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队代表委员谈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

来源:解放军报融媒体 作者:高立英 本报记者 李建文 杜康

能打仗、打胜仗,是军队代表委员讨论发言的高频词。

党的十八大以来,放眼三军演兵场,厉兵秣马硝烟渐浓,体系对抗愈演愈烈。“打仗打不赢,一切等于零”已成为官兵的共识,“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正成为军营的最强音。

“一支军队能不能打胜仗,关键在于战斗力标准立得牢不牢。”连日来,军队代表委员围绕军队使命任务和能力建设展开热烈讨论,表达共同的心声:要始终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进一步推动战斗力标准向实践纵深发展,确保我军始终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树立战斗力标准,先要打赢思想“这场仗”

3月7日晚,记者敲开军队人大代表、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四区总工程师张苇的房间,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份《关于加强空中无人机作战力量建设与运用的建议》的材料。据了解,无论是在会上讨论发言,还是在会下交流聊天,张苇始终关注的是军队打仗的话题。

“干什么就得吆喝什么,干好什么就得琢磨什么!”张苇代表开门见山道:“工人做工,农民种地,军人打仗,这都是本职。军人要时刻准备上战场,这是义不容辞、天经地义的。不管是什么年代,只要你是一名军人,就应该常说打仗的话,常想打仗的事,做一名真正想打仗的军人。”

提及2014年3月那场记忆犹新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张苇代表认为,那不亚于又一场“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经过不断的思想洗礼、灵魂革命,全军官兵凝聚起了“当兵打不赢,一切等于零”的决心意志。

“越是看似朴素的真理,越需要通过讨论揭示其深刻内涵;越是重要的理念,越需要通过辨析彰显其现实意义。”军队人大代表、空军原副司令员周来强说,“唯一的”“根本的”这个双重定语,就像经线和纬线,标定出战斗力建设在强军兴军征程中的历史方位;就像横轴和纵轴,确立起战斗力标准这个衡量部队一切工作的时代坐标。

正是这场上至军委领导、下至普通一兵的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引发了军营风暴,吹响了全军上下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的号角。军队人大代表、中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李凤彪谈到,近几年,随着战斗力标准在部队的逐步确立,使过去背离打仗要求的“和平积弊”得到纠治。那种“打不起来、轮不上我”的思想,那种“当和平兵、做和平官”的心态,失去了存在的土壤。只想在部队舒舒服服过日子、悠悠哉哉混日子,只想混个一官半职、谋取待遇,只想把部队管住不出事就行,只想“当兵两三年、平安把家还”,类似这些消极的思想意识失去了立足的空间。

“我在下部队调研时,在被誉为‘空中王牌’的空军某航空兵师看到一条醒目的标语———‘今夜准备战斗!’无独有偶,在被誉为‘海空雄鹰’的海军某航空兵团,也有随处可见的一句醒目口号——‘明天就要打仗,你准备好了吗?’让我从中感受到部队的强烈忧患意识和备战打仗的紧迫感。”军队人大代表、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孙和荣为部队这种随时保持“枕戈待旦”的战备状态,把战斗力标准渗透到官兵头脑里的做法点赞。

‘‘心里装着战斗力标准,脑子里想着打仗的事,骨子里就会迸发出‘军人生来为战胜’的豪气。”军队政协委员、原兰州军区副政委李国辉认为,战斗力标准根植于对准备打仗的坚守,发轫于对报效国家的信念。军人的美,是阳刚之美,给予国家百姓和平安宁之美。打赢是军人对荣誉最高的期待,战功是军人最亮的光环。每一名军人都要有在战场建功立业的胜战之志。

完成了“思想重塑”,就要推动“标准落地”

,

作为身着戎装参加“两会”的军队代表委员,无论是在和地方代表委员聊天,还是接受记者采访,总被追问这样一个话题:“部队现在战斗力怎么样?国家一旦有战事,我们的军队能打赢吗?”

“放心吧,当那一天真的来临,军队一定能够勇敢冲上去、拿下来,我们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当听到军队代表委员坚定的回答,地方代表和记者纷纷竖起大拇指。

“打赢从来就是军队的目标,也是人民的期待,更是党的重托。”军队人大代表、陆军第21集团军军长曹益民说:“但我们绝对不能把‘军人生来为战胜’当成一句口号,必须加大实战化训练力度,推动战斗力标准的落地,练就克敌制胜的战斗本领。

鼙鼓声声急,厉兵秣马忙。谈起近几年部队的实战化训练,军队代表委员很是兴奋:陆军广泛开展大考核、大比武、大拉动活动,持续发挥“考比拉”的催化效应;海军三大舰队演兵西太平洋,创下了参演兵力最多、攻防难度最大、战场环境最复杂等多项纪录;空军自由空战训练取消高度差,突出全天候、打临界;火箭军组织导弹基地全型号连续发射、整旅导弹火力突击。各系列陆、海、空联合演习演练,不仅在一大批高风险重难点训练课目上取得重大突破,而且凸显了“全系统全要素参与、战略战役力量全覆盖、陆海空天电全维展开”等鲜明的体系化特点,实现了实战化训练格局、层次的跃升。

放眼三军演兵场,向“和平积弊”开刀、打破“红必胜蓝必败”的思维定势、整治实战化“标签乱象”、突出问题导向……无论是“还账”“补课”式的追赶,还是转型发力的冲刺,种种变化背后,是实战化训练深入推进的势能之变:越来越多的“量变”力量,正在倒逼和呼唤着破解深层次矛盾的“质变”力量。

时代发展到今天,战争形态正在加速演变。我们的“真本领”取决于实战化训练能否激流勇进、敢立潮头。军队人大代表、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戎贵卿说:“不同战争形态下,实战化训练的基点和方向都不同。近观我军实战化训练,虽然越来越贴近实战,但还存在对未来打什么仗、现在怎么练打仗的‘迷雾’,因此必须深化对打什么仗、怎么打仗问题的研究,把握现代战争特点规律和制胜机理,使各项准备工作真正体现现代战争的本质要求。”

谁看得更远,谁就能赢得更多的主动。军队政协委员、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张鹤田说:“战斗力标准是动态的、发展的,不同战争形态的战斗力标准完全不同,树立起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军人的目光始终要瞄准下一场战争。”

未来不能去适应,只能去创造。军队代表委员普遍认为,战胜下一个敌人,不仅需要规划战争,更需要设计训练,最终实现“像打仗一样训练”和“像训练一样打仗”相统一,让部队的实战化训练更符合现代战争的制胜之道。

为了求解战斗力最大值,敢于喊出“向我开炮”

1月25日,本报刊登了一篇《当那一天真的来临》的报道,反映了陆军第27集团军为了改革需要义无反顾移防搬迁的感人事迹,引起军内外无数读者的称道点赞。对此,军队人大代表、陆军第27集团军军长薛爱国动情地说:“改革是为了强军,强军是为了打胜仗。为了求解战斗力最大值,军人就是要敢于喊出‘向我开炮’!”

“不改革就立不起信息化时代的战斗力标准!”军队人大代表、陆军参谋长刘振立认为,近年来,我军积极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在体制编制、政策制度调整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但“两个不相适应”“两个能力不够”的矛盾和问题仍制约着军队的建设与发展。从战斗力建设看,制约我军能打仗、打胜仗能力提升的瓶颈,主要还是过去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原来体制上的“效能差”必然会放大战斗力标准上的“代际差”,进而拉大我军与强敌的“能力差”。

“正在展开实施的这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为解决这些障碍、矛盾和问题提供了提供了制度依据和保障。”军队人大代表、陆军第42集团军政委陈杰说:“这些重大改革举措必将重塑战斗力标准,再造战斗力生成的结构和路径,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

过去我们是天天想改革,盼改革,现在改革真的来了,我们就绝不能当“叶公好龙”者。许多军队代表委员谈到,这次改革如果剪不断利益这根“脐带”,战斗力标准就立不起来,军队就不能在改革中获得新生,能打仗、打胜仗就是一种奢望。尤其是建立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实质上是领导指挥权的再配置,必然带来诸多利益关系的再调整。“联身”之后是否真正“联心”?“联动”之后能否做到“联保”?“联训”之后能否实现“联战”?迫切需要走出“小我”、打破利益之囿、跳出本位主义。让改革产生链式反应、形成倒逼效应,以改革的深化推动实战化训练效益最大化,实现战斗力的跃升。

“深化改革的根本是为了提升战斗力,为此我们必须始终坚持把全部心思和精力向打仗聚焦用力。”军队人大代表、西部战区副政委兼西部战区空军政委舒清友说:“越是改革攻坚期越要练兵备战。当前国家安全形势复杂严峻,我们要随时树立准备打仗的思想,立起战斗力标准,强化战斗精神,绝不能因为改革而分心走神、自乱阵脚,绝不能因为调整而等待观望、松弛懈怠,做到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情,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

改革必成,强军可期。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为了未来战场立于不败之地。每名军队代表委员都坚信,经过新一轮历史性改革,人民军队必将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

打仗打不赢,一切等于零

运营人员: 冯玉鹏 MZ014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