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以坦克为代表的装甲战车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如何对付他们的坚厚装甲就成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高初速的反坦克炮可以对付他们,自己的坦克可以对付敌人的坦克,甚至空军的轰炸机也行,那么,步兵应该怎么办呢?要知道,普通步兵除了一杆步枪和几个手榴弹就没有别的武器了,如何对付装甲战车?

早期,对付坦克主要是使用一些原始的方法,集束手榴弹、炸药包,还有着名的“莫洛托夫鸡尾酒”燃烧瓶,但这些武器必须依靠步兵近身投掷才能发挥作用,危险不说,效果也不好,拿燃烧瓶来说,对于使用汽油发动机的坦克来说效果很好,但一旦遇到那些使用柴油发动机的坦克就瞪眼抓瞎了。

美军坦克频频中东被击毁 中国制造功不可没

美军装甲车被击毁

在现代,步兵对付坦克一般是使用装备聚能破甲战斗部的反坦克火箭或者反坦克导弹,装有聚能破甲战斗部的炮弹或者火箭弹,早在二战期间就已经广泛使用,拿火箭筒来说,美国的巴祖卡和德国的铁拳反坦克火箭筒,不仅威力巨大,而且造价低廉,应用广泛,这是有了他们,步兵在面对坦克的时候不再东躲西藏,有了足够的信心将这座移动的装甲碉堡击毁。

聚能破甲战斗部基于门罗效应开发的化学能反装甲弹种,将锥型中空的装药 (常见药型还有半球型、喇叭型等) 在距离装甲板一定高度的位置起爆,以聚焦的高温高速射流击穿装甲板并对人员器材进行杀伤,因此也常称为锥型装药、成型装药、中空装药、聚能装药。通过合理设计装药形状和炸高(理论上的理想炸高为直径五倍)并加装金属药型罩,现代破甲弹的静破甲深度通常可达药型罩直径的五倍以上,破深随药型罩直径增大有所提高,但药型罩直径大于15mm时破深提高不明显。最致命的是,聚能破甲战斗部对安装有反应装甲的坦克杀伤效果很差,反应装甲不但能够破坏其射流,而且还将其有效引爆距离延长,而聚能装药形成的射流会因为距离的增加,效能急剧衰减。

早在1936年,R.W·伍德就公开演示了这种战斗部装置。当时他用雷管做试验,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在雷管的炸药端面上开了一个浅空腔,在空腔上安装了铜衬片。雷管爆炸后,空腔中的铜衬片形成了类似弹丸形状的侵彻体,并以固定的形状高速飞行了很远的距离。但是由于当时的加工技术不足,难以批量生产实用的产品。2世纪8年代中期以来,随着技术的发展,自锻破片(SFF)破甲战斗部技术更加成熟。过去这种战斗部主要用在长炸高末敏弹和中炸高精确制导导弹上。进入9年代以后,随着近战武器各方面性能的不断发展,这种战斗部技术在小型榴弹上也得到了应用,成为小型榴弹战斗部家族中的新成员。

据外媒报道,这种新型武器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武装组织中,尤其是那些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中扩散,以为五角大楼的高官说,驻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面临的穿甲弹威胁越来越大,许多防弹性能颇佳的“悍马”和其他装甲战车频遭“新型穿甲弹”的袭击,这些穿甲弹能“像撕纸一样”击碎美军的装甲,使得驻伊和驻阿美军的伤亡率急剧上升。令五角大楼意外的是,这些“新型穿甲弹”据说是“中国制造”。

相比IED和传统的聚能装药战斗部,这种新型的“穿甲弹”不仅体积小,容易携带和伪装,而且威力强大,传统的反应装甲和隔栅装甲都对其无效,成为穷人对付高端装甲车辆的利器。

通知:社区版块有神秘军事大咖入驻回答话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