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彻底破析一个敢于打响第二次世界大战守望胜利与失败的德国(中一)

阐述:1941年初德国人制定了“巴巴罗萨计划”做为侵苏战争的行动代号。“巴巴罗萨”是中世纪德皇腓特烈一世的诨号,中世纪是欧洲骑士最鼎盛时期,尤其是中世纪普鲁士骑士更为耀眼。一个如此重大的战争战略实施能够赋予与历史相联系的时代气息,必然注定具有与计划行动息息相关的历史文化重叠意义。做为中世纪普鲁士骑士思想文化的精神时代象征德皇腓特烈一世命名的计划,就代表了德国的国家荣誉与民族尊严捍卫的意思。所以德国决定对苏联发动全面战争就是为了捍卫荣誉与尊严。展现出德国民族生存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意义。这和来自古老的欧洲大陆民族之间有着历史悠久的思想文化不断经历着碰撞、所产生出的共同认知并传承下来的文明意识所密不可分的,德国在1941年6月22日对苏联发动的是一场精神战争!战争烈度延续了中世纪关于捍卫荣誉与尊严之战的沙场特点。

那么展开追寻德国社会民众具有的精神意识痕迹。德国从1918年一战的彻底战败结果导致了国家经济的必然丢失,同时造就了社会层面的生产大萧条。德国社会的广大民众面临着被唤起自然本能的夺取社会生存竞争的抢位局面。在强大的外部势力完全制约之下的德国广大民众徘徊在社会生存与死亡的十字路口,是选择走向社会人性的泯灭纷争、还是走向社会族性的意识觉醒?其实就存在于(每个)民族之中无数个人人的头脑里,高尚还是卑贱、强势还是弱势、无性还是有性、谴责还是弘扬。本身其实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德国做为民族创造了战败基础之上的民族优越感。这是一个有着强烈思想意识认知的欧洲大陆民族,

就像今天的人们还在继续探研着缘由为什么德国要二战?这么利益、这么谋略、这么难喻的现代思维!荣誉与尊严的捍卫可能只允许存在于幻想的世界里。站在东方人现实世界的思想认知意识里那是不可想象也是无法理喻的,爆发如此大规模苏德之间毁灭的惨烈血腥战争只是为了精神意识的捍卫?东方人承尚着东方古老的谋略思想下的“无利不起早意识”领军着东方民族继续发扬着它那渊源的方正有圆。其实人类思想前进的意识就是来自于永无止境的大我认知里。在这个宇宙、这个世界是完全允许推动按照秩序的理念守恒意识进行任何维度、任何烈度、任何空间、任何时间的民族生存竞争与发展博弈。生命在于运动、思想需要认知、文明来自竞争。

这里需要重点对与德国密切相关联的苏联给予阐述。做为德、苏两国在1939年8月23日双方正式签署条约短短8天后的9月1日就爆发了德波战争继而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可以看出德、苏双方正式签署的军事互不侵犯条约(两国没有现实领土交界边境)在条约法理定义的范畴上,双方是完全具有联合发起战争的共同国家责任。不是因为苏联没有遭到宣战就可以依仗其庞大的国家张力,就可以玩起国家之间经过合作的利益博取需要联合引爆战争产生的责任风险、成为了苏联国家谋略思想指导下的更大谋略武器,完全抛弃了苏联的国家信誉和政治信用以及法理诚信。何谓“坐在你对面的 没有一个是傻子”来比喻国家/联盟之间在如何看待利益与责任、优势与承担、得失与义务这些公共关系是处于国际法理秩序认可的互动还是对应以及必应尺度范围。

列宁做为苏联伟大的广域战略思想家,在二十年代把苏联领土西乌克兰与西白俄罗斯“屈辱的”被迫割让给了侵略者波兰。不管列宁的思想意识指导是什么(丧权辱国也好、阴谋诡计也好)。要明白被迫割让是真实发生的,延伸为中国所熟悉的“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就像中国大家对弈的具有无限广义扩展意思的围棋“舍得才会有所得”。列宁把西乌克兰与西白俄罗斯事实割让给了波兰就似如落于广义棋盘上的棋子,你能指责这就是列宁的阴谋还是阳谋?事实割让就好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至于广义棋盘上的棋子,中国围棋为何具有大家风范?而中国象棋为什么没有?就在于是行为意识而非谋略思想。当然在这个相对的世界和相对的空间以及相对的时间里,谋略思想意识重叠在策略意识思想的行为意识之上是完全成立!

要知道东西方文明的认知区别就在于“人间正道是沧桑”来衡量“人间正道在大道”。所以在1939年9月1日德波战争爆发前,苏联其实是决定能否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导火索德波战争的关键所在,何谓“一个巴掌 拍不响”。不过首先敢肯定斯大林是完全具有国家意识的众多苏联领导人之一,而非想象的是家国思想意识下的本能政治主义者。这是毋庸置疑也是客观公正来看待苏联国家政治的原则属性,这点很重要。但具有了意义上的国家意识不代表思想完备了认知,就像有了思想意识才能认知思想、认知了思想才具有了思想意识。同样具有了国家意识就要认知国魂真谛,才能形成具有完整国家意识的思想灵魂。斯大林从国际影响到欧洲区域的地缘政治利益联动上是以国家谋略思想的广角审视德国战略利益最大可能成因,必然掉进到谋判氛围的结果围城之中。但在这个相对的世界里生存着相对的利益,却还存在着精神意识的国魂思想。

不然1941年6月22日也就不会爆发德苏战争了!至少斯大林不会选择接替正在与德国战斗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枪。何况是打了一场只有毁灭与死亡的精神战争!至少没有哪个国家会去有意选择如此的大败而放敌进来再肯定会胜利,苏联也不例外。所以斯大林在战争爆发前夕,可以肯定的是完全知道德国已经准备即将对苏联发起全面进攻。但正因为斯大林找不到支撑德国选择战争的理由解释!而不是认为战争不会爆发。因此多少有些处于自我安慰的不确定状态,1941年敏感窒息的复杂时局交错在苏联紧张的国际公共关系,只能促使斯大林更多的倾向阴谋论意识。不管四方八方关于战争消息的可信度多真也绝不可能改变苏联必须采取的国防战略整体守势。

其实战争的消息是否真假对于苏联的战略意图根本不重要,这是因为德国与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利益战争烈度直线下来(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就是厉害),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德苏军事分界线地区的敏感变化。这时斯大林最大的担心应该就是怕自己的主动鲁莽行为发生严重的国际法理秩序导向。而这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允许出现的。说明斯大林是知道国际公共关系的法理秩序重要性。没有这个成因的致命制约,斯大林就从国家安全这个简单角度上考虑都会毫不犹豫选择乘德国在大规模准备战争期间直接发起全面进攻、保证可以把对面德国未形成整体战略进攻能力的军事力量打得满地找牙。所以没有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之上德国会如此选择在两国军事分界线地区采取这么愚蠢高风险的进行战争准备?笑话

因此以至于苏联早在1941年6月22日战争爆发前夕的几个月就严令整个前线部队要求完全保持在绝对克制的军事静态。保证“以静制动”形成了战略固化但避免陷入到任何方向诡异的国际阴谋论当中去,同时斯大林可能希望用这种既简单却绝对安全的战略静态姿势保证最大的担心。就好比“我反正站着不动,看看究竟会有多少认可赞同动手的”。这就是为什么在6月22日战争爆发后苏联整个前线部队会被固化静止到无法进行军事展开的原因,然而却导致了德国快速抓住这个战略实施的对苏战争关键。德国战略机动力量展开争分夺秒为了时间采取不纠缠军事战术往前猛烈突击冲向苏联纵深腹地,战略要求突击越深越好的超强行军形成远距大合围。这就演变成苏联整个前线部队位于后方所有的重要战略交通枢纽以及大动脉被德国战略性快速切断延伸,形成了大范围超距离的前后夹击的战场局势。导致前线的整个苏联部队处于通信报废情况不明发生恐慌同时遭到后续大规模源源不断持续跟进的德国战略攻击力量钳形大合围消灭也是必然的。德国军事实施的战略关键条件就是要在苏联下达解除前线部队“以静制动”的战略命令前形成战略超远距离夹击、保证战场大合围消灭,这就是战争的艺术所在。

那么纵观苏联在1940年战略预见展开性:苏联虽然不具备广域战略地位能动,只拥有区域(洲际)战略地位特点。但不代表苏联不能博弈广域战略地位的对手(英、法、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而德国只是具备了博弈区域(洲际)战略地位的竞争者。那么苏联就必须要确定自己需要博弈的战略对手究竟是谁?这是广域战略思想要求的前提静态条件(围棋中可否变换对弈方?)。所以不能出现面对战略对手因利益得失变化进而随利改变。既然苏联具有区域战略地位,政治意愿的域方向要求博弈广域战略地位是无可厚非的。那么苏联战略博弈的对手肯定是要给予静态意识确定。这个世界在1940年具有广域战略地位的除了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外,肯定是没有了。特别是欧洲大陆的德国崛起具备了博弈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的强烈政治诉求,是符合苏联博弈广域战略地位的要求条件。

做为波兰重要的地缘战略地理位置不管是德国还是苏联谁先要采取军事占领行为,都要遭到来自波兰所属的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战争。因此挑战不光是夺取波兰利益的问题,实际上是在否决挑战由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建立的欧洲区域乃至世界的政治秩序体系。但是不管是德国还是苏联谁都没有战略胜利信心敢单独对波兰发起军事占领行为,直接与英、法、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进行战略地位的广域战争。这就是苏联为什么在1939年8月23日正式与德国签署军事互不侵犯条约的原因所在。一个具有区域战略地位的与一个具备挑战世界最强大区域战略地位的、那么联合就拥有了与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对手进行战略地位博弈的条件信心。但是苏联首先需要知道具备挑战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的德国对于挑战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的战略前进姿态是处于(击退/击败/征服/消灭)那个要求区间?这点很重要。

根据德国博弈的是世界最强大区域战略地位的特点,德国只能是选择在战略击败/征服区间,而不会选择战略击退区间。如果发生德国落入到战略击退区间,那么就是苏联的原因。起码应该知道德国博弈的价值就在于战略击败区间/征服区间,如果落入到尴尬的战略击退区间对德国来说就没有任何价值意义可言。所以苏联就要评估是展开博弈广域地缘战略利益还是博弈广域战略地位?苏联虽然具有区域战略地位,但却不拥有制定区域以及世界公共的政治秩序体系资格,没有认同可制定公共政治秩序的体系资格就算平面再扩大地缘战略利益也终将是孕育着无法规避潜在的风险。公共政治秩序体系规则不等同于国家秩序体系法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就像谋略与策略的本质不同性,所以就算选择平面展开扩大地缘战略利益同时,也必须要围绕公共政治秩序体系来规范行为。

特别是国际惯有的公共法理秩序关系对于要博弈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的苏联来说那么就更必须恪守铭记。我们知道不管什么思想主义的背后其实就是民族主义的延伸。民族主义不代表极端、就像人们为什么有家庭责任意识同属。如果缺失了民族主义的思想情怀真谛,就不是真正的思想家。更别说是具有大我的广域战略思想家,因为思想失去了扎根的方向。例如孔子在周游列国时期仍然不失故国之强烈情怀,时时挂念终在八十余岁高龄踏上了久别而又熟悉的故国大地!造就了一个伟大的广义思想家。这就是说任何战略的思想预见性也必须要建立在根源之上,这不光是仅仅来自国际道义与国家诚信的广域守恒认知。更重要的是意识来自建立与建立的区域与国际公共政治秩序体系的规则性。

1939年9月1日德国打响了侵波战争的序幕,苏联与德国协定的西部波兰地区领土由苏联占领。这多少是建立在二十年代列宁“屈辱的”被迫将苏联的领土西乌克兰与西白俄罗斯割让给了波兰的原因,说明德国还是尊重苏联民族的历史成因。不然德国肯定就会按照双方实际战争控制波兰领土多少进行军事分界。德国如果这样做是完全符合国际公共关系的惯例,因为双方合作本来需要联合实施博取所以苏联没有理由能够给予政治否决。正因此苏联具备了这个前瞻思想意识提供的广域战略预设优势,那么苏联就只需考虑进行战略博弈的姿态选择,而苏联最佳的姿态选择就是“战略腾空”(可能这个前瞻思想意识的战略预想本身要求的应该是完全主动灵活,而不是1941年发生了前进连体被动)

所谓“战略腾空”就是“站得高看得远、打的准抢的快”。苏联如果在1939年10月以后的苏占波兰西部地区采取通过政治手段要求的完全动态控制该地区,但不做为苏联战略军事力量(方面军)的前进阵地。也就是说不允许部署苏联大规模战略军事力量(方面军)。只配以安全控制部队,继续把苏联大规模的战略军事力量(若干方面军)调整沿原有苏波边境苏联一侧领土部署,采取总前线要求的战略军事力量(若干方面军基数)达到将整个苏占波兰西部地区预设为战场打击覆盖区域。同时要求采取前进姿态的运动中形成战场发生决战的战略指导思想。由于苏联战略军事力量部署在原有国境线内领土,那么如何选择位置采取什么级别的战略军事规模、以及何种战略姿态是完全符合国际惯例要求的安全防卫范畴。可形成与德国军事力量直接脱离的广域战略要求。

特点是由于苏占波兰西部地区包括了苏联早期被迫割让出去的大片领土,因此就可形成国际敏感的政治地域诉求。既苏联公开认为前车之鉴的国家耻辱下那些“再”次胆敢踏进该地域一寸土地的外部军事力量、不管出于何种理由苏联认为就是针对苏联新的侵略战争开始,那么苏联武装力量将同步自动进入反侵略战争程序、并将给予来侵的外部势力直至毁灭性的打击。在此情况下苏联率先占据国际公共关系的法理秩序区间。要知道在国际公共关系的法理秩序互动战略利益,要明白在侵略与侵略、侵略的同时又被侵略的时候,还有侵略是一回事、被侵略是事实的认知。当1939年底至1940年苏联在东欧、北欧拓展地缘战略利益的时候、苏占波兰西部地区采取“战略腾空”就毋需采取谨慎规避的实施方案。这是已经形成了苏联在欧洲区域战略的完整性要求,具备快速展开条件。苏联这时有两个广域战略方向的选择欧洲/亚洲。

需要注意的是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才是苏联战略博弈的目标。理论上来说当德国转身对西欧诸国展开战略进攻的时候,苏联不可能去奢望在那里可以获取地缘利益。那么东欧、北欧因与苏联存在地缘地理位置关系,这里就有可能与德国在地缘利益上产生分歧。但敢肯定德国正在西欧采取行动的时候、是不可能阻止苏联夺取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在东欧、北欧的地缘利益。除非德国从西欧战事返身还有东欧、北欧地缘利益存在,那么德国当然是当仁不让。也就是说苏联在欧洲区域的地缘利益拓展实际最大值就在东欧、北欧。所以德国开始对西欧诸国动手的时候,苏联就不能选择既想夺取又要扭扭咧咧,还不想留下与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公开摊牌的证据这么可笑想法。这就未免有些自欺欺人了,苏联采取军事行为吞并波罗的海三国等国家地区的利益已经发生,难道苏联再跟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解释为、苏联没有染指你方联盟阵营利益的恶意想法,那是为了防范都被落入到德国手里、可能吗?完全的国家谋略思想在做祟。

所以苏联在德国选择转身进攻西欧诸国的时候,既然已经展开了与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进行战略博弈。那么这个世界是允许按照秩序的守恒定律进行任何空间任何烈度的博弈竞争。所以苏联就需要对东欧、北欧诸国(属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或政治依附的。不针对苏联认可的中立国家)正式全部通牒限时退出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否则苏联认为是对苏联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并被直接刻意挑衅。只要拒绝的国家或地区通牒限时已到,苏联即刻马上实施战略预设的全面军事占领行动(就像美国在1941年11月对日本正式限时通牒行为类似。不过只是苏联比美国更直接简单罢了,首次针对拒绝的国家/地区要军事采取杀鸡用大刀的方式、要求达到震撼的大势所趋效果气场,而不是占领的目的性)

同时对(政治依附的国家或地区)直接采取全面军事占领为目的性的行动,形成直取整个东欧和北欧地缘战略利益完成的实施姿态。只是注意占领后(除特殊的)毋需部署苏联大规模战略军事力量(方面军)。当德国从西欧诸国胜利转身的时候对苏联已取得整个东欧与北欧地缘利益同样是不会再抱有博取的政治动机了(注意:要是罗马尼亚属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或属政治依附的、如果拒绝就必须保证最先快速采取军事占领行动,不管罗马尼亚之前和德国关系如何必须根本不给予考虑。那么就可以完全拿出来与德国进行地缘利益交换的再合作谈判,不过要严格控制在双方平等满意的尺度标准下,这点相当重要。如此才完全符合苏联广域战略发展的长远利益)这是建立在德国在欧洲地缘扩张的利益保有上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强大力量背靠背给予底气支撑。

在1940年底的苏联就可以选择在欧洲区域阶段性关门(德国应该也是很乐意预见的)、也可以政治继续选择在欧洲区域与德国建立一种广域意义而非区域意义的联合政治互动关系。因为苏联的政治拓展建立在广域战略地位。并且苏联的另一个广域战略方向亚洲已经形成了苏联战略未动,而欧洲气场已达的政治军事强势氛围。并且日本经过1939年5月爆发的日苏“诺门罕事件”后,其实就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竞争亚洲主导地位的资格意义。这是因为国际社会对于势力竞争在扩展上有着公认的秩序意识理念导致的。那么苏联在亚洲区域的地缘战略利益扩展只要放在击败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在亚洲区域的地缘战略利益。从广域战略预见的思想上看来苏联如果在亚洲区域将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击败清场,那么就必须把亚洲区域的地缘战略利益放在次要地位来考虑,而把广域战略的地位意识放在首位。这样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必将遭遇世界范围内重大的广域战略失败。什么叫做广域战略的“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

通过对苏联的一些战略预见阐述再来看德国在1941年初,因为苏联暧昧的政治态度造成了德国国家关于荣誉与尊严的严重问题。德国在德占波兰南部地区持续不断进行大规模战略军事力量(若干集团军群)的精神战争准备,产生了对苏联超高压的战略压力。有句著名的话“核导弹放在发射架上才有价值、发射出去了就是一文不值”,不过不是指要放弃荣誉与尊严进行地缘利益的政治折衷。德国因为正在处于博弈欧洲区域的战略地位行进中,只能必须把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击退在战略击败区间/征服区间/,才能具有战略价值拓展意义。否则徘徊在战略击退区间对于德国的战略拓展就不具有任何价值意义。造成德国落入到战略击退区间确实是来自苏联利益视界的功利意识。理论上来说德国人认为的国家荣誉与尊严是被苏联国家谋略思想给予的政治践踏。那么在决定采取军事对苏联的精神捍卫战争时,做为德国本身就存在两个选择方向:一个同样是政治反应;一个就是军事反应。

不过首先存在着现实客观的地缘格局环境,就是处于博弈在广域战略地位联盟阵营的地缘利益扩展战争大环境下。起码德国不能要求苏联必须按照德国的政治意愿出发,或者要求苏联必须按照国际公共关系的法理秩序遵守,苏联也是如此。如果从政治对应理论来考量,德国本应同样是以政治反应、却采取了直接升级的军事反应。所以理论来看就是反应过度,就是不符合政治对应理论。在这里不存在因为加大烈度就可以有所不同,就像双方开始对话翻脸,接着升级为军事战争。属于你来我往范畴,所以要站在“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那么是不是德国对苏联不再具备政治反应?而只有采取军事战争行为?在相对的世界里不能认为德国就不再具备政治反应能力。在1940年底至1941年初当全世界的目光被德国聚集在了德苏军事分界线地区的持续不断大张旗鼓战略军事力量准备(若干集团军群),形成了对苏联的国家安全高压态势的战略军事压力氛围。从德国采取的直接战略军事高压行为其实已经无形达到让苏联的强势对外政治威信扫地,形成苏联完全的处于了极度难堪的战略军事窘地。

德国也就迈在“核导弹放在发射架上要不要发射”的门槛了,而不是“核导弹放在发射架上只能发射”的必应选择。至少以英、美为首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1941年上半年并没有形成直接对德国的军事威胁,苏联随后有木有选择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形成反德的联合阵营?不能说有或没有。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如果允许苏联与之组成联合阵营,就必须认为苏联在1939年与德国正式签署的军事互不侵犯条约所带来的一系例重大事件的发生与苏联无关。也必须默认苏联在1940年取得的东欧、北欧地缘战略利益的拓展。这就会产生地缘战略利益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建立的欧洲区域政治秩序的体系规则导致失去联盟阵营内部的联盟意义性。进而冲击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建立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的规则权威性。如果让苏联恢复原有的地缘政治秩序,那就是让苏联把吃进去的吐出来。这就是建立在苏联与德国所博取的都是控制在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建立的政治秩序体系下的地缘战略利益,有着不可调和的利益矛盾。

再假设苏联因此得到来自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实力加强而选择军事进攻德国,同样也要解决之前产生的不可调和的利益矛盾。苏联是根本不会相信来自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口头政治保证,就是签署了文件对于苏联来说也是废纸一张。要明白德国势力的存在是完全符合苏联的功利战略,所以苏联要是因为得到来自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实力帮助就选择全面展开对德国的战争,要记住某些时候世界是需要真正的实力做保证的。要是苏联主动选择与德国进行实力大消耗就算险胜,当转身再面对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时候,是否可能获得没与德国进行全面实力消耗战争前的国际战略环境姿态氛围更优势?因此在1941年6月22日前后苏联不会选择主动与实力强大的德国展开贪婪的利益战争。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德国在1941年德苏军事分界线地区采取大张旗鼓的战争准备,完全羞辱了强大的苏联。苏联也不会因此萌生有必须为进攻德国展开的战争准备。

德国在选择用军事打击来回应苏联的政治羞辱时,在世界瞩目之下的战争准备期间就已经达到以牙还牙让苏联强势的政治威信扫地。而德国真正的战略对手却是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这个应该是不能发生动摇的。任何国家思想主义就是民族主义的延伸,其价值就在于是为了民族生存的竞争服务的。也就是说只是随着国际政治意识的风向顺应变化而改变,什么叫与时俱进、适者生存?不过这是一门造诣颇深的社会形态思想学。德国如果将思想主义进行放大效应成为了主义加精神的战争,要知道形成主义战争本身就需要建立在一定条件基础之上的,何况再冠以传承的精神意义。但最终还是围绕民族生存的竞争要求这个宗旨。可能因为双方在军事对持的战略姿态上苏联出现了完全重大的战场缺失,这就好比拳击比赛在攻击远超过自身重量的对手时出现的重大击打绝佳空档,虽然可以保证使用最大臂力击中但不能保证击倒更不能保证击倒不会迅速起来,何言胜利在握?

所以德国战略围绕的是竞争欧洲区域战略地位眼望广域战略地位,不会存在把苏联击败就可以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握手言和的政治局面,那不是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发生向德国投降?也不会存在因击败苏联就可以获得国家实力大增,只会是国家硬实力得到巨大消耗。与苏联一样比赛完了还会有力气再进行更大博弈?德国在1941年初对苏联已形成完全巨大的战略军事优势压力,理论上来说就要再进行主动政治对话的谈判姿态,只不过对话谈判的主题需要进行完全改变不能剩饭再炒。苏联应该对于此时来自德国的政治主动是不会给予任何拒绝的、可能相反苏联更需要与德国化解双方面前充满火药味的紧张局势。 这就创造了与1940年11月双方政治对话谈判完全不同的认知氛围。

例如谈判围绕:双方互相承认取得的地缘战略利益,双方在势力直接交界地区不再进行针对安全为要求的战略进攻力量部署。形成双方势力交界地区大范围不具有战略进攻力量最大打击能力,以避免双方取得的交界地区形成被冲突的矛盾集散地。同时双方不单独采取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进行任何方式的政治和解对话谈判,除非双方共同协商参与。以保证双方相互承认取得的地缘战略利益具有应有的法理秩序权威性。双方应建立稳定的地缘战略利益对话机制的特别通道,双方在已取得的各自地缘拓展利益都需要加强安全稳定才能适应未来发展要求,因此双方都需要彼此相互支持才能完成实现,那么就需要双方建立保证地缘拓展利益安全稳定为要求的合作对话机制通道。并且双方在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没有放弃战争要求之前,双方的所有合作精神只针对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最终放弃战争要求为合作宗旨(注:诸如此类与苏联对话谈判如果破裂、德国再发动战争也不迟),那么德国采取与苏联再主动进行政治对话谈判,不但是给苏联避免战争的最后机会、同时也是给德国自己最后再加强战争决心的机会。(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