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1941年12月8日,日本为配合德国进攻苏联,偷袭美国太平洋海军基地珍珠港,挑起了震惊全球的太平洋战争后,又从侵占香港开始,占领逻罗(泰国)、进攻菲律宾、马来西亚和缅甸、从法国傀儡政府手中取得了对越南的控制权、占领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并加紧对中国云南和英属印度的进攻。

征服东南亚六个月后,日本于1942年9月16日起开始修筑从泰国叻丕府的万磅县始,经北碧府的桂河大桥,止于缅甸的登逼乌沙市的全长415公里的铁路线,以解决入侵英属印度和攻打中国大后方云南所需的人力和物资运输。这条铁路穿过充满瘴气的雨林,越过崎岖的山脉和惊险的急流,最后止于缅甸巍峨的三佛塔山口。

日本动用了6.1万名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荷属东印度俘虏的包括来自英国、荷兰、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印度、新西兰、加拿大和缅甸等国在内的盟军战俘,外加27万被强征的当地华人和泰人民工,历时16个月修完了这条预计6年才能完成的铁路。为修这条铁路,有超过1.2万名联军战俘和24万名民工命丧黄泉,折合每公里铁轨下有393个冤魂。

由于这条铁路是世界铁路史上死人最多的铁路。所以,后人称它为“死亡铁路”。

如今,6982名联军战俘的遗骸就躺在北碧火车站后面的联军公墓里;还有一处叫考本坟场,在距北碧市区2公里处的桂河边,那里埋葬着1750位战俘的遗骸。

联军公墓修缮管理得井井有条,很多老外在里面参观。我们见到的最小的阵亡士兵年龄只有18岁,最大的是46岁,还有一小部分木牌上没有人名。所谓墓地,其实墓碑底下并无尸骸,只具有纪念意义。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之后,我们从桂河大桥走到桂河西岸。西岸南侧矗立着一个华军纪念碑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从华军碑往前走30米,向右拐,小路左侧有一座华军墓,这也是一座只有纪念意义的墓,而且并非被联合国认定的二战纪念地。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军墓的外形采用了当年国民党士兵的钢盔造型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墓地旁有一座简易小房子,里面住着一位名叫梁山桥的中国老人,老人今年已经70多岁,但看上去十分年轻,从谈吐上看得出是个颇有文化的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老梁告诉我们,80年代他曾在武汉从事私人图书出版发行业务, 生意十分红火,后因为违规受到处罚。当时仅仅他的库存书籍就价值300多万,可见是个成功的商人。据老人讲,因为他的叔父在泰国,要求他过来继承遗产,所以他在1989年来了泰国,又在这里娶了一位泰国妇女,俩人生了两个孩子。一开始他在曼谷开公司做外贸,后来来到北碧,在桂河大桥下的市场上开了一家玉器行,经营的不好,最后也关了,全家生活就靠妻子碗尼帕在佛统府种植茉莉花维持。

因为叔父是前国民党远征军的一个连长,所以梁山桥也算得上是远征军的家属。他发现,联合国为英美等国在北碧修建的联军公墓里没有一个中国军人,为此他感觉很不公平。于是就和另一位华侨—来自台湾的洪庭章合计为中国远征军单建一座纪念碑。他俩先是用木板做成了远征军阵亡将士灵牌,每逢节日,泰国的华侨就会在灵牌前烧香祭奠。后来,他俩又产生了制作一个纪念碑的想法。俩人说干就干,资金不足,曼谷的华侨朋友纷纷捐款。纪念碑做成后,起名为“孤军碑”,安放在桂河市场里面的展览馆广场上。2003年非典肆虐,桂河市场生意惨淡,很多中国商人撤离。摆放纪念碑的场地的泰国主人要求梁山桥将纪念碑搬走。百般交涉无果,老梁只好将纪念碑安放在河西岸边空地上。此后,由于无人照料,杂草疯长,到2005年春天时,河边野草已将倒塌的纪念碑完全遮住。某日,一位澳大利亚华裔青年来到这里,他看到这番惨状后,立即掏出身上仅存的一点钱,请导游交给老梁,希望将纪念碑重新竖立。这件事让老梁很感动,他重新燃起了建立纪念碑和英烈陵园的想法。

曾几何时,泰国警察要求老梁将纪念碑移走,并恐吓说否则就得让他坐牢。老梁就和警察玩躲猫猫,一玩就是一年多。据老梁讲,趁他不在,这块碑曾被泰方推倒过两次,最后还是在老梁等人的努力下顽强地站了起来。后来,移居各国的华人共同捐款买下了一块地,老梁和妻子碗尼帕开始在这块地上修建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墓地。老伴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劳累致病死去的。

老梁说,大陆的旅游团来北碧都不过这边来,因为泰国导游说大桥这边是缅甸,不让他们过来。

中方使馆也曾有人来过,看了后表示回去向领导汇报。后来再来时则说这事儿很复杂,从此没了下文。

老梁一直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在陵墓旁建一座远征军文史纪念馆,在纪念馆墙壁上刻上全体远征军将士的名字。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远征军文史纪念馆目前仍在努力筹集资金。现在,老梁和上高中的14岁小儿子就住在陵墓旁的简易房里,平时做些小生意维持生活。

老梁和儿子就住在墓园内的一座简易房子里,这是全部家当。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我们问老梁从叔父那里继承的遗产问题。他说,叔父不仅有遗产,还有很多债务,而且当年叔父的生意还跟毒品有关,所以他没敢继承。

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孤独的守望:专访中国远征军烈士守墓人

我们认为,当年修建这条铁路时,如果战俘中确无中国军人,那么联军墓地里没有中国军人的名字情有可原。但是,当年的中国远征军是为抗日而进入缅甸的,他们中很多人为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更多的人从此远离家乡,在泰国缅甸等过延续生命。尽管他们是当时国民党的部队,但毕竟是为正义而战,为正义而死,我们绝不应该忘记他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排行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热点图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热门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