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像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其政府内阁重要成员——外交部长在制定和执行对外政策方面,对领导人的影响是很大的。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2001年1月-2010年6月)当政时,时任外交部长的卡洛斯·罗慕洛推行对华友好的政策,造就了中菲关系的10年“黄金时期”。

然而,2010年阿基诺三世担任菲律宾总统后,挑选以亲美著称的艾伯特·德尔罗萨里奥担任外交部长,由于他积极配合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不断在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的底线,甚至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导致中菲关系越来越紧张。

3月7日,在担任菲外长5年后,德尔罗萨里奥以“身体不适”辞职。菲律宾一家主流网站日前发表文章称,德尔罗萨里奥在南海问题上拒不妥协,他是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的主导者,也是强化菲美军事同盟的急先锋,这一切都恶化了菲中关系。过度亲美导致他对中国非常强硬,菲中关系在他任期内突然恶化无疑是他的“主要外交遗产”。

实际上,德尔罗萨里奥“亲美反华”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德尔罗萨里奥曾在美国一所高中就读,并在纽约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2001年至2006年,德尔罗萨里奥担任菲律宾驻美大使,2011年2月被任命为外交部长。他既是对外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对外政策的执行者,将菲律宾引向与中国对峙,一点也不令人吃惊。

德尔罗萨里奥对美国可谓忠心耿耿,甚至超出对菲律宾的忠心。他呼应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大肆渲染中国的“威胁”,诱导和裹挟菲律宾一步步投入美怀抱,甚至牺牲主权强推菲律宾同美国签署《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使菲律宾彻底沦为美战略棋子。

他的这些做法,遭到菲律宾政界和学界一些人的指责。2013年菲律宾学者罗兰德·辛姆布兰出版《锻造民族主义外交政策》一书,轰动了当时的马尼拉学界与菲律宾政界。辛姆布兰认为,菲律宾奉行亲美的外交政策并未能使国家受益。主要原因在于菲律宾国内精英阶层长期以来过分屈从美国,投机心理严重,机会主义盛行。

菲律宾《太阳星报》今年2月引述该国众议院议员泰迪·卡西诺的话说,阿基诺政府的外交政策如同“乞丐”。他说,“我们一边在指责中国‘侵犯’我们的领土,可另一边我们实际也在担忧美国在本地区的扩张。两个超级大国都应该是菲律宾的朋友,菲律宾不能把打败中国的赌注全押在美国身上。”

现在看,中菲关系紧张,其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国,而不是菲律宾。后者只不过是被人当枪使,自己最终什么都没有得到,相反还失去了菲中友谊和务实合作机遇。这说明,菲律宾在处理对华政策方面,要看美国的脸色行事,仍没有摆脱前美国殖民地的从属心态。

德尔罗萨里奥以及阿基诺三世的所作所为,将中国彻底得罪了。事实上,菲律宾已错过一个计划中的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盛宴”。中国政府正勾画在港口投资数以1000亿美元的前景,这些港口沿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线展开。这条贸易路线蜿蜒穿过东南亚、南亚、西亚、东非、北非直至威尼斯,为途经地区带来贸易和就业岗位。

难怪2014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期间,德尔罗萨里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感到是孤单的——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将跳过菲律宾”。这位一向亲美的外交部长的感叹,道出了一个基本事实,菲律宾被中国抛弃了,菲方不会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一部分,即便马尼拉是亚洲的大港口之一。

也许意识到与中国长期对峙,已严重伤害到中菲关系,且菲律宾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今年2月2日,德尔罗萨里奥“罕见”出席了中国驻菲大使馆举办迎春招待会。他虽然没有致辞,但在招待会上停留了30分钟,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好朋友正在庆祝他们的新年,所以我过来顺道拜访。”

德尔罗萨里奥参加中国驻菲使馆的活动,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姿态,或被看做是“菲中关系有所缓和的一个动向”。

不过,阿基诺三世的总统任期到6月份届满,实际上他已处于执政末期。如此说来,德尔罗萨里奥的卸任,总统府内阁部长阿尔门德拉斯接任其外长职务,不会让菲外交政策突然转向,双方关系也不可能一下变好。因为南海仲裁结果预计5月份出来,中菲届时还会有些纠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