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5年9月3日全国将放假,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 周年;2014年12月13日,南京在首个国家公祭日鸣响警报1分钟。中国共产党、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仪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关于日本侵华战争这一不容置疑的历史事件,为什么日本右翼势力始终不肯承认?而同样犯下战争罪行的纳粹德国为什么敢于承认历史、面对世人的指责?

西德官员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公开承认错误,并按照国外对教科书的批评而改过行事。对待外国政府关于德国教科书内容、至少是大屠杀这一内容的批评,德国官员的态度远比日本官员更能抚慰他人。德国人仍然有不同的记忆战争的方式,但是他们比日本人有更强的动力,让邻国满意。

这并非因为德国人感到内疚而日本人就只感到耻辱。也并非德国人在感情上比日本人更感到悔恨。毋宁说,相比较日本人,大多数德国人现在认为,正面地肯定纳粹主义和战争,并以之来教育子女,将使他们在未来付出更大的代价。德国人,尤其是其政治领袖,相比日本人更加认识到,如果坚持战时的主张,他们将失去更多。他们的共识是,官方继续为纳粹主义战争辩护,相比官方拒斥纳粹主义战争,将产生更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日本不承认大屠杀,德国却勇于面对?

德国敢于承认历史、面对世人的指责

重要地是,其他欧洲人也希望建立欧洲联盟。他们很难忘记德国1914年或1939年的侵略,但是他们更愿意超越过去向前看,因为今天他们和德国人拥有许多共同的目标,德国人的新叙事让他们更有保障;更关键的是,他们把欧洲联合的框架,视为驯服德国霸权的最佳战略。欧洲的政治、社会和经济一体化走得比亚洲远得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德国成功地切断了侵略的历史。但是,即使德国明确地谴责了大屠杀,但其他的战争遗产(例如德国在南斯拉夫解体后支持克罗地亚)可能依然存在。

然而日本所在的亚洲,环境显然不同。

日本将被迫与中国分享亚洲一体化的领导权。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他们都无法自信地断言自己在亚洲政治或战略领导权中占有比较优势,而且每一方都害怕被对方领导。所以,日本领导人在确定冷战后日本国际地位的前景时,面临着更大的困难。无论在官方政策领域还是在公众意识中,日本人都没有形成新的国际战略共识。他们无法决定:日本是根据欧盟的经验而推动建立一个亚洲的区域联合,还是把继续与美国结盟作为日本对外政策的决定性因素?无论是日本领导人,还是普通公众,对日美联盟中日本的地位都不是完全满意。日本战败半个多世纪以后,在日本还存在美国军事基地网络,这尤其令他们不满。更何况,“亚洲联合”的概念还面临着巨大的障碍。

这个问题的另一个具体体现,就是历史教科书问题。当教科书作者和老师遇到不光彩的战争史时,老师应该为战争时期的国家最无可厚非的目标辩护,同时认可国家为实现这些目标而采取的暴行吗?或者他们应该谴责国家的战争目标和行为?如果是这样,基于什么理由呢?因为它是一场侵略战争?一场帝国主义战争?一场侵犯人权的战争?一场不理性的、即不可能赢的战争?教师和教科书应该强调战败后的变化,还是侧重于民族的存续?他们如何讲授战时的不同政见?战败、甚至可能的外国军事占领,是不是反而成了一件好事,因为它们阻止了国家施暴和自我毁灭的行为?上述问题直切国家观和公民观的核心,因而充满了深刻的分歧。

通知:点击社区,中国最大的手机军事社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