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三招对付中国反介入策略 解放军不可大意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影响力的持续上升,近些年美国的对华政策辩论异常活跃。这些辩论在至少两个层面上展开:对华大战略以及在西太平洋的军事战略。在对华大战略层面,争论焦点主要集中在“是否需要”以及“如何修正”美国长期以来的对华“接触 对冲”战略;在西太平洋军事战略方面,争论则主要集中在如何应对所谓中国日益增长的“反介入/区域拒止” (Anti-Access/Area Denial) 能力。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政府和军队从未正式使用过“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概念,但这并不妨碍此项概念成为美国官方和战略界的主流认知。美国政府和军方认为,中国近些年来取得的军事现代化的成果,尤其是中短程弹道导弹、各类巡航导弹、潜艇部队以及利用太空攻击对手的能力,对于美国的前沿基地、水面舰艇和指挥控制系统造成了严重威胁,挑战了美国在西太平洋进行军事力量投射的能力。中方的这种能力被其称作“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反介入”是指使得美国武装力量难以进入某个作战区域,而“区域拒止”是指使美国武装力量进入作战区域后难以自由行动。

美三招对付中国反介入策略 解放军不可大意

“空海一体战”的核心是高度联动、深度融合以及纵深打击

关于如何应对所谓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美国战略界展开了广泛争论。

“空海一体战”成首选

美国国内讨论的第一种选择是人们较为熟悉的所谓“空海一体战”,其目标是直接打击和挫败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2009年7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盖茨指示美军对“空海一体战”进行研究,以维持美国在全球公域进行力量投射的能力。2010年的《四年防务评估》明确指出空军和海军正在研究一个“新的空海战法”,以击败拥有“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对手。2012年的《国防战略指针》虽未直接提及“空海一体战”的概念,但特别指出了中国和伊朗拥有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对美国的挑战。

2013年5月美国国防部“空海一体战”办公室发布了公开版的“空海一体战”概念及其执行情况的文件。该文件指出,“空海一体战”的核心是高度联动、深度融合以及纵深打击,目标是破坏、摧毁和击败对手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与五角大楼关系密切的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则在其报告中指出,“空海一体战”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核心首先是所谓“致盲”打击——瘫痪对手的太空、空中、陆基和水下的情报、监视和侦查系统,其次是摧毁对手的防空能力和陆基弹道导弹基地。第二阶段则着眼于维持一场可能的持久战,包括实施远海封锁、加强后勤保障等等。与美国官员和官方报告对“空海一体战”的假想敌“闪烁其词”不同,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毫不掩饰一点——“空海一体战”的假想目标就是中国——“中国”在整篇报告中被提到一百多次。

“空海一体战”最为人诟病的一点是其对冲突升级的影响——其所设想的对对手领土内指挥控制系统、防空力量和导弹基地的密集打击很难不使冲突升级。其次,“空海一体战”所设想的“跨域协同”和纵深打击势必要求美军在武器装备、作战方针、人员训练、后勤设施、盟国关系等诸多方面进行提升和调整,殊为不易。其所设想的各环节的“加乘效应”固然理想,但是也意味着一旦某个环节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可能会产生负面的“加乘效应”,导致“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最后,“空海一体战”只是一个作战概念,而不是一个战略。2015年1月,“空海一体战”的名字被正式弃用,取而代之的是“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概念”(Joint Concept for Access and Maneuver for the Global Commons)较之以往更加强调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角色和作用,创建于2011年的“空海一体战”办公室也随之并入联合参谋部的“联合军力发展办公室”。

海上封锁亦是重要选项

美国讨论的第二种选择为海上封锁,包括远海封锁和近海封锁。

以美国空军战争学院的道格拉斯·佩弗为代表的一些专家认为,由于中国严重依赖能源进口和对外贸易,切断中国海上通道——尤其是能源进口的海上通道,将可以迫使中国寻求妥协。远海封锁的实施完全在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打击范围之外,尤其是在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龙目海峡等关键海上通道。

显而易见,相对于“空海一体战”而言,远海封锁较不易使冲突升级,但是,要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远海封锁也面临一些挑战。

美三招对付中国反介入策略 解放军不可大意

美国提出“空海一体战”概念

首先,远海封锁实际操作起来并非易事。比如,如果想要实现对中国的原油禁运,就要查验每天经过这些海峡的数量巨大的油轮,甄别其目的地,并且确保获得许可通过的油轮不会改变航向驶向中国港口等。运油船也可以选择绕远路避开被封锁的海峡。

其次,就算远海封锁本身相当成功,其对中国的影响还要取决于中国的战略储备、陆上能源通道的状况、军民能源消费的再分配、经济和社会对能源进口突然减少的承受程度等因素。

最后,海上封锁的效果需要时间。如果海上封锁在半年内没有迫使对方就范,需不需要持续到一年或者更久?是否需要进一步升级采取其他军事行动?

近海封锁则在从日本本土、琉球群岛到菲律宾等的第一岛链内进行,甚至就在中国的港口周边,其目的是使中国失去利用近海的能力,切断中国的能源进口及其他进出口贸易。这种观点以美国国防大学的哈姆斯、海军研究生院的杰弗里·克莱恩和韦恩·休斯等人为代表。由于第一岛链之内大部分海域位于所谓“反介入/区域拒止”打击范围以里,这些学者建议近海封锁应主要倚重潜艇、水雷和水下无人潜航器。他们认为,中国的反潜能力较为薄弱,近海不利于反潜作战,美方潜艇可对中国的水面舰艇和商用船只造成较大威胁。相较于远海封锁,近海封锁的效果会较快显现。但是,它比远海封锁更易于造成冲突升级。

发展自己的“反介入”能力

无论是第一种选择的“空海一体战”,还是第二种选择的海上封锁,其前提假设都是认为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是真实存在的,第一岛链以里的目标乃至关岛都处于这个威胁之下。最近,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两位军事战略专家史蒂芬·比德尔和伊万·奥尔里奇对以上假定提出了挑战,由此形成了第三种看法。

两人的分析集中在对所谓“反介入/区域拒止”至关重要的监视、侦察和目标锁定(RSTA)方面。其核心观点是,当前技术条件下,对移动目标的监视、侦察和目标锁定十分倚重机载雷达,而空中平台的脆弱性决定了“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对移动目标的威胁只能延伸到距海岸线400-600公里的范围。也就是说,包括日本、菲律宾、南沙群岛以远的移动目标都在所谓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打击范围之外。

美三招对付中国反介入策略 解放军不可大意

中国海军反海盗演习

另一方面,美国的前沿基地及其盟国的地面固定目标依然面临中方导弹威慑,因此两位作者建议美国的盟国发展与中国类似的导弹力量,以此形成一定的报复打击能力。不过由于美国受到《中导条约》和弹道导弹技术防扩散机制的限制,无法在不违反条约的情况下帮助其盟国发展导弹技术,因此需要其盟国自主开发。

周边国家配合是关键

如果用形象的语言总结以上三种选项,“空海一体战”可称为“迎着打”——直接挫败、摧毁和击败对方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海上封锁则是“躲着打”——远海封锁是躲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打击范围之外,而近海封锁是躲在水下;第三种则是“学着打”——学习和发展自己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当然,三种方式并不必然相互排斥,也可以进行某种结合。比如,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报告就设想将“空海一体战”和远海封锁结合起来。

以上美国对于如何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关于军事战略的讨论,基本上都是建立在维护美国在西太平洋的传统支配地位的大战略的基础之上。换言之,如果美国采取所谓“离岸制衡”的大战略,实施战略收缩,那么关于军事战略的讨论自然会呈现另一番面貌。

无论美国对“反介入/区域拒止”采取哪一种应对方式,其西太平洋盟国和友国的合作和支持都必不可少。尤其是对于海上封锁来说,没有陆上国家的配合,其效用将大打折扣。这也是军事战略和外交战略的联结所在。换句话说,如果中国的周边外交战略充分发挥作用,或许可以“以柔克刚”,化美国的军事战略于无形。

通知:社区版块有神秘军事大咖入驻回答话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