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由于F-14和F-15的首飞时间仅仅相隔两年,所以把格鲁曼“雄猫”和麦道“鹰”进行一番对比就不可避免的了。人们在“这两种战斗机哪种更好”这一问题上爆发了十分激烈的辩论,而前F-15飞行员罗伯特·“Scout”·瓦恩布雷那则说,这就和拿苹果与香蕉进行对比一样无厘头。他解释说更重要的是去理解每架飞机背后的设计意图以及该机执行的任务。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前F-15飞行员罗伯特·“Scout”·瓦恩布雷那则说,这就和拿苹果与香蕉进行对比一样无厘头。他解释说更重要的是去理解每架飞机背后的设计意图以及该机执行的任务

如果亲爱的读者们一定要我一口说出这两种战斗机哪种更好,那你们要失望了,因为本文不会给出答案。我的飞行经验几乎全是在欧洲飞F-15C时积累的,在那里渡过了整个20世纪80年代,并见证冷战的结束。我从没飞过“雄猫”,这让我感觉很遗憾,不然我就能获得更多的经验值了。但我曾有机会在地中海上空与第6舰队的“雄猫”进行过异机型空战训练(DACT),在这些训练的简报和总结会上我们与“雄猫”飞行员们经常会跑题,为了一枚虚拟“不死鸟”导弹到底有没有击中目标争得面红耳赤。

“不死鸟”导弹注定要成为我们之间的主要分歧,因为“雄猫”和“老鹰”一旦接近至24公里以内,模拟空战的结果就很少会被质疑了。在近距离空战中,“老鹰”有着更好的航空电子设备和敏捷性,而当时的“雄猫”受TF30发动机拖累而推力严重不足,且机身重量也比“老鹰”高出一大截。一旦交汇后开始转弯,空战往往就会在很短时间内结束,而且短得令人尴尬。

我们在DACT中学会了如何利用“雄猫”自动可变后掠翼的后掠角,因为它向我们出卖了F-14的能量状态。一旦我们看到F-14伸展机翼,就知它的速度已经降下来了,将无法对抗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急转弯或垂直占位。当然在总结会上,“雄猫”的机组会强调:“不管怎样在交汇前你们就被“不死鸟”导弹轰杀了”,我们反驳:“开玩笑!”,他们会耍赖:“不管嘛就是这样的”,这种口水仗甚至在前“雄猫”和前“老鹰”飞行员之间一直持续到今天。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一旦我们看到F-14伸展机翼,就知它的速度已经降下来了,将无法对抗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急转弯或垂直占位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当然F-14飞行员把F-15引入低空低速干掉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雄猫”大战“老鹰”长久以来一直是业余航空爱好者们乃至航空专家们最热衷的话题,他们已经就此展开无数激烈讨论,并往往伴随着谩骂、曲解、荒诞断言和彻头彻尾的夸大。这种争论一直持续到当事一方战斗机已经退出现役以后。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列举一些重要事实:

1、“雄猫”和“老鹰”之间从未发生过实弹交战,我相信每个人都同意这应该是件好事。

2、判定模拟空战的结果要依靠无线电呼叫、机载计算机数据、战斗机挂载的测量仪器,无论如何逼真,都会与实弹射击非常非常的不同。

3、把虚拟导弹的击杀概率(PK)设置成100%是不科学的,真正的导弹绝对无法做到这点。这不仅适用于“雄猫”的“不死鸟”,也适用于这两种飞机都会挂载的“麻雀”和“响尾蛇”。

4、虚拟导弹无法模拟出“不死鸟”的末段主动制导照射,这使“老鹰”飞行员有充足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规避机动辩护。

5、美国海军从未用AIM-54“不死鸟”导弹成功击落过敌方战斗机,进行过的三次尝试都失败了。两伊战争中伊朗F-14的“不死鸟”战绩也从未获得过证实,只能以怀疑的目光去看待。

6、最后,为了避免读者觉得我列举的事实有些片面,我要说在真实空战中躲避“不死鸟”会模拟空战难得多,特别当它从上方以5马赫的速度冲向你时,你完全看不见它。

所以我觉得深入探讨一次假想对决是在浪费时间,因为人们永远不会在“不死鸟”导弹从远距离攻击战斗机的命中率这一根本问题上达成协议。即使存在测试数据,拥有它的人也因为保密而无法公布。所以,我认为更有价值的对比应该从这两种战斗机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任务着手。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美国海军从未用AIM-54“不死鸟”导弹成功击落过敌方战斗机,进行过的三次尝试都失败了

尽管两种飞机都是为了取代F-4“鬼怪”而且在同时期研制(“老鹰”的首飞比“雄猫”晚了两年),但“老鹰”和“雄猫”是根据完全不同的作战要求而研制的。由于我曾在联合空中作战中心担任过战斗机计划师,所以能够更深入理解这些作战要求,以及这两种战斗机在履行这些要求时各自的优势和局限。

事实证明,“雄猫”是更好的舰队防空战斗机,而“鹰”是更好的空中优势战斗机。当然,这也是两种战斗机的设计目的。但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例如,如果“老鹰”有舰载型的话,能比“雄猫”在舰队防空作战上做得更好吗?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舰队防空

对战斗机来说,超视距(BVR)攻击目标的能力至关重要。在BVR方面,“雄猫”的AWG-9和AIM-54“不死鸟”导弹组合在一开始就使该机具备了真正的多目标跟踪和多目标交战能力,而“老鹰”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才装备了AIM-120先进中程空空导弹,获得了多目标交战能力。在发射AIM-7“麻雀”时,两种战斗机都一样要用雷达持续照射单个目标。

让我们把多目标交战场景放在20世纪7、80年代蓝水舰队在冲突/战争中的防空任务中去。在该场景中,舰载战斗机面临的空中威胁是苏联的远程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如果舰队足够接近陆地的话,还会出现挂载反舰导弹的战术飞机。

“雄猫”是舰队对抗这种威胁的防御纵深最前沿。在这种场景中,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那就是任何接近接近舰队的不明空中目标都被推测怀有敌意,“雄猫”超视距发射“不死鸟”导弹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在E-2“鹰眼”的协助下,“雄猫”通过Link 4数据链增强了态势感知和战场管理能力,每架F-14能最多能同时攻击6个空中目标(但一般是4个,因为6枚“不死鸟”太重,会对机身造成太大压力)。这种强大火力会给来袭机群造成严重损失,而且一旦“不死鸟”导弹开始主动制导后,“雄猫”就可以转弯加速与敌机保持的距离,并为后续己方战斗机创造出一个自由攻击空域。对于舰队防空作战来说,在敌机发射反舰导弹前就予以击落至关重要,因为击落一架轰炸机远比击落十几枚小型导弹更容易。此外还要注意的是,在这种场景下,“雄猫”一般不会面对敌方敏捷战斗机的威胁。

在舰队防空作战中,“鹰”的表现会远远逊色于“雄猫”,不仅“麻雀”的射程不及“不死鸟”,而且还没多目标交战能力。“老鹰”在与敌机交汇前也许只能获得一到两次射击机会,为了获得更多射击机会,“老鹰”在交汇后会继续尾追敌机。但是尾追敌机一起进入攻击空域会使超视距交战变得更加复杂和危险,因为对于后续友机来说,敌我双方的飞机混杂在一起且都是同一航向,容易导致误击。此外,在F-15追击下,敌轰炸机也越来越接近机载反舰导弹发射区。所以,当时的“老鹰”并不能有效胜任这种任务,仅仅是因为不具备超视距多目标交战能力。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在这种场景中,有一点需要特别注意,那就是任何接近接近舰队的不明空中目标都被推测怀有敌意,“雄猫”超视距发射“不死鸟”导弹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防御性防空

对于同一时期的中欧防御性防空(DCA)场景来说,情况就恰恰相反了。这这种场景下,“雄猫”的远程超视距作战优势无从发挥,较弱的空中格斗能力也会成为严重缺点。在这种场景中,“老鹰”的飞行员面临更复杂的环境:雷达屏幕上充斥着目标,敌我双方混杂在四周,只能使用敌我识别应答机的模式和编码进行敌我识别,同时还要兼顾有效的空域管制。当时美国空军预计F-15将要在数量有限的地面控制拦截站(GCI)的支援下进行自主作战,面对数量众多的空中目标和复杂电磁环境。当年,F-15还没有装备实用的数据链,直到后来才用上了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JTIDS)/Link 16数据链。

在这种场景下,远程“不死鸟”导弹并没有用武之地,目标的数量、变化的环境和敌我混杂的态势决定了“雄猫”无法有效挥出自己的“长棒”。而且,在较近的距离上,“雄猫”的APX-76敌我识别应答机在中欧仅能满足基本的超视距射击需求,也就是发射一下“麻雀”。鉴于安装TF30发动机的F-14A的机动性限制,如果“雄猫”没有了远程超视距射击能力,那么也就没剩下多少优势了。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在发射AIM-7“麻雀”时,两种战斗机都一样要用雷达持续照射单个目标

飞越前线

战斗机的任务之一是与敌机交战,并且在必要时,需要飞越友军前线去消灭某一空域的敌机(清除任务)或保护友军飞机在飞越前线的任务中免受敌机的攻击(护航任务)。

“雄猫”在执行清除任务时会非常有效,能为友机和友机自由发射超视距武器开辟出一片干净空域。举个例子,一队“雄猫”在舰载攻击机群前方执行清除任务,他们会用“不死鸟”导弹对目标区域内的敌机予以痛击,以这种方式消灭敌机或者驱离敌机。如果敌机拒绝与“雄猫”交战而选择逃离,那么任务也算完成了。此外,“雄猫”令人赞叹的滞空时间也意味着该机能在较长时间中维持该空域的局部空中优势。

护航任务则与清除任务形成了鲜明对比。在这种任务中,数量有限的战斗机需要保护攻击机群在飞越前线的作战免受敌机攻击,此时战斗机就不能去追逐敌机了,甚至不能向没造成直接威胁的敌机射击。战斗机在护航任务中通常要受相当严格交战规则的约束,这些规则取决于攻击机群的规模、机群的自卫武器以及威胁的性质。不过当时存在着一个通用的经验规则,那就是在敌机迎头从机群前方60度扇区内接近到32公里前,护航战斗机是不予理睬的。

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发起攻击和射击会使“不死鸟”导弹的许多优势消失殆尽,此外,护航战斗机还需具有良好的机动性和加速性能来迅速消灭敌机,然后重新加入攻击机群。所以“老鹰”会在护航任务中表现得更出色。

顺便说一句,大多数战斗机飞行员喜欢清除任务而痛恨护航任务。这毫不奇怪,因为护航任务难度更高而且伤脑筋。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F-15飞行员谈“雄猫”Vs“老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