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年来,泛突厥思潮在亚欧大陆颇为泛滥,对相关国家的和平稳定构成了一定威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之前两篇泛突厥系列的文章中,云石君已经对土耳其鼓吹泛突的原因,以及中亚四国认可泛突主张的理由做了剖析。这一篇里,云石君主要就泛突厥主义的前景展开分析,从地缘的角度,看看这个打着古老血统招牌,实际上却是旧瓶装新酒的文明体系,到底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泛突厥主义形成之初,终极目标非常明确:即将所有操突厥语族语言的民族联成一体,组成一个由奥斯曼土耳其皇帝统治的大突厥帝国。

当然,听到奥斯曼土耳其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儿了。一战过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土耳其实行现代民主,君主制被推翻。所以泛突厥主义的释义也自然有所变化,但其核心内涵却并未改变,依然是将突厥语族地区在政治上整合到一起。

这种构想可能成功吗?如果仅看行政版的世界地图,并非没有成功可能。因为除了俄罗斯东北部的雅库特地区外,从土耳其到中亚、甚至中国的新疆,这些泛突语族地区大致还是相对集中,即东亚西部——中亚——西亚的北部地区。这种各板块的山水相连,是打造一个统一国家的重要基础。

但如果将行政图调换成地形图,再将视角放大到整个亚欧大陆,那泛突厥主义几乎就是天方夜谭!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从地缘政治角度来分析。

首先,我们来看泛突语族地区的内部地缘结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抛开雅库特这种飞地不谈,就泛突语族分布最广泛的土耳其、中亚以及南俄而言,虽然这块所谓的泛突主体地区集中且大体相通,但却存在两个致命的问题:

首先,内部板块间的地缘屏障太强,导致地缘关系疏离。

地缘关系的疏离,通常有两大因素,其一是不同板块间的距离过于太远;其二则是地形上的山水阻隔。

虽然从纸面上看,泛突主体地区的形状比较紧密规整,但内部却存在较多的地缘屏障。比如中亚与东北亚部分的东亚西部、阿尔泰、哈卡斯,图瓦共和国(俄罗斯),就隔着天山、阿尔泰山、阿拉套山等山系;而中亚与土耳其之间又隔着里海、伊朗高原、高加索山脉和亚美尼亚高原。

当然,地缘屏障在任何地区之间都普遍存在,但泛突语族地区的地缘屏障也实在太夸张了些。天山、阿尔泰山之类且不说,就是高加索山脉,那也是海拔3000米以上的世界级巍峨山系。

虽然现代工业文明条件下,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大幅提升,但要将这些世界级地缘屏障的阻断作用,降低到不影响板块融合的地步,那也是不可能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鼎盛时期的沙俄和苏联,曾将南高加索地区在政治上强行纳入版图,但随着苏联解体,虽然继承者俄罗斯仍有世界级大国的底子,却也无法再在此地立足,只能吐出了事。以俄罗斯之能,尚且不能突破高加索山脉,就泛突语族这帮散兵游勇,又岂有超越这些强大地缘屏障的能力?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地缘屏障都这么恐怖。比如伊朗高原,地形就没那么夸张。

只是,伊朗高原主体部分地缘结构完整,体量在中西亚也堪称巨大,所以自古以来就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波斯文明体系。这么个“庞然大物“,不仅历史上的土耳其和中亚都无力将其突厥化,而且其位于土耳其和中亚之间,并掌控里海南部的水上通道,这就阻断了土耳其和中亚这两个突厥语族最核心板块的联系。

这下就麻烦了。本来突厥语族地区的地缘关系就十分疏离,两大核心板块又被撕裂开来,不仅无法通过整合形成合力,反而会在突厥语族内部构成竞争关系。虽然现在是土耳其实力占优,但只要中亚力量增长到一定程度,必然会谋求泛突主导地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后,突厥语族中实力最强的土耳其区位过于靠西,其地缘影响力的投射方向只能是单线条的自西向东,随着地缘距离的拉长,其影响力不可避免的会逐渐消退,所以很难对主要聚集在亚欧大陆腹心地带的的其他突厥语族形成强力掌控。

内部地缘阻断太强、两大核心板块撕裂,最强板块区位边缘,这三大因素交织,决定了突厥语族内部的政治整合十分困难。

而除了内部的三大问题,从亚欧大陆的整体地缘政治格局看,泛突厥主义更是如痴人说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突厥语族分布的地区大致位于亚欧大陆中心地带,北有俄罗斯,东有华夏、西有欧洲、南有阿拉伯——伊朗主导的伊斯兰核心区,这都是世界级的大型文明体系。

通常来说,一个新势力的出现和发展,都会与已有势力构成冲突,但这种冲突大多只是单一对象和单一方向。之所以如此,因为新势力形成初期影响力较弱,必须尽可能的减少发展阻力——无论是国家,还是文明体系都是如此。如果对手过多过强,则难逃覆没之局。

而泛突的构想,则是完全与上述经验背道而驰。泛突厥主义试图以语族为纽带,打造一个新型的国家和文明体系,这不可避免的会与中、俄、欧、伊构成冲突。这四大势力都是世界级的存在,哪一个都不是所谓的突厥系势力比的了的。

当然,只要泛突不对四大势力构成太大威胁,那这些神仙忙着互相掐架,也未必有功夫搭理他们。如此一来,泛突就有生存发展的空间。

美国就是这么混出来的。当年的美国就是趁着欧洲列强自相残杀,自己闷声不响地躲在新大陆积攒实力,直到二十世纪才猛虎出山,一举镇服群雄,打造出自己的全球霸权。

但美利坚可以,泛突不行。突厥语族分布在亚欧大陆中心地带,是各大势力必争之地。这种类似中原的区位,决定了它注定是你方战罢我登场的逐鹿场,四方争夺之下,根本不可能再出现一个独立的新型国家和文明体系。

其实突厥语族的现状,就是这种格局的最好证明:早在中世纪时,整个突厥语族就已被纳入伊斯兰文明体系;政治上,除了土耳其,其他突厥语族分布地区,基本上都是前苏联和中国的领土;至于土耳其本身,之所以由当年威震欧亚非的奥斯曼帝国,到今天沦为一个二流国家,也是拜欧俄势力所赐。

泛突要独立成国,必然招致中俄打压;突厥语族要跳出伊斯兰框架,再打造一个以语族为纽带的新型文明体系,这也必然会引发主流伊斯兰世界(阿拉伯——伊朗)的高度警惕。

甚至欧洲都不会接受。虽然欧洲现阶段要利用土耳其南牵主流伊斯兰、北抗俄罗斯,但如果真的在中西亚出现一个统一的突厥系势力,欧洲也肯定会调转枪口——毕竟欧洲与中西亚的地缘博弈,可是从古希腊时代就开始了;近些说,巴尔干半岛就是近代时欧洲从奥斯曼帝国手中肢解出来的。

当然,泛突也不是没有支持者:美国就一定很乐意泛突壮大,因为这会同时遏制中俄欧伊四大势力——泛突之所以能在夹缝中壮大,土耳其甚至能加入北约,与美国这个全球霸主的态度不无关系。

但美国也不可能直接帮助泛突:一来,美国虽是世界老大,但这种和中俄欧伊四大势力(现阶段主要是中俄伊三大势力)同时作对的事儿,美国还是没那个胆子的。二来,作为西半球的海洋文明国家,地缘关系决定了,美国对亚欧大陆内陆的影响极其有限。

美国只能壮壮声势,突厥系自身又不成气候,这种情况下,就凭一个二流的土耳其,和中亚那几个自身难保的斯坦们,想同时挑翻中俄伊三大势力(后期还要加上欧洲),这难度也实在大的离谱了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其实突厥系势力自己也明白这一点。至今为止,泛突厥主义顶多只是一种社会思潮,在无论是土耳其还是中亚四国,都不敢将它抬到官方战略的高度。云石公众号:yunshi911土耳其还强势点,至少政府层面还对泛突多有支持,一些政客也还偶尔在政治场合鼓吹一下;至于身处中俄伊包围中的中亚四国,连官方层面的实质性支持都不敢,一般就是默许——最多也就是在文化层面推动一下而已。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部支离破碎,外部四面受敌,这种情况下,泛突厥主义几乎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当然,这并不是说泛突全无存在价值。至少,它可以作为土耳其恢复大国地位的精神支柱。

而对中亚四国来说,正如上一篇《地缘政治42:中亚的斯坦们为什么会受土耳其的“泛突”鼓动》一文中云石君所分析的,泛突也可以被中亚四国利用,在他们打造有区别与周边中、俄、伊三大势力的中亚独立文明体系的努力中,成为一个绝佳的工具。

这就是泛突的全部现实价值了。除此之外,任何人还有非分想法,那只能是不自量力,真要强行继续下去,其结果也只能是玩火自焚。

不过,话虽如此,但泛突主义者却一直贼心不死,反而越来越猖狂。他们之所以敢如此,除了土耳其提供庇护外,美国这个世界霸主的暗中支持也是关键因素。

美国为什么要支持泛突?云石君下一节继续解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