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卡伦坦之战

美军第101空降师参加了诺曼底登陆第一天的空降和地面突袭作战,发挥了尖刀刺破和敌后骚扰的作用。登陆之后的美军步兵师或是向圣洛挺进,或是巩固在瑟堡半岛的阵地,而第101空降师得到命令拿下卡伦坦,以连接美军的奥马哈和犹他两大块战区。

在奥马哈海滩重创美军的德军第352师已经迅速向南撤退,守卫卡伦坦的是德军第二伞兵师第六团,由海特中校指挥。长着鹰勾鼻和大耳朵的海特中校,非常符合人们对德军军官的坏印象,但他却是第三帝国中少有的自由派职业军官,来自慕尼黑的贵族家庭,在欧洲多处上过大学,学习法律和经济学,成为国防军军官,而没有加入党卫军。海特中校是位热血军人,从骑兵转到反坦克兵,三十多岁又转到第三伞兵团,开始练习空降作战,最后以少校军衔出任该团第一营营长。

在克里特岛战役中,德军伞兵在空降时惨遭杀戮,被英澳纽军的地面火力消灭无数,无处躲避,降落后几乎不能成军。海特少校召集散落各处的德国伞兵,组织抵抗,在随后而来的山地部队的支援下,最终把四万余名盟军赶出了克里特岛。这场战役是最早的大规模空降战役,也是以伞兵为主进行的夺岛战役,不同于德军装甲集群突击的习惯战法。虽然德军伞兵立下惊人战功,但德军精锐部队损失惨重,令希特勒十分不快,下令今后不得再耗费伞兵进行突击作战。随着盟军空中优势愈加不可一世,德军伞兵部队变得无机可乘,逐渐成为精锐步兵部队,象步兵师一样被派到各处作战。

海特中校在克里特岛战役后获颁铁十字骑士勋章,随后转战各个战场,苏联、北非、意大利,直到1944年6月被调到诺曼底,指挥第六伞兵团。在6月6日清晨盟军登陆之后,第六团正在向卡伦坦转移的途中,以同第352师和第709师汇合。6月5日晚,海特中校原准备参加第七集团军的兵棋演练,但接到通知,集团军总部认为如此多的军官同时离开岗位,十分不妥,所以还没有上路的海特中校奉命留在他的指挥部,静待盟军展开登陆行动。

位于奥马哈和犹他海滩中间的卡伦坦是美军下一步攻击的要地,而当地德军第84军又格外薄弱,负责着从圣洛直到瑟堡的大片地区,所以海特中校接到命令,全团前往卡伦坦,独自守住该镇。他手下有3500名左右的伞兵,训练有素,首次在诺曼底和西线投入战斗。

第六团在6月7日全面接管卡伦坦,召集镇内外所有零散德军和所谓的“东方”士兵,由伞兵团统一指挥。第六团进驻卡伦坦后,马上处在盟军战舰的巨炮轰击射程之下,作为持有轻型武器的伞兵,团里很少火炮,没有装甲车辆,对美军的大规模炮火压制,他们是无力还手的。海特中校派出手下第一营前往东北方向的圣康姆芒特,作为第一道防线,派出的第二营针对圣米尔埃格里斯的美军,第三营留守卡伦坦。该镇北方和西北方向有大片沼泽地,可以稍微减缓美军的攻势,德军需要守住道路和堤坝。

前来攻打卡伦坦的美军第101空降师,拥有13000兵员,登陆过程中的伤亡率不到10%,和第82空降师一道计算,6月6日的伤亡人数为两千人。虽然第101师是轻装伞兵建制,却在登陆之后拥有火炮和坦克支援部队,除了第82师外,美军精锐的第四步兵师就在附近。他们于6月7日向卡伦坦挺进,以四个营的兵力攻打海特中校部署在圣康姆芒特的第一营,在迫击炮和坦克炮火的支援下,开展登陆后的首次街道战。在电台上得到海特中校的同意后,德军第一营残部撤出该地,逃回卡伦坦。与此同时,圣密尔埃格里斯的美军也迫使德军第二营撤往卡伦坦。海特中校被迫再次缩短防线,放弃了外线作战。

这些后撤的德军在13号公路和913号公路的交叉口上,设置了阻击阵地,坚持了一段时间。美军第101师的506团于6月8日从圣康姆芒特出发,开往卡伦坦,很快抵达这一交叉路口。由于地形原因,美军在开阔的道路上无法躲开德军的机枪火力,同时难以钻过诺曼底地区特有的厚密树笆和路边湿地,以绕过这个路口。双方僵持之中,美军一辆斯图加特轻型坦克开了上来,用它的小口径炮和机枪肆意扫射周围的德军据点。没有重型坦克和火炮的德军伞兵,对这辆一般情况下毫无威胁力的装甲车辆,束手无策,直到最后,总算找到德军常用的“铁拳”反坦克火箭筒(panzerfaust),击毁坦克炮塔,随后击毙逃出来的坦克乘员。这辆斯图加特坦克被击毁后,美军的进攻暂时停止。多日之后,美军一直把这个地点作为路标“死人角落”。

第101师动用了全师的力量包围卡伦坦,第501和506团已经逼近该镇,第327和401飞艇团沿着913号公路推进,随后是第502团沿着13号公路行进。海特中校被迫召回第二营,退回镇内。第101师因连续作战,也在6月8日停止前进,但已经将卡伦坦团团围住。海特中校的第六团得到一天缓冲时间,把他的残余部队编为兵员不足的两个营。到了6月10日,美军第101师展开对卡伦坦的全面进攻。对他们的最直接威胁,是在跑过堤坝时处在德军交叉火力之下,所以进展缓慢。第101师派出第501团的一位上尉,乘坐吉普车来到德军第六团劝降。此时第六团剩下的主力只是第三营,但海特中校仍然表示拒绝,表明在类似情况下,美军也不会投降。剩下的就只有在战场上解决了。

美军在第101师背后,调来了第65自行火炮团,装配105毫米火炮,为伞兵进攻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美军炮火日夜轰炸,摧毁了许多德军据点。而在德军方面,两架斯图卡87 型战术轰炸机突然出现在卡伦坦上空,对美军部队进行扫射轰炸,在短时间内造成美军方面的混乱和一定的伤亡。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出于对盟军空中优势的恐惧,这两架孤单的德军军机很快就匆忙地离开战场,生怕被大批美军战机包围和歼灭。但德军至少坚持到了夜幕降临,而美军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进行夜战的。

第二天(11日)凌晨,美军炮火轰击之下,德军第六团的前线指挥部也被轰掉。第101师的502团再次发起攻击,第三营的科尔中校挺身而出,下令士兵枪上刺刀,带头冲上桥头,冲到对岸,拿下了德军据点,迫使敌人退到镇中心。一旦冲过了狭窄地段,美军迅速扩散开来,兵力充足,在街道战中占了上风。而德军伞兵靠临时组织反击,勉强维持防线,但最终美军于当日在卡伦坦镇内夺得足够的立足之地。离镇中心最近的是第502团,第501团和第237飞艇团从东方和东北方来袭,第506团绕过湿地从西方进攻,打算从背后围攻德军,在占领30高地后切断德军后路。与此同时,来自伊斯格尼的美军第29步兵师的坦克,近到足以开炮打到镇内。卡伦坦已经被一个多师的美军从三面包围,仅留下南方的一条生路。

海特中校接近于无法可想。他给第84军的麦克斯将军和隆美尔打过电话,表明当前战局正在急剧恶化。麦克斯将军的回复是无奈的,因为希特勒下令第84军在卡伦坦要战到最后一人。同时,海特中校也许会接收一些增援部队。这对海特中校来说无济于事,因为他至今没有看到附近有任何其它德军部队。

海特中校随后决定再视察一下撤退的路线,在美军炮火之下,溜出卡伦坦,向南方走去。突然,他惊奇地看到前方出现一些德军军官,其中一名还是将军。双方碰头之后,他得知这些人是党卫军第17 装甲掷弹兵师,俗称“铁拳”师,其实是个新近才组建的机械化师,新兵为多,师长是奥斯登多夫少将。该师按照隆美尔的命令,正在前来卡伦坦的路上,海特中校的第六团也被归于该师指挥。奥斯登多夫将军听说海特中校正在准备撤出卡伦坦,十分恼火,而对海特中校提出的增援部队问题,仅仅回答他的第37团将抵达这片地域,第38团被迫留在圣洛帮助第352师。即便是他的第37团,也只有两个侦察连能够在午夜左右来到卡伦坦,其它营连要在两天之后,而且他们的车辆急需在后方城镇加油,才能开到卡伦坦。奥斯登多夫将军本人所带领的这些参谋人员,急于视察本师属地,将属下野战部队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既然如此,海特中校要求自己的第六团撤出卡伦坦,遭到奥斯登多夫将军当场拒绝,严令他立即返回卡伦坦,继续抵抗到第17师到来的时间。海特中校对党卫军历来印象很坏,认为他们既傲慢鲁莽又无用,既然他们无法及时增援,他就有理由执行自己的撤退计划。两人激烈争论之后,奥斯登多夫将军威胁海特中校,如果他自行撤出卡伦坦,就会把他交给军事法庭审判。

海特中校勉强回到卡伦坦去执行这一他不同意的命令。回到指挥部后,形势已经更为恶化,德军在该镇南部的防线更为缩小了,所以他决定违抗奥斯登多夫将军的命令,自行撤退,宁愿承受军法惩处。他不能再浪费时间,下令各营开始有秩序地撤离阵地,向南方出逃。海特中校只留下一个50人的小队,作为后卫,靠一挺机枪和其它步兵武器迷惑美军,掩护主力撤离。

在第六团于深夜撤出卡伦坦后,一个孤单的美军士兵突然出现在德军阵地附近,在街上随意游荡。这是一个用马车运送炮弹的士兵,无意中错过了某个路口,结果直接走到了德军控制的街区。他四顾无人,看不到友军或者德军。这个士兵神经高度紧张,担心德军会突然开枪将其击毙。在溜到镇中心后,他环顾四周,看到阴暗的雕像和喷泉以及路旁楼房的黑暗窗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急忙调转车头,从原路返回,直奔回美军防线。这名士兵实际上第一个占领卡伦坦的美军,只是他不知道而已,而且更不知道海特中校的部下已经撤出了卡伦坦。

第二天,美军照常展开攻势,火炮轰击和步兵扫荡,顺利压制残余德军,占领卡伦坦空城,第101师于6月12日完成了连接两大登陆区的任务。美军第一集团军可以放心地向瑟堡进军,离开滩头阵地,扩大自己的后方基地,海特中校的第六团余部沿着卡伦坦—皮里尔斯公路,撤到半途中塞恩特尼停了下来。他手下只有两个不足额的营,所以目前只能满足于在当地构筑防御工事,获得补给。第17师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同第六团汇合。

奥斯登多夫将军得知海特中校已经放弃了卡伦坦,怒不可遏,怒骂海特中校胆小如鼠,擅离职守,为此威胁要派警卫营前去逮捕海特中校。海特中校不得不打电话向麦克斯将军求救,但后者在美军飞机轰炸中丧生,而且希特勒也对丢掉卡伦坦十分恼火。海特中校继续向其他有关将军求援。不久之后,奥斯登多夫将军接到一些电话,来自不同地方的将军,请求他不要逮捕海特中校,或交付军事法庭,原因很多,包括希特勒已经宽恕了海特中校,对他在克里特岛的功绩依然印象深刻,同时在反攻卡伦坦时也需要海特中校的部队。

奥斯登多夫将军此时才明白,海特中校在国防军中联系广泛,名声良好,所以他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对其作出法办。奥斯登多夫将军再次打电话给海特中校,让他前来报到,讨论联手反攻卡伦坦事宜。第六团刚刚遭受重创,而第17师的整体实力尚未达到编制要求,缺少弹药和重武器,尤其是缺乏坦克,它的装甲营仅仅装备了一些突击炮,在盟军登陆前才编入部队。因此这个所谓的装甲掷弹兵师,缺乏最为基本的装甲力量。尽管如此,奥斯登多夫将军还是决定在13日发起反击,动用第37团的两个营和第六团的两个连,不再等待几天后才能到达的其它增援部队。

海特中校保留了自己的怀疑理由,特别是痛感欠缺装甲力量,反击很难成功。在他之前同美军交锋的过程中,德军没有坦克或突击炮,轻装步兵很容易地在敌军坦克面前被击溃。但此时多说无用,也等不来德军自己的坦克。再加上奥斯登多夫将军急于在实地战役中表现自己,作为这个新编师的最初战绩,所以投入这场战斗是不可避免的。

6月13日凌晨,美军第101师向卡伦坦南方派出巡逻队,遭到来自德军的首次炮轰,其后第六团和第37团的士兵向卡伦坦发起反攻。在美军看来,不仅他们此时面对的是党卫军部队,而且正在遭到德军“坦克”的打击。第六团攻向市镇中心,而拥有突击炮的第17师部队攻向30高地。这些突击炮车身较低,靠履带转动去调整火炮射击角度,而不是靠独立的炮塔,它们是为反坦克目的设计的,而不是为了打击敌方步兵。

对守在防守工事中的美军伞兵来说,这些突击炮就是德军闻名于世的坦克,所以战场指挥官紧急向上报告,约有100多德军在“坦克”的掩护下正在向他们发起进攻,试图夺回卡伦坦。美军的军级和集团军级机关收到报告时,这些紧急报告的内容不知为何被严重夸大,变得混杂不清。第一集团军司令布莱德利将军从汇集起来的前线报告中得知,150多辆德军“坦克”正在向卡伦坦开进。由于美军英军在登陆后一直预期德军会发起坦克反击战,所以美军从上到下都没有怀疑这一情报的真实性。尽管如此之大的坦克数量意味着一个完整的德军装甲师突然出现在卡伦坦附近,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但美军高层宁愿相信德军的装甲反击攻势已经开始。

布莱德利将军对这一紧急状况情报丝毫不敢轻视,不仅调回离开了卡伦坦的几辆坦克歼击车,而且急忙下令美军第二坦克师的一个团,约60多辆坦克,取消原先任务,尽一切努力,快速赶往卡伦坦,支援第101师在当地的守军。布莱德利将军认为这些坦克大概能够阻挡住德军的大批“坦克”,给其它增援部队足够的时间,把德军挡在卡伦坦外边。布莱德利将军随后调动的增援部队,包括第四和第29步兵师的精锐部队。

在卡伦坦南部,德军和美军主力都是轻装伞兵,都依靠基本步兵武器交战,步枪、机枪和迫击炮,因此维持着一定的均势。美军第506团正面迎对第17师的“装甲”掷弹兵,得到第502团的部分支援,守卫着30高地,仍然担心被德军切断后路和包围,所以两个连中的部分士兵脱离阵地,撤向镇中心方向。此时设于镇上的美军第14机动野炮营开始轰击德军部队,及时阻止住德军乘胜冲锋的势头。海特中校的第二营沿着公路向卡伦坦进军,冲到火车站附近,离该镇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再也无力前进。他向奥斯登多夫将军请求增援,第17师的作战参谋康拉德上校回答,除了第37团的现有部队外,第38团至今杳无踪迹,因此再无其他兵员可派。海特中校只能靠他自己的队伍去完成任务。

6月13日下午,第101师的防线岌岌可危,部分连队后撤,少量德军正在突破30高地。但该师坚持到此时,第二坦克师A团的增援部队已经抵达,大批谢尔曼坦克出现在高地附近,把德军赶了回去。正在掩护德军步兵的几辆突击炮赶紧撤离战场,仍然被击毁两辆,其它随着第37团的士兵逃回他们早上发起进攻的地段。攻到卡伦坦附近的第六团士兵,后继无力,孤掌难鸣,只有后撤到同第17师汇合的地点,放弃了对卡伦坦的反攻。

击退德军的仓促反击后,美军才得以完成连接两大登陆区的任务,获得滩头阵地之外的一个稳固基地,不再被局限于沼泽地带,足以部署更多师团。卡伦坦镇在第101师和第六团的交战中,遭受严重毁坏,蒙哥马利将军之后视察该镇时,对它在诺曼底地区首次城市战中的毁坏程度,感到震惊。第101师在卡伦坦之战后,再无地面作战任务,回复到巡逻和预备队的角色,也是最早一支被撤出战场、回到英国长期休整的美军师级部队。

作为德军第六团来说,他们的残部和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的营级单位,共同在卡伦坦发动的一次局部反击,甚至惊动了英军第二集团军,担心西线美军阵脚不稳,影响自己。美军在分配给自己的战线上,更是深受其害。原本用来支援精锐第一和第二步兵师的大批坦克,属于第二坦克师,此时被紧急挪用去支援第101师。这让第五军司令格鲁将军非常不满,他的先头部队已经南下深入到考芒地带,那里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德军部队阻碍美军的前进。这是个对德军危害极大的空旷地带,隆美尔等德军将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部队去补上这一巨大缺口。一旦美军第一步兵师抵达和控制了考芒一带,再转向东方挺进,攻打德军后方,那么蒙哥马利的英军第二集团军几乎用不着再同德军装甲师持续硬碰,连装甲兵战神魏特曼的战绩,都无济于事了,整个诺曼底战役可能在6月份就结束了。正是在这一片对美军来说的大好形势下,德军小股部队在卡伦坦的反击,打乱了美军的整体计划,虽然第101师最终获胜,但美军的收获仅限于海岸线一带,失去了插入德军防线深处的宝贵机会,德军增援部队逐步依次填补了各处漏洞,美军日后在近两个月的时间内都在同德军苦斗,根本提不上实施穿插迂回的大战略。

德军第六伞兵团和美军第101空降师都是伞兵部队,训练和作战素质类同,在卡伦坦一地,直接交手,硬碰硬地打了一仗,第六团最后输在了兵员和支援不足上面。第101师离开战场去整休后,第六团仍然无法脱身,继续在诺曼底战区各地苦战,以一个团级单位承担了许多艰巨的任务,赢得可观战绩,海特中校的指挥和勇气,起了极大的作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