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想念战友

在我的相册里有一张合影,上面是我和我的战友雷鸣。照片上的我们年轻的脸上洋溢着笑容,那是我们在教导队新兵授衔仪式后不久照的,身上刚穿上带军衔的军装格外的骄傲自豪。可遗憾的是,如今这个和我合影的战友已经不在了人间,年纪轻轻就走了,走的那年才十九,一个刚当了一年多的兵。每次翻开照片,看到这张合影,就会想起他,就会想起他当年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耳畔。 我和雷鸣是战友也是老乡,我们是坐一列火车去的军营。在离开家乡的那天,当拉着我们的列车启动的那一刻,我从打开的车窗里看见了站在月台上挥舞手臂为我送行的爸爸妈妈,他们二老的眼里噙满了泪花,不知道怎么了一向不流泪的我,突然一阵全身一阵激流涌来,让我不自禁的抽搐起来,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乱落,哭的是一塌糊涂,完全没有了一贯的作风。火车驶离了站台,可是我还是停不下来。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和我一样大的,也穿着没有领花帽徽军衔的准新兵用胳膊肘顶了顶我的身体说,行了,有这么难过吗?象个吃奶的孩子。我白了他一眼,回了他一句,管的着吗?我想哭。他用嘴朝周围撅了撅说,你看,谁跟你样?别让大家笑话你。我看了一眼,果然大家都没有像我这样。自己真的是很没用,记得没走之前,自己还坚定的说肯定不会哭,可是自己却这么没用,居然哭成了这样,真是有失脸面啊。这样一想,眼里的泪水也就停住了。在抬头看这个人的时候,就为自己的哭不好意的笑起来了。年轻人很容易融合,我们因为这相识了,开始攀谈,他很健谈,我们很能说到一起,不久就熟络起来,我知道他叫雷鸣。在中途兵几次转车过程中,我们都顶着各种阻挠,坚持座挨着坐在一起。几天的时间下来,我们已经亲的象弟兄,做什么事都彼此想着对方,照顾着对方。 经过几天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新兵教导大队,我们被分到一个新兵连,并且在一个排里,这不能说不是缘分。在家的时候,我们没觉得老乡这个词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自从来到部队,就刻骨铭心的理解了。出门靠朋友,当兵靠老乡。什么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两个不认识的人,但一说话一听家乡话,一说是老乡就亲的象哥俩,这就是老乡这个词的意义。雷鸣是老乡,也是战友。更多的时候,我感觉雷鸣象大哥,他个子大,性格也豪爽,人也仗义,和他在一起就是踏实。在我们老乡当中他威信最高,谁要是被别人欺负了,他都去找人家出气。 记得有一回,在打扫卫生区卫生的时候,有一个东北兵嫌我扫地的时候,把垃圾扫到他的卫生区了,我们因此争吵起来,东北兵个比我高,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吵着吵着他就准备动手,说实话,要打估计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肯定会吃亏。尽管这样当时也不能软蛋,要不多没面子,于是就撑着,就在那个时候,雷鸣刚好从那里经过,看见了那一幕,他大喊一声,你小子想干嘛?欺负人是不是?想挨是不是?东北兵一看是雷鸣我老乡,立时就放了软蛋,那东北兵的个子比我高,可雷鸣比他高。东北兵害怕我们俩个一起揍他,不敢再嚣张,只好灰溜溜的走了,那样子熊极了。这件事我一直记着,和老乡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津津乐道。 新兵连结束后,我们下老连队,我们被分到一个团,他被分到团部警卫连,而我被被分到海防一营,我们部队彼此驻的分散,我们营离团部五十多公里。因为离的远,再说那时候通信方式还很落后,我们只能靠书信联络。当新兵的头一年,各连队对新兵管理的都很严格,基本上没有特殊的事情是不允许新兵外出的。尽管我们都很想念,心里很想老乡们在一块聚聚,但是却没有办法。在当兵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就在我准备去团部警卫连去看雷鸣的时候,从团里传来了一个训练事故的通报,连长在传达的时候,我听到了那个牺牲战士的名字叫雷鸣。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不会是老乡雷鸣吧?心里一个劲的祈祷别是。可是那个牺牲战士确实是雷鸣,就是我坐一列火车来的老乡战友雷鸣。我整个人都有些发蒙,我怎么也不相信真的会是他。我呆呆的听着连长对事故的传达。 雷鸣一直是个优秀的战士,在第一年里他的各科成绩都在全连新兵中出类拔萃,新兵共同科目训练期结束后,他被连里推荐到教导队参加预提骨干集训,经过三个月的集训后,留在教导队训练当班长训练新兵,新兵下连后,他也回到老连队当班长。在连里组织新兵手榴弹实弹投掷过程中,他作为教练在投掷者旁边做指导。那天一直很顺,可到了最后一名新兵投弹的时候,出事了。那个新兵向前一步弯腰取弹后,在扔出手榴弹的一瞬间,因为没有没有经验心里害怕,慌乱之中竟然没有把手榴弹扔出掩体,掉在脚旁一米处的地方哧哧的冒着白烟。手榴弹的爆炸时间为三点五秒,新兵看见这个情况一下就蒙了,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办才好。在一旁的雷鸣来不及多想,猛的就把那名新战士给推到了,就在雷鸣把新战士推到后,准备扑在新兵身上弯腰保护他的时候,手榴弹响了。因为距离近,再加上雷鸣是站着的,爆炸后的弹片集中了雷鸣的腿部,腹部,和头部。那名被雷鸣推倒的战士安然无恙,可他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因为流血过多牺牲了,永远的走了。 我和我们所有的战友老乡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这确实是真的。团里追授他为烈士,并葬在了当地的烈士陵园。在当兵的那几个清明节里,我和我们那时的老乡都去陵园看他,去的时候带着他生前爱抽的家乡烟,在他的墓前给他点上,蹲在他的墓前跟他说说话,免得他孤单。。。。。。后来,我们那些老乡战友都退伍回了老家,就再也没有去看过他,也不知道他的墓前的草有人没有人给他拔。 又是清明来到,翻看着相册里的照片,看着这张合影,我又想起了牺牲在当兵第二故乡的战友雷鸣,很想问一句,你在他乡还好吗?我的战友! 有时候在想念雷鸣的时候也会想那个当年被雷鸣推倒地上得救的战士,每年清明的时候他会去看雷鸣吗?我想这个战士这一生是不能忘了雷鸣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