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宣布不参与总统竞选的迈克尔·布隆伯格在自己的弃选文章中声称,决定不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角逐总统选举的原因是担心分散选票,最终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渔翁得利。在他的弃选文章中,他特别指出了特朗普在穆斯林问题上的极端表态,有违美国的共同价值——宗教自由(religious tolerance )和政教分离(the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政教分离,指的是宗教权力和国家、政府统治权力的分割,在美国的政治传统中由来已久。在早期移民美国的欧洲人当中,相当一部分是为了躲避宗教迫害的清教徒。为了避免新生的美国重蹈欧洲政教合一、宗教迫害的覆辙, 1791年美国颁布宪法第一修正案,在建立条款(the Establishment Clause)和自由行使条款(the Free Exercise Clause)中,明确规定了“国会不得制定关于设立国教或禁止宗教自由的法律”,政府也不会再为教会提供资金。而“政教分离”这一说法的提出,则是源于1802年美国总统托马斯·杰弗逊写给康州Danbury浸信会的信件:建立一堵宗教分离墙(building a wall of separation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

但是,在真正的现实实践中,政教分离这堵墙的界限却十分模糊。

首先,在所有的发达国家中,美国是一个格外“虔诚”的国家。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超过70%的美国人信仰基督教,无宗教信仰的人口只占22.8%。盖洛普(Gallup)的另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直到2014年,仍然有42%的美国人相信人类的起源是《圣经》里的说法,而只有19%的人支持进化论。印在美元上的美国国训“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则是基督教渗透美国人生活的一种更为日常的体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教宗方济各访美,成为去年美国社会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1956年,美国国会正式通过法案将“In God We Trust”作为美国国训,出现在货币和部分州的徽标上,当即引起了无神论者、律师和宪法学者的反对,认为这种做法涉嫌违宪。1970年,Stefan Ray Aronow起诉上述法案违宪,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院(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以“此举并没有破坏宗教分离原则,是出于爱国和纪念的目的,与政府支持、宗教实践无关”(1)驳回了Aronow的一纸诉状。美国最高法院也曾就此问题给出解释:“我们信仰上帝”符合美国人民的宗教感情,是建国的理念,而非单纯的宗教信仰;这句话经过百年来在各种情况下的引用,已经丧失了显著的宗教特征;“我们信仰上帝”作为国训,并没有对美国国民的宗教信仰自由造成实际的损伤,更没有影响到政教分离的原则。

新晋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Spotlight)讲述了波士顿环球报的调查报道小组,如何抽丝剥茧揭露了天主教会的性侵丑闻。最终使得丑闻得以曝光前,必须克服来自教会内外的重重施压和屡屡碰壁,也必须要放倒美国政教分离的大背景中,才能对电影的现实意义有更为深刻的理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聚焦》获得88届奥斯卡最佳影片

如今,面对特朗普“穆斯林都应该被禁止入境美国”的极端表态,民调支持率却反而上升的结果,不少政客忧心忡忡。除了布隆伯格的指责,白宫也义正严辞地表示这样的言论已经让特朗普丧失了竞选总统的资格。正如布隆伯格所说,Americans today face a profoundchallenge to preserve our common values and national promise.(今天美国人面临的挑战,是守卫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国家的未来)

从大选之初,特朗普就在不断挑战美国各种“政治正确”,直言一切“正确性”都是无谓的和无意义的。以轰动性的极端言论制造争议话题,撩拨美国共同价值的底线,已经是特朗普参加2016年大选的标配。他的说辞显然并不能真正解决美国人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但作为一个一秒都不能离开镁光灯的showman,特朗普还是很成功地通过他的极端言论吸引到了众多关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