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彻底破析一个敢于打响第二次世界大战守望胜利与失败的德国(上一)

阐述:1939年3月德国完全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这个来自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政治诱饵后。德国即刻遭到了以英、法、美等国在内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预埋的道义谴责与正义警告。预示着这是一个强者的春天,从4月至8月英、法又立马展开了与苏联就双边在地区、区域(洲际)有关政治、军事方面的合作关系谈判。不能说不是想对德国形成一个政治孤立的包围圈,但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英、法不能政治左右苏联,也不可能拿东欧地区的地缘利益做为与苏联谈判的政治交换条件。那么有种可能英、法似乎有政治刺激德国的动机迹象,因为英、法与苏联进行的谈判如果是针对德国而展开,从本质上来说对英、法没有任何实际价值意义,可能苏联也是抱着看看的态度试探英、法的政治动机方向,历史的事实也是英、法与苏联的谈判最终不了了之。

德国与苏联之间并没有拥有事实上的边境关系,两国也就不存在关于直接安全的敏感问题。理论上来看德、苏之间夹着波兰这个国家,要是苏联想要进攻德国那就必须先要通过波兰领土(借道/占领),借道波兰肯定是行不通的、军事占领波兰那就是苏联直接主动先找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开战,再接着继续进攻德国,苏联肯定不会如此的愚蠢和狂妄。反之德国如果想要进攻苏联,也必须要(借道/占领)波兰。借道波兰同样是行不通,那么只有选择军事占领波兰后才能再接着全面进攻苏联,何况德国因为整个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正遭到来自以英、法、美等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严重谴责与武力警告。并且继续被排斥在政治秩序体系之外(联盟阵营)。军事占领波兰同苏联一样就必须先与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开战、再接着全面进攻苏联。德国与苏联都被西方强大的政治排斥,而且德国此时比苏联更麻烦现实,并且发生军事吞并后只能向前选择增大军事烈度。所以德国和苏联双方之间不是主要矛盾的彼此,相反还迫切需要得到彼此政治缺失的填充弥补。

因此只能说明德国在整个吞并捷克斯洛伐克这个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布下的政治(战争)诱饵后,必然遭到了异乎寻常反弹的高压政治(时间内吐出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等)。如果让德国选择退出已取得的现实利益,就算德国政府给予考虑,德国社会那是绝对不会答应的。那么德国只能采取选择军事强硬的态度把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欧洲打服。这才符合真实历史事件进程的发展要求,所以德国对英、法与苏联之间此时展开的谈判肯定会作出厌恶的反应。因为德国知道英、法与苏联之间展开的谈判缺乏政治利益基础,德国只要进入就能取得与苏联进行实质的谈判展开。不过从英、法以及德国双方相继主动在同一敏感时期与苏联展开谈判的行为来看,印证了英、法与德国之间在捷克斯洛伐克的问题上双方确实发生了严重的对立分歧并且产生了不可调和的不对称政治矛盾(注意并不是英国事后所描绘的当时张伯伦一再退让希特勒的平面政治

所以处于政治倒逼劣势的德国必须选择冲出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地缘政治重围,夺取欧洲地缘政治优势。那么德国把战略进攻目标选择在波兰这个敏感国家,是因为波兰具有引爆欧洲地缘政治重塑的作用。可能德国选择这个危险的政治连续动作就已经做好了要自己建立欧洲x政治新标准。8月23日德、苏正式签署了双方军事互不侵犯条约,这个条约的价值基础就在于德、苏双方避免了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同样这个条约的价值基础就是德国现实具备了冲出欧洲政治重围的保证。说明德国比苏联更实际更迫切需要拿到这个条约的签署,至于条约附件的效率是建立在德国随后能够取得多少的现实优势上才能衡量。

从8月23日与苏联正式签署条约后,德国可能就已经迫不及待需要发起侵略波兰的“白色方案”。因为时间越早条约就越具完整有效性,这是建立在双方签署的条约具有国际重要影响性。那么波兰在战争爆发前是不是与德国展开了直接的争锋相对、甚至出现过军事挑衅德国的行为?不用想肯定有。因为波兰背后有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要求暗示,这些要求暗示就是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为保证引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进行的加温服务。至于来自英国张伯伦、丘吉尔包括其他国家一些政要公开或半公开的发言多半是为平面政治服务的,要明白不可全信只可意会。不过德国的战略方针此时却正对应着以英、法还有美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广域战略意识要求下的大战轨道运行。

点评德国在1938年5月在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被排斥参加的情况下就与英、法达成签署了“慕尼黑协议”。那么德国不应该再选择单独对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进行威逼利诱。就好比捷克斯洛伐克是块饼干,德国已经是与饼干的主人英、法达成了协议,那么肯定需要把整块饼干持于手中、才能确保吃下那一小快合法的,德国怎么还会发生选择再与饼干协商如何全吃的问题?所以德国可以直接选择在达成协议签署后快速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控制(注意:不是吞并。行为不同不过本质一样)整个捷克斯洛伐克包括政府机构、军事单位。公开理由是为了保证德国顺利接受的苏台德地区不会遭遇到来自捷克斯洛伐克方面绝对的军事攻击、只在为了维护所签署的协议在秩序有效性与权威主导性以及法理政治的严肃性上必须执行的军事秩序保障手段。以确保苏台德地区取得和平的接受以及保证出现自然和谐的安全发展趋势下、在完全相信不会发生任何关于针对苏台德地区的军事暴力行为下。代表德国军事力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秩序保障任务圆满结束并同时也是向英、法递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届时解除并将撤出对整个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管制行为。在当时国际公共政治的秩序关系处理上来说德国具备进行以上内容的可能,起码对于德国来说操控国家政治的方向更具灵活性,也不至于发生直接吞并了政治诱饵后、导致德国只能向前选择的轨迹。

1939年苏联会不会知道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目的曲意?答案是肯定知道。那么德国?同样是肯定知道。不过波兰必须是不可能知道的,否则没有那个国家会愚蠢到选择国家如此牺牲(因为波兰并不是没有政治对折的选择性)。德国这就好比是到了需要“狭路相逢 勇者胜”来证明落实性的时候了。何谓“光说不练 假把式”1939年9月1日德国对波兰展开了全面新军事理念下的侵略波兰战争、战场军事的发展趋势绝对是完全出乎了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以及苏联的军事理解意念。不过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9月3日先后就对德国正式公开宣战来看,求战的速度未免也太过于迅速了,却正好反应出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爆发战争目的性。其实德国在打响侵波战争的枪声同时也是做好了准备与广域慨念的战略对手--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进行区域(欧洲大陆)战略对决。当德国军队快速突击到波兰首都华沙城下的时候,德国此时需要一个地缘对决关键性的战略配合动作落地。不过这也是苏联战略实施急需展开的,在这个方向上苏联确实需要进行战略得失的重大考虑,这就是关于苏联要不要前进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的军事行动。

德国新军事水准的淋漓尽致发挥有促使苏联选择军事前进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的成份。但不是主要的,苏联军事进不进入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以及进入后的战略姿态对苏联而言其实是具有广域战略意义的。本来苏联是不具有广域(世界范围)慨念战略意识只属于区域(洲际)慨念战略意识。只因为在20年代波兰趁苏联“国内发生大规模战争”派出重兵占领了苏联西乌克兰地区领土可能还包括白俄罗斯领土。不过旋即苏联就聚集一、二百万红军,顷刻之间就打到了波兰首都华沙城下。列宁认为波兰华沙的工人阶级会站在革命的苏联一边,结果却并没有发生、相反波兰工人阶级视苏联红军为侵略者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这可能有些出乎列宁的意外。随后苏联红军就发生了兵败波兰华沙城下,苏联在英、法的调停下“屈辱的”将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割让给了侵略者波兰。还记得列宁曾公开代表苏维埃两次宣言说要把沙皇俄国时期侵略中国的领土还给中国来对应。

然而却从以上就可以看出列宁确实是苏联一位伟大的广域战略思想家。所以苏联在1939年9月底德国军队兵临华沙城下时,德国肯定是催促不停让苏联采取军事行动进入波兰西部地区领土。苏联迟迟没有采取军事行动控制,那是因为斯大林在犹豫判断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苏联进入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后会采取怎样的战略姿态(主动/对持/退守)。不过同时也预示着苏联与德国在欧洲形成了事实上的军事联合关系(注意:不是联盟关系),斯大林应该知道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不会愚蠢的发生对苏联像对德国那样公开正式宣战。就好比说:德国和苏联一起搭起了牌局,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为牌局对手,德国与英、法已经入局打出了明牌,苏联虽然持牌但并没有入局只是旁观。如果只要苏联采取军事进入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就代表苏联正式入局了。不过苏联打出的牌和德国一样只是没有被英、法明牌(宣战)罢了。所以斯大林在考虑苏联由此可以从三种姿态中可以取得多大战略实际利益以及带来的时效把握程度,包括规避战略风险的代价系数。相信斯大林只会考虑这些区域(洲际)地缘战略利益,因为斯大林只具备区域地缘战略利益的认知意识。从域战略大我意识的高度实施理论性上来看斯大林的战略思想意识不对应列宁曾经为此勾画的广域战略思想意识。所以苏联也就是在这个战略思想指导的方向上、因为大我意识缺失导致了完全走向绝对被动于德国的意识形态战争(意识形态战争不等同政治意识形态战争。但表现出的特点:残忍、血腥、无情、冷漠、摧毁等高于政治性),可以用斯大林在德苏战争爆发后的前期一句话来慨括对应“我们失去了列宁创造的一切”(后部阐述)

当苏联在1939年9月底军事前进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后,波兰做为国家被消灭。同时完成了德国战略拓展要求实施的地缘军事联合。德国相应具备了与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放开手展开区域(欧洲)的战略对决。从德国战略指导思想的要求性上来判断:毋需考虑苏联在波兰军事分界线附近的强大军事压力,以及可能在东欧采取的军事延伸占领行为。因为苏联需要的是马上获取东欧的部分次战略利益,而不是选择此时与德国进行一场大规模非理性的两手空空战争。而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因苏联军事进入到波兰西部地区领土、在选择战略姿态上出现进退难选的战略抉择。如果组织大规模对德国的全面军事进攻,那就有可能直接导致德国和苏联这两个共同军事联合夺取欧洲地缘利益的竞争对手从军事联合关系升级为军事联盟关系,发生这种德、苏军事政治关系的后果肯定是会不被允许的。所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欧洲战场对德国选择完全被动固守的防守战略是正确的。因为必须服务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广域战略意识要求上的高度,由此完成了苏联与日本在亚洲区域的倒逼合作性完全关闭,这个广域战略意识的要求点完成就已经就超越了欧洲区域现有的战略价值。

接下来广域战略意识要求在确定要把苏联完全吸住在欧洲区域的实施完成。那么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在欧洲区域的战略利益就必须绝对服务广域战略意识要求。必须放弃在欧洲区域内所有需要放弃的地缘利益,放弃的前提就是确保苏联被完全吸住在欧洲大陆。同时放弃也可以绝对避免因己方行为导致德苏由军事联合发展成为军事联盟。欧洲区域利益的阶段性放弃后要求值,德、苏因段时间内获得了欧洲区域放弃的地缘利益而平面得到增强膨胀,同时也预示着德、苏两国政治关系最大值定格在了联合。并且通过放弃地缘利益在欧洲大陆阶段性形成只有德国与苏联面对面、背靠背的尴尬境地。这大概就是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的广域战略意识的其中一部分。

德国在英、法为代表的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采取的固守战略姿态面前,如何运用完全动态战略对付绝对静态战略对于德国来说是肯定具备操作实施要领的。德国在挥师西进横扫诸国时不过也不能全认为法国是被英国有意牺牲的。可以说法国战败是责任在自己、认知在环境。虽然以广域战略意识要求的欧洲区域战略采取绝对静态的固守姿态,理论上确实决定了全部无法完成战略固守的要求只可能战败投降。但从广域战略的意识要求性来说其实在已完成了其中广域要求点的情况下,那么所要求的欧洲区域绝对静态战略固守值同样也具有了完全动态要求的意识值,只是问题在于法国如何去意识领会罢了。所以法国发生战败投降,就是僵化在了战略继续采取欧洲区域绝对静态的固守姿态,那么肯定在面对处于完全战略动态的德国面前只能是战败投降。注意:不是因为英国隔了条海峡就与法国不同,本质没有区别法国完全具有采取比英国更积极动态的国家防卫姿态。

当德国饮马英吉利海峡的时候。军事占领了法国北部直接威慑在法国南部组成的维希政府,法国维希政府代表了德法签署的停战协议具有法律持续效力,也就是说继续代表了战前法国政府所具有的所有合法权利地位。这是德国政治意识最起码必须具有的认知。虽然在英国组成的法国流亡政府具有一定牵制法国维希政府的作用,但更多的是英国为了维护联盟阵营以及主导国际政治秩序的完整性。1940年英国皇家海军消灭了在地中海的土伦港法国海军舰队,没有给法国流亡政府任何政治情面,英国的决定不是简单的担心法国土伦舰队会落入到德国手里。即使没有、英国的消灭行为也是必须肯定会去执行的。这是因为法国在国际政治秩序体系以及联盟阵营内具有重要之一的领导地位影响。而在地中海的法国土伦舰队就是具体缩影,流亡在英国的法国政府与维希法国政府的政治地位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

英国消灭掉法国在地中海土伦港舰队,除了表明以英国为代表的对于战争进行到底的政治态度,同时也是英国宣布直接取消了法国在国际政治秩序体系以及联盟阵营内重要之一的领导地位消除其可能带来的负面地缘政治影响作用。起到对联盟阵营以及依附政治势力的秩序有效性延伸意识。也是向世界展示英国拥有的皇家海军仍然是海上最强大军事力量,预示着英国要把战争延伸到地中海地区以及北部非洲以及世界需要延伸的任何地区。更是告诉德国和苏联、大战的时间周期长短以及形式不是以德国的意志能够左右。而是以西方资本殖民主义联盟阵营来决定。所以1940年英国消灭了法国在地中海土伦港的舰队具有广域战略意识,对于苏联政治考虑与德国之间的关系所带来的影响不能说没有作用,由此引发了希特勒对英国决定展开大规模的战争准备计划实施(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