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新语 | 字说兵团——“班”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兵团日报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华字典对“班”的基本解释是:工作或学习的组织,例如学习班、进修班等;工作按时间分成的段落,也指工作或学习的场所,例如早班、值班等;军队编制中的基层单位,在“排”以下。

兵团是一个“准军事实体”,设有军事机关和武装机构,沿用兵团、师、团、连等军队建制和司令员、师长、团长、连长等军队职务称谓。班在兵团以最小的“单位”存在,但在班里发生的故事,班在兵团所起的作用却不可小觑。

我的父母是第一代兵团人,第一代扎根边疆屯垦戍边的老军垦,六七十年代我们一家人住在离一〇二团团部较偏远的八连,离沙包很近,连队边就是漫漫黄沙,梭梭红柳、四脚蛇伴我长大,记忆中,八连有一班、二班、三班,机务班、积肥班、浇水班、马车班等。

八连一班、二班、三班都由连队的职工组成,一个班有四五十个人,每天的活计由班长通知给大家,出勤由记工员负责记录。那时连队的地比较远,出工下工,每个班职工们出发的场景是一道别样的风景,有条件的,骑上自行车带上铁锹、锄头等工具,没条件的就只能走路,几十个人一起出工也是很热闹的,小时候我看他们出工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那时连队还有炊事班、积肥班、种菜班、浇水班、马车班等,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做饭、种菜、浇水等。那时,连队就依靠这些班组,挑起了各连队的农活,每个连队几百号人,同时出工同时下工,春季夏季秋季干农活,冬季修水库挖干渠,一年里人们很少休息,除了刮风、下雨、下雪,出不了门,才能雨休雪休。

记忆里,有一位赶马车的胡叔叔,他甩起鞭子来“,啪啪”地响,经常赶着马车去“拉电影”给我们看。每次他“拉电影”回来,我们便向他报以欢呼,连队谁家有病人很多时候也是他赶着马车送病号到团部医院,连队每家人都和他很熟悉、很亲密。

有一次妹妹生病了,嘴唇发乌,一直昏睡,只有鼻孔里还有一丝气息,母亲吓坏了,找到连队的卫生员一看,卫生员小郭也吓坏了,他对母亲说:“这孩子,是出麻疹了,得赶快上医院,再耽搁就不行了。”听了这话,母亲急忙找到了当时的连队指导员姚福东,哭着说:“我家的孩子生病了要立即送到团部医院去。”姚指导员听了二话没说,立即把正在地里拉包谷秆的一驾马车调了回来,送妹妹去医院。到了团部医院,妹妹背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黑色疹子,医生说:“出黑色的疹子是很危险的,幸亏你们送得及时。”

因为这件事,母亲在心里给马车班记了一大功,马车班的叔叔们也因此成了我家的救命恩人。我想,那时候很多人也是因为类似这样的事情,牢记马车班的恩情吧。

我们小时候上课也是以班为单位的,一年级某班,二年级某班等。教室里的讲台和课桌都是用泥土垒砌的,叔叔阿姨们在地上打几个四四方方的土墩子,上面搭一块木板,我们自己再带上家里的小板凳,就成了课桌椅。

因为教室里冬天要生火,烧煤要有引火柴。秋天的时候,老师就带班里的同学去沙包那里捡柴火,我们一般早上出发,老师带几个高大些的男同学,把干枯的梭梭柴捡到一起,绑成小捆,中午的时候,大家坐在柴垛上,把带来的包谷面馍馍拿出来吃一点,再吃点带来的小咸菜,就算一顿午饭。吃过饭,老师把柴火捆好给我们背上,我们几十个同学每人背一小捆柴火,排成队往回走,老师在最前面带路,最后面是几个高大的男同学断后。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也升学到了五年级某班、初一某班。上完了初中,连队的孩子们就有了分晓,某某考上高中了,某某分到哪个连队了,某某上中专了,这样班里的同学各奔东西,但是依然以班为单位保持联系。现在,我们也以班为单位建立了QQ群、微信群。

时光流转,工作以后,我所在的单位每年都要组织职工进行冬季民兵军事训练,也是以班为单位的,民兵班训练警棍、盾牌术、队列等。我身穿迷彩服,腰扎武装带,英姿飒爽,很有些女兵的风采,那一刻,仿佛实现了小时候当兵的梦想。

我们每天早早起床,随着号令跑步,练军体拳,到野外拉练,在40多厘米厚的雪地里打着民兵连的旗帜向目的地前进,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气温下,露天吃饭。我们还坐上敞篷车,来到民兵打靶基地打靶。

班,在兵团虽是最小的“单位”,但班里的每一员,都对推动兵团事业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很多兵团人都在各种班里待过或长或短的时间,在各种班里学习历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