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退伍老兵着便装出营 第二天醒来所做举动感人

编者按

习主席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全军要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坚决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努力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当前,进退走留的现实问题摆在了广大官兵的面前,这个关节点上,当个人的小局与部队的大局、个人利益与部队需要发生矛盾的时候,必须讲大局,讲奉献,以饱满的热情、振奋的精神、高昂的士气积极面对走留问题。

近期,各军兵种媒介报道了官兵及军属在面对进退走留问题上的无悔抉择,从中我们看到了官兵果敢从容的无畏态度,也看到了军属坚强勇敢的大力支持。也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份情怀,我们才能以良好的状态破解困局,才能为实现“强军梦”筑牢根基,才能在改革强军的实践中找准坐标。本版遴选出几篇稿件,以飨读者。

信念如磐,进退去留皆坦然

翘首以盼的改革浪潮,终于汹涌而至,鼓声阵阵,振奋人心。1月份以来,我按照处里的统一安排,参与了改革期间清产核资、转供接供等工作,一切按照既定计划,紧张而有序地推进。这段时间东奔西走,核查账目,统计数据,既忙碌又充实,一种参与到大变革大历史当中的成就感骄傲感油然而生。

然而,就在昨天上午,当我从办公室窗口望下去时,正好看到即将奔赴新岗位的战友们在楼前合影留念。虽然看不清面容表情,但沉默的队列异常整齐,军容也格外严整,镜头将这无可挑剔的画面定格成永恒的记忆。

瞬间眼眶发胀,心中一阵酸楚,那种难以言说而又非常强烈的感觉猛然袭来。怀揣录取通知书与父母离别时的依依不舍,踏入军校大门那一刻的好奇兴奋,第一次走进机关办公大楼见到首长时的忐忑不安,第一次因工作失误受到领导批评时的无地自容……一幕幕记忆犹新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闪回。

浪打到自己身上,才切身感到是那么地疼痛。个人的前途、家庭的照料等等问题暂且搁置一旁,单单这战友情谊,又怎能让人割舍得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大局当前,又岂容感情左右?

我2001年从军校毕业分配到部队,到现在15年,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后勤财务工作。这15年里,我在组织的关怀培养下,在同事们的热情帮带下,刻苦学习、努力工作、不断地历练成长。这15年来,我最为自信的,是能够坚守信念,确保工作方向不迷失。在我们财务系统,衡量和检验财务工作,有三个“是否有利于”:是否有利于部队建设、是否有利于增强部队的战斗力、是否有利于解决官兵工作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这是我15年来始终坚守的工作信念。

信念是个指南针,能在方向迷失的时候发挥大作用。信念也是怀中紧抱的大磐石,能在风浪来临时站稳脚跟。改革,注定是为了新生,而新生,则必定会伴随着阵痛。风浪之中,找准方向,才不至于迷失;坚如磐石,方能保持定力。这方向、这磐石,便是信念。

我们害怕变化,其实担心的是未来的不确定性。变化之中,亦有不变,只要信念不变,一切迎刃而解。大局面前,当知取舍。改革阵痛犹在,但我已不再迷茫。即将面临身份转变,或许不在熟悉的财务岗位,也许要离开后勤机关,也许会暂别温暖的组织和培育了我的军队。未来充满变数,而我心意笃定,愿以一己所能,为改革倾尽绵薄。

若说得失,亦是以个人之失,换全局之得,何乐而不为?何况,个人之“失”,也不见得真就是“失”。老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谁知道下一个路口,又会有怎样的惊喜等待着我?年轻力壮,本应该去外面闯一闯,如今适逢改革,浪潮正好,何不迎风弄潮?

去也罢,留也罢,党叫干啥就干啥!改革大业,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定有我。用一句话表达我对未来的期望:盼他日,重聚首。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改革落定,相见更欢。

一转身就是另一番天地

决心已定:18年军旅后,我准备自主择业了。

有人说,人生一定要在抉择的时候,才能看透内心的情怀。

18年的军旅人生,在无数次的困难和考验面前,有过这样那样的想法,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虽然没有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也没有积累更多的物质财富,但是下定决心后内心平静了许多。

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还是在现实的压力下选择了妥协?细想一下,除了成长本身带来的那份老练和淡定,军旅生活中总有一些人和事不时地叩击心弦,让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保持着一丝纯净和敬畏。

有一件往事,让我温暖一生

军校毕业前夕,千里拉练途中组织了一次夜间进攻战斗演练。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绵绵细雨。直到深夜,我们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借宿的老乡家里。

户主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农村夫妇,热情地给我们端来了鸡汤面。因为第二天还要徒步行军,狼吞虎咽之后,大家脱下湿透的衣服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睡眼惺忪地起来方便。走进堂屋,看到两位老人围着一个火盆,拿着我们的湿衣服一件一件地烘干。

“老人家,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我们少睡一个晚上没有关系,你们明天还要赶路,穿着这些湿衣服怎么行?”

顷刻之间,泪水夺眶而出——

走上部队工作岗位以后,习惯了被社会上一些出言不逊的人称作“穷当兵的”,听惯了自己身边那些“当兵没地位”之类的抱怨。

有时同样会愤怒,也难免发发牢骚,但静下心来,我经常想起那一对曾经熬夜为我们烘干衣服的老夫妇。质朴的话语、暖心的举动托举着一份沉甸甸的拥军情怀,受用一生。

有一个问候,让我恒念战友情深

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我都会接到一个来自四川成都的电话,电话那头是我曾经带过的一个兵。在部队干了8年,退伍之后,找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用自己的积蓄买了房,去年还娶了个漂亮媳妇,过上了和和美美的日子。

这似乎是很多人眼里再正常不过的生活轨迹。但对这个战士来说,却是非常不容易的。他从小失去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入伍之前爷爷去世了,当兵期间,家里仅存的财产——几间破旧的老屋,又在一场大雪中彻底倒塌。

面对接踵而至的不幸,作为领导、兄长,我有责任关心他、帮助他。时间长了,交流越来越多,后来调整了工作岗位,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今天,虽相隔逾千公里,也鲜有机会再谋面,但这份情谊已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战友情谊是一份特殊的感情,它是友情却又高过友情,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因为鲜有朋友会如此走近彼此,为了责任、为了集体;鲜有朋友会如此信任彼此,为了使命、为了荣誉。军旅人生苦乐相伴,在年轻岁月里一起吃苦、相互扶持而结下的深厚情谊,支撑着我们一路风雨兼程,弥足珍贵,历久弥新。

有一句嘱托,让我始终心怀敬畏

军校毕业,我被分配到一个驻扎在皖东偏僻小镇的团里。下了火车,第一感觉就是贫穷、荒凉,看不到一栋像样的建筑,看不到一条像样的道路。

到野战部队、到基层去的壮志豪情,瞬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我一遍又一遍地向所有亲人倾诉着自己的不幸。直到有一天,打电话回家,是外公接的。外公当时喝了酒,听完我唠唠叨叨抱怨半天之后,突然说了一句:“当兵不就应该当个像雷锋一样的好兵吗?”外公今年83岁了,说起这桩十多年前的往事,他已经记不起来了。

虽说当时喝多了酒,就那么随口一说。但就是这样一句酒后随口说出的话,令我羞愧难当。

从穿上军装那天起,我们就同时承载了人们对我们的赞美和褒奖,我们的军旅生涯或长或短,军旅之路或平坦或崎岖,但就为了那一句“当一个雷锋一样的好兵”的嘱托,我们也应无比珍视军人荣耀,始终心怀敬畏,任何时候都不应诋毁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壮丽的职业,不做辱没军人身份的事情。

军队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很多人将服从大局离开部队。

一转身就是另一番天地,意味着放下难舍的军旅情愫、挥别怀揣的军旅梦想、舍弃已有的能力优势,从零开始,负重前行。

还记得那一句话:“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时的心情。”军旅何尝不是如此。来到生命的又一个驿站,我们行囊空空,内心满满。

脱下军装,戳中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老王转业六年余,一身没有军衔的旧军装是他的老伙计,重要活动都要穿上!

更有趣的是,服役时他把旧军装给老爸,转业后却收回自己穿了。这不,连拉上我一起春游,也要穿上洗得发白、熨得笔直的军装。

老王对军装的热爱,在他喝酒的时候讲过N遍: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八路军杀鬼子,痛快啊。”

“邻居家有个当兵的,探亲回来穿着军装,连隔壁村的女同学都来围观。”

“一个学长高分考上国防科大,大街小巷挂满了横幅,乡长送来录取通知书。”

再后来,他就把“军校”两个字压到枕头下,毅然决然在高考志愿里填下了绿军装的梦。听说,那年,他的分数高出了一本线60分……

“你不知道,穿上军装那一刻,感觉就像初吻般激动啊。”老王穿上了军装,神气了很多年。

第一次回家,第一次见女友,第一次同学聚会……

军装不只给予老王信心和荣耀,还像一位老友陪他走过春夏秋冬。

寒来暑往,吃过多少苦,对军装的感情就有多深。军装,俨然成了老王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军装终究是要脱的,无论将军和士兵。

有的想早脱早轻松,有的却万般不舍。

从小王到老王,因为年龄职务“双到杠”,老王脱下了相伴十多年的军装。

离别军营静悄悄。老王是穿着便装走出军营的。告别送行的兄弟,一转身眼泪再也忍不住。从戴着大红花来部队到离开,似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

第二天,老王醒的很早,很自然穿上了军装,才发现自己已经转业了。

……

后来很多很多的日子里,梦里面,老王常常梦到自己穿军装的样子。

春天里,油菜花又开了。穿着旧军装、留着板寸头的老王,和我再谈论军装的事儿,坦然多了。

他端起盖碗茶撅了撅嘴,很认真地对我说:“脱下军装,很大程度上,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活质量,甚至还提升了家庭幸福指数。脱军装更多是 难舍内心深处的军装情结、军人情怀、战斗的青春。”

漫山的油菜花随风摇曳,近处的桃花也含苞欲放。临别,老王再一次告诫我:当脱军装的那一天真的来临,不必忧伤,更不必哀愁,而要保持好心态,因为我们骨子里永远是军人。

他要转业了,妻子这样说

又是一年转业季,只不过今年的时间来得更晚一些。

因工作需要,曾多次调整岗位,现任四川省军区内江军分区干休所所长邓建华,此刻深知自己的处境:“转业”这个字眼,过去未及细想,今年却须直面。

想起那些曾经转过数千遍的营区、如“爱人”般相知的战车……回忆涌上心头。这个钢铁般的硬汉子,不知何时已泪眼模糊。

让他感激的还有他心爱的妻子。那个柔弱的女人用她二十多年的理解、守望、慰藉和等待,支撑起了他的家国情怀、血性阳刚和男人尊严。特别是她昨晚发来的那封email,正在他心里持续发酵,令他百感交集,令他怦然心动……

亲:

昨晚我们通了电话,你说你累了倦了,想回到我身边。其实我心里明白,你即将脱下心爱的军装,告别那座令你痴情迷恋的营盘。因为我知道,以前你再苦再累,也不会告诉我一声,而是在“晚安”之后,继续在夜色里巡视你的营区,在灯光下思考接下来的工作。在我的印象里,你以前总是那么激情四射、血性阳刚。然而近年来,你的身体确实大不如前了。记得我前年做手术,一个胡子拉碴的你从任务一线赶回来,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就睡着了。去年我去部队探亲,白天生龙活虎的你,晚上回到寝室却腰痛难忍。一想起这些,我眼里都是泪,我的男人确实累了倦了呀!

昨晚放下你的电话之后,我一直辗转反侧,因为我从你声音里听出了疲惫、不舍、彷徨甚至伤感。记得你曾对我说过,除我之外,部队就是你的“情人”,军徽就是一枚“钻戒”,军装就是一袭“婚纱”。然而到今天,你与部队一牵手就是27年,日复一日的部队建设、年复一年的重大演习、艰巨频仍的抢险救灾等等,逐渐耗去了你的青春热血、透支着你的身体健康,两鬓白发已抹去了你的青春印记,一身伤痛已见证了你的苦乐华章。

说实在的,听到你即将转业回来的消息,我的内心是激动的,我能听见自己热烈的心跳。因为那个老是呆在电话里、一直属于远方的男人,终于完成了他长久的旅行,即将安静地停歇在属于我们的世界。我再也不会看见你因为战备或任务而离别,我再也不用过一个人的春节或情人节,我再也不用回答孩子关于“爸爸去哪儿啦”的追问,我再也不用忍着病痛去孱弱地打理生活,我再也不用惧怕冬夜里那冰凉的被窝……那样多好啊!你将带回我长久缺失的那一半世界,你将永远赶走那些寄生在我心里的思念、孤独和寂寞,你将用团聚的时光装扮家的温馨。亲,你如果感觉累了倦了,你就回来吧,我和爸爸妈妈以及孩子都在等着你。

亲,记得以前你曾经对我说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最终会告别军旅、握别战友,转业回到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然而,从昨晚的电话里,我听出了你的纠结和担忧,你在为选择计划安置或是自主择业而苦恼!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此纠结和苦恼,你的任何选择都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其实在我心里,当前最大的幸福不在于你选择计划安置还是自主择业,而是我们今后的日子可以“在一起”!我用二十多年的等待,终于盼回了一个平安的你,终于可以挽紧你的手臂、紧贴你的胸膛,让时光流淌。我们未来的日子或将归于平淡,或清贫、或病痛、或老去,但你可以为我读一段诗,我可以为你沏一壶茶,或者偶尔可以拌拌嘴撒撒娇,但都会会心地相视一笑,你理理我的衣衫,我捋捋你的白发,一起往前走啊、走啊,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

望着眼前这满缸的烟蒂,邓建华一遍又一遍的喃喃自语:妻子啊,我的妻子啊,我那平凡而又伟大的妻子啊!

他决定:待明天上班之后,就马上找党委汇报思想,如果组织同意请假,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里,然后可以陪着妻子过“三八”妇女节,陪着她去看他们恋爱时的那片桃林,然后……然后就陪她一起慢慢变老。

责任编辑:张海桐 UM019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