因双方国家形态不成立,后两种双方都不可能主动寻求停战的谈判意愿,只会将战争进行到底(没有完全走向民族意识对决)。所以意识战争是具有多种形态特点,而其战争的本质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只是战争的形态具有了多种选择与重叠的空间性。意识战争既可以有度、也可以适度、又可以无度。决定在意识战争多形态的选择要求上。当然也要看爆发战争的是利益性还是政治性以及军事性和文化性等,而德苏爆发的精神战争是来自政治性。只是德国直接选择的是军事性,军事性从理论上来说是没有空间了,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适应任何战争“同样战争是政治的手段”来对应“政治的手段就是为了服务政治”那么“服务政治的就是具有了政治性”。说明同样也适用意识战争。因为战争大到包括意识战争、利益战争、政治战争、军事战争、认知战争、文化战争、经济战争、社会战争等等。又比如:社会战争再分支(社会导向战争、社会组织战争、社会认知战争、社会意识战争等等)。因此既然具有了“政治性就可以展开德苏意识战争之下的精神战争在战略宏观场景上给予阐述考量。

在1941年7、9月德国最高统帅部严令中央集团军群部队朝莫斯科方向挺进这一最高命令下达。就可以说明在莫斯科方向苏联肯定是正在聚集更大规模新的战略预备方面军群(若干大方面军),因为德国中央集团军群部队一路奔杀连续作战,战略损耗与部队疲耗以及战备物质跟进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整体下降和困难。这是个战略危险,因为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已经无法胜任继续快速向莫斯科方向展开进军并能够取得消灭/击溃。相反苏联新的战略预备方面军群(若干大方面军)以逸待劳可能已经预设了跨地区延伸战略陷阱。不过苏联新的战略预备方面军群(若干大方面军)也不会离开莫斯科方向预设的跨地区延伸战略陷阱、而发生向前快速大面积展开攻击。苏联无非是想拉长德国的战略交通主补给线而苏联新的战略方面军群(若干大方面军)战备物质就预设在战区附近,再通过大规模多战场重叠的战备物质大消耗形成德国的战备物质阶段性接济不上,到那时战场情况可想而知。所以德国最高统帅部7、8月取消了中央集团军群部队的主攻任务方向,而采取就地战略加强巩固。苏联最高统帅部应该也发现德国中央集团军群部队并没有继续快速向莫斯科方向展开进军(苏联已经明确德国打的是一场精神捍卫战、判知点在7月斯大林向总前线已经被打的溃不成军的、苏联部队发出对那些作战英勇顽强的部队授予近卫军荣誉称号。在如此的战况下只有公知存在的特殊性才具有号召可能的战场向往力、这就证明了苏联存在更精锐更庞大新的战略力量若干近卫方面军群,同时也是斯大林决定以精神战对精神战,对应准确)。

正因为如此莫斯科方向的苏联战略预备力量再聚集,德国最高统帅部本来不给予考虑的苏联西南方面军以及附近其他方面军(战斗聚力评估值不高)就成了需要给予考虑的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向东南方向大纵深迂回挺进到乌克兰苏联西南方面军大后方,与突进的德国南方集团军群装甲第一集团军群试图形成超距离合围姿态的钳形会师,其实德国最高统帅部摆出这种战场姿态就是要看看苏联最高统帅部的战略选择方向。如果苏联西南方面军以及附近其他方面军从乌克兰地区采取战略后移,这是德国最高统帅部最意愿看到的。也就是说毋需经过乌克兰大战就取得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与南方集团军群之间侧翼安全的战略胜利(摆个啵式就行了)。当然苏联最高统帅部没有发生如此战略后移,苏联就要考虑是否从莫斯科方向或其它方向抽调若干新的战略方面军以保证西南方面军以及附近其他方面军的侧翼后方。

还是采取对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发动有控进攻,迫使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回师归建。苏联可能认为让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回师归建是最好的选择了(可能有担心德国有吸引分散莫斯科方向力量的战略企图)但其实看来是最不好的战略选择。苏联最高统帅部应该认为如果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实际参与配合南方集团军群形成对乌克兰方向的西南方面军以及附近其他方面军合围姿态,那么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就要弥补装甲第二集团军群的战位空缺,中央军群整体攻击力量就会被稀释。也就是说苏联考虑在7、9月莫斯科方向与乌克兰方向同时形成两个方向的战场展开互动(但问题是如果莫斯科方向的进攻未能动摇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回师归建,乌克兰方向就有可能出现被合围的现实问题。并且更大的问题是莫斯科方向的进攻结果并不能吸引德国中央集团军群朝向莫斯科方向展开进军、而形成消耗战。要是形成消耗战并且受到战场严重的消耗拖累将导致在同时间上不能给予乌克兰方向任何的战略支持

从1941年7、12月先展开对苏联整体战场嵌入最佳预想选择: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朝东南方向迂回摆出合围乌克兰方向侧后翼的战场姿态。苏联对于乌克兰方向的战略选择在战略固守/后移/靠拢。那么就要做出战场苏德直观战略预见:苏联选择固守虽好但存在被德国、中央、南方集团军群合围的可能发生“此时消耗战没有价值”(德国基铺会战虽然损伤10万对军群攻效没有影响),苏联选择后移除将失去再前进插在德国两大集团军群之间内侧翼地区的战略机会,并且造成对弈在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外侧翼苏军也要同时进行战略后移肯定是不行;位于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与南方集团军群结合部的前突地区乌克兰西南方面军同时让出结合部地区,整体快速朝侧后翼的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方向外前侧翼运动靠拢南方面军以及其他附近方面军,形成更大组合集团阻击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战场要求。同时莫斯科方向抽调若干机动集团军随德国中央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包抄方向保持运动距离采取抗击合围前进姿态。而莫斯科方向针对德国中央集团军群战略特点同样不采取主动进攻形成战场,坚决采取战略层层通向莫斯科方向建立抗击阵地的反进攻要求。

同时苏联7~10月除了部署在莫斯科方向(若干方面军要求完全具有与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在莫斯科附近方向形成战场攻防僵持力量),新的战略精锐预备方面军群(新的若干方面军形成与德中央军群7/6:1比例多多益善)前进阵地预设在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与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大结合部靠向德中央集团军群一侧不具有任何战略意义地区但有掩护性质的最大物质兵力聚集,形成“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特点:具有完全番号掩护性,位置掩护性。战略方向瞄准大结合部纵深德国中央军群整个后方主要交通运输中继枢纽网、主要战备物质囤积区、主要装备维护中继站、主要战备空军基地、重要空军机场、主要陆军重要中转站等。战术方向确定整个德中央军群:战略战术也可选择整个德南方军群。同时苏联整体战场形成:列宁格勒方向若干方面军/德北方军群;莫斯科方向若干方面军/德中央军群、苏战略精锐预备方面军群(7/6:1)、德南方军群/乌克兰方向组合苏联集团)

在当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的战略合击迂回随着整个乌克兰西南方向军快速朝侧后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方向与外前侧南方面军以及附近其他方面军组合让出大结合部地区,那么德国装甲第二集团军群只能选择是回师归建还是填补让出的大结合部空缺?乌克兰方向苏军组合集团从主力位于德国南方集团军群内侧结合部集中靠在外前侧翼地区,脱开了与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再发生战场、完全挤压着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成为“敌来我让、我靠敌累、敌进我在、我挤敌僵。注:让、靠、挤围棋用语”似如鸡肋让出的大结合部地区,德国要不要进行军事补位?是德国中央集团军群还是南方集团军群来保证补位大结合部?如果是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战略补位那么乌克兰方向苏联集团的就从外前侧翼展开挤压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朝向德国中央集团军群靠拢。

要知道德国最高战略指导思想之所以分成三大主力方向:就是要从战争整体战略上分散苏联数倍于德国的庞大武装力量。形成整体机动灵活的跨地区大面积战略战术战场要求的、同时完全处于动态拉长的战略运动特点。以最大可能调动降低、稀释分散苏联武装力量的军事力量聚集规模,再通过战略迂回变换来僵化苏联武装力量,在大区域跨地区的互动下创造优势的战略合围机会。所以德国南方集团军群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采取固化整体靠拢(靠拢如同合并)或合并中央集团军群。相反还要快速拉大与德国中央集团军群之间的距离位置以增大机动灵活空间面积。(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