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十年前,我曾在杭州中村当过兵。四十年后,我去故地重游了一回。

下了公交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营房对面的大理石山。

屏风似的大理石山,四十年前还在山顶上开采,现在却已经挖到了山脚。

这使我感觉到了岁月如梭、沧海桑田。

当初营房里驻扎的是二十军的一个步兵团,现在是一军的一个机械化团。

进了营房,原来的沙石马路现在都是平坦开阔的水泥马路,马路两旁的黄土坡地都种上了绿茵茵的草皮,营房里的那个小水库上还造起了九曲廊桥,整个营房就像一座大公园。

我径直走到营房后面再往前走,原先连队住的那一排排平房看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栋栋四五层高的大楼房,每栋楼房的山墙上或大门前的装饰巨石上,都写着 “红四连”、“钢铁红六连”等鲜红大字的连队名称。

我不由得感叹:一个连队住这么一栋大楼,部队的住房条件比我们那时要好得多了。

我走到前面的营房大门附近,竟然发现原先的二层团部大楼还在。

这座大楼,那时是我们全团两千官兵的灵魂和中枢。

我那时是团直属连队的一名文书,经常要到团部大楼去报实力报表、领取文件和口令。

进入团部大楼,有一种肃穆和崇敬的感觉。机关干部和蔼可亲,团首长都是战争年代过来的,特别是我们的于潘宫团长,在抗美援朝荣立大功,是华东特级战斗英雄,然而却没有一点架子。

在团部走廊里偶遇于团长,我们这些小兵都会出自内心地恭恭敬敬地向他立正敬礼,而于团长也都会认真地向我们还礼。团部大楼给我留下了亲切难忘的印象。

只是以前鹤立鸡群般的团部大楼,现在和周围的高楼一比,变得低矮不起眼了。

但大楼门口却还站着一名卫兵,我觉得有些费解,不知道现在派什么用场。

这时大楼旁边走来两个年轻的士兵,我便向他们打听,他们一开始疑惑地问我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四十年前也在这里当过兵,现在回来看看。

他们立即变得客气起来,称我是老革命了,我连忙说:老革命不敢当,老兵。

他们热情地告诉我,虽然连队都住上了四五层的楼房,但团部仍在二层楼的老楼房办公。

联想到现在社会上当官的贪腐成风,有的地方还是贫穷地区,而他们的镇政府却修得像天安门一样;

最近曝光的济南市政府新办公大楼花了四十亿,造得像美国白宫一样。

部队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窥一斑见全豹,这使我对这支部队的领导肃然起敬。

在工作和生活条件上,他们还是先连队、后机关,先战士、后干部,保持了我军艰苦奋斗、官兵一致的光荣传统,不愧是光荣的红军团。

现在能做到这一点,还确实不容易。

当然,我不知道全军有多少部队还能做到这样,但至少红一团给我增添了信心和希望。我想,只要部队不变质,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就还有希望。

离开时,两位战士还热情地向我行了一个军礼,我很高兴地向他们道别。

曾经一起当过兵的战友,牢记部队嘱托,铭记当兵的历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