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阐述:1940年7月16日德国决定对英国展开空中战争,因为英国具有主导国际政治秩序与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领导地位的特殊性,特别是在7月3日英国海上军事力量消灭了法国在地中海土伦港的舰队。给德国的地缘战略带来了负面深远的政治局限放大效应。德国到了这个时候肯定对英国不在抱有幻想,知道必须选择给予坚决打击。为此德国空军组成航空队在法国北部、比利时、荷兰、挪威等部署有三千多架作战飞机,形成了对英国本土的半圆形攻击姿态,准备展开对英国本土的大规模空中战略战争。德国采用这种依靠单军种的纯技术战争,就是希望通过空中单军种对决的胜利体现、来否决英国海上军事力量的有效性。并同时给予英国本土强力的打击,来降低英国固有的广域战略对德国地缘政治的影响性。说明德国已经意识到了英国具有广域战略意识的优势能力,因此必须要给予战略意识的打击。

8月德国与英国展开了战略意识的空中战争。在经过双方空中战场的巨大消耗,德国空军在遭到了严重损失的情况下被迫战略主动撤出对英国的空中战争,英国因此在这场与德国展开的空中战争中赢得了战略意识胜利。这场与英国展开的战略意识意义的空中战争对决失败,也就使得进行战略配合空中战争的“海狮计划”丧失了对英国产生的地缘战略压力,以及地缘政治的战略宣传作用。对德国的战略指导思想必将产生方向上的变化,迫使德国必须做出寻找地缘战略的重要支撑。德国展开的对英战略实施的彻底失败,就在于战争决心受到了地缘战略格局的制约影响,而不是因为德国空军缺乏战争信心。在发生了空中战争较大的严重损失情况下却产生了力量保存的战略主动退缩决定。

起码德国应该知道与英国进行的是场战略意识(慨念/范围)的空中技术战争,那么战略目的就应该确定在范围而绝不是目标。这是建立在单纯的空中打击战争,因不具有大规模实施登陆的战略保障条件。那么空中选择打击地面特定目标就不具有战争延伸意义的任何价值。反而增加了对英国空中战争的已方战争难度与战争风险、固化了空中战争已方的机动灵活与缩小了作战区间,提高了空中战争已方接触英国地面防空火力网的被要求慨率,加大了空中战争已方的战场时间周期。而英国皇家空军在德国空军的任务目标战场要求下,德国反而保证了英国皇家空军处于全机动区间的灵活战场作战状态来攻击区间固化又战场延伸的德国空军。

何谓“扬长避短之气势磅礴”,德国应该集中整个空军所有适合进行对英国的空中战争机种(不在做战略要求预留)。在战争烈度决定增加到以打击英国的城市做为目标时。德国空军的作战任务范围就要设定为整个英国城市区间做任意选择,主力机种以最大升空极限高度进行攻击英国城市的任务打击,将极大的提高德国主力机种与护航机种的机动活动区间,缩短了进入战场时间周期、方便了战场撤出角度的方位选择,报废了英国地面火力网系统的实效作用,最大限度增加了英国歼击机种的战场难度和战场能效。可形成超大规模梯次对英国整个城市范围做为任务打击、并最大升限值的主力机种采取高空水平“可按图计算数据”进行封闭打击,因为需要的是通过对英国的空中战争打出德国空军的战场气氛。

德国战略实施的精神在于需要打击的是面不是点。需要取得战场气氛/战争气势的战略认知意识,绝不能追求精准目标率/破坏目标数量值!那么德国空军的空中战争如果采取如此战略打击英国、就很可能取得对英国本土的强大战争气势,再通过持续不断超大规模集中对选定的英国各城市给予波浪式沉重打击,用面的慨念对应英国只能点的局面。所有德国新生产机种也要毫无保留投入对英国的空中战争,要知道胜利不是靠战略预留的保存取得的,对付英国这个具有广域战略意义的对手,必须德国整个空军适合力量整体投入空中战争需要打出一个结果。(例如:如果德国有轰炸机种飞行高度超过英国皇家空军歼击机种飞行高度,那么就毋需给予护航配合、并且需要以此轰炸机种为战略技术主要打击英国的空中力量)

1940年8、9月当德国对英国采取的具有战略意识的空中战争因主动撤出战争而遭到彻底战略失败,欧洲地缘政治的公共关系也在发生着方向取舍的变化。这是因为更加确定了德国与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之间的战争形态,不是以德国的意志可以去定义的了。这对德国来说真的是个沮丧的战争未知。不过英国并没有因德国的主动战争撤出,而采取继续乘胜追击扩大战果的战略实施把战争延伸升级。这时的英国只要将德国发起的空中军种战争击败就完成了战略防守要求。德国战略意识自然会转向东部方向的苏联。苏联在1940年不但发动了侵芬战争并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夺取了列宁格勒方向的战略缓冲地区,采取军事威胁控制了波罗的海三国、同时夺取了罗马尼亚部分领土地区。形成了东欧地区处在苏联军事前进的战略压力之下。

1940年德国从西部欧洲地区向东部欧洲地区的德占南部波兰大规模调动军事力量进行战略聚集的时候,苏联应该很清楚德国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不认为德国此举是在进行战争准备。其实苏联进行的战略判断并没有错,德国向波兰占领区大规模聚集战略军事力量,除了进行战略军事力量的地域平衡外,主要想形成军事力量优势于苏联,给苏联带来地缘战略压力的同时做为德国与苏联进行政治对话的战略支撑。这应该才是德国最初大规模军事力量调往与苏联交界的德占波兰地区原因。也就是说德国并没有做出要战略选择进攻苏联的实施企图,而是准备与苏联进行政治、军事的对话谈判。在1940年9月德国与意大利和日本组成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德国通过将极其重要的意大利说服加入到由德国倡导的新军事联盟组织,对于德国来说没有什么比意大利加入这个还要重要的了。

这是因为意大利在欧洲大陆具有相应的政治影响地位,缺少意大利这个政治重量级的加入德国倡导的新军事联盟组织就是一个政治笑话,那么德国想以此建立的欧洲政治新秩序体系的战略设想就不具有价值影响力,也无法形成拥有政治地位吸引力的联盟阵营意义。那么与苏联展开更近一步的广域政治对话德国就缺少了对话的谈判战略要素。德国把正在寻找国际政治联盟组织的孤立者日本势力拉进由德国倡导的新军事联盟阵营就具备了极大的政治吸引力。带着这些1940年10、11月德国与苏联展开了关于由联合形成联盟阵营的广域战略政治对话谈判,苏联对德国提出倡导的进一步组成联盟阵营的政治军事关系,应该政治兴趣并不大。苏联可能认为德国希望与苏联组成联盟阵营关系是处于想从与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之间的战争泥潭里拔出来。何况德国对英国展开的战略意识的空中战争遭遇了彻底失败,战争走向发展德国完全失去了战略意义的控制权。

那么对于苏联在欧洲大陆的战略拓展就十分有利、可能相反还会演化成有害苏联。德国处于与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之间的战争关系,对苏联的地缘战略拓展只会带来安全优势的战略前进姿态。德国肯定希望苏联能明白由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建立的欧洲政治秩序体系虽然平面地缘利益丢失,但秩序体系依然在欧洲健在影响,现实需要马上给予摧毁,所以必须由双方组成联盟阵营关系后才能使政治新秩序体系具有完全替代的建立意义。以保证双方取得的欧洲大陆地缘利益具有稳定性。苏联对于德国提出关于建立双方欧洲政治新秩序体系接替原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政治秩序体系,应该也是没有对关于秩序体系拥有战略兴趣。也许苏联认为原秩序体系对苏联现阶段完全有利“因为斯人虽走、但遗留仍在、给以新封、自断获取”。

那么苏联可能就按照德国的新秩序体系开出了苏联在欧洲预想延伸拥有的利益范围。这个苏联开出的双方建立新秩序体系前需要获得的欧洲利益范围清单,对于德国来说应该就是有被政治愚弄的现实感。至少德国出于政治主动有预计做出利益最大让步苏联的政治准备。只不过苏联要求的欧洲利益清单可能似乎不属于合作对话、更像是苏联的最后政治通牒。只能这么给予理论假设才符合逻辑思维。因为在1940年11月以前德国与苏联之间没有任何理由支撑需要采取军事进攻对方的战争手段、就可以因此完全保证取得欧洲巨大的地缘利益胜利。反而谁要是先认为自己可以军事消灭对方、就能够取得欧洲绝对的地缘利益,那是忘记了背后还有昔日的主人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现实存在。

不过通过苏联军事威胁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后多次严令国内进行政治干涉三国内政、就可以看出除了苏联改变控制手段外,最主要是害怕激化矛盾扩大影响落下侵略者的政治把柄。说明当时的政治形象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价值地位,又因为苏联与德国在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看来两者性质取向完全一样,无非是一个公开宣战一个没公开宣战。由此苏联不会发生主动选择战略进攻德国陷自己于完全被动的战略劣势。同样政治形象对德国具有的纳粹主义思想来说也是一样。所以德苏双方不需要任何道理就为了可以独获欧洲地缘利益展开军事进攻对方是根本不成立的,何况背后还站着原来的广域战略主人。那么德国形成全面军事进攻苏联的决定就应该在1940年11月以后产生。也就是德苏进行广域战略的政治对话彻底发生破裂后。

不过谈判破裂后的苏联也不可能形成直观意义的军事威胁到了德国的安全。从德国大张旗鼓在与波兰的德苏军事分界线持续部署战略进攻力量,苏联除了原已部署有庞大的战略军事力量无非又继续增加了一些技术军力,在1940年底到1941年初前线地区苏联并没有因德国的战略军事攻击力量的持续增强而显示出战争来临的紧张气氛。说明德苏双方之前并没有进行战争的实施动机。那就只有是双方所进行的战略对话谈判有着直接关系,德国可能认为受到了来自苏联正式的政治羞辱。

理论上来说德国与苏联共同合作形成的军事联合击退了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欧洲大陆的政治势力,夺取了留下的欧洲地缘利益。那么同时需要将原有欧洲政治秩序体系摧毁,建立德苏双方共同持有的欧洲政治新秩序体系。为了保证对双方联合所取得的欧洲大陆政治利益的稳定负责,双方在还没有取得击败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之前,双方还应该需要继续尊重彼此政治合作精神带来的联合夺取行为,本着对双方军事联合夺取取得的辉煌行为带来的政治合作荣誉体现出的国家荣誉与民族尊严。受到了德国政治另一合作方苏联彻底的国家羞辱,玷污了双方政治合作的精神展开,为了捍卫德国的国家荣誉与民族尊严,所有政治利益此时已经对于德国来说都不再具有任何价值意义,唯有德国展开对苏联发动全面意识形态的战争价值。

欧洲古代历史上关于骑士时代的精神,骑士把荣誉与尊严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骑士的生命就是为了捍卫荣誉与尊严而存在的。如果发生了关于骑士的荣誉与尊严被羞辱践踏。那么骑士将会义无反顾主动进攻不管多么强大的羞辱践踏者,与其展开只有生命的决战(决斗)。决战带来的不是骑士战死就是羞辱践踏者被消灭。所有语言已经都是多余的了、没有利益能够存在只有死亡可以证明一切。即使骑士的生命在决战中因战死而逝去,但逝去的生命精神就是完全在捍卫骑士的荣誉与尊严!为了荣誉与尊严而战。这就是德国发动对苏联全面进攻的真正原因!所有语言已经都是多余的了、没有利益能够存在只有死亡可以证明一切。苏联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使双方的国家认知正在发生绝对的改变!在1941年6月22日之前的二至三个月时间可能就已经无法改变德国对苏联的战争决心了。说明国家信誉与诚信在国际公共政治的关系互动中具有相当极其重要的道义与法理守恒。不是因为可能的强大理念与强势姿态就可以无视国家具有的存在意识。(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