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军工”这个词一般会理解为军事工业或与其有关的工种,但在始于1984年的云南老山自卫反击作战中,“军工”是专指承担最前沿后勤保障任务的我军作战部队,是一个完全依靠人力、拼上性命在前运后送作战物资、伤员和烈士遗体的特殊群体。人们的焦点和荣誉的光环往往会落在前线浴血撕杀的勇士身上,而忽略了这些默默无闻但却用脊背和生命连接起战场“生命线”的人,可他们同样是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看现在的战争题材的影视片,时常出现一人背一个伤员、两人抬一个伤员长途奔跑的镜头,可战争的残酷现实远不是这么回事。在老山前线,当军工连队接到前沿阵地要后送伤员(烈士遗体)的任务时,除非人手紧张或路途较近,一般是按抢运一个伤员派出一个八人小组,这可以说是标配。用八个人抬一个人,一般人恐怕会认为用这么多人有必要么?但确实是完全有这个必要,而且若是到最危险的前沿阵地,八个人还不一定够,可能还要随时支援。这是因为军工出任务本身就随时面临死伤而造成减员,山高路险负重前行的艰辛难度以及体力的巨大透支,更是常人无法体验得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云南老山属喀斯特地貌,怪石嶙峋,崖高坡陡。主峰海拔1442米,而且基本是净高度。主峰周围是众多大大小小的山头,敌我双方的阵地呈犬牙交错般胶着在一起,最近的阵地相距只有几十米。从我军后方转运站(汽车道的最尽头,军工营地就在转运站附近)到各前沿阵地只有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骡马都不能走。云南的天又爱下雨,雨后道路泥泞更没法走。在山里看似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但曲曲弯弯、上上下下,走起来却要大半天时间。俗话说:隔山走,累死牛。更何况负重的人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山我军前沿阵地需要的大量弹药、食品、工事构件等作战物资,需要后送的伤员和烈士遗体,都是靠军工人力运送。老山作战中敌我双方都没有动用飞机,造成人员伤亡最大的是各种火炮。军工穿行在各前沿阵地之间,毫无遮挡,完全是在越军炮火的覆盖范围内,有时越军专门用重型迫击炮轰击封锁我运输线(我所在的营的5连的一个班,途中被越军的重炮炮弹击中,全部牺牲)。还有一些军工必须经过的路线,是直接暴露在越军视线及直瞄火器的有效射程之内,尤以越军的狙击步枪、机枪对我军工威胁最大,所以我军称这些路段为“生死线”。军工在‘生死线”上出现伤亡是件十分头痛的事,不去抢救不行,去抢救又有可能造成新的伤亡。有一次为抢运一个烈士,又牺牲了一个人。军工还要随时提防越军特工的偷袭,每人身上必备一颗“光荣弹”。在这种复杂危险的战场环境中,军工的伤亡率可想而知。与运送作战物资相比,运送伤员的难度和危险就更大。因为人多目标就大,更易被越军发现而狙杀;抢救伤员尤其是重伤员,时间就是生命,耽误不得,在路上速度要更快些,还不能停下休息;路上若遇到越军炮击,军工会用身体挡护伤员,宁肯自己牺牲,也要保护伤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工后送伤员时,如路况较好,一般是四人抬着担架尽力快速行走,另四人暂歇,当前四人体力不支时,后四人再及时换上,如此循环往复。军工走路还有一个禁忌,一定不要走到小道之外去,因随处有地雷(有的军工因下雨路滑摔倒在路外而触发地雷)。途中遇到大坡陡时,八个人要一拥而上;遇到窄坡道处人多插不上手时,肯定会有一个军工抢先钻到伤员担架下面,用背和头拱着担架往上攀;遇到断崖或云梯处,军工就把伤员或烈士遗体用背包带绑在自己身上攀上爬下……军工抬运伤员的标配人数正是基于以上原因。人少了速度就慢,速度越慢暴露在敌火力控制下的时间就越长,军工的伤亡及伤员二次伤害的比率就越大,时间越长也越不利于抢救重伤员。这真是速度就是生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工为减少伤亡一般是晚上采取行动,夜幕掩护下可以安全些。但那时我军工没有单兵夜视器材,老山地区的夜晚,云多月少,夜间行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易迷路误入雷区或越军阵地,因速度减慢也要多消耗体力和时间。我军工夜间通过“生死线”,夜深人静稍有声响也会引起越军开火,同样是危险的。白天如有有紧急任务,军工仍要出动的,等于是只能选择以血肉之躯和越军的各种火器软碰硬。一旦军工有伤亡,只能派出更多的军工去救援。可以说,军工每天离开营地去执行任务,就面临着一个一去不回的险境。恰似“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人热血卫国,和平来之不易。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些“最可爱的人”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